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牽著導盲犬葉初感覺挺累的,其實他是不需要導盲犬的,走路對他來說並沒有太大的問題。

雖然到處都是馬賽克,但是他又不是看不到路。

不過沒過多久他就想到了一件很嚴重的事,他家在哪?

到處都是馬賽克他分不清路啊。

「喂小盲,你認識家么。」葉初問導盲犬。

「嗷嗚」

大概的意思就是不知道。

葉初摸了摸口袋,他想打電話給高健求救,然後他發現自己完全看不見字,鬼知道哪個是高健。

至於號碼就更不可能記得了。

在南城葉初也是有自己的房子的,那是三年前家裡人遇難后留下來的。

那是他以前的家,但自從家裡人遇難后,他就再也沒回去了,沒有家人的家又怎麼算家。

「小盲我們回不去了,不過沒關係,我身上還有錢,至少不會餓死在外面,等下我們就去盲人推拿應聘。」葉初坐在路邊對導盲犬說道。

路過的一個個行人,都一臉敬意的看著葉初,身殘志不殘。

「小兄弟,我這裡有一百塊,你別嫌棄,留著會有用的。」一個大概是中年人的聲音在葉初耳邊響起。

然後葉初就感覺有人往他手裡塞了什麼東西。大概是一百塊錢吧。

葉初一臉的懵逼,這是鬧哪樣?

等這個好心人走後,一個比較小的馬賽克來到齊五身邊道:「叔叔我這裡有個漂亮的碗,我可以借你哦。」

然後把碗放下,這個小馬賽克就跑了。

她好像很興奮,可能自認為做了好事了吧。

有了漂亮的碗相助,其他人就不顧及什麼了,沒多久葉初眼前的碗就被各種零錢裝滿。

雖然都是馬賽克,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生意很火爆。

葉初不太理解,現在乞丐這麼少了嗎?一個個愛心爆棚沒地發釋放?

但是葉初現在不缺錢,他都看不清面額,給他錢還不如直接給吃的。

如果能帶他回家就再好不過了。

甚至只要幫他打電話就好了。

「大哥,你是瞎子吧?」突然一個不小的馬賽克來到到葉初身邊問道。

葉初點點頭沒有說話。

「吶,我這裡有幾個漢堡,給你吃。」馬賽克妹子笑道:「我知道瞎子買東西不方便,我這些就當賣你了。」

剛開始葉初挺感激的,但是看到這個妹子把他碗里的錢都拿走之後。

他就知道自己這波虧大了。

他去買頂多麻煩,但也不至於被騙啊。

可惜這個馬賽克已經跑了,齊五也沒辦法。

反正都是別人送的可憐錢,就當買漢堡了吧。

三贏局面。

路人獻了愛心,葉初吃了漢堡,馬賽克妹子騙了錢,不對,勉強算賺了錢。

「小盲,你餓了不?」葉初吃著漢堡看著導盲犬道:「我知道你肯定餓了,等我,等我吃飽了我就給你找吃的。」

小盲:「…..」

不多時,小盲叼著碗,葉初拎著漢堡牽著小盲,順便吃著漢堡向前走去。

他也不知道應該往哪走,反正走走再說。

「啊,救命。」不知道走到哪的葉初突然聽到喊救聲。

「不要過來,求你了別過來。」

這台詞,讓葉初第一時間在內心進行了場景模擬。

幾個猥瑣男的,一臉淫笑的靠近一位漂亮可愛的妹子。

葉初感覺自己模擬的很是生動。

不過區區幾個流氓而已,他有小盲在,應該沒多大問題。

遂叫道:「小盲,是時候做點什麼了,上吧。」

然後葉初帶著狗,狗拉著葉初殺向猥褻現場。

只是當葉初拐了幾個彎,來到現場的時候,葉初愣了,小盲焉了。

葉初留著冷汗哈哈一笑:「今天的風透著寒冷,運動果然是必要了,小盲我們跑回去吧。」 「站住,」葉初剛轉身就聽到悅耳清脆的聲音:「天這麼冷就別亂跑了,留下來一起取暖吧。」

然後葉初當場就給跪了:「美女姐姐,你看在我是個瞎子的份上,放了我吧,我真的什麼都沒有看見。」

葉初確實沒看清什麼東西,他只看到一個好幾米高的馬賽克,在吧唧吧唧吃著跟人類差不多大的馬賽克。

別管她吃的是什麼了,光這體型就不是葉初能惹的。

這個好幾米的大個驚訝道:「你說我是什麼?美女?真的假的?」

「真的,真的,千真萬確。美女姐姐是我見過最美的女的。」葉初毫不猶豫的點頭說道。

「可是你剛剛說,你是個瞎子,瞎子能看見我的樣貌嗎?」

「…..」葉初握住自己的心胸,信誓旦旦道:「美女姐姐,我眼瞎但是我心不瞎,你要相信我,相信我的一片赤誠之心。」

這個時候大馬賽克低頭靠近葉初,沉默了片刻,失望道:「果然,男人說的話都不能信,還是吃了吧。」

葉初感覺有什麼液體流到自己的臉上了,黏黏的,大概是口水吧。

看著大馬賽克就要吞了自己,葉初打了個激靈,心道:小盲,是時候為主獻身了,每年我都會祭拜你的。

額,小盲呢?

