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獸人的數量有近百個。

瑟格拉·黑棘走在獸人隊伍的最前面,她是一個女性獸人,一頭披肩黑髮,手握一把巨型旋風斧。

別看瑟格拉·黑棘是個女性獸人,論戰鬥技巧,大部分男性獸人都不是她的對手。這一路上,瑟格拉·黑棘用手中的旋風斧保障了一行人的安全。

跟著瑟格拉·黑棘前來死水綠洲的這些獸人並不全是獸人戰士,他們中的部分是來自格羅多姆農場的獸人農夫。

格羅多姆農場在十字路口的東北面,也在荊棘嶺的北面。這個位置地處貧瘠之地北黃金之路和通往奧格瑞瑪的大道的三叉口。在交通位置上,可以說是極其便利,因此獸人在此開闢了一大片的農場,主要是養一些豬、雞等動物,為部落供應肉食。

問題是,這個格羅多姆農場的位置離荊棘嶺太近,生活在荊棘嶺的野豬人時不時就來農場滋事。獸人農夫不堪其擾,因此有些獸人農夫盤算著去格羅多姆農場之外另闢農場。

於是瑟格拉·黑棘保護著這些獸人農夫來到了死水綠洲,看看這裡是否適合新建獸人農場。

作為領隊,瑟格拉·黑棘一路上表情嚴肅,不苟言笑,沒有一個獸人農夫敢和她說話。隨隊而來的獸人老兵塞尤克就顯得和藹可親的多,一路上和獸人農夫有說有笑打成一片。

「塞尤克勇士,你說前面的綠洲現在有一群魚人,這真的沒有問題嗎?」跟在後面的獸人農夫問塞尤克,沒有人記的清這是他第幾次問這一個問題了。

「哼,骯髒的魚人應該繼續生活在海里,他們不應該爬上陸地上來。如果那些魚人敢在我面前哇嗚哇啦的亂叫,我會讓他們再次嘗嘗我的斧頭。」老兵塞尤克用力揮舞了幾下手中兩柄單手劍,很是不屑。

