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界院眾人深吸一口氣,這次遭受的懲罰不重,可並不代表著神之使大人不震怒,若是再敢有半分疏忽,就算神之使大人不說什麼,只卸去界院之人的身份,但帝國其他強者都要將他們擊殺當場。

這般想著,雪鰻抬起了頭,望向所處的世界。

這是一片寬大無邊的灰褐廣場,在目光所及的廣場盡頭,三座巍峨通天的宮殿,以品字形聳立,氣勢磅礴,夾雜著無盡恢宏的威嚴,如同大地盤踞著的恐怖巨獸,單單望之一眼,就為之心神激蕩。

「一座是內世界宮殿,一座是時空殿!」

雪鰻看著深深敬畏,內世界宮殿,是由他界院把持,是至高榮耀。

而時空殿,傳說中內里,是一片奇特世界,外界一年,內里百年,極為玄妙,是一處適合煉化凶獸,修鍊,閉關,銘刻玄紋的世界。

至於最深處那座宮殿則是三神殿!

三神殿,是神之使,神將大人常年坐鎮閉關之地,也因此,時空殿和內世界殿,建在三神殿前,是最安全,最重要的核心之地。

至於靈之使大人,連帶整個靈之塔,都只是一個傳說。

外人從來沒有人見過靈之塔是怎樣的,除了靈之塔走出的幽靈使者。靈之塔使者,他們無處不在,掌握靈魂,擔任帝國重要職務。

就像真正的幽靈一樣!

偏偏,靈之塔擁有最令人渴望的復活能力,讓神傾眾強者瘋狂。(未完待續。) 復活之說由來已久!

且有真實的例子存在,因為有神傾強者隕落,被複活過。有些遺憾的是,就算他們被複活,也不記得具體過程,只記得是靈之塔一脈。

有此通天手段留下,靈之使大人神秘不出,地位也無可爭議。

雪鰻的目光慢慢掃過,落向所處的右方,右方那是寬大無邊的灰褐色廣場中央,那裡,三道巍峨高大五十九丈的雕像屹立,並肩而立。

從雪鰻這裡望去,只能看清雕像的背影,高聳入雲。

「靈之使,神之使,神將!」

一黑一藍一銀三道雕像,正是整個神傾帝國的標誌,同樣也是神傾帝國的三神領袖。雪鰻呢喃著,眼中不由露出敬仰之色,若非三神驚天偉地的才情,又怎能帶領他們,從九環內世界中走出,進入真正天地。

但,三神為他們,付出了太多太多。

不由的,雪鰻面朝三神雕像,行了一禮,神色之中滿是鄭重恭敬,不敢有半分不敬,準備出發的界院眾人,紛紛效仿行禮,以示心誠。

「諸位,神之使大人這次寬宏大量,饒過我等,我等就要盡心儘力,以報帝國!」雪鰻一禮后,恢復平時的威嚴,喝道,「只有盡心儘力,我等才會獲得帝國的功勛,才能去和戰爭軍團換取凶獸。」

眾人應若,滿臉的振奮,要一雪前恥!

雪鰻點點頭,帶領著界院百人,向著內世界宮殿而去,開始又一次的篩選考核,為整個神傾帝國,挑選出可用的新鮮棟樑,保持壯大。

這是他們界院的職責所在!

名門棄婦:帝少,悠着點 界院眾人沒有注意到,就在寬大無邊廣場之外,那一座座建起的閣樓宮殿之上,一道道複雜的眼神收回,傳出聲聲悲哀般的嘆息。

三神殿內,麥哈爾,金斯相對盤坐,也於此時收回了目光。

「鬼谷剝離記憶,添加記憶的手段,爐火純青,沒有任何的弊端。」兩鬢斑白的金斯,不由淡淡道了一聲,「就算他們能達到我們的高度,或許,也不一定能知曉真相,除非我們在告訴於他。」

