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現在每天就是吃完玩,玩完睡,睡完繼續吃,生活簡直樂無邊。

但關玉檀內心卻一直糾結着,最終還是沒忍住,開口問道:“師父,可即便這位師弟天賦再好,也不能隨意斬殺同門師兄弟吧?”

關玉檀並沒有看到之前發生的一切,但周雨煙卻是一直暗中觀察着,所以纔沒有去阻止劉茫。

對於劉茫這次歷練回來,劉茫的修爲雖然依舊是道破境巔峯,但周雨煙能明顯感覺到劉茫的氣勢又強了幾分。

“玉檀,凡事不能只看表面,那名內門弟子死得不冤,同爲羅森門弟子,竟然相互勒索,讓別人知道了,且不是要看別人笑話。”周雨煙面無表情,並無覺得劉茫此舉有任何不妥。

關玉檀卻神色嚴肅,依舊不滿劉茫所作所爲,“可即便如此,那也罪不至死吧師父?”

聖母婊?這想法瞬間出現在了劉茫的腦海中,再看關玉檀這斯斯文文的模樣,劉茫越加肯定自己的猜想。

這關玉檀一襲白衣,雙目流淌着清明斯文,額下眉角如棱,眉宇間充斥着一股凜然正氣,倒是這凜然正氣在劉茫看來卻是負擔。

雲荒大陸,在劉茫看來,只有小人才能得以生存,君子只會自尋死路,九成九會被人坑死。

周雨煙所想其實與劉茫想的一樣,眼神裏的情感微妙而複雜,在關玉檀想要前往魔地時,周雨煙便一直不同意。

魔地纔是雲荒魚龍混雜的地方,周雨煙擔心關玉檀會被啃得骨頭都不剩。

後來在關玉檀的苦苦哀求下,周雨煙要求其與陸月湘一同前往,這才同意關玉檀前往魔地歷練。

周雨煙只好反問道:“玉檀,如果今天不是這小傢伙,而是其他弱小的弟子或者修士,被那內門弟子坑了錢財,那又該如何呢?”

關玉檀大義凜然道:“宗門自然會查明事情真相,還那弟子一個公道。”

“那要是那內門弟子劫財之後殺人滅口,毀屍滅跡,來個死無對證呢?”周雨煙繼續反問道。

“我羅森忙的弟子怎麼可能會這樣呢?”關玉檀並不相信,依舊幻想着生活中的美好。

真·聖母婊,劉茫驚呆了,龜龜,這他娘簡直是進階版聖母啊。

周雨煙心中萬般憂愁,沒想到關玉檀還是想不明白,嘆息道:“唉,玉檀,你這次前往魔地,難道還沒明白‘人心險惡’這四個字的意思嗎?”

“師父,你不是一直勸告我們,做人一定要做好自己嗎?”關玉檀卻用周雨煙曾經的教導來反駁。

周雨煙也只能無奈的搖搖頭,顯然已經不是第一次這麼勸關玉檀了,每次皆是無果而終。

這下劉茫終於看不下去了,直接開口問道:“如果你老婆殺了你娘,你要怎麼選擇?”

“這種事不可能發生。”關玉檀開口否定了劉茫的問題。

劉茫卻繼續追問,給關玉檀出了個能糾結至死的問題,“我就問你如果,如果這事是真的,你要怎麼處理,別跟我繞圈子,直接正面回答我。”

關玉檀眉頭緊蹙,思慮良久,最終才艱難應道:“那我,那我便與這個女人恩斷義絕,從此形同陌路。”

“那你娘臨死前要你殺了你老婆,你又非常愛你老婆,你老婆也祈求你別殺她,你要怎麼辦?”劉茫早就料到關玉檀會如此回答,便將問題繼續加難。

“我,我,我。。。”這下關玉檀也不知該如何是好,額頭冷汗直冒。

突然,關玉檀宛如走火入魔一般,整個人陷入瘋癲,嘴裏小聲呢喃着:“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周雨煙臉色一變,沒想到關玉檀會走火入魔,剛有所動作,卻被劉茫搶先了一步。

只見劉茫反手就是一巴掌抽了過去,口中大罵道:“什麼怎麼辦?你他娘連女朋友都沒有,哪來的怎麼辦?”

