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王修攤了攤手,「敢情跟你說這麼多白說了,你可是西門家百年來最出色的年輕人,你怎麼能自甘墮落不求上進?若是在軍隊服役欺瞞你還是現在這個樣子,回去以後你父親該怎麼看你?西門家族的人該怎麼說你?」

「這就是那個跟著別人一起混進軍隊的天才嗎?到現在怎麼還是這樣弱?既然進了軍隊,你的目標就是要不斷讓自己變得強大起來!只有自身實力強大才不會受到別人的欺侮!」

西門雪風被王修嚴肅的態度嚇了一跳,喏喏不敢說話。

不過隨後西門雪風又露出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笑臉,舔著臉說道:「老大,你說話的語氣怎麼跟我爸那麼相似?難不成之前你們見過面,我爸交代你什麼了?」

王修滿頭黑線,只能感嘆自己遇人不淑,這一通說教算是白費口舌了。

也不知是其他隊伍故意隱瞞,又或者是其他目的,前來送積分的隊伍除了淳于意帶領的隊伍和第一個隊伍,其他六支隊伍全部都過來找了王修。

毫無意外,王修小隊剝奪的積分已經超出太多,完全不需要再繼續獵殺妖獸。

但那些被剝奪積分的隊伍就比較悲催,還要繼續獵殺妖獸。好在時間還算充足,足夠他們完成任務。

而在臨時指揮部監控的教官成乾,一直在關注王修小隊的情況。看到王修遭遇四級妖獸奔雷獸的時候甚至已經準備派人去救援,但沒想到王修竟然看準機會給了奔雷獸致命一擊。

成乾著實為王修捏了一把汗,但看到後來王修不斷剝奪別的隊伍的積分,也是忍不住搖頭。

「這小子還真不是省油的燈,淳于意的計劃雖然不錯,恐怕他也不會想到最後反而成全了王修。」

妖獸森林裡,幾支對於偶然遇見也是不斷抱怨,但王修受傷的假消息是無從得知起源。

「你們說王修受傷的消息是誰放出來的?」

「那誰會知道,都是聽說來的,真是倒了大霉,碰到王修一分不剩!」

「又要多費時間獵殺妖獸,要知道安安心心完成自己的任務得了。」

……

而在此時王修卻是和其他三人一起,正仔細盤算得到的戰利品。

積分已經超出通過考核數量的三倍多,還有大量三級妖獸內丹,至於那顆四級妖獸內丹,王修準備留下來,當做考核的紀念。

毫無疑問,王修這支小隊綜合實力最弱,收穫卻是最豐富的。

這也要多虧了淳于意的促成,王修甚至忍不住要跑到淳于意跟前好好感謝他一番。

但此時淳于意的心情並不好,原本想要剝奪其他小隊的積分和獵殺妖獸所得,結果發現幾支對於兩手空空。 淳于意仔細打聽之下才知道,這些兩手空空的隊伍正是因為聽信自己散布出去的假信息,這才去找了王修,結果反被剝奪一空。

幾個隊友默不作聲,淳于意的算盤落空也有他們的功勞,短短几天時間幾乎所有小隊都知道了王修受傷的消息。

「淳于少爺,現在王修身上肯定有很多好東西,要不我們聯合其他隊伍一起對付他!」

「這麼多隊伍都被王修剝奪,王修可是富得流油,應該狠宰他一頓!」

淳于意眼神冰冷,他也在考慮同樣的問題。

淳于意很清楚王修的實力,論單打獨鬥,這裡沒有一個人會是王修的對手,甚至幾個人聯手也不一定打得過王修,至少從兩人認識到現在,淳于意並沒有見過王修出全力。

「你們覺得幾支隊伍聯手會是王修的對手?」

幾名隊員瞬間沉默,王修的實力經過多次檢驗,半步尊者的淳于意慘敗,張海慘敗,後有藍玉榮雖然沒有慘敗,但也沒能從王修手上討到任何好處。

他們也知道,到了半步尊者境界已經不是幾個人聯手的問題,真武境與半步尊者之間何止是天壤之別!