「告訴他們,今日所做,又有何意義?」麥哈爾搖搖頭。

不過,鬼谷子這種擺弄靈魂記憶的手段,的確高明,就算是最頂尖的絕世強者,也沒有發現自身記憶的端倪,絕不會有任何懷疑。

「神傾機制已定,日後,定當恢宏昌盛!」麥哈爾不由道。

目光向著三神殿外部望去,只見此時的神傾綠洲,以核心灰褐廣場為中心,大片蘊含生機的肥土向四周擴散,山水,林木,草石顯化。

大地上,建起了一棟棟樓閣,宮殿,小鎮。

一位位強者完成自己的職責,追尋著自己的需求,七情六慾如同滾雪球一般,越滾越大,將他們的歸屬,徹底融入帝國。

生生死死,貢獻著自己的力量,滿足著自己。

完整的機制,造就的,將是一個完整的體系帝國,隨著不斷的擴大,終究會像一顆煥發生機的種子,鬱鬱蔥蔥,長成至參天大樹。

他們相信,日後,神傾將越來越強盛!

歡喜記事 最後,麥哈爾的目光,落在了灰褐廣場中央,那道銀髮雕像的肩膀之上,在那裡,有一個細小的白狐雕像,正依靠著銀髮,親昵不動。

定格成為萬古的畫卷!

「若是有不可抵擋的危機,用力量,去觸碰雪白小狐雕像即可!」

麥哈爾補充了一句,冰冷的眼神之中,難掩複雜。

金斯見狀,倒是有些不明所以,可也並沒有多問。

眼前的雕像,可是麥哈爾回歸帝國,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請來坐鎮神傾的奇異,其中自有深意,絕不會拿眾人性命開玩笑。

「好的!」

金斯還是應了一聲。

「還有…」麥哈爾忽然又挑了挑眉,道:「提升之事改動一下!」

「以後,神傾強者貢獻上的凶獸,和外教廷強者,先收下,做一下記錄。」麥哈爾道,「兌換提升修為,恢復傷勢殘肢之事,每一年進行一次,若是日後來不及,一年一次,還要往後拖延推遲……」

「一年一次?這倒是無妨,麥哈兄當以自身境界為重!」

金斯點頭,麥哈爾的神道修為是重中之重,神傾眾人不能比擬。

況且,固定的一年時間,一次提升,一次恢復,這對於壽命有成百上千年的強者們來說,並不算什麼。而且,有這樣的限制,還能緩解眾人對於精血的依賴,畢竟世界上的強者,會自己修鍊,會創造出療傷葯。

沒有人會說些什麼!

「神傾兌換送上來的凶獸,我會送入第二層世界,鎮壓在虛空。」

金斯補充了一句。

麥哈爾,鬼谷子各有各的事情,根本不會太過於理會神傾之事。唯有金斯的第二道信仰之身,從不離開神傾帝國,這種事只能由他來做。

畢竟,他們動用的,是神賜手段,不能令人看出端倪。

議論完這一切,整個神傾之事,算是徹底的塵埃落定。麥哈爾心神安寧下來,目光輕易透過天地,注視向整片神傾綠洲,眼神變得深邃。

他和神傾的牽扯,完全源於金斯,和對神傾體系的探知。

若非如此,以麥哈爾的心性,又豈會前往神傾?

後來在神傾遇上了神秘莫測奇叔,又參與了神傾遭受五大部落圍剿之戰,劫後餘生活下來的眾人順應金斯,稱其為神將,受眾人敬仰。

漸漸的,他和神傾的牽扯變得越來越深,有了因果。

最後,他甚至順應,將神傾部落投入其中,用流速百倍的妖神古塔第三層,來補助神傾部落的強者短板,來培養神傾強者。

當然,麥哈爾也有私心,想讓神傾部落繁衍的生靈,來補全妖神古塔的空缺,日後培養出,足夠讓人收割的熱能精血。

可最終,佔據最大優勢的,卻是神傾之人。

一個呼吸,腦中閃過千萬個念頭,漸漸的,麥哈爾眼中愈發深邃,注視著神傾綠洲上的強者們,心中,強烈的心跳聲,咚咚的震動耳畔。

整個世界,恍惚,都只有這道心跳聲…(未完待續。) 三神殿內!

