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王九如想也不想的說道。

價也不算高,趙二寶估摸了一會,直接說道:

“這樣,叔,這幾塊山頭我包十年,以後,我用來幹啥你別管,你要是願意,我現在就給你錢,咱現在就籤合同。”

“你不是說用來種樹的嗎?”

王九如突然警覺起來,一臉懷疑的看着趙二寶。

“也種點藥材啥的。”

趙二寶隨口說道。

王九如想了想,實在想不出來有啥不對的地方,也就點頭答應了,領着趙二寶去了他們村委會,雙方簽訂了十年的租賃合同。

趙二寶也痛快的把口袋裏的兩萬塊錢拿了出來。

雙方皆大歡喜。

看到王九如拿出村委會的大章啪的印在了上邊,趙二寶心裏樂開了花。

這幾年都聽說開礦的能掙錢,買小汽車都是十幾輛十幾輛的買。

咱一不小心也成了有礦的人了。

“二寶啊,你看叔給你把這事辦成了,你是不是該意思意思,最少,請我們村委會的幾個搓上一頓啊。”

王九如是個雁過拔毛,給人辦事必要好處,現在老毛病又犯了。

“這不剛吃過飯嗎?”

“要不下次吧,下次我一定請。”

趙二寶笑嘻嘻的說道,裝了個臉皮厚。

他倒是想請,無奈現在口袋比臉乾淨,僅有的兩萬都拿來買礦了,現在請人吃飯,除非吃霸王餐。

說着,趙二寶扭頭就走。

“這龜兒子,哼,你用老子的地,我就不信拔不下你的毛。”

王九如恨恨的在背後罵了一句。

趙二寶沒有理他,直接去了自己承包的山頭轉悠了一圈,摸了摸後腦勺,在心裏問莎莎:

“莎莎,你說我買的這礦能有多少產量,一年能賣一百萬不,我聽人說那些開煤礦的老闆一年都能掙幾百萬呢。”

問了半天,莎莎也沒反應,也不知道幹啥去了。

就在這時,腳底下沙沙一陣響,似乎有什麼東西在蹭自己的鞋。

趙二寶低頭一看,頓時大怒。

原來那隻引發了大水的“河伯西施”,不知道啥時候又跟着自己來這了,現在在自己小腿彎纏了一個圈,嘶嘶叫着,似乎在討要東西吃。

“你還想喝老子的血?”

趙二寶一把抓起“河伯西施”就想撕成兩半,莎莎的聲音突然響起:

“殺不得,那是你未來媳婦,殺了你就少個媳婦了。”

“啥?我怎麼會娶一條蛇當老婆,這小畜生引發大水差點淹死幾千人,留它活着,將來還不知道鬧出多大的災難呢。”

趙二寶咬牙切齒,似乎鐵了心要弄死這河伯西施。

嘶嘶嘶~

小白蛇很有靈性,似乎能聽懂趙二寶在罵自己,揚起蛇首憤怒嘶鳴,見趙二寶不理自己,突然低頭,狠狠在趙二寶手上咬了一口。

哎呦。

趙二寶手一鬆,那小蛇就刷的鑽入草叢裏消失不見了。

“唉,孽緣啊。”

莎莎說完這句話,就再不吭聲了。

趙二寶自己往外擠出幾滴血,發現是鮮豔的紅色,知道這蛇沒毒,也就放下心來,扯了衣服的一角簡單的包紮一下,就往山下走去。

沒走幾步,迎面走來一個大河村村民,突然指着趙二寶大叫道:

“哎,趙二寶,你綠了。”

“你爸爸才綠了,不綠哪來的你?”

趙二寶剛被蛇咬了,現在心情很不好,直接就罵了回去。

“哎,你真綠了,臉綠了,你趕緊拿手機看看,你是被啥咬了吧。”

其餘幾個村民也大叫起來。

一聽這話,趙二寶心裏咯噔一下,趕緊拿出手機一看。

臥槽!

