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王乾就從中看到了執法長老玉太虛,王道的身影,還有許多執法殿的弟子,個個臉色漲紅,憤怒不已。在他們的對面,江海雄踞高空,手持一面寶鏡,鏡子上面重重元磁真氣嗤嗤作響,威力龐大,氣機鎮壓一切。江海的背後,是一群刑罰殿弟子,個個一臉冷酷,有種森嚴酷吏的氣質,彷彿隨時都要對人施展出最惡毒的刑罰。

「咦?這面鏡子的氣息好生熟悉,竟然是當初開闢虛空亂流,讓我流落的子午星界的法寶嗎?」

王乾眼神一動,看到江海手中的鏡子,他腦海中就出現了一段記憶,就是當初在中古廢墟,他剛剛得到翠雲峰之後,就被人暗算,然後輾轉流落到子午星界的情形。

「玉太虛,你真的要和我刑罰殿作對嗎?你的這個弟子,當初和王乾那小子關係密切,經過我這段時間的調查,他和我兒子江子塵的死有莫大的關係,還有,他身上應該有王乾送給他的修行資源?現在一併交出來,為整個門派的發展做貢獻,如今紫薇大世界入侵在即,一切都要為了大局出發,你不會不顧門派的大局?」

江海趾高氣揚,非常囂張,一下就把自己放在了道義制高點上,一個是為兒子報仇,一個是為了門派的發展,理由冠冕堂皇到極點。

「哈哈,江海,你不要用這些子虛烏有的理由來搪塞,難道我玉太虛就這麼好欺負?隨便給我的弟子按上一個罪名就可以任你處置了嗎?簡直是笑話!」

玉太虛臉色發黑,身後劍氣沖霄,殺意瀰漫,真正露出了自己的猙獰氣勢。

「好,很好,非常好,玉太虛,看來你們執法殿是想要集體違背門派,背叛青雲門了嗎?作為刑罰殿的長老,掌門不在現在我就有權力處置你們!」

江海哈哈一陣狂笑,瘋狂的殺氣在他身邊纏繞翻滾著。

他現在其實就是在找茬,為的就是消除所有反對自己的人,然後和江山河一舉把青雲門給控制在手中,一旦成功,就算是青雲上人回來,都沒有任何用處,江山河自然可以抵擋住。

如意算盤打的非常精妙。

轟!

法力洶湧,重重神通的影子已經出現,江海已經等不及了,只要玉太虛不答應把王道交出來,他就有了一個說得過去的理由來情理門戶。

而且他也算計好了,玉太虛根本不會因為自己這些漏洞百出的理由而妥協,這也正是他希望的。

局面一觸即發!

「住手!」

「住手!」

一聲聲巨大的聲音傳遞出來,接著一尊尊長老護法出現在玉虛峰。

萬鈞峰的陳重長老,也就是黃正的師傅,木靈峰的趙乙長老,趙長青的父親兩人同時出現了。

「江海,你到底想要做什麼,掌門外出,現在這青雲門還沒有輪到你做主,有什麼事情,等掌門回來再說!」

「不錯,你刑罰殿還沒有這個權力!」

江海聞言,臉上露出一絲獰笑。

「我沒有這個權力?簡直是笑話,你們自己的事情都還沒有管好,還想要多管閑事?趙長青,黃正,都是你們的弟子?這二人也是和王乾賊子勾結,讓我青雲門在修行界落得一個尷尬的位置,罪不可恕,你們既然來了,就把他們一起交出來!」

「放肆!江海,你難道要引起青雲門內亂嗎?」

一聲聲怒斥,簡直鋪天蓋地,許多青雲門弟子都是臉色驚慌,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心中升起強烈的危機感。

「哼,看來你們和玉太虛一樣,都是要背叛青雲門了?說不得今日我要清理門戶了!」

江海冷酷森森,露出了森森獠牙,要擇人而噬!

