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甩開步子,馬龍蹬蹬蹬的幾下就衝到沉倫巫師面前,身著厚重鋼鎧的他如同一輛人型坦克,將一個個擋住他去路的沉倫魔撞飛。不等沉倫巫師將第三發火球準備好,精鋼長劍兜頭劈下。

噗!

鍋蓋揭開,雪白的豆花伴著湯湯水水咕咕咕的就往外冒——沉倫巫師的頭被馬龍一劍劈碎,死得不能再死。

「發現可吸收能量。」

又一道能量光芒被吸入馬龍體內。

隨手劈死一個沒有及時逃開的沉倫魔,馬龍在原地站了好幾秒,卻發現一點動靜也沒有。

看來普通的沉倫魔不會提供強化身體的能量,只有沉倫巫師可以,這不是逼我去找沉倫巫師的麻煩嘛。

「殺啊!」

「保護領主大人!」

「幹掉這些土著。」

這時候士兵們也沖了上來,他們揮舞著兵器加入了戰鬥。別看馬龍的士兵人比沉倫魔少,真要打起來沉倫魔們未必是他們的對手。經過系統訓練過的士兵比起戰鬥時一擁而上像是街頭混混鬥毆般毫無陣型可言的沉倫魔來要強上不知多少倍。雙方剛一接觸就有十來個沉倫魔被砍翻在地,士兵們付出的代價僅僅是盾牌上多了幾道凹痕。

馬龍見狀放下了心來,雖說這些士兵也不是沒有見過血,早在偷襲達克男爵的莊園時他們就已經完成了新兵到老鳥的蛻變,但與惡魔戰鬥和同為人類的戰鬥並不相同,馬龍擔心他們在面對沉倫魔時無法發揮全部戰力,現在看來倒是他多慮了。

手下的士兵能頂得住,我這個領主不能不有所表現。

馬龍的目光很快鎖定住了第三個沉倫巫師,他提速沖了幾步,在沉倫巫師將火球扔向他的那一刻腳下發力,高高躍起。

成為戰職者身體得到了質的飛躍后就是強大,馬龍這一跳足有六米之高,耳畔聽著呼呼的風聲以俯視的視角看著下方沉倫巫師驚駭的面容,雙手握住劍柄,劍尖朝下,其落點正是沉倫巫師的頭。

這個時候是不是該高喊一聲壯壯氣勢?

如果要喊的話,喊什麼好?

德瑪西亞?

此時此刻還有精力去想與戰鬥無關的事,可見馬龍對上沉倫巫師一點壓力都沒有。

沉倫巫師想躲,無奈他的行動速度太慢,比起沒有智慧逃命時卻比兔子還快的沉倫魔來,沉倫巫師慢得像烏龜。身體跟不上意識,所帶來的後果就是被馬龍一劍爆頭。

第三道能量光芒入手。

單手持劍,雙腿微屈抵消下落衝力的同時精鋼長劍橫掃而出,將身邊的沉倫魔盡數斬首——誰讓這些惡魔身高那麼悲催。

還剩一個。

手臂一揚,精鋼長劍被馬龍當暗器甩出,在第四個沉倫巫師反應過來前噗的一聲插在他的額頭上。

「拉卡……尼……休……」

沉倫巫師倒地身亡。

巫師一亡,沒了指揮的**魔鬥志全無,明明人數佔據絕對優勢的惡魔們四散而逃。失去鬥志的他們腦子裡只有逃命,完全不管其他,哪怕普朗克等人追在他們身後猛砍也沒有一個沉倫魔回頭反抗。

兵敗如山倒,說的就是這種情況。

追擊的事馬龍沒有參與,他的注意力早被金手指給吸引住了。在戰鬥結束后,金手指給了他一個新的面板。

升級能量:可用於強化身體提升戰力的能量,當前能量值為4/100。當能量滿值后將會獲得一次衝擊初階死亡騎士的機會。

我現在不就是初階死亡騎士了嗎?

馬龍鬧不明白金手指是什麼意思,還好這個疑問很快得到了解答。

「你現在只能算正式的死亡騎士,剛擺脫新兵範疇的那種,想要晉陞為真正有等階的死亡騎士還需要更多的磨練。」

金手指的話如一盆冷水,將連續擊殺四個沉倫巫師后心裡滋生出幾分自傲的馬龍給潑清醒了。

地獄軍團里能一巴掌拍死幾千幾萬個沉倫巫師的強者多得是,不過是殺掉四個沉倫巫師而已,有什麼好得意的,有什麼好自滿的?

