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爸,你醒啦!感覺怎麼樣?”方穎也不顧站起來,看到父親立馬激動的抱住了他。

“爸沒事,倒是你,剛剛有沒有受傷啊?”方天行則是一臉擔憂的看着她,若是再因爲自己讓女兒受傷,那他真的不會原諒自己。

“好了!既然父女倆都沒事,快都站起來吧!”方龍此時出現在旁邊也是高興的說道。

經過上次的事情,他明顯感覺自己和兒子的距離拉進近了一點,不像以前仇人一樣了,方天行剛剛醒過來就叫上了自己觀察他的功力情況,這不看不知道,立馬就發現了更讓人高興的事——方天行的異能已然步入到了S級的行列!

“太好了爸!看來這次突破是成功啦!哈哈”

“嗯,小穎,爸爸成功了!這下我要告訴所有人,我方天行又回來了!”

“那我們先上去吧!”

方龍說完,三人就乘坐電梯回到了一層。剛下電梯,方天行就把管家叫過來讓他安排一下明天宴會的事情。

明天的宴會上,他要讓所有人都知道,我方家的產業永遠都是方家的,誰敢吞併?

此時。在各個大家族的聯繫網絡中,都收到了來自方家的邀請。

而對於方天行突破成功到達S級的消息,異能界自然也是傳的沸沸揚揚。

周浩還是和往常一樣,吃晚飯就貓到自己的房間裏,拿起望遠鏡就朝對面樓看去,雖然明知道還是沒有任何發現,可作爲保衛世界平衡組織的一員,還是要敬職敬責不是。有時候他就在想,上天給我拯救世界的機會卻沒有給我拯救世界的能力,看着書桌上的幾瓶靈液,苦笑着想“我拯救世界的能力還得靠藥物來維持了。”

想到這裏,周浩就起身開始做起俯臥撐來了,每天的鍛鍊目標他可一直都是在堅持的。

做到一半,忽然NCB聯絡機響了起來,打開一看,是方穎發來的消息。

“明晚七點,我家,穿正裝來!”言簡意賅。

看到這個,周浩當時就激動了,還穿正裝去她家,怕不是要見方穎的家長了?還沒YY完,那邊聯絡機又響了一聲,一看,這次是鍾夏軒的消息。

“方穎讓我明晚七點着正裝到她家去,你收到信息了嗎?”短短兩句話,直接把周浩得罪心砸的四分五裂!

想想剛纔還無比激動的準備見家長,現在知道原來這是別人羣發的信息,大起大落讓周浩都有點承受不了。

分別給兩個人都回了信息之後,周浩還是鬱悶的做起了俯臥撐。他又能怎麼辦?當然是選擇原諒她了!

一夜無話

時間飛快,今天下午一放學,周浩就直奔附近的商場。由於昨晚方穎的短信,讓他想起來自己從小到大好像沒有進入過需要穿正裝的場合。

挑挑撿撿,最終選擇了一套款式新穎,價錢合理的西服,既是如此,還是讓周浩一陣肉痛,參加一次宴會,竟然還要花五百多軟妹幣在衣服上!

肉痛歸肉痛,周浩還是打車前往方穎家了。

還沒到七點,方穎家可已經是熱鬧非凡了,一下車,給門口的兩位保安檢查了一下身份證明之後,周浩就進去了。

一進裏面,周浩就看到了幾個熟人,前面桌上坐着四人聊的熱火朝天,正是江遊、何藍、二毛四和四毛二。

“呦,你們也在啊!”周浩連忙給他們打了個招呼。

“是周浩啊,快過來坐!”聽到聲音,幾人看去,原來是周浩,便招呼他過來。

周浩過去坐下後,一陣唏噓,自從醫院分別之後,一直都不曾見過,沒想到今天一下就遇到了。

幾人東扯西扯了一陣,周浩知道了四人是由蕭空帶過來的,說是負責維護宴會現場的秩序,防止有不法分子破壞。

“你不知道,這裏好多都是僞S級的老傢伙,A級的更是一大把,哪要我們來維護治安啊!”江遊拿起手中的酒又灌了一口。

“蕭組長帶我們來肯定有他的意圖,我們照做就行,還有,你少喝點別喝醉了,你還在工作中呢!”何藍還是保持冷靜的樣子,說着就去拽江遊嘴裏的瓶子。

看着這一幕,周浩等人都是哈哈大笑了起來。

臨近七點,會場裏的人也是漸漸到齊了,聊的正嗨的周浩忽然看到從大門那裏走來一人,忙招手喊到:“鍾夏軒,這裏!”