真的變成一個綠臉怪了。

臉TM比帝王翡翠還綠。

“這該死的小白蛇。”

趙二寶恨恨罵了一句,突然眼前發黑,直愣愣的栽了下去。

“趙二寶,快醒醒。”

“趙二寶,來人啊,二寶中毒了。”

其餘幾個村民連忙大叫起來。 “村長,不好了,趙二寶被蛇咬了,趕緊找人往醫院送,再晚就來不及了。”

幾個村民大呼小叫的找來了村長王九如,身後跟着一大幫看熱鬧的村民。

王九如剛纔在喝酒,現在喝的臉紅脖子粗的,往地上躺着的趙二寶瞅了一眼,冷冷說道:

“這人我看是沒救了,趕緊給小河村的打電話,叫人把趙二寶接他們村去。”

“死咱們村上多不吉利。”

“村長,要不送醫院搶救一下吧,說不定還有救。”

“就是,再怎麼說趙二寶也是救水英雄,咱們不能見死不救。”

村民裏有人給趙二寶求情。

“屁!”

“我說他沒救了,他就沒救了,我是村長,還是你們是村長?趕緊的,給小河村的崔福打電話,叫他過來接人,不要真死咱們這了。”

王九如一臉不耐煩的說道。

所謂人走茶涼,不管趙二寶以前多威風,現在眼看臉都綠了,肯定是不行了,王九如哪裏浪費心思在死人身上。

他哪裏知道,趙二寶人現在倒在地上了,腦子卻是無比的清楚。

他剛纔所說那番薄情的話,一字不差全部落入了耳中。

王九如,你這個狗東西。

你千萬別等小爺站起來。

要不,你看小爺怎麼收拾你。

趙二寶心裏恨恨罵道。

見王九如這麼說,村民也不吱聲了,有人拿出手機開始給崔福打電話,有幾個好心的村民擡來了一個牀板,想把趙二寶駕到牀板上。

王九如卻再次阻擋,大喝道:

“等一下,這小子身上還有份合同呢,現在眼看着人都快不行了,這合同他留着也沒啥用了。”

說着,王九如伸手就在趙二寶身上摸合同,心裏美滋滋想到:

待會,我就把這合同燒了,趙二寶剛給的那兩萬塊錢,再跟村委會的幾個人一分,誰能知道呢。

誰知,他的手剛一接觸趙二寶的胳膊,一道極寒之氣順着胳膊迅速蔓延他的全身,王九如身子打個寒顫,跟趙二寶一樣,臉色發綠,直愣愣的栽倒在了地上。

“不好,村長也中毒了。”

“這毒能傳染,大家都站遠點,千萬別碰地上的這兩個人。”

村民們大呼小叫的躲開了,遠遠的看着地上的趙二寶和王九如,都不知道咋辦纔好了。

“二寶哥,二寶哥。”

就在這時,王二妮從人羣裏衝了出來,哭喊着趴在了趙二寶的胸前,淚眼滂沱,別人拉都拉不住。

“二妮,趕緊回來,那毒能傳染。”

“小心你中毒了。”

村民站在遠處大叫道。

可王二妮就是不聽,一直趴在趙二寶的胸膛哭。

趙二寶是她心目中的大英雄,不但治好了她的啞巴病,還連她媽媽的病也一起治好了。

這麼好的一個人,怎麼在大河村喝了頓酒,就發生這種事了。

在這一刻,王二妮,心如刀割,恨不得替趙二寶去死。

阿嚏!

就在這時,躺在地上的趙二寶突然猛地打了個噴嚏,緩緩睜開了雙眼,臉上的綠色迅速退去,衝着王二妮笑道:

“二妮,別哭了。我沒事。”

“二寶哥!”

王二妮驚喜之下,也顧不得那麼多雙眼睛看着,緊緊的把趙二寶摟在了懷裏。

趙二寶也不知道這小白蛇的毒到底是怎麼回事,好像是傳給後邊一個人,前邊的人就沒事了。

感受着臉上的柔軟,聞着鼻尖的清香,趙二寶都有點捨不得站起來了,不過眼看這麼多人在這瞅着,他只好拍了拍王二妮的肩膀,在耳邊小聲說道:

“行了,二妮,抱一會得了,這麼多人在呢,改天再叫你抱。”

王二妮嚶嚀一聲,紅着臉跑開了,村民還是離的他遠遠的,生怕被他傳染了毒。

“哎,趙二寶,你真沒事了嗎?你咋好的?爲啥你都好了,我們村長臉還是綠的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