但強如半步尊者的高手在真武境九重的王修面前幾次三番被壓制,誰也不敢保證能通過聯手來打敗王修。

淳于意麵無表情看了幾人一眼,冷笑道:「我只是問你們需要聯合幾支隊伍才能打敗王修,你們這就沒主意了?」

「淳于少爺,現在大家都忙著獵殺妖獸獲得積分,哪有時間會跟我們一起做這些?」

「他們已經吃過一次虧,這次恐怕不會那麼容易就願意聯手對付王修的!」

淳于意深吸了一口氣說道:「你們幾個都分散開,碰到其他小隊的人全部帶到我這裡來,由我來跟他們解釋。」

幾位隊員迅速消失在密林里,淳于意麵無表情看著幾人消失的方向,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而在此時,王修正領著另外三人,在三級妖獸活動的區域搞起了燒烤。

從軍隊出發到妖獸森林,新兵們絕大多數都沒有帶太多的食物,畢竟要以獵殺妖獸為任務,帶那麼多食物上路顯然會浪費更多的體力。

妖獸森林本就是一個天然的食物儲存庫,除了那些有渾身有毒的妖獸,只要是人類能夠獵殺的妖獸,都會成為人類口中的美味。

王修正架著一根木棍,木棍上還串著不知什麼妖獸的肉。一旁三人眉頭緊皺,西門雪風更是捂住了鼻子。

「老大,這蜥蜴烤出來的味道怎麼跟屎一樣臭?你確定這玩意兒能吃?」

王修臉色也不太好看,他只是隨便殺了一頭妖獸,想搞點新鮮的烤肉填飽肚子,沒想到蜥蜴的味道這麼怪。

終於,王修也忍不住這樣的味道,隨手把串著蜥蜴肉的木棍甩到身後。

「哎我去,誰他媽這麼沒素質?怎麼亂丟東西!」

王修循聲看去,一個小隊正小心翼翼往自己這邊趕來。

緊接著是第二隊,第三隊,所有小隊均是包圍過來。

四人都注意到異常情況,凌霄和聶君明兩人都有些緊張,西門雪風卻是面色不善地盯著來人。

「老大,這些人要做什麼?難不成是看我們不順眼,想要趁著這個機會揍我們一頓?」

王修撇了撇嘴道:「事情怕是沒那麼簡單,你難道忘了,我們可是搶了他們不少戰利品。」

西門雪風臉色一冷,「老大,到了我們手裡的東西,怎麼可能再還回去?」

王修深吸了一口氣,淡淡瞥了西門雪風一眼,「你覺得我們四個人能對付這麼四十八個人嗎?」

西門雪風一愣,隨即搖了搖頭,「老大,人太多,我怕你撐不住,好漢不吃眼前虧,要不咱們先跑吧?」

凌霄和聶君明兩人早就覺得在這裡呆著不如先找個地方躲一躲,畢竟得罪了那麼多人,估計是看他們四個人太瀟洒自在。

「老大,人都圍過來了,現在我們還往哪裡跑?」

王修沒有說話,此時淳于意的隊伍已經來到跟前,淳于意一臉漫不經心的笑。

「王修,咱們又見面了。」

王修撇嘴道:「相見不如懷念啊,我倒是不希望看到你。」

淳于意擺了擺手,「現在有兩條路擺在你面前,咱們把東西都交出來,要麼我們打到你自己願意交出來。」

王修臉色一冷,「我要是說不呢?」

淳于意攤了攤手,「你要是不配合,那我也沒轍,你搶了這麼多人的戰利品,你以為他們會放過你?」

正說話間其他隊伍也趕到了此地,將王修四人團團包圍,想要離開這裡只怕會費好一番功夫。

不過王修卻是沒有絲毫緊張,這裡人雖然很多,但是真正對他有很深的仇恨的淳于意勉強算一個,這不過是一個考核而已,無非是多花點時間。

於是王修便是說道:「淳于意,你太高看你的號召力了!軍隊不是你家開的,不可能誰都會聽你的,更何況我要走你能攔得住我?」

淳于意臉色一變,瞬間後退了兩步,警惕地看著王修。

此前交手王修的實力太過強悍,非要硬拼這裡的人還真不是對手。王修看到淳于意的反應,臉上露出一絲嘲諷。

「瞧瞧,你自己都慫成這個鳥樣,你以為別人跟你一樣都是半步尊者?省省吧淳于大少,你費盡心機想要給我找麻煩,結果呢?還不是白白送好處給我?」

說到這個淳于意更是惱火,臉上戾氣一閃而過。

「王修,廢話少說,我們這裡幾十個人還會對付不了你們四個?除了你實力勉強能看,三個廢物我一根手指頭就能解決他們!」

說著淳于意一掌拍向西門雪風,半步尊者的威勢自然不是真武境以下的人可以承受,更何況西門雪風僅僅是覺醒期。

看到淳于意出手,王修臉色瞬間冷了下來,宗師之威瞬間籠罩過去,硬生生將淳于意壓向三人的氣勢攔截下來。

淳于意冷哼一聲,高喊道:「眾位,這是是最好的機會,希望大家齊心協力,一起出手對付王修!」

眾人一聽,沒多少猶豫便是圍了過來。 王修斜眼瞥了眾人一眼,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呵,淳于意,我還真是高看你了,半步尊者還要叫這麼多幫手過來。你們都聽好了,我受傷的假消息就是淳于意讓人放出去的,你們還要幫他?」