鍾夏軒聽到有人叫她,心裏先是一驚,看到那人是周浩,連忙往這邊走來。她來到這兩眼一抹黑誰都不認識,遇到一個熟人,自然是非常高興。

看到鍾夏軒來了,周浩站起來分別給他們做了介紹,說完就從旁邊拽了個板凳讓鍾夏軒坐下來了。

看着眼前這個身襲藍色長裙的大美女,幾個人也都搶着自我介紹,看着周浩是一陣頭痛,這熱情的把人家鍾夏軒給嚇得不敢說話了。不過,最讓周浩驚訝的是,本來最能放嘴炮的江遊此時竟然只是非常紳士的站了起來報了自己的名字。

我擦,剛剛還豪飲酒水的人呢?我身邊竟然有這樣的紳士嗎?周浩直接在心裏鄙視了江遊一下。

互相介紹完畢後,幾個人就對着鍾夏軒進行了一番問題轟炸,把她自身的情況問了個遍,周浩絕對相信鍾夏軒已經後悔到自己這裏來,期間江遊倒是未說一句,直勾勾的盯着鍾夏軒,弄得鍾夏軒沒敢擡過頭。

看到這個情況,周浩立馬看出了貓膩,嘴角輕輕勾出一抹笑意。

“鐺鐺……”隨着七點鐘的鐘聲打響,會場的燈光忽然一暗,之後最前方的燈光打開,穿着一身白色晚禮服的方穎挽着一箇中年人就緩緩的走到了正前方。衆人也都漸漸安靜下來。

周浩一看,這宴會應該是正式開始了,心裏讚歎有錢人家就是守時的同時,目不轉睛的看着臺上的方穎!

“美!太美了!”這是周浩心中唯一的想法。

“咳,我很高興大家能賞臉應我之邀到寒舍做客,鄙人昨日剛剛纔昏迷中醒來,赫然發現自己的異能有所突破,跨越到了S級的行列!特別邀請大家來吃吃喜酒,同時還要宣佈一件事,方家的產業現在重新由我來管理,好了,廢話我也不多說了,今晚大家吃好喝好!”只見臺上的方天行,清了一下喉嚨,滿臉笑意,慢慢的說完話。

衆來賓聽到這些話,紛紛小聲討論起來,之前傳言方家家主到了S級,本來還有人不相信,如今聽到他自己親口說了出來,頓時如一顆重磅**丟在了異能界,從今晚之後沒有人會不知道方家有個S級強者。

對於有關產業的問題,圈內人都明白方天行說着話的意思,明顯就是在立威,原來那些本來準備吞併方氏集團的人,聽到這裏臉都憋成了豬肝色。S級高手的壓力可是不小,現在沒有人再想吞併方氏,他們心裏都是想着接下來怎麼才能巴結到他。

周浩在一旁聽的也是暗暗吃驚,沒想到方穎的爸爸這麼強,環顧一下四周,他發現在場的人有高興的有鬱悶的。

S級高手的話,影響在場每一個的心情。 這次的宴會一直持續到晚上十一點鐘人們才漸漸地離場,周浩也是在江遊等人被蕭空叫走之後,起身向方穎打了個招呼,準備回家了。鍾夏軒自然也跟着他一起離開。

乘着方家的專車,雖然先送的鐘夏軒回家,但速度也是很快,約二十分鐘,汽車就停在了周浩家小區的門口。對司機說了聲謝謝之後,周浩就往家裏走去了。

因爲事先都和父母說過這個事,所以這次這麼晚回去完全不用考慮挨批的事情,想想還是方穎有面子,一說到她家,周浩媽媽那是喜上眉梢,這就更加堅定了周浩要把方穎追到手的念頭了。

當週浩走到小區中心公園的時候,卻是被眼前的一個人吸引住了目光,

這個人從周浩對面走來,乍一看,周浩就覺得眼熟,直到和他擦肩而過,周浩隱隱看到這傢伙的側臉,立馬認出來了——張旻!