曾經,塞尤克揮著這兩柄單手劍和大酋長薩爾並肩作戰,在南海荒島上擊殺魚人,這是他每次喝酒都必須拿出來吹噓的榮耀。

「哦,不。」獸人農夫被揮舞武器的嚇到,「我們並不是來這裡戰鬥的。」

「拉爾東,你手中的短斧不只可以用來宰殺家豬。作為獸人,你不該這麼膽小。」一個背著長弓的獸人走上前來。

「我,我不是膽小,拉爾東是個農夫,拉爾東只想做個農夫。」名叫拉爾東的獸人給自己辯解,辯解的有些蒼白。

沒有獸人願意被人說自己膽小懦弱,即使只是個獸人農夫。

「好了,目的地到了,讓我們一起去見見那些魚人吧。」走在隊伍最前面的瑟格拉·黑棘握開口,前面不遠就是魚人修建的圓木圍牆。

瑟拉格·黑棘語調平靜,但是當她看到這圍牆的規模的時候內心不由警戒起來,很明顯他們之前得到的消息不夠詳實,這裡的魚人的數量和組織能力超出預計。

「這些高大的圍牆,難道是魚人建立的?魚人竟然打算用這麼高的圍牆把這裡圍起來?」農夫拉爾東驚疑。

「這些該死的魚人想要佔據死水綠洲,在貧瘠之地上,絕不允許魚人這麼做。」老兵塞尤克握緊手中的雙劍。

隨行而來的獸人一樣驚訝與眼前的建築,他們從來沒想過,魚人的建設速度竟然這麼快,而且規模這麼大。

死水綠洲的旅店中,正在熟睡的楊禕突然被魚人吵醒。

迷迷糊糊中,楊禕睜開眼,發現窗外陽光刺眼,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現在是何時。

「誰呀?幹嘛吵醒本領主?」楊禕略有怒氣的喊到。

昨晚他通宵守夜,直到太陽升起才回來睡覺,現在頭腦還昏昏沉沉,這一下被吵醒,自然有點不高興。

「鎮,鎮長,打,打起來了!」巡灘魚人被楊禕這一喊,嚇得不輕,哆哆嗦嗦地報告。

「什麼人又來砸場子,這白天黑夜都不消停,煩不煩!」楊禕聽到魚人報告更不高興了。

「獸人,副鎮長受傷了。」巡灘魚人趕緊報告。

「受傷了?快帶我去,老子管他什麼獸人,給我狠狠往死里揍!」楊禕聽說老瞎眼被打上,馬上急著爬起來。

楊禕帶著一身的起床氣爬起來,跟著來報告的巡灘魚人往打架的地方趕去。

一路來到死水綠洲的湖邊,楊禕看到棘齒鎮的魚人和一群獸人在對峙。

老瞎眼站在前面,看來傷的並不重,而布拉克正在和一個手持雙劍的獸人在單挑。

布拉克的戰鬥風格一向是最代表魚人族的作戰特色,他一邊瘋狂地揮舞著手中的長矛,一邊不停的哇哇怪叫。

悍不畏死的進攻,以及足以掩蓋所有打鬥聲音的魚人大聲怪叫,常常讓敵人心浮氣躁,在疲於應付中被擊敗。

布拉克是4級的魚人灘行者,他的實力在棘齒魚人中屬於頂尖的一員,他手中的長矛是2級優秀的【泥漿魚人長矛】。

面對實力不俗的布拉克的瘋狂進攻,獸人手中的雙劍每每都能準確的格擋住布拉克的長矛,並通過不斷的腳步移動躲避並尋找反擊的機會。

看得出來,這個獸人戰士的戰鬥技藝精湛,必定是經歷過很多的戰鬥。

楊禕迅速用領主之眼看了一眼這個獸人,發現這個名叫塞尤克的獸人是3級戰士,手中是兩柄2級普通品質的【戰士闊劍】。

按照人物信息來看,布拉克強於對手,楊禕稍微放了點心。

「老瞎眼,你傷的怎麼樣?」楊禕問。

「領主,老瞎眼沒事,老瞎眼沒有打贏那個女獸人。」老瞎眼羞憤地低下頭,他不介意身上的幾處傷,被獸人打敗才讓他難過。

楊禕先看了老瞎身上的傷,看起來傷的並不重。然而即使只是皮外傷,楊禕還是很氣憤,老瞎眼可是他最得力的幫手,決不能有什麼三長兩短。

更讓楊禕氣憤的是,現在這裡明明就是棘齒魚人的地盤,村裡還有那麼多戰鬥魚人,為什麼要和獸人一對一?

能群毆,為何要單挑?

楊禕馬上把斯哇特叫來,讓他跑去把所有戰鬥魚人都叫來。

斯哇特離開,楊禕才看向對面獸人群中最前面站著一個握著旋風斧的女獸人,女獸人目光冰冷沒有說話,就是這個獸人剛才打敗了老瞎眼。

「原來是這個獸人。」楊禕很快就認出這個女獸人,她手中的旋風斧太拉風,楊禕看一眼就忘不了。

【名字】:瑟格拉·黑棘

【種族】:獸人(女性)

【等級】:6級獸人薩滿祭司/6級獸人戰士

目前,楊禕自身的等級才只有4級,使用魚人領主之眼技能能看到的最高等級的人物信息也只到6級。

這個女獸人,楊禕曾經在十字路口中和她見過面。

那時楊禕以開拓者的身份,拿著募兵信進入十字路口,就是要去找這個女獸人進行登記。楊禕還記得當時他還從瑟拉格·黑棘那裡接了獵殺陸行鳥和快步斑馬的任務,不過他還沒有去完成這些任務。

現在,楊禕是魚人的外貌,瑟拉格·黑棘不可能認得他。

本來楊禕是想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鬧事的人揍一頓再說,現在看到瑟拉格·黑棘后開始有點顧忌。以這個女獸人的等級本身就不好對付,何況她還掌管十字路口徵兵。

也就是說瑟拉格·黑棘不是普通的獸人,這個女獸人一定程度上代表著十字路口。

楊禕看完女獸人的信息,又問老瞎眼:「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打起來了?」

「領主,今天這些獸人來我們死水魚人村,他們又是捕魚,又是采湖邊的蘑菇,還一直靠近我們建造圍牆的建築工。布拉克想要把獸人趕開,讓他們離遠一點。獸人不願意,還辱罵我們魚人,布拉克就和獸人打起來了。後來,那個拿大斧頭的女獸人提出決鬥來解決衝突。」老瞎眼大概把全過程說了一遍。

楊禕點點頭,他知道老瞎眼不會為了袒護魚人而添油加醋,看來實情跟老瞎眼說的應該沒有多大出入。

按照老瞎眼所說,獸人的行為確實有些過分,再加上棘齒鎮的魚人已經先入為主把這片綠洲當做了魚人的領地,所以不想讓獸人靠近。

更重要的是獸人們碰到了魚人布拉克,楊禕長久的觀察,布拉克大概是棘齒鎮中最排外的魚人之一。魚人族本身就排斥陸地種族,要是沒有楊禕命令,布拉克不會願意和魚人之外的種族合作。