兩鬢斑白的金斯,眼波流轉,顯出少許的訝然。不知觸動了什麼,麥哈爾竟又莫名的踏入了玄奇領悟中,一身氣息變得縹緲。

不能打擾!

呼吸微弱下來,金斯將目光移向別處,生怕驚擾了麥哈爾的修行,這樣的機會,來之不易。可忽然,金斯臉色一緊,站了起來。

神魔因果 手掌一把探出!

散出蒙蒙光芒,形成一片以麥哈爾為中心的光幕,就要擋下外界,一股向著神傾綠洲橫掃而來驚天波紋,但,終究是晚了一步。

「吼!」

神傾綠洲簌簌。

一道冠絕天下的恐怖獸吼傳遞開來,堪比萬道雷霆炸響,內里蘊含毀天滅地的傾世凶煞,滾滾不絕。單憑聲音,就令整個神傾綠洲遭受了烈烈的衝擊,天地搖曳震蕩,彷彿整片蒼穹都坍塌了下來一般,晴空失色。

殿外,整個神傾綠洲之內,為之一寂。

一道吼聲的威能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傳出吼聲的凶獸!

單憑吼聲,就能輻射震蕩整個神傾綠洲,這一點,就算是最巔峰後期的妖帝凶獸,也絕做不到。能做到的,唯有,那堪比系主的妖主級凶獸!

「自尋死路!」

一道冷漠之音迴響。

就在整個神傾綠洲陷入寂靜時,一道散發驚天威壓的恐怖身影,從某處走出,打破了本該有的寂靜,一步一步,走向神傾壁障之外。

「是挲梭系主!」

有神傾之人狂熱驚呼。

挲梭系主,是神傾帝國之內,戰爭軍團的第一位軍團長,擁有神古境的無上修為,是除開靈之使,神之使,神將之外,最強大的恐怖存在。

神傾之內,唯有達到神古境,才能成為軍團長這樣的霸主。

嗖!嗖!嗖!

四面八方,一位位神傾強者衝上天穹,緊隨在挲梭系主身後,向著外界壁障行去,敢犯神傾帝國,就算是妖主級凶獸,也要將其斬殺當場。

一時之間,除開閉關各有事情的神傾強者外,幾乎整個神傾帝國內的強者們,連連飛躍而起,向著外界行去,場面極為壯觀震撼。

一吼之音,震天動地,自然粗暴的震醒了銀髮麥哈爾。

就當雙眼迷惘的麥哈爾,清醒過來的瞬間,目光徑直就落在了,那一道道沖向壁障外界的身影上,原本茫然的神色,凝固在臉上。

「哈哈!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茫然的麥哈爾,不由發出大笑之聲,連連開口。雙眼清明,一掃之前的迷惘之態,彷彿,是從路途之上,大徹大悟的強者,開懷大笑。

「這才是順應本心,源神之道!」 紅樓庶長子 麥哈爾大徹大悟,神目清明,「金斯,源神之道我已然觸及,現在就先去開闢源神之道!」

不等金斯回話,麥哈爾一步踏出,憑空消失在原地。

身為妖神古塔現今的掌控者,他自然有著隨意進出的手段,也只有進入妖神古塔,才能保持閉關的絕對安靜,安全。

「源神之道?」

金斯呢喃,看著消失的麥哈爾,眼神之中,不由閃過羨慕之色。

像他們這些心高氣傲的存在,絕不會留下任何一絲瑕疵,影響未來前路。自然,領悟的源神之道,定當是最契合自身的源神之道。

但最契合自身的源神之道,也是,最難以領悟的源神之道。可眼下,麥哈爾很顯然已經突破難關,明悟出屬於自身的源神之道!

