Blog

“爸爸,救我,我好害怕!嗚嗚……”手機裏果然傳來了一個女孩悽慘的哭聲。

“女兒,你別怕,爸爸一定會想辦法救你的……”

陳大軍剛想說些什麼,葉三平便無情的將手機收了回去,然後轉過身去對着手機說了幾句細語之後,便掛斷了。

“怎麼樣,現在該相信我說的話了吧!”葉三平滿臉得意的說道。

海藍急的眼淚簌簌,滿是噴火的眸子恨不得將眼前這個混蛋給活活的燒死。

而一旁的陳大軍已然是徹底的驚愣住了,臉色煞白的怵在沙發上,冷汗從腦門上滾滾落下。

但葉三平卻根本沒有理睬他,而是笑眯眯的對着一旁正對自己發狠的海藍道:“陳夫人,你現在心中是不是很難受,是不是特別恨我?” 海藍再也忍不住,破口大罵:“禽獸,畜生,你不得好死!”

海藍的話還沒有說完,葉三平擡手就狠狠給了她一記耳光。

“你打吧,就算是打死我,我也要罵死你!”

海藍嘴角淌血,卻悍然不懼!

葉三平冷笑:“我纔不會浪費氣力打你呢! 系統第二寵妃 不過小爺對你的女兒倒是很感興趣,不知道她會不會像你這個母親這般的韻味十足呢?”

海藍再也不敢罵一個字,只是嚎啕大哭:“你、你爲什麼要這樣對我們?你讓我閨女以後怎麼活啊!”

“你只看到你閨女受傷害後沒法活了,但你肯定想不到,還有個女孩子,受到了更大的傷害。”

葉三平又看了一眼正在咬牙閉眼的陳大軍,冷冷道:“陳副局長,怎麼不說話啦?是不是心裏覺得特對不起你那可憐無辜的女兒?你有沒有想過這一切都是你這個當副局長的親爹造成的?身爲一個堂堂天都市公安局的副局長,不想着如何給自己的女兒樹立一個好榜樣,卻成天想着那些下流招式去害人。你覺得你還配穿上你身上的這身警服嗎?”

“你,你不要再說了!”陳大軍痛苦的嚎叫道。

“哼,難道我說的不對嗎?你的小舅子海天殺了人,就應當接受法律的制裁,你身爲警察局的副局長,國家的執法人員,不親手抓他也就罷了,居然還幫着他毀滅現場的證據,幫着他去殺人滅口。你敢說你女兒落得現在的處境,不是你這個當父親的親手造成的?”

海藍頓時醒悟過來,原來這一切都是她那個殺了人的弟弟所造成的,她老公竟然爲了給她弟弟海天脫罪,而去殺人滅口,所以纔會遭來這個混蛋的。

“陳大軍,你到底在外面造了什麼孽,到頭來要我們的寶貝女兒來償還?”

陳大軍臉色死灰:“我這都不是爲了你那個不爭氣的弟弟嗎?搞成現在這樣的下場,難道是我願意看到的嗎?”

海藍臉一紅,陳大軍說的沒錯,這一切歸根到底都是她那個不爭氣的弟弟給造成的。

然而,她心裏知道要陳大軍去殺人滅口,他再怎麼說也沒有那個膽子,除非背後還有別人在操控着一切。

難道這一切都是老爸在幕後操控的結果嗎?

海藍確實有理由相信她的父親海遠海爲了保住他唯一的兒子海天而做出任何不擇手段的事情來。

葉三平看着陳大軍夫婦二人痛苦的表情,覺得有必要再添把火,道:“我說,陳副局長,你考慮清楚了嗎?你女兒的終身幸福可就掌握在你的手裏,你可得慎重了,免得日後後悔終生!”

海藍一聽,哪裏還管得了他弟弟海天的死活,眼下最重要的是要保住她女兒的終身幸福纔是!