這盆冷水來得非常及時,它將馬龍的那一絲驕傲自滿掐滅在了萌芽階段,讓他對自己的實力有了更清楚的定位。

連初階死亡騎士都算不上,我還得意個什麼勁。

想到這裡馬龍戰意熊熊,不就是再殺九十六個沉倫巫師嘛,又不是辦不到。我倒要看看,有了等階的死亡騎士到底比我現在強在哪裡。

人最怕的就是沒有目標,失去前進動力的人只能整日里渾渾噩噩的活著,如同行屍走肉。馬龍現在有了目標——他要成為初階死亡騎士,幹勁真的不要太足。

「維魯斯,去把普朗克給我叫回來,我們初來乍到,對島上的情況並不熟悉,暫時不要深入。」

強龍不壓地頭蛇,馬龍自問是過江猛龍卻也不會自大到連情況都不清楚就深入敵人的地盤。誰知道這座島上還有什麼惡魔,誰又清楚島上的惡魔數量有多少,若是冒冒失失的就衝進去到時候丟掉小命找誰哭去。

一個背著足有一人高的大弩的射手領命而去,飛快的消失在眾人的視野。

維魯斯,卡夏在壁壘要塞時選出來跟隨馬龍的十個騎士侍從之一,擁有著堪比羅格軍團正式士兵的射術,要不是菲尼克斯的羅格軍團只招女射手,他早成為羅格軍團的一員了。 小島的森林裡十座木頭搭建的帳篷——其實說是搭建並不准確,嚴格來說不過是把被弄斷的樹木圍成一個圓,然後將它們向中間推,幾根木頭在中點相遇後下方會留下一定的空間,形成一個不規則的圓錐體,這留出來的空間就是**巫師居住的地方。

以沉倫魔的手藝能造出住的地方就不錯了,你不能要求更多。

打跑了這裡的沉倫魔,馬龍最初的想法是廢物利用,將那些木頭用來搭建一個臨時營地,可在看到了帳篷里的東西后他興緻全無。

骨頭,堆滿了十個帳篷的骨頭——胸骨,頭骨,大腿骨等等等等,各個部位的骨頭,白慘慘的看得人心裡發慌。

難怪森林裡安靜得可怕,原來野獸都被沉倫魔給吃光了。

一群該死的吃貨。

馬龍的臉色沉了下來,野獸全部被捕殺,小島上本就脆弱的生物鏈很快就得崩潰,用不了多久這座島就會變成一座死島,如此一來馬龍在島上建立第二座城市的想法很難實現。

這座島的位置如此之好,難道要就此荒廢?

一個連生態鏈都崩潰的小島怎麼可能不死,別看現在這裡鬱鬱蔥蔥,不用一年就會變成光禿禿的一片,哪能住得了人?

煩惱中馬龍的眼神突然一亮,要重建這座島的生物鏈他沒法做到,畢竟他不是生物學家,但要讓這座島不至於變成死島並非不能辦到的事。

不知道這樣能不能成功。

帶著幾分期待,馬龍將士兵召集起來,只聽他大聲宣佈道:「我宣布這片無主之地成為我的領地,不管它以前叫什麼,現在它只有一個名字——泰達希爾。」

到了一個地方后宣布這個地方是自己的地盤了,這樣的做法能不能得到金手指的承認?

馬龍很是忐忑,若是能成那一切都不是問題,要是不行可就頭疼了。

「命名新領地:泰達希爾,環境檢索中……」

「你周圍五公里內沒有發現敵對生物,檢索成功,新領地泰達希爾建立。」

「你獲得生命古樹一棵。」

「由於你未完成對領地的絕對佔領,相應建築無法建造。請保護好生命古樹,若生命古樹被摧毀你將永久失去相應建築的建造權。完成對領地的絕對佔領后新的建造權將開放。」

前面三條信息讓馬龍喜笑顏開,最後一條卻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把馬龍的好心情破壞殆盡。

生命古樹是暗夜精靈族的主基地,若是失去生命古樹的建造權等於廢掉了一個種族,這樣的損失馬龍絕不願承受。

看來以後不能這麼做了,一旦失敗就會失去一個種族的特殊建築,損失大得讓人心痛到死。

就說天上不會掉餡餅,不可能隨便來到一個地方取個新名字,把那裡說成是自己的地盤,金手指就會給獎勵。高收益往往伴隨著高風險,在未完成對海島的佔領時就宣布這裡是自己的領地,雖說提前得到了一棵生命古樹卻也產生了不小的危機。

金手指只給了馬龍幾秒鐘的時間來消化新出現的訊息,就在馬龍意識到第四條訊息代表什麼的時候,在他身旁五十米處一棵百米高需要十人合抱的古樹拔地而起。這棵古樹出現得一點徵兆也沒有,把看到的士兵嚇了一大跳。

「什麼東西?」

士兵們的第一反應是發獃。

「保護領主大人!」

隨後不少人驚醒了過來,那棵樹出現得這麼突然誰知道是不是什麼詭異事件,到了陌生的地方還是提高警惕的好。

首輔千金 這就是生命古樹,真高,真大。

馬龍仰起頭,古樹那茂密的枝葉覆蓋了方圓數十米,鬱鬱蔥蔥的綠葉和嫩芽看得人心喜不已,因為那代表著美好的新生,一個個新的生命正在古樹中孕育。

「不要緊張。」示意前面的士兵退開,馬龍向著生命古樹走去,「這棵樹的氣息與那些紅皮膚的土著完全不同,我想它不會是我們的敵人。」

實力弱小的時候千萬不要把自己的秘密暴露出來,庇護所世界同時被天堂和地獄給盯上了,地獄是簡單粗暴式的硬搶,而天堂則是以幫助人類的面目出現實則行控制人類之實,在這樣的情況下誰能保證領地里的士兵不會泄露秘密?