「我現在已經晉陞化神境界,還有我父親賜下的半仙器元磁玄光鏡,你們莫非以為還是我的對手?」

他現在有恃無恐,張狂無比。

雲山怒喝中,劍氣衝天而起,同樣降臨玉虛峰,一雙冰冷的眼眸注視在了江海身上。

「怎麼回事?發生這麼大的事情,江山河不說,他肯定知情,甚至這些事情就是他們父子搞出來的,但是其他兩個太上長老也不出面管管嗎?」

王乾驚訝了。

「是啊,這麼大的事,太上長老應該會出現的呀?」

周青也不知到底是怎麼回事。

青雲秘境當中,玉虛峰事情剛剛發生,就驚動了兩大太上長老,他們剛剛起身,準備出去鎮壓下來,江山河就來到了他們的洞府。

手持寶月精輪的江山河,強大無比,兩大太上長老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被輕易鎮壓下去,而且江山河還鼓動自己三寸不爛之舌,直接把這兩個太上長老說服了,和他一起投靠紫薇大世界,成了十三皇子的走狗。

這一切都發生在青雲秘境,誰也不知道,短短時間,青雲門最高層中除了一個青雲上人在外,其他的三大太上長老,已經完全叛變了。 【小小的一個收藏就是對散人最大的幫助了,看到本書的朋友請收藏一下,拜謝!!]

十三皇子走了之後,江山河和江海父子對視一眼,都感覺到剛才的一切浮生若夢,有種不真實的錯覺,但是看看手上的寶月精輪,又不得不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這就給他們心中產生一種複雜的情感。

「父親,太好了,看來我們真是上天眷顧,剛才還在想著怎麼和十三皇子拉上關係,然後投靠紫薇大世界,保住自己的性命,沒有想到眨眼間十三皇子就來到我們面前,更為厲害的是還賞賜下了一件仙器,這是天意,絕對是天意,天意要你我父子一飛衝天!」

江海語氣激動,渾身都哆嗦著,他是激動壞了。

但是江山河只是身軀微微一震,就把所有的喜悅情緒鎮壓了下去,整個人恢復了冷靜和睿智,這就可以看出他的心靈修為要比江海高深的多。

「哼,江海,你一定要記住,喜怒不形於色,否則總有一天你要死在這上面。十三皇子既然收納了我們,而且還賞賜下了一件珍貴的仙器,不過你要知道,世上沒有白吃的午餐,他之所以看中我們,就是因為我們還有一定的價值,否則人家幹嗎要理會你的死活!既然現在我們得到了一件仙器,為父仗著這件仙器,加上我的修為手段,就算是正面對上青雲上人,都不會落在下風。」

江山河的語氣中顯露出一種絕對的自信,他就是相信,擁有仙器之後的自己,絕對可以和青雲上人抗衡。

「你聽好了,如今的情況就是,我們在最尖端的實力上已經完全不用擔心什麼,下面就是要為十三皇子好好做事,只有我們的力量越強大,利用價值越高,才越不會被捨棄。這樣,你出去之後就可以秘密行動,把我們的人都召集起來,然後召開大會,絕對要把自身的勢力經營成鐵板一塊,統一了意見,然後再和其他人爭鋒,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掌控住青雲門,成為紫薇大世界的一份力量!」

江山河一字一句,條理非常清晰,一副成竹在胸的樣子。

父子二人很快就商量好了,江海立刻從青雲秘境中走了出來,回到了青雲峰上。

青雲秘境中發生的事情,王乾自然是一點都不知道,他現在就暗暗隱藏在雲靈峰上,這座山峰,在青雲門中非常冷清,平常幾乎沒有什麼人來,雲山成為護法之後,也沒有離開,仍然居住在自家洞府當中。

幾天之後,周青離開雲靈峰,悄悄地找到了王道,黃正,趙匡,趙長青,李浩然等人,本來是想要把王乾回來的消息秘密告訴他們,然後來到雲靈峰小聚一下,但是他回來的時候,卻是獨自一人。