眾人一聽臉色均是一變,看向淳于意的眼神也有些質疑。

「淳于意,消息是你讓人放出去的?」

「我想起來了,就是他身邊那個王沖,是他告訴我王修與四級妖獸搏鬥受了重傷!」

「烏強也告訴我王修受了重傷!」

眾人一聽,這些告密的人都是淳于意身邊的,臉色瞬間變得很難看。

「原來是你淳于意一直把大家耍的團團轉,到現在還讓我們幫你對付王修?」

「淳于意,枉大家這麼相信你,你就是這麼對我們的?」

「真是演的一出好戲,要不是王修開口,我們大家還被蒙在鼓裡吧?」

淳于意臉色很難看,本以為是一呼百應的局面,沒想到竟然成了聲討大會。此時淳于意的幾個隊友也不敢再說話,眼神直直地盯著淳于意,等著他發話。

面對眾人的質問,淳于意深吸了一口氣,面色陰沉。

「王修,今天算你走運,我們走!」

王修掏了掏耳朵,彷彿沒聽到淳于意的話。

「你說什麼?你要走?大家損失了那麼多積分戰利品,都是因為你,你說走就走,不用給大家一個交代?」

眾人一聽也覺得有理,把原本要離開的淳于意團團圍住。

淳于意胸中憋著一股火氣,怒道:「積分不是我剝奪你們的,戰利品也不是我拿的,你們找我有什麼用?東西都在王修身上,你們但是找他去要啊!」

然而眾人卻是不買賬,這些不幸被王修打劫一空的人很清楚王修的實力,相對而言淳于意是一個軟柿子。

「不行!如果不是因為你讓人散布假消息,我們也不會被王修搶,都是因為你!」

「對!淳于意,我們大家一直覺得你這人挺靠譜,沒想到一直在給我們挖坑!」

「今天不給我們一個交代,你休想離開這裡!」

原本矛頭指向王修,但是因為王修的一句話局面發生了一百八十度大反轉,西門雪風暗暗給王修豎了個大拇指,這招高明。

王修玩味地看著被眾人圍在中間的淳于意,心中說不出的爽快。 宋醫生的隱婚新妻 暗罵道:就這點能耐還想坑小爺我,玩心機你還差的遠。

淳于意有些下不來台,咬牙切齒地看向王修。此時他對王修的恨意已經達到了極點,如果眼神能夠殺人恐怕王修已經死了不知道幾萬次。

王修摸了摸下巴,扭頭看了西門雪風一眼。

「你們有沒有覺得現在的淳于意很搞笑?瞧瞧他那副狼狽樣,嘖嘖,看著就覺得很爽!」

西門雪風也學著王修的模樣,摸著下巴說道:「老大說得很對,這傢伙現在就像一隻人人喊打的老鼠。」

凌霄和聶君明兩人興起,也跟著王修和西門雪風有樣學樣,摸著下巴眯起了眼睛。

「老大和風哥說得都對,不過我覺得淳于意現在更像一條狗。」

眾人圍在淳于意周圍,七嘴八舌在跟淳于意要說法。如果淳于意知道王修幾人此時談論的話題,恐怕會跑過來把幾個人撕碎。

不過面對眾人的質問,淳于意除了有些惱火之外,並沒有太大的壓力。

「各位,你們現在圍著我也沒用,剛剛已經告訴你們,你們的積分和戰利品都在王修那裡,想要的話去找他,跟我在這裡鬧騰除了浪費時間有什麼用?」