馬龍始終奉行一句話,秘密之所以成為秘密,因為它只有一個人知道,兩個知道的就不再是秘密。

生命古樹是怎麼出現的馬龍就當他是存在了很久的海外生靈,而不是牛氣衝天的告訴別人是他馬龍弄出來的。

剛一靠近生命古樹一點點綠色光芒的從樹葉上灑落下來,接觸到這些光芒后馬龍只覺精神一振,身上的疲勞完全消失,整個人好得不能再好。

生命古樹:暗夜精靈誕生的源泉,是他們繁衍和生存的源頭,高級的生命古樹將擁有自己的智慧。當前擁有生命古樹數量:一;生命古樹等級:一;效用:在生命古樹附近將獲得古樹的賜福,加快疲勞的恢復並能治癒傷勢;建造許可權:未開啟。

有這玩意兒在不就相當於多了一個能群體治療的奶媽?

馬龍樂了,看來金手指並不是什麼好處都沒給,生命古樹自帶的古樹賜福用處可不小。

向後招了招手,馬龍對正緊張防備古樹異動的士兵吩咐道:「都把武器放下,這是一個存在了很久的智慧生命,我能感覺到他的善意。你們幾個把受傷的士兵都抬到樹下來,他能幫我們治傷。」

被馬龍點到的士兵互相看了看,很快達成了共識:聽領主大人的口氣不是在說笑,我們還是遵命行事的好,大不了等下小心些,若是那棵樹有什麼古怪我們第一時間保護大人離開。

有鑒於古樹出現得太突然,第一批到樹下的只有幾個受了輕傷並不妨礙行動的士兵。並非馬龍的士兵們膽小——地上突然冒出一棵大樹,你會不遲疑?

「領主大人……」普朗克的聲音從遠處傳來,「哇,怎麼多了這麼一個大傢伙,嚇死老……呃,嚇我一跳。」

本來普朗克想說老子的,不過在馬龍面前他還是不敢太隨意,只得臨時改口。

不等普朗克的話音落地,那幾個走到生命古樹下的士兵驚喜的大叫起來:「我的傷口居然癒合了,領主大人說得沒錯,這棵樹能幫我們療傷,快把受傷的兄弟抬過來。」

只要靠近古樹就能感覺到它澎湃的生命力,那是對自然界的生靈有著最大善意的包容,讓人不由得心生好感,使人不自主的想要親近他。

十分鐘后,一隊隊士兵精神抖擻的重新列陣,在他們臉上看不到戰鬥后的疲憊,有的只是神采飛揚。

馬龍站在生命古樹下,臉上滿是笑意。

有了生命古樹在,只要不是當場身亡再重的傷一天就能恢復,這麼一來何懼與沉倫魔打消耗戰?

沉倫魔你人多也扛不住我這邊有個大奶,看到了最後我們誰磨死誰。 「都給老子上,砍死這些紅皮矮子。」

普朗克叫罵著,同時用手中的武器將一個沉倫魔砍翻在地。在他身邊是同樣與沉倫魔戰鬥的一百個人類士兵。

維魯斯站在中間,一人高的大弩弩身架在肩上,手指不時扣動機括,將弩箭一支支的射出去。別看他的射擊頻率不高,死在他箭下的沉倫魔並不比其他人少,因為他每一次扣動機括都代表一個沉倫魔喪命。

馬龍要完全佔領這座島,讓生命古樹不受威脅,清理島上的惡魔自是首要之事。在派人經過一番查探后,發現生命古樹方圓百里內還有三座**魔村莊的他沒有遲疑,當即便率人出發。

一座沉倫魔的村子里有上千個普通的沉倫魔以及十個沉倫巫師,當這些惡魔看到人類的時候仗著自己人多勢重並沒有膽怯的逃走,而是氣勢洶洶的殺了上來。惡魔們的做法正合馬龍他們的心意,於是一場戰鬥爆發了。

說起單體戰力來沉倫魔與馬龍麾下的士兵差不了太多,但真正打起來如街頭鬥毆般毫無陣型和配合可言的沉倫魔遠不是人類士兵的對手,雙方交手還不到一分鐘就有數十個沉倫魔被砍翻在地。

劈死一個沉倫魔的普朗克剛要前沖,一道魔法的光芒閃過,那個死去的沉倫魔又生龍活虎的站了起來,揮著小木棍砸向普朗克。

「老子就討厭這樣。」

普朗克火大得不行,沉倫魔光是砍死還不夠,要是沉倫巫師沒被清理掉你就得時刻小心自己身旁的屍體會不會突然玩個詐屍什麼的,這種感覺不要太糟糕。

十個沉倫巫師,每個巫師十秒能施展一次復活術,一次救活一個沉倫魔,而人類這邊卻是死一個就少一個,也難怪地獄軍團里以膽小著稱的沉倫魔敢同人類士兵正面硬碰。

要我說就該讓維魯斯那個傢伙將躲在後面的土著巫師一箭一個的解決掉,領主大人也不知道怎麼想的,非要親自動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