「情況非常不妙,青雲門將有大變!」

周青周身劍氣隱隱,臉色一片沉重。

「發生了什麼事情?」

「具體的事情還沒有顯化出來,只是這幾天刑罰殿的人越發囂張,到處縱橫,在各個峰頭找麻煩,已經有許多弟子被打傷打殘!王道他們都在各自峰頭上坐鎮,以防萬一!」

周青的話,驚人之極,雲山都被驚動了。

他一步跨出,來到二人面前,眼神犀利如劍,鋒利的神識波動浩蕩而出,腦後一方劍形的神光隱隱綻放光輝,如神人一般,他在極力運轉神識力量,感應青雲門中的情況!

「放肆!」

忽然,雲山臉色一黑,怒喝一聲,腳下一縷劍光閃爍,衝天而起,消失在遠方。

王乾和周青不敢怠慢,同時跟了上去。

虛空當中,只見王乾全身骨骼咔嚓作響,然後他的面目就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成為一個俊秀的青年,和原先的樣子有了很大的差別,周青驚駭了一下,差點從虛空中掉落下來,他也沒有想到,王乾竟然還有這種手段,不是幻術,法術,完全是肉身的純粹變化,改變筋骨血肉的分佈,任何人都無法看出他原先的相貌,這種易容之術,神奇無比。

這也是王乾的九轉黃泉聖體有成之後,所擁有的能力,他現在對於自己的肉身掌控力非常強大,達到一種不可思議的地步,任何一塊骨骼,皮膚,血肉都可以改變,只是還比較細微,如果真的達到極致,幾乎可以千變萬化!

一座山峰插天而起,形狀似劍,氣勢不凡,這就是執法殿所在的玉虛峰。

玉虛峰現在一片劍拔弩張,氣氛緊張到極點,重重殺氣在虛空繚繞不停,隨時都要爆發出慘烈的大戰。

王乾就從中看到了執法長老玉太虛,王道的身影,還有許多執法殿的弟子,個個臉色漲紅,憤怒不已。在他們的對面,江海雄踞高空,手持一面寶鏡,鏡子上面重重元磁真氣嗤嗤作響,威力龐大,氣機鎮壓一切。江海的背後,是一群刑罰殿弟子,個個一臉冷酷,有種森嚴酷吏的氣質,彷彿隨時都要對人施展出最惡毒的刑罰。

「咦?這面鏡子的氣息好生熟悉,竟然是當初開闢虛空亂流,讓我流落的子午星界的法寶嗎?」

王乾眼神一動,看到江海手中的鏡子,他腦海中就出現了一段記憶,就是當初在中古廢墟,他剛剛得到翠雲峰之後,就被人暗算,然後輾轉流落到子午星界的情形。

「玉太虛,你真的要和我刑罰殿作對嗎?你的這個弟子,當初和王乾那小子關係密切,經過我這段時間的調查,他和我兒子江子塵的死有莫大的關係,還有,他身上應該有王乾送給他的修行資源?現在一併交出來,為整個門派的發展做貢獻,如今紫薇大世界入侵在即,一切都要為了大局出發,你不會不顧門派的大局?」

江海趾高氣揚,非常囂張,一下就把自己放在了道義制高點上,一個是為兒子報仇,一個是為了門派的發展,理由冠冕堂皇到極點。

「哈哈,江海,你不要用這些子虛烏有的理由來搪塞,難道我玉太虛就這麼好欺負?隨便給我的弟子按上一個罪名就可以任你處置了嗎?簡直是笑話!」

玉太虛臉色發黑,身後劍氣沖霄,殺意瀰漫,真正露出了自己的猙獰氣勢。

「好,很好,非常好,玉太虛,看來你們執法殿是想要集體違背門派,背叛青雲門了嗎?作為刑罰殿的長老,掌門不在現在我就有權力處置你們!」

江海哈哈一陣狂笑,瘋狂的殺氣在他身邊纏繞翻滾著。

他現在其實就是在找茬,為的就是消除所有反對自己的人,然後和江山河一舉把青雲門給控制在手中,一旦成功,就算是青雲上人回來,都沒有任何用處,江山河自然可以抵擋住。

如意算盤打的非常精妙。

轟!