人都是有私心的,當面對兩難的抉擇的時候,首先考慮到的肯定是自己的利益了。

毫無疑問,眼下海藍所面臨的抉擇正是如此。當拿她那個攤上人命官司的弟弟和她自己無辜可愛的女兒給她選擇的時候,那她自然會毫不猶豫的選擇自己的女兒啦!

雖說這樣的選擇很可能斷送他老公這輩子的前程仕途,但是比起她女兒的終身幸福,已經什麼都不重要了!

不管她老公陳大軍是怎麼想的,但至少此時此刻在她的心裏,女兒的終身幸福絕對是擺在第一位的。

就算現在讓她脫光衣服好好的服侍眼前這個混蛋,只要能救回她的女兒,保住她的清白,她也會毫不猶豫、心甘情願的去做的!

海藍大急,苦於雙手被捆,卻猛地低頭張嘴,狠狠咬住了陳大軍的胳膊。

“啊!”

陳大軍一聲慘叫。

看着陳大軍被咬之後,還是一臉猶豫不決的樣子,葉三平故作姿態道:“看來你是真得不想說了,那我只能打電話,吩咐我那些兄弟好好的招呼你那個寶貝女兒了。”

他再一次掏出手機,嘆氣喃喃自語道:“可惜了,這麼可愛清純的女孩子就這樣給毀了!嗨,也不知道我那些兄弟會怎麼樣對她,是一個個輪着上呢,還是三兩成羣的一起上?”

“你,你等等!——陳大軍,你他媽的還是人嗎?難道你這個做父親的真的要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閨女被糟蹋,而無動於衷嗎?”海藍含着淚對着陳大軍嘶吼道。

“我,我——”

陳大軍艱難的嚥了口吐沫:“我要是說出來,我們家就完了!”

“那行,你別說了。”

葉三平冷笑一聲,將手指上的電話號碼撥了出去:“我他媽的就沒見過你這麼傻的人,爲了自己的前途竟然甘願犧牲自己女兒!還真別說,老子他媽的不佩服你都不行了!”

“喂,二哥,弄幾張那女孩的‘豔照’過來!”

“好嘞!”

掛了電話之後,沒一會兒,葉三平的手機短信鈴聲就響了起來。

打開一看,確定是那女孩的照片之後,葉三平將手機遞到了陳大軍的眼前。

陳大軍一看,差點沒當場暈過去。只見照片中的女孩光着上身,滿臉的淚水,很是可憐、悽慘!

陳大軍看完之後,葉三平又將照片遞到了海藍的眼前,海藍一看,頓時淚水橫流,心如刀割!

“姓陳的,你他媽的再不說的話,老孃就跟你同歸於盡!”海藍咬牙切齒的瞪着低頭不語的陳大軍嘶吼道。

在這一刻,看到葉三平滿臉邪惡的表情,陳大軍的最後一絲防線終於徹底的崩潰了:“好,我,我說!只要你肯放過我女兒,我把一切都告訴你!”

“其實我倒是盼着你別說,那樣的話我回去之後還可以接着好好享受一番。說實在的,我還真的沒有嘗過像你女兒這麼正點的童子雞哩!”

陳大軍可以肯定,葉三平不是在嚇唬他,如果他不說,女兒的清白就再也保不住了,又悔又恨的大哭了幾聲。

“你必須先打個電話,讓你的同夥先放了我的女兒!”陳大軍略帶哭腔的說道。

“這個你放心,只要你肯說,我絕對可以保證你的女兒毫髮無損!”