這不就是這幾天自己每天監視的人嗎?按理說,這個點這傢伙應該已經睡覺了呀!他現在出去幹什麼?

周浩在心裏想着,忽然他覺得自己有必要跟過去看一看,說不定就在今晚就能讓這次任務有所突破。

事出有異必有妖!周浩一直這麼相信,想着他便整理了一下衣服,約摸了一下時間,轉身跟上了張旻。

一路尾隨出了小區,幸好周浩剛參加完宴會,西裝還沒脫,在夜晚的環境下簡直就是一件夜行衣,爲了避免被發現,周浩還專門把鞋子給脫了下來。

也不知走了多久,反正張旻沒停,周浩也就一直跟着,臨近午夜,街道上的行人都很少,因此周浩也不怕跟丟,和目標一直保持着最安全的距離。

終於,張旻到了一條巷子裏停了下來,蹲在地上。在巷子口往裏看的周浩根本就沒辦法看到張旻的動作,稍微觀察了一下,周浩就慢慢的移動到離張旻稍微較近的電線杆後面,這個角度正好能看清楚張旻手裏的動作。

只見張旻面前平鋪着一張紙,上面的內容,周浩無法看清,接着,就看到張旻用刀劃破了自己的手指,把血滴到紙上,嘴中唸唸有詞,距離太遠,也聽不清在說什麼,周浩心裏一陣着急,環顧四周,也沒能找到更適合的藏身位置。

“張旻,你太大意了,幹這種事的時候旁邊怎麼能有老鼠呢?”正在全神貫注觀察着張旻動作的周浩忽然被身後傳來的聲音一驚,隨即感覺到自己被抓着扔了出去。

“哼,我怎麼會不知道呢?不然我到這裏來幹什麼!而且,這個可不是一隻普通的老鼠!”蹲在地上的張旻此時也站起來轉過身陰冷的笑着。

還有其他人!我被發現了!

此時周浩躺在地上立馬在心裏蹦出這兩個想法。

周浩慢慢的從地上爬起來,他沒有想到自己現在十分冷靜,原本以爲自己可能會嚇得失禁,看來上幾次的玩命任務的確是鍛鍊了自己。苦笑着搖搖頭,周浩轉頭看了看這第三個人。

當看到身後這個人的臉後,周浩瞳孔一陣收縮,揉了揉眼睛確認自己沒有看錯後,他回頭看了看張旻。

這兩個人……一模一樣!

晚安哦,金主大人 “旻,你看這個老鼠嚇壞了!”張旻看着周浩的樣子甚是有趣。

“嗯?無屬性異能者,哈哈,的確不是一隻普通的老鼠,用來當容器再好不過了,真的是天助我族,連去找容器的時間都不要了!”觀察了周浩一遍,那邊的旻也是開口笑道。

張旻,旻?聽到這樣的稱呼,周浩馬上就想到了文華和華,再結合他們的外貌也是一致,周浩直接就把他們聯繫在了一起。

不過,眼前的情況,不容周浩多想,趁着他們放鬆警惕調侃自己的時候,周浩也是悄悄地把手伸向兜裏的NCB聯絡機,準備按下求助按鈕。

“砰!”正在摸索聯絡機的周浩猛的被旻一腳踹飛到了張旻面前,剛抓到手裏的聯絡機也是隨着自己飛了出去,落在了旁邊。

“哈!我們的小老鼠還準備絕地求生,嗯,我來看看,周浩,D級裁決者!NCB是沒人了嗎?你的那幾個小夥伴也是D級的嗎?”張旻撿起邊上的聯絡機,一邊翻閱着上面的內容一邊朝周浩說着。

真的是天要亡我!周浩此刻內心充滿了絕望,唯一的求生手段都已經到了敵人的手裏。硬着頭皮,周浩還是從牙縫裏憋出一句話:“你們是什麼人?”

“我們是什麼人就不用你這個老鼠知道了,張旻,把他弄暈,帶走吧!”旻也不多說廢話,對張旻說完,就轉身準備離開了。

這邊張旻聽到安排,正準備動手,忽然在周浩身旁的空間裂開了一條縫隙。

“Domain!”一道聲音從裂縫內傳來,繼而文華和華就出現在了周浩的眼前,他飛快的抱起周浩,又重新回到了裂縫裏,下一秒,三人一起出現在了一座荒山上!