布拉克和楊禕一樣護短,獸人不聽勸,還辱罵魚人,難怪布拉克和他們起衝突。

楊禕這時再看向女獸人瑟拉格·黑棘,他對這個女獸人觀感還不錯。

瑟拉格·黑棘之前並沒有在單挑中對老瞎眼下死手,而且也是她提出讓獸人和魚人單挑來解決矛盾。獸人同樣是排斥魚人族的,瑟拉格·黑棘能夠這樣以相對平等的態度看待魚人,在獸人中已經很罕見。

「大概是這個女獸人是個獸人薩滿祭司,還是個在十字路口當領導的,所以高度就是不一樣。」楊禕心想。

那一邊,布拉克和獸人的單挑也進入了白熱化。

沒有太大的意外,布拉克迅猛揮舞的長矛打掉獸人塞尤克的一把單手劍,接著刺傷了獸人的大腿。

魚人的嗜血凶性上來,布拉克殺紅了眼,手中的【泥漿魚人長矛】直刺獸人胸前要害。

老兵塞尤克儘管處於劣勢,卻不失兇狠。

塞尤克舉起失去單手劍的右手,徒手抓住刺來的長矛的尖刃,左手的闊劍砍向布拉克腰部。

獸人有塞克戰鬥兇狠,魚人布拉克卻比他更加兇狠。布拉克根本不顧獸人砍向自己的利劍,他沒有選擇躲避。

布拉克雙手用力握住長矛,不顧獸人握著長矛的手,直接刺向獸人的心臟。

魚人布拉克和獸人塞尤克,不死不休。

「住手!」

瑟拉格·黑棘一個衝鋒上前,手中的旋風斧擋住了布拉克的繼續攻擊。

布拉克的長矛被黑棘擋住,但是獸人塞尤克的單手劍卻無人阻擋,結結實實砍在了布拉克的腰部。

魚人身上的鱗片有一點的防護作用,但也只相當於一般品質的皮甲。獸人這兇狠的一劍砍在布拉克的腰上,馬上皮開肉綻,鮮血噴涌。

「尼瑪!」

楊禕破口大罵,說好的單挑,女獸人這麼做不是偏袒自己人嗎!

老瞎眼被激怒,舉著長槍沖向兩個獸人。

楊禕也怒了舉起硬短弓,一箭射向女獸人的咽喉。

女獸人瑟拉格急忙用旋風斧擋住了楊禕的射進來的利箭,她自覺理虧,護著獸人老兵塞尤克不斷後退。

老瞎眼看到布拉克受傷,也沒有繼續追擊,他也護住了布拉克。

這一下突如其來的變故,現場的魚人和獸人紛紛舉起兵刃,魚人和獸人緊張的對峙著。

獸人農夫看著劍拔弩張的氣氛,以及趕來越來越多的魚人,都開始害怕的顫抖起來。

「我們離開這裡,這死水綠洲不適合開闢農場了。」獸人農夫拉爾東把自己殺豬的短斧舉在胸前,他害怕的渾身發抖。

出現的魚人的數量超出了獸人農夫拉爾東的想象,來的路上獸人們都以為只是一群野生魚人出現在這死水綠洲。

「拉爾夫,你給我閉嘴!」一直在獸人農夫身後保護他們的獸人開口。

這個獸人名叫烏納·狼爪,是一個獵人,他把背在背上的長弓取下了,迅速的搭上一支鐵箭。

「可是,我說的是事實。死水綠洲已經被污染,不適合做農場。你看那發黑黑湖水,看我們從湖裡撈上來的魚,發瘋的鉗嘴龜,還有湖邊的蘑菇……」獸人農夫拉爾東說個不停,一心要勸同伴趕快離開。

「叫你閉嘴!」

烏納·狼爪直接給了這個膽小的獸人農夫一腳,把他踢倒在地上,讓他安靜下來。

女獸人瑟拉格護著獸人老兵退到獸人隊伍中,老瞎眼也帶著布拉克回到魚人群中。

楊禕先關心了一下布拉克的傷勢,還好布拉克有健壯的專長,他身體強壯,這一劍不至於有生命危險。

讓布拉克喝下治療藥水,確認傷勢得到控制,楊禕才看向獸人那邊。(未完待續。) 今天是艾嵐進入新世界的第十四天。

按照計劃,他會坐著樹人堡壘,在荒無人煙的大森林裡,跑上一天一夜。

這是一段非常無聊的旅程,唯一值得慶幸的就是,艾嵐並不需要邁動自己的雙腿,在鬆軟的爛葉堆中艱難前行。

「好無聊啊,要不讓卡卡去做一副麻將出來?」

就在他想著,用什麼事情來打發一下無聊的時光時,頭頂的虛擬地圖上,突然跳出了一大片紅點。

「暫停行軍!防禦陣型!」

這麼大一片紅點,代表著不遠處有一大群怪物,艾嵐連忙叫停了行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