眾人仍然不依不饒,但見淳于意臉色越來越冷,半步尊者的氣勢猛然釋放,挨得近的幾人瞬間便是被這股強大的氣勢震飛出去。

「我無意與你們動手,但是誰要是揪住不放,我不介意給你們一點教訓,或者你們覺得自己實力可以的,儘管來試試!」

說完淳于意便是冷冷地看了王修幾人一眼,轉身離開。

西門雪風小聲說道:「老大,淳于意帶人離開了,我們該怎麼辦?」

王修撇了撇嘴,「熱鬧沒了該幹嘛幹嘛,你還想跟這麼多人干一架?」

西門雪風撓了撓頭,「那我們也走吧?」

王修擺了擺手,「呆在這裡吧,又沒我們什麼事,往哪裡走。」

待淳于意走遠,眾人的目光有聚集到王修幾人身上,不管怎麼說積分和戰利品都是被王修搶了去,他們拿淳于意沒轍,又想起來王修。

「王修,你搶了我們那麼多積分,還拿了我們的戰利品,淳于意不管,你總得給我們一個說法吧?」

西門雪風兩眼一翻,「你說什麼?我沒聽清楚,你要我老大給你們說法?你的意思是淳于意不好惹,我老大好惹是吧?」

說話之人臉色一變,又沒了聲音。

王修擺了擺手,「實力不如人就要接受現實,你也說了是我搶的,既然東西已經到我手上,還想著要回去,你們的想法也太天真了吧?」

「再說這是軍隊考核,考核你們懂不懂?東西沒了你們可以再去找,妖獸可以再去獵殺,時間還多的是,如果我是你們的敵人,別說積分東西,你們的小命還能保住?」

眾人默然,王修說的確實在理,但這麼多人聚集在這裡,總不能什麼事也不做。

願所有美好的相遇都為時未晚 「王修,獵殺妖獸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積分也沒那麼好賺,你看我們這麼多人在這裡,你好歹也退回一點給我們?」

王修臉色一冷,宗師之威釋放出來,籠罩全場。

所有人都感覺到身上突然多了一股無形的壓力,緊接著便是聽到王修的聲音。

「你們這是要威脅我嗎?是我真武境九重的實力摻水了,還是之前我暴揍淳于意你們沒看過癮?」

沐浴在宗師之威下的眾人只感覺從腳底板生出一股寒意,這才意識到王修是一個比淳于意還要可怕的人物。

於是有人開始悄悄挪動步子離開,有第一個就有第二個,第三個,原本有些擁擠的場地很快便只剩下王修幾人。 而在臨時指揮部監控全場的成乾很意外地看著發生的一切,臉上露出古怪的表情。

「王修居然把那麼多新兵的積分和戰利品都搶了,偏偏這些新兵還不敢發作,那這次的考核起到的鍛煉效果就沒那麼明顯了啊。」

催妝 正自言自語,外面傳來一陣喧鬧。成乾皺起了眉頭,新兵狩獵演練是不允許有任何外人入場的,難道有人想要破壞規矩?

來到指揮部外面,成乾迅速立正挺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