而一旦開闢出契合自身的源神之道,麥哈爾有著熱能精血的輔助,不出預料,很快便能成為大伯爵巔峰的存在,堪比北聖庭洲主級。

離真正的蓋世系主,也不過,一步之遙而已!

「看來,麥哈爾兄,又將有一次驚天進展!」一念及此,眼中閃過羨慕之色的金斯,由衷為麥哈爾高興,「不過…」

金斯的目光,投向了神傾綠洲壁障之處,眸中殺機驚天。

隨著神傾綠洲不斷的擴充和發展,周邊大片被吸引而來的凶獸群,被屠戮,捕捉,煉化,短短時間內,已然有近四五千頭凶獸被消耗。

近四五千頭皆堪比妖帝後期的凶獸被消耗,在黑土之上,也足以驚動無數凶獸。要知道,四五千頭堪比妖帝後期的凶獸,若是放在神道疆域內,足以毀滅除開最強十大伯爵領之外的任何伯爵領,屠戮帝國。

就算在凶獸眾多的廢土上,四五千頭凶獸的消耗,也絕不是小數目。

自然的,一頭堪比系主級別的妖主級凶獸,直接降臨在了神傾壁障之外。親自對神傾在外的戰爭軍團,發動襲殺,肆無忌憚的造成殺戮。

「是當我神傾無人嗎?」

金斯眼中殺機愈發濃郁。

若非麥哈爾特殊,此次獸吼,當真就要將麥哈爾的領悟打斷。

有一就有二,若想日後不遭受這種威脅,就當以雷霆之勢,威懾凶獸族群,將來犯的妖主凶獸誅殺,絕不能手軟!

「諸神的神威,不可冒犯,當展現部分!」

神裔的呢喃之音,響徹在三神殿內,坐鎮在深處的一道神奕無量身影,睜開雙眼,傳出虔誠的禱告,不似人類的瞳孔,望向外界。

「轟!」

以整座三神殿為核心,一道通天的光柱射殺而出,從神傾綠洲的核心之處如火山噴發,隆隆聲中,捲起日月天地,時空空間的陣陣扭曲。傾灑下如瀑的豪光,狠狠撞向壁障之外,那道足有數百丈恐怖的獸軀。

「吼!」

「嗤拉拉!」

震天動地的恐怖獸吼之音斷絕,堅固森寒的恐怖鱗甲,在冠絕天地的光柱下,脆弱的,就如同紙糊的般被頃刻撕碎,灑下漫天的殘血。

在神傾強者,無數凶獸的注視下,高達數百丈,氣息無比恐怖的妖主級凶獸,緩緩倒地,一身輻射天地的恐怖威壓,煙消雲散。

軀體之上,鱗甲千瘡百孔,猩紅鮮血潺潺。

一時之間,形成一道極為震撼的畫面,震撼神傾無數強者,震撼智慧不高,悍不畏死的凶獸群,令無數凶獸,顯出淡淡的驚懼。

正因為這種驚懼,使得他們,從來不會自尋死路的去衝擊人類教廷。(未完待續。) 源神之道!

對於麥哈爾來說,就當看見神傾眾多強者,一道一道,沖向壁障之外,迎向那頭來犯的妖主級凶獸時,已然大徹大悟,於其再無阻隔。

心中,那道只差一個契機的種子,也就此落地生根,發芽!

一生無數的記憶,走馬觀花,一一閃現在麥哈爾腦海。使得他不由自主的盤膝坐下,明悟般的閉上雙眼,開始慢慢的體悟回憶起來。

林凰繼領,蓋伊家族來襲,麥哈爾一人遠走杜魯城!

蓋伊家族追殺,麥哈爾離開珍妮,憑以一人之力進城!

麥哈爾分裂推拒尤金幾大家族友好,一人獨對,杜魯門老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