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現代人最精通的就是談判,慕青峰立刻想和女人談一談,雖然水舞笑著搖頭。

「但原界不止我們一股勢力哦,我所代表的僅是朱雀一族,原界是有三股勢力的!」

「白虎一族如何想,我就無法得知了,它們早已淪為野獸,很難溝通,至於玄武一族嘛,呵呵,他們比我們難相處很多喲。」

「在玄武一族的眼中,世界就是他們的,世界的統治者就該是他們的王,世界上的所有人類,都是他們的奴隸,想必和邱明一戰後,你們也看出來了吧?」

「因為玄武的王是第一代原界人類,因為玄武的王曾和外面的龍族發生過慘烈大戰,因為玄武的王無比痛恨外面的世界,一心想出來複仇!」

「為了達到這目地,玄武的王甚至放棄了繁衍後代的機會,換取了幾乎永生不死的身軀!呵,那傢伙是個活了幾千年的老妖怪,其心理之扭曲……」

「所以這次出來,我除了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外,就是想表明朱雀一族的態度,僅此而已。」

「你也不用和我談,等原界之門大開,等我們的王來到這個世界,一切由她做決定吧,希望到時候,我們能相處的很愉快,因為我很喜歡這個世界喲。」

那一刻,水舞俏皮的帶上了眼鏡,還朝慕青峰眨了眨眼睛。

那一刻,慕青峰痴痴看著水舞從門縫裡擠回了原界,又大包小包的往裡面搬著,表情古怪極了,他本以為會不死不休的,卻換來了這場完全意想不到的交談。

對啊,都是人類,本就該共存啊,都是人類,一起生活在世上不好么?原界人類有力量,外面的世界有科技,彼此融合發展的話!

慕青峰激動的渾身發抖,他真想立刻把我叫回來斥罵一頓,為何不問清楚就開戰?

但慕青峰始終記住了水舞的最後幾句話,玄武一族和白虎一族,他們可不像朱雀一族這麼好說話,他們是純粹的禍禍,一方是怪物,另一方則是老妖怪,還是奴隸主的思維。

「或許,我們該重新考慮下對原界的態度了,或許,我們至少該爭取其中一部分勢力,作為盟友,共同生存。」慕青峰喃喃道。

原界里,一男一女早已等待了許久,當水舞出現后,那紅髮女人眯眼微笑,那少年卻恨得咬牙跺腳,他囑咐多少次了?邱明卻還是戰死了。

「成之不足敗事有餘的蠢貨!」少年怒罵著,扭頭就走。

「喂,不想聽聽我部下查探回來的消息么?」紅髮女人笑問道,少年理都不理。

「喂,不想拿點我部下帶回來的禮物么?」紅髮女人又問,少年的表情僵了僵,一把奪走了水舞手中的某個袋子。

少年始終想知道的,這幾千年後的世界,究竟變化成了怎樣。

只可惜,他搶的那個袋子並不足以告訴他,那是一袋護舒寶,夜用型……

而當少年的身影消失,紅髮女人的表情卻嚴肅了起來。

「事情辦妥了么?立場表明了么?」

「是,一切都遵照王的吩咐辦妥了,雖然直到回歸的那一刻才完成,呵,我原本還以為外面的人類無比敵視我們呢,卻沒想到,他們竟願意共存。」水舞笑道。

紅髮女人笑了,望著那少年消失的方向,嘴角一抹難以言喻的陰冷。

「玄夜啊,你始終太蠢了,白活了幾千年!」

「玄夜啊,有時候想達成願望,並不能只依靠力量哦!」

「可憐,你剛被囚禁時還只是個孩子,幾千年了,都沒人教懂你這個道理!」 休息室里,一群人四仰八叉的躺著,有氣無力的呻吟著,這一戰的打擊太大。

如果掛了幾個倒還不會這樣。至少大家能憑著那股怒火站起來,可現在?對手揍了我們一頓,然後溜溜達達的走了。彷彿毫不在意似得!

「李佟,你敢信么?你小劉哥被人揍給了,還是個妹紙!還把我給揍暈了!」

為啥不敢信?我親眼看到的。盡廣扔號。

「不對,這是噩夢,我要趕緊醒過來。哈,我可是雷霆死神劉哲魏。怎可能被一個妹紙揍暈過去!?」

某人,似乎已崩潰到精神失常了,不要管他……

唯一沒有太受打擊的就是豹子,他只是皺眉思考著水舞的立場,和對他的奇怪反應。

很奇怪么?那女人似乎看上他了吧,又或者,原界人都很喜歡搶奴隸?那乾脆把豹子搶去做男奴好了。

坐在沙發上,我瞪大眼睛望著天花板,腦海中始終在回蕩著一句話。

「你們根本不懂得真正的戰鬥姿態!」

為何?我已經魔化的很徹底了,還有啥不懂的?我頂多不能像水舞那樣,把身體變成裝滿水的塑料袋,但那僅僅因為基因特長不同吧?