葉三平說完之後,便又撥通了孫東的電話,交待幾句之後,便又將電話湊到了陳大軍的耳朵上。 “女兒,你別害怕,他們已經答應放了你。”

等陳大軍安慰幾句之後,葉三平便收回了電話。

“好了,你現在可以說了。”

陳大軍用了十幾分鐘的時間,將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都說了一遍。其中自然包括副市長鬍松林交待他辦得那些見不得人的事兒。

不過,到最後他還是留了一手,並沒有把他的岳父海遠航給交待出來。實際上,海遠航暗地裏三番兩次的派殺手刺殺方雅男的事情,他並不知道。海遠航是個十分狡猾的老狐狸,他是絕對不會將殺手的事情告訴任何一個人的,就算是他自己的女婿也不例外,以免有任何的把柄落在外人的手裏。

陳大軍心裏知道,這次他肯定是凶多吉少了,免不了要進去吃幾年的牢飯了。在他進去之前,他必須給他的老婆和女兒鋪好後路,而他唯一的倚靠除了他的岳父就再也沒有其他人了。

所以他將所有的責任都推倒了龍虎幫和胡松林的頭上,這樣做的目的當然不僅僅是爲了給他自己減輕罪名,更多的是爲了他老婆和女兒今後的生活有所依靠。

從陳大軍的話裏葉三平不難聽出,他對於殺手一事兒隻字未提,幾乎把殺人滅口的所有罪名都推到了龍虎幫和胡松林的頭上。

葉三平覺得他之所以沒說,要麼他根本對殺手一事兒一無所知,要麼他是在有意的維護某個人。

葉三平保存好視頻之後,試探道:“你確定你已經將整件事情的前前後後都交待清楚了?”

“我保證我已經將我所知道的都告訴你了!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你覺得我還有必要再隱瞞你嗎?”

葉三平拍了拍陳大軍的腮幫子:“其實你算是幸運的了。我要是胡松林的話,一定會不擇手段的將你滅口的。只要你一死,就再也沒人會懷疑到他的身上。這才叫真正的死無對證。只可惜背後給你撐腰的胡副市長不夠心狠手辣,這輩子的仕途官運註定是要栽在你的手裏。不是有句古話:成也蕭何敗蕭何!我想此時此刻,這句話用在你的身上是再適合不過了。”

陳大軍很是無奈的嘆了口氣,他知道事情演變到今時這樣的局面,已經是大勢已去,無可挽回了。

“其實你也不必內疚,要不是他這個副市長心術不正的話,也不會落得今日這個下場的,正所謂上樑不正下樑歪,有什麼樣的領導就有什麼樣的下屬。”

“我都已經把所有我知道的都告訴你了,你現在該把我女兒給放了吧!”

“你放心好了,我答應你的事兒我絕對會做到的。不過你先別急!”葉三平淡淡的說道。

“你還想怎麼樣,我老公都已經說了!”海藍忍不住說道。

葉三平淡淡一笑:“事情到了這個地步,我要是你的話,就應該好好的考慮自己的下半身。你想想爲了一個已成定局的殺人犯,用得着搭上你自己後半輩子的人身自由和你女兒的終身幸福嗎?”

“這,這……”

其實葉三平說的沒錯,人不爲己天誅地滅。本來他可以完全爲了避嫌而不參和這件案子的。可是搞來搞去,到最後他陳大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不僅事情的真相徹底的暴露,而且還差點還害了他無辜的女兒。

陳大軍心裏當然清楚葉三平說這一番話的意思了。身爲國家的執法人員,他哪裏會不清楚投案自首與被抓捕根本就是兩個不同的概念,這其中所附帶的刑事責任是兩種完全不同的結果。

更何況眼下他已經將全部的罪行都招供了,葉三平也錄下了視頻。難道他會傻到等葉三平將手裏的證據交到專案組的手裏,等着他們上門來抓他嗎?

倒不如像葉三平所說的那樣,直接回到局裏,主動的投案自首,興許還能減少些罪名!

“好了,至於要去要留,你自己決定吧!不過我只能給你一個小時的時間,一個小時之後,我會直接去公安局一趟的,到時候會不會將手裏的證據交給你的上司,那就說不準了。至於你女兒嘛,我回去之後就會把她給放回來的,這一點你們儘可放心!”

其實葉三平這麼做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爲他不想過多的和警察產生交集,要是能說動陳大軍主動的去投案自首,那就最好不過了!