被劉茫這麼一罵,關玉檀也跟着清醒過來。 “是啊,我連女朋友都沒,哪來的老婆?對對對。”關玉檀幡然醒悟,脫離了魔障,但依舊心有餘悸,如果走不出,那就真成智障了。

見關玉檀無事,周雨煙與陸月湘這懸置崖邊的心才得以落下,着實沒想到關玉檀會被劉茫一個問題,逼得走火入魔。

但謹慎的周雨煙還是親自檢查了一次,確認關玉檀無事才暗自鬆了口氣。

既然能成爲親傳弟子的,那天賦自然不差,萬一關玉檀出了什麼差錯,那不將是羅森門的損失,也是巴黎聖母院的損失。

“既然沒事,現在便帶你們幾人回去吧。”事已到此,留在這裏也沒用,周雨煙擡手準備收回結界離開。

但劉茫伸手抓住周雨煙,阻止了周雨煙收回結界,“等會,我有事要跟你商量一下。”

“什麼事?”周雨煙有些意外,這還是第一次見劉茫如此嚴肅。

周雨煙剛問出口,劉茫的眼神朝關玉檀三人看了幾眼,意思非常明顯。

周雨煙覺得劉茫似乎有些誇張了,但還是朝關玉檀三人點了點頭,手一揮,再一道結界升起,只剩下劉茫與周雨煙。

至於小石。

此時小石的兩條狗腿,又在劉茫的頭上打了個死結。

“說吧。”周雨煙柔聲問道,倒想看看劉茫要說什麼大事情,需如此謹慎。

劉茫爲了湊字數,下意識的掃了四周一眼,悄聲說道:“還記得剛剛那三位和我們見面的長老嗎?你有沒有感覺那三人很奇怪?”

“奇怪?哪裏奇怪了?”周雨煙倒是沒覺得哪裏奇怪。

劉茫眉頭微皺,雙手比劃着,“就是他們身爲核心長老,剛剛見你的眼神,明顯十分驚慌,不至於吧?”

經由劉茫這麼一說,周雨煙這纔想起着實有這麼一種感覺,不過當時卻當做是見到自己時的緊張。

但現在好好回想,每位晉升核心的長老,皆會由一位太上長老主持晉升儀式,就算平時並不常見,但也不至於如此驚慌纔對。

“小傢伙你到底想說什麼?”周雨煙覺得劉茫話裏有話,但也不好猜測。

“如果我說那三人其中一人,並不是我羅森門的人,你信不信?”劉茫略加思索後,徐徐問道。

“你有何證據?”周雨煙臉色已然凝重,直接開口要證據,並沒有問劉茫是否在開玩笑。

在周雨煙看來,雖然不是太瞭解劉茫,但劉茫表面上貪玩,內心比誰都穩重得多,絕不會無的放矢。

“我要是有證據早就拿出來了。”劉茫搖了搖頭,有些無奈,如果有證據,前面也不會這麼問了。

“我信。”周雨煙神色鄭重,沒有一絲玩笑的意味。

其他人說出這種話,周雨煙自然不會全信,甚至會懷疑此人是否有弱智傾向。

但不知爲何,對劉茫的話,周雨煙總覺得這小子不會騙自己,如果關玉檀是真君子、真聖母,那劉茫給周雨煙的感覺便是真性情。

這話劉茫自己都不信。

周雨煙肯定的回答讓劉茫很意外,便將知道的信息全盤托出。

“那三位長老中,其中有一位叫李磊,道君境中期,但他實際上是天劍門鄭家的人,叫鄭磊,是天劍門刻意安排進羅森門的爪(zhǎo)牙。”

周雨煙也是心驚不已,天劍門確實是鄭家與姒家共同掌控,就跟羅森門爲周家與姬家一同掌控一樣。

劉茫只是與李磊首次見面,不僅知道李磊是鄭家之人,還知道李磊的境界,而這李磊是三年前晉升的核心長老,當時便是周雨煙給其主持晉升儀式。

不僅如此,周雨煙之所以對此人還記得,那是因爲李磊在羅森門的崛起速度確實很快,而且三年過去了,境界也提升了一個小層次。

周雨煙還記得,這李磊曾多次要求看守落雲城,這點整個宗門核心長老基本都知道。

現在再回想起來,這種種的跡象,說李磊沒有一絲目的,周雨煙自己都不行。

就算劉茫所說只是猜測,那也不得不防,這落雲城一但落入其他門派之手,那羅森門將來怕是寢食難安了。

落雲城位於羅森門的腹地,即便四大州的傳送陣並無聯繫,但天劍門卻可以將魔地作爲中轉站,進入落雲城。

“而且我還注意到了,這三個逼暗中使了眼色,其他兩人估計也被策反了。”見周雨煙陷入沉思,劉茫便繼續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姐姐信你。”即便周雨煙也覺得李磊有鬼,但還有其他的擔憂,“但這件事如果沒有證據便拿下這三人,到時怕是會引起其他不必要的麻煩。”

劉茫聞言,臉上露出了一抹若有若無的狡黠笑容,“誰說要立即拿下這三人的,咱們可以學人教版小學語文二年級下冊的《守株待兔》。”