這時候葉初才發現有個馬賽克已經跑遠了。

「……」變異狗,果然就是異端,它已經不是人類最忠誠的朋友了。



磨鍊劍技

習得基礎劍法

然後葉初就接收到大量的信息,這信息瞬間組成了基礎劍法。

大道至簡,基礎劍法就兩個字,劈跟刺。

情人路 而要磨鍊的自然就是這劈跟刺。

但是,依然改變不了他即將被吃的命運。

大馬賽克的頭馬上就要臨到葉初身上,這個時候葉初逃無可逃。

而在這生死關頭,在這危機時刻,葉初的小宇宙終於爆發了。

他挺直身體,單膝跪地,而後真誠道:「美女姐姐,實話告訴你吧,在看到你的第一眼,我確信自己喜歡上你了。我確信自己對你已無法自拔,美女姐姐等你長發及腰,嫁我可好。」

葉初的聲音宏大而又響亮,急促卻意外的真切。

不管對方信不信,葉初看到馬賽克停了下來。

而就在這一瞬間,葉初瞬間起身,然後不要命奔跑,這速度讓大馬賽克都愣了下。

隨後她才想起來自己被耍了,然後毫不猶豫的丟出旁邊的巨石:「啊,你居然敢騙我,下次我一定吃了你。」

既然有下次就說明,葉初跑掉了。

在葉初的眼中,這個大傢伙是馬賽克,但是在角落一個女子的眼中,這大傢伙卻是一隻巨猿,只是比較兇狠而已。

而一直說話的其實並不是巨猿,而是它肩上的一個少女。

這個少女滿臉的濃瘡,看起來怪瘮人的。

但是就是這樣的一個少女,這個時候卻滿臉通紅,一副羞澀到極致的模樣。

「有,有人跟我告白了,啊,終於有人跟我告白了。好開心,好興奮。」少女喃喃自語。

然後少女抱著巨猿的腦袋一臉幸福道:「哈哈,小猴子,有人跟我表白了耶,終於有人跟我表白了,我是不是也有人喜歡了?肯定是這樣的,哈哈。」

「你看什麼看?長的丑就不能有人喜歡,就不能有人表白?你長的漂亮了不起?要不是我,你早被那些男的玩弄了。哼。」少女惡狠狠的瞪著角落的女的。

角落裡那個女子,壯著膽子道:「其實,其實剛剛那個男的,是在求婚,長發及腰讓你嫁他。」

巨猿少女愣了下,然後看著自己還不到肩的短髮一臉的失望。

這個少女並不是很高,但是長發及腰卻意外的讓人感覺漫長。

「這個要長几年吧,早知道以前就不剪頭髮了。」失望沒多久,少女就笑道:「不過沒事,我終於被求婚了,哈哈,小猴子我們回家,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媽媽。讓她知道她女兒長大咯,要嫁人咯。哦,還有老爸,讓他不要到處賺錢幫我求醫了。」

巨猿拍胸:「吼!!」

「小猴子,你是母的拍胸幹嘛?」

「……」

………

葉初看著馬賽克的路,不要命的往前跑,過彎什麼的完全不是事,這要是讓人知道他沒有眼珠子,不得被眾瞎子當神瞎膜拜。

拐了幾個彎,葉初發現沒人追上來,終於停下喘氣了。

別看這不是太長的路,跑起來差點要了他的老命。

「臭小盲,呼,忘恩負義,居然丟下主人跑了。呼,別讓我看到,不然非燉了你不可。」

「汪汪,汪汪。」

聽到狗叫,葉初一驚趕緊用劍心查看。

這一看嚇了一跳,居然有好多的小馬賽克把他包圍了。

聽這動靜,八成全是貓狗之類的。

葉初的冷汗一下子又流下來了,這才剛脫離巨怪的嘴,馬上就又進流浪貓狗的口了?

話說南城什麼時候有這麼多流浪貓狗了。

葉初開始後退,一手抓住不知道從哪拔出來的木棍,看來是時候展現無敵劍法了。

「汪汪~」有一條狗一下就蹦到葉初跟前。

「汪?」

葉初皺眉,這聲音有點熟悉呀:「小盲?」

「汪汪。」

葉初鬆了口氣:「小盲真是你啊,你可嚇死我了,我還以為哪來這麼多狗要吃我。」

這時候燉狗的想法早就被葉初拋到九霄雲外了,這狗他惹不起呀。

轉眼間能拉出這麼多阿貓阿狗,勢力著實龐大的緊。

誤會解除了之後,圍著的貓狗終於都離開了,這時候葉初又是鬆了口氣。

他感覺這裡太危險了,還是學校來的安全些。

不過身為一個瞎子,回去讀書是不是不太好。

就算他有劍心,還是看不清東西,當然還有一個重要的問題。

誰能帶他去學校….

「唉,」葉初牽著小盲坐在地上嘆息:「小盲,我餓了,剛剛的漢堡都沒吃幾個,現在我們去哪找吃的。」

「嗷嗚」

「我知道你也很餓,要不叫你的那些狗兄弟救濟點?我有錢,可以付錢的。」

「大哥,要吃漢堡不?我這裡有,聽說你有錢,我可以賣你。」熟悉的妹子聲又一次響起。 聽到這聲音葉初是又感動又揪心,知道他是瞎子還非得賣他吃的,有點良心嗎。

不過葉初也就剩下買她吃的這一條路了,然後葉初說道:「妹子,你也知道大哥我是個瞎子,對殘疾人是不是應該優惠點?」

「大哥,如果你不是殘疾人我就不會賣你漢堡了,這不是別人想買我就賣的。我這有十個漢堡,就拿大哥身上一半的錢來買吧,不過分吧?」賣漢堡妹子說道。

葉初身上有醫院給的兩千塊錢,而這個賣漢堡的要一半,一半就是一千。

用一千買十個漢堡?

到底是他瘋了還是對方瘋了,或者是這個世界瘋了?

葉初也還沒餓到這麼讓人宰的地步,而且他又不是真看不見。再說隨便去家普通的漢堡店,十個能花一百都是過分的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