對了,我回憶著曾經一幕,水舞將心臟轉移到手掌中的技巧,難道我也可以?

深深吸了口氣。我開始拚命的想要扭曲肌肉內壁,很快……噗,我吐血了。

「還練什麼?我們根本無法打敗那些原界強者吧,他們都不是人吧?」張晉宇有氣無力道,海因里斯默默點頭。

我也這麼認為,水舞真的不像人。難道魔化的最終階段,就是完全脫離人形?

其實昨晚,我也很受打擊,但比其他人要好些,畢竟剛剛增強了力量,特別是那龍角的誕生,好像可以吸收某種特殊力量,然後轉化給自身使用,並且反饋向敵人!

這一發現讓我精神大振,再不理會那三個自甘墮落的傢伙,專心苦練起來,直到……

「小佟!!」兩聲暴怒的咆吼從休息室外傳來,我表情僵了僵。

砰,休息室大門被人一腳踹開,當先就是爺爺葉擎蒼,緊隨其後則是老爸慕青峰,兩人的表情都無比猙獰,那一副吃了我都不解恨的模樣。

奇怪,他們咋了?奇怪,爺爺懷裡還抱著個小嬰兒,從哪撿來的?奇怪,老爸身後還跟著一個人,我眯眼瞅了瞅,表情大變,御神天照!

下一刻,我想都不想就朝窗口奔去,卻被爺爺一巴掌拍飛,整個人糊在了牆上。

「你這不成器的小兔崽子,連自己閨女都不要了,如果不是人家找上門來,老頭子還不知道自己都有了重孫女!」爺爺暴跳如雷道。

我……對不起,但我連孩子她媽都弄丟了,怎麼對閨女說嘛,那可愛小臉正萌萌的瞅著我,我卻看也不敢看她。

「揍他,用力揍,這小王八蛋太不要臉,連閨女都丟給我照顧!」御神天照在一旁起鬨,可惜,他說錯話了。

「你說誰是小王八蛋?」葉擎蒼瞪眼,御神天照愣了愣,蹲去牆角畫圈圈了。

從遺傳學的角度來說,罵我小王八蛋等於在變相侮辱葉擎蒼,老頭當然不樂意,至於某大蛇嘛,他現在寧願和蘇雲軒對著罵街,也不敢再挑釁某位BUG老麒麟。

昨晚那蚯蚓死的真慘啊,最後還焚屍了!

第二波進來的人,和我們截然不同,每個人臉上都洋溢著喜氣,因為葉擎蒼大勝,還連贏兩場,先是擺平了元老會的奇美拉,又威風凜凜的殺去銅陵幹掉了蚯蚓,嘖嘖。

最嗨皮的是,所有人目光都緊盯著老人懷中的小嬰兒,這真是某人生出來的?和她老爸完全不像吧,小東西太可愛了!

「啊嗚。」小東西伸出那肉嘟嘟的小爪子,揪揪著葉擎蒼的鬍鬚,老頭喜歡的眉毛眼睛都在跳舞。

「對了,我這小重孫女叫啥名?」爺爺終於對我露出了一絲和氣,但僅維持了三秒。

「白小佟?你這小兔崽子有沒有文化?大學白讀了!」老頭氣的又是一巴掌拍來,我繼續苦逼的糊在牆上。

慕青峰也是一陣哭笑不得,至此,我們一家四代人,葉慕李白四個不同的姓氏,這也算是奇葩到一定境界了。

小芙蝶卻絲毫不介意自己的名字有多奇葩,正在葉擎蒼懷裡拱啊拱的,就像個肥嘟嘟的小肉球,甚至她還……

小芙蝶翻了個身,似乎想抱住葉擎蒼的胳膊,卻露出了那滿是紋身的後背,全場驚呆!

「這可不是紋身哦。」御神天照笑著拍了拍小芙蝶的屁屁。

那一刻,紋身開始顫抖,竟延伸了開來,一雙精緻到彷彿油畫般的小翅膀,撲撲撲的扇動著,彷彿想要飛上天空。

天生魔化,天生破繭,葉擎蒼本能測了測小芙蝶的妖魄力,雖然這小東西連話都不會說,連戰鬥都不明白是啥,但竟已有了五重妖魄!