話音剛落,葉三平便從沙發上站起身,伸了個懶腰。

幾秒鐘之後,解開了海藍身上的布條,就慢吞吞的的走出了客廳。

一個小時之後,市公安局大院。

此時此刻,時間來到了晚上的八點一刻,大院裏集結了七八輛警車,此次行動的帶隊指揮正是市局刑警隊的大隊長。就在剛纔,他接到了局長鄭通的命令,要對龍虎幫的所有成員進行全面的逮捕。

與此同時,針對副市長鬍松林的調查也在同一時間展開了,他本人也被省紀委的調查小組給“雙規”了。

這一切自然是陳大軍投案自首之後,才發生的事兒啦!

然而,當刑警大隊包圍龍虎幫的大本營“龍虎迪吧”的時候,發現的卻是龍虎幫老大高大龍的屍體。從現場的痕跡來判斷,警方的法醫最後得出的結論是:高大龍是屬於自殺,並沒有其他的證據表明他殺的可能性。

警方的這次行動可以說是大獲成功,基本上剷除了爲禍一方的黑-社會組織——“龍虎幫”。

龍虎幫這個曾經叱吒天都市黑道的幫派,從此刻起,就再也不復存在。幫中的老大高大龍、高二虎也都已經死了。

此事兒算是近年來,天都市黑白兩道上所發生的頭等大事兒了。曾經何等囂張跋扈的龍虎幫,就在一夜之間化爲了烏有,對於老百姓而言,能有什麼比這個消息而感到暢快淋漓的呢?

消息不禁而走之後,全市的不少地方、店面竟然都放起了鞭炮,慶祝這幸福一刻的到來。 “二哥,要不你和兄弟們先回去吧,現在都已經午夜十二點了。”葉三平面帶一絲倦容對孫東說道。

此時此刻,已經接近午夜十二點了,葉三平、任菲菲還有孫東跟他的手下弟兄正站在公安局的大門前。

“兄弟,二哥不要緊的,還是等方總從裏面出來,咱們在一起走吧!”孫東打了個哈欠說道。

葉三平心裏知道孫東之所以放心不下,還是因爲怕那個躲在暗處的殺手會再一次出現。

“二哥,今天這事兒真是多虧了你的幫助,要不然僅憑我一個人的力量,恐怕沒那麼順利就搞定的。”葉三平掏出一根菸卷遞了過去。

孫東接過菸捲之後,二人又一起將煙給點上。

“兄弟,你還別說,這煙還真是個好東西,想睡覺的時候抽上一根,就精神多了。”孫東邊吐着白霧邊說道,精神看上去好像好些了,至少沒有像之前那樣睡意綿綿的!

葉三平笑着搖了搖頭,並沒有說話,而是接連吸了好幾口菸捲。

“兄弟,你看你剛纔說的。要不是你提前想出了那個辦法,二哥跟兄弟們也不會有用武之地啊。歸根到底,還是兄弟你的高招靈啊,死死的掐住了陳大軍那個王八羔子的命門,最後逼於無奈只能乖乖的招供了!”

葉三平沉吟着說道:“二哥,我知道你心裏還在擔心。放心,你回去之後跟九爺說一聲,我多謝他老人家的好意,改日我一定登門道謝。眼下,案子算是已成定局了,雖說還有漏網之魚,但是我相信他眼下應該會知道收斂的,這個時候再派殺手來,已經沒有任何的意義了。”

孫東略感意外,葉三平竟然能看出這一切都是他大哥孫九交待的,不禁又對他的佩服更進一步了。

孫東遲疑片刻,道:“那行,我就先帶兄弟們回去了。這裏畢竟是警察局的大門口,兄弟們一直守在這,也不是個事兒。不過要是有什麼事兒,只要你打個電話,我立馬就會率兄弟們趕到的。”

“行,二哥,回去之後好好休息,改日我們再一醉方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