法力洶湧,重重神通的影子已經出現,江海已經等不及了,只要玉太虛不答應把王道交出來,他就有了一個說得過去的理由來情理門戶。

而且他也算計好了,玉太虛根本不會因為自己這些漏洞百出的理由而妥協,這也正是他希望的。

局面一觸即發!

「住手!」

「住手!」

一聲聲巨大的聲音傳遞出來,接著一尊尊長老護法出現在玉虛峰。

萬鈞峰的陳重長老,也就是黃正的師傅,木靈峰的趙乙長老,趙長青的父親兩人同時出現了。

「江海,你到底想要做什麼,掌門外出,現在這青雲門還沒有輪到你做主,有什麼事情,等掌門回來再說!」

「不錯,你刑罰殿還沒有這個權力!」

江海聞言,臉上露出一絲獰笑。

「我沒有這個權力?簡直是笑話,你們自己的事情都還沒有管好,還想要多管閑事?趙長青,黃正,都是你們的弟子?這二人也是和王乾賊子勾結,讓我青雲門在修行界落得一個尷尬的位置,罪不可恕,你們既然來了,就把他們一起交出來!」

「放肆!江海,你難道要引起青雲門內亂嗎?」

一聲聲怒斥,簡直鋪天蓋地,許多青雲門弟子都是臉色驚慌,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心中升起強烈的危機感。

「哼,看來你們和玉太虛一樣,都是要背叛青雲門了?說不得今日我要清理門戶了!」

江海冷酷森森,露出了森森獠牙,要擇人而噬!

「我現在已經晉陞化神境界,還有我父親賜下的半仙器元磁玄光鏡,你們莫非以為還是我的對手?」

他現在有恃無恐,張狂無比。

雲山怒喝中,劍氣衝天而起,同樣降臨玉虛峰,一雙冰冷的眼眸注視在了江海身上。

「怎麼回事?發生這麼大的事情,江山河不說,他肯定知情,甚至這些事情就是他們父子搞出來的,但是其他兩個太上長老也不出面管管嗎?」

王乾驚訝了。

「是啊,這麼大的事,太上長老應該會出現的呀?」

周青也不知到底是怎麼回事。

青雲秘境當中,玉虛峰事情剛剛發生,就驚動了兩大太上長老,他們剛剛起身,準備出去鎮壓下來,江山河就來到了他們的洞府。

手持寶月精輪的江山河,強大無比,兩大太上長老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被輕易鎮壓下去,而且江山河還鼓動自己三寸不爛之舌,直接把這兩個太上長老說服了,和他一起投靠紫薇大世界,成了十三皇子的走狗。

這一切都發生在青雲秘境,誰也不知道,短短時間,青雲門最高層中除了一個青雲上人在外,其他的三大太上長老,已經完全叛變了。 玉虛峰上,氣氛緊張,殺機暗藏,隨時都要爆發出巨大的戰鬥來,這可是真正的同室操戈,一個門派當中出現了內鬼,要重現洗牌,掌握屬於自己的權柄,這種事情,幾乎就和一個國家改朝換代一樣,充滿了血腥和慘烈。

只要是稍微有點修為的人,都可以在遠處看到,玉虛峰上,一重重煞氣殺氣在凝聚,浩瀚的法力波動越發強盛。

「玉太虛,陳重,趙乙,雲山,你們實在是不識時務,這個時候都還要對抗我嗎?也好,也好,只要把你們鎮壓了,這青雲山上就乾淨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