那一刻,慕青峰狂擦冷汗,他還不如自己的孫女?

「啊嗚。」小芙蝶又開始賣萌了,她竟真的漂浮起來一些些,從葉擎蒼的胳膊上直接飛到了肩膀上,汗,她連爬都不會吧?連走都不懂吧?直接學飛?

原本壓抑的氣氛,硬是憑藉小芙蝶的到來,而平添了一份喜悅,雖然這與我完全無關,我被爺爺一腳踹到了牆角,悶頭畫圈圈,嚴禁靠近小芙蝶三米以內。

「那個,讓我看看她長得像不像白白?」我苦兮兮道。

所有目光瞪視了過來,我繼續悶頭畫圈圈,哎,史上最苦逼的老爸就是我。

李韶雪和小景軒也來了,包括莉莉絲,我知道她們就在原界區域附近,卻沒有去找過,因為我始終記得李韶雪的最大願望,是和小景軒過上幸福平凡的生活。

雖然小景軒已經很不平凡了,小傢伙就快達到七重妖魄了,作為老師的我……

嚴格算起來,現在我只是小景軒的前任老師,現任嘛,我瞅了瞅某個頂著雙狐狸耳朵,還撅著兩根分叉的狐狸尾巴,正在和小芙蝶比賽賣萌的不要臉大嬸。

銀瞳也來了?這還是我第一次真正見到她。

其實吧,這女人很漂亮,嗯嗯,特別萌,嗯嗯,哪怕沒化妝就出來嚇人了,但那魔化后的模樣,依舊給人某種沒吃藥萌萌噠感覺。

哎,天知道我這話說的多違心……

銀瞳並沒有待多久,哪怕御神天照極力挽留。

「滾蛋,本小姐對快要死掉的男人沒興趣。」銀瞳翻著白眼,御神天照敗退。

「丫頭,不留下待幾天?」葉擎蒼眯眼道,他清楚知道這女人的實力有多強,稍加培養,或許能成為對抗原界的最強助力,可惜。

「不趕快回去的話,誰碼字給那群不要臉,整天吵著要加更的讀者看?」

「安啦,等原界人再出來禍禍的時候,本小姐也會再次出現拯救世界的。」

「……!」全場沉默,為了某大嬸早已消失的節操,默哀三分鐘。

李韶雪和小景軒則是第三天才回去的,和蚊子林妙整整聚了兩天,我並沒有出言挽留她們,因為小景軒跟著銀瞳顯然更適合,雖然那女人總是忙著碼字,很少有時間教他。

同時,我看得出李韶雪最近很開心,那終於回歸了幸福快樂的生活,希望未來的世界不管如何變化,都不要打擾到她的這份幸福快樂。

雖然……很難,小景軒臨走時還揪著我的衣角。

「景軒一定會加油苦練的,下次再來,一定能幫上大家對抗壞人!」

那一刻,李韶雪的眼中既有欣慰又有憂愁。

一連三四天過去,爺爺終於讓我接近小芙蝶了,我想也不想就抱著閨女直撲原界之門。

指著那門縫,我笑眯眯望著懷中的小可愛。

「知道么?你媽媽就在裡面,等門完全打開,我們一家人就能真正的團聚了。」

「啊嗚。」小芙蝶吹了個泡泡,也不知是否聽懂了。

小芙蝶突然抖動著翅膀想要飛進門縫,她感覺到了么?那裡面,一絲屬於媽媽的氣息。

我眼眶有些乾澀,我好想白白,我緊緊摟著小芙蝶坐在原界門口,整整一夜。

白白,你破繭了么?白白,你現在過的好么?白白,你也在想我么?

不知不覺間,斗大的淚珠落下,小芙蝶伸著那胖乎乎的小手接住,卻不明白是什麼。

那是爸爸對媽媽的愛,那是爸爸對媽媽刻骨銘心的思戀。 小芙蝶好可愛,萌萌的大眼睛,萌萌的小臉蛋,萌萌的小胳膊小腿。萌萌的小翅膀,總之一切看起來都是萌萌噠。

她是飛蛾?好像不是,因為那翅膀上有很多花紋。蝴蝶?

汗,蠶為啥能破繭出個蝴蝶來,我糾結了許久,但算了,蝴蝶比飛蛾可愛多了。

只可惜。我並不能整天和她膩在一起,因為要鍛煉剛成長的實力。魔化的真正秘密,很巧,我身邊就有倆好老師。

御神天照和銀瞳,前者已決定暫時留在原界區域外了,後者則可以打電話嘛。

「不要打擾本小姐碼字,有屁快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