周浩躺在地上,完全沒反應過來剛剛發生了什麼,但環顧了一下四周,也是明白自己應該是死裏逃生了,緩緩站起來,對着旁邊的文華和華說道:“謝謝你們!我欠你們一條命。”他沒發現的是,自己在說這話的時候,聲音都已經變了。

“不用客氣,你知道他們是誰嗎?”文華皺着眉頭,一臉的擔心。

“他們一個叫張旻,一個叫旻,長的一模一樣,我覺得性質應該和你們兩個一樣!”周浩此時平復了一下心情,對文華說。

“大哥,他們實力如何?”文華這次轉頭看向華。

“很強!”短短兩字,確是讓周浩的心猛的一跳。

被華稱作很強的人,足以證明剛纔的情況有多麼兇險。

“那該怎麼辦?那個張旻知道我們這幾天一直在監視他,他一定也知道了我的住處,看來我是沒有辦法回去了。”周浩在旁邊一臉的驚恐。

“等等……他們過來了!”這邊的華突然面對着一片空地對身旁兩人說道。

周浩看着空蕩蕩的地面,還沒等他奇怪,忽然,那處空間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扭曲,漸漸地就像文華來的時候一樣,一道裂縫打開,兩個人緩緩的顯現了出來。正是張旻和旻!

“什麼!”看着眼前這一幕,周浩瞪大了眼睛喊了出來。 周浩失蹤的消息是在第二天下午發現的,周浩的父母一直沒等到兒子回家,有點擔心的給方家打了個電話。卻被告知昨晚宴會散了之後周浩已經回去了,這下可急壞了夫妻倆,直接報了警。

NCB自然也對這件事事情最爲重視,最急的莫屬於方穎了,自己小隊的成員,說不見就不見了,身爲隊長連一點消息都沒有,這是失職!

通過對聯絡機的定位,最終在一條巷子裏的垃圾桶裏找到了殘破的聯絡機,這臺機器已經被蠻力捏成了麻花,經過技術部門的復原,確定了這一臺機器爲周浩所有。同時還還原了聯絡機最後的信息。

“你們是什麼人?”

“我們是什麼人你就……”

只有一段對話,前面的聲音可以聽出是周浩的聲音,後面的卻聽不出來是誰的了。但從聲音中可以聽出來,此時的周浩很虛弱,應該是受傷了。在找到聯絡機所在的巷子裏,也的確找到了打鬥的痕跡。

與此同時方穎說出了一個可怕的發現——張旻不見了!

這次的失蹤事件引起了NCB的高度重視,聯絡機的內容讓他們感到這個事情不容小覷,爲此,NCB成立了特別調查組,由蕭空直接帶隊,務必要將這個事件徹底查明。

西山 百里森林

在這人跡罕至的森林裏,幾對人格外的引人注目,他們都穿戴統一的裝備,每個隊伍爲首人員的手中都拿着類似平板電腦的物品。仔細看去,衣服的背面都寫有NCB三個字母,正是剛剛成立的特別調查組。

經過幾天的尋找,調查組對周浩依然無跡可尋,百般無奈之下,NCB決定運用剛剛研發出來但是還不穩定的技術——衛星定位DNA技術。這項技術來源於東元139年,但是還沒有真正的投入使用。

抱着試試的態度,調查組卻有了極大的突破,當屏幕上出現那個若有若無的定位點的時候,每個人的心裏都充滿了興奮。猶如發現新大陸一般,衆人不多做猶豫,立馬帶上設備向定位點的方位找了過來。

一路風塵,衆人便來到了這個大森林的邊緣,眼看着面前的環境汽車是沒法繼續行駛了,蕭空臨時宣佈調查組成員四人一小組分開行動,對定位點進行細緻的搜索。

時間慢慢過去,臨近傍晚,幾個小組的人都匯聚到了一起,每個人臉上都掛着疲憊。

“蕭組長,我們對方定位點圓十里的位置都進行了仔細的搜索,沒有任何發現。”何藍此時從隊伍中走到蕭空身邊。

“嗯。”蕭空此時一臉愁容,看着眼前的探測器,那個定位點依然在閃爍,而其位置,正是此刻蕭空所站的位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