從這三人之前的慌亂程度來看,劉茫猜測這三個逼現在肯定有鬼,就看能不能抓個現形了。

“守株待兔?可我們既然已經出現在了落雲城,就算他們有所動作,恐怕也會暫緩。”周雨煙面露憂慮,並不認爲這三人會在此時暴露。

“我們先假裝離開,倒時就可以殺個回馬槍了。”劉茫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周雨煙想了想,也覺得當下只能如此,但如果這三人真的有鬼,應該會多個心眼,畢竟這李磊,可是個有名字的NPC。

隨後周雨煙將結界撤開,關玉檀與陸月湘雖然疑惑,但也沒有多問,倒是方學漸一副興奮的模樣,跟着關玉檀問東問西,對羅森門充滿了好奇。

當週雨煙幾人再次出現在城主府外,李磊三位核心長老也一同出現。

見周雨煙終於打算離開,三人嘴角明顯有微微上揚的笑意,眼神更是難掩輕鬆之意。

如果沒有劉茫的預先告訴,周雨煙或許不會去仔細觀察,現在周雨煙更加斷定這三人有問題。

周雨煙面無表情,淡淡應道:“辛苦幾位長老了。”

“多謝太上長老關心,這都是我們應該做的。”李磊一副受寵若驚的模樣,笑得很是勉強。

周雨煙還注意到了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明明修爲最低的李磊,卻掌握了話語的主動權。

看來其他兩位核心長老應該是被策反了,即便如此,周雨煙臉上也並無顯現,隨後玉手一揮,帶着幾人一同離開。

周雨煙離開後不久,一黑衣人突然出現在了三位核心長老的身後。

只見黑衣人口中傳出了沙啞的聲音,“憑什麼反派出場就要一襲黑衣?還要老子裝沙啞?憑什麼?派別歧視嗎?”

李磊並無理會黑衣人的吐槽,而是沉聲說道:“本來打算計劃實施前讓羅森門損失兩個天才,沒想到這周雨煙竟然親自來接這兩位徒弟。”

“那計劃怎麼辦?是否要推遲,或者是周雨煙已經看出了什麼?”說話之人是李磊身旁的另一位核心長老,陸仁假。

還有一位核心長老卻不同意陸仁假的說法,“這計劃羅森門內知道的人只有那麼幾個,周雨煙不可能知道,否則剛剛就將我們拿下了。”

“你弟弟陸仁已說得不錯,按計劃行動,準備了這麼長時間,不能再推遲了。”李磊也認同陸仁已說的話。

但李磊也不蠢,爲了以防萬一,便轉身說道:“姒長老,勞煩您跟上週雨煙,看她是否已走。”

“嗯。”被稱爲姒長老的黑衣人應了一聲便消失在了原地。 此時的劉茫幾人正腳踩不明物體,看起來像是白雲,但劉茫詢問過後,才知道到了周雨煙這種大媽級別的人物,‘獄’的掌控已經收縮自如。

劉茫摸了摸腳下的雲彩,好奇之餘,坐在這雲彩上,伸手抓起一把就往嘴裏塞去,看得周雨煙直翻白眼。

“嗯~。”剛含入嘴中,劉茫眼皮一跳,假裝閉目咀嚼,一副很是享受的模樣,彷彿吃到了人間美食一般。

小石見此也沒忍住,跳了下來,學着劉茫從雲彩裏抓出一團放入嘴中。

“嗯~。”而後小石也學起了劉茫閉目享受,又抓起了一團放置手中。

“這玩意真的好吃?”這個想法不僅是關玉檀三個年輕人,就連周雨煙也有。

周雨煙伸出柔嫩玉手,一團與腳下一樣的雲彩出現在了手中,疑惑之際,將其放入嘴中。

而關玉檀、陸月湘以及方學漸,見周雨煙都試了,三人也十分好奇,一同蹲下,各自抓起一團雲彩放入嘴中。

“咳!咳咳!嘔~!”方學漸是第一個沒忍住吐了出來,差點沒將前兩年吃的屎給吐了出來。

關玉檀及陸月湘也是臉一黑,只覺得肚子一陣翻滾,那味道說不明,道不清,反正就是噁心,連忙用手捂住了嘴。

而周雨煙不愧是大媽級別的人物,即便噁心,也臉不紅心不跳,跟個沒事人似的,但劉茫還是注意到了其身體正在顫抖着。

雲彩剛入口,周雨煙就知道幾人被劉茫耍了,

咬牙忍過去後,幾人紛紛怒目而視,恨不得一腳將劉茫二人踹下去摔死得了。

“你們這麼看我幹嘛?又不是我叫你們吃的。”劉茫理不直氣也壯,厚着臉皮硬懟回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