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畢竟這件事情真的太意外了,她從來沒有想過傅雲梟會喜歡上她。

「事情既然已經發展到這個地步了,也不是一兩句話就能扭轉的。而且現在有了你之後,男主的暴戾值確實下降了很多,這也不失為一件好事啊!」

「好你個頭啊!我不要拿女主劇本!」

「曉曉。」

傅雲梟的聲音從外面響起,萬事通立即隱了下去。

「阿梟,大晚上的,有什麼事嗎?」洛曉曉緊張的詢問道。

「沒什麼?你房間裏面有人嗎?」

洛曉曉緊張的說道:「沒……沒有啊!」

傅雲梟疑惑的皺起的眉頭道:「可是……我為什麼聽到你在和人說話呢?」

「我……我在唱歌呢。」

「???」

傅雲梟站在門外格外的疑惑,他明明聽到了房間里洛曉曉和人在說話,為什麼洛曉曉不承認呢。

「曉曉,你睡了嗎?」

「我……」洛曉曉聽到后立即躺在了床上,裹住了被子道:「我睡下了,我已經準備要睡了。」

「這幾天天有些轉涼,記得多蓋些被子。」

「知道了!你不用擔心我,你也早點休息吧!」

傅雲梟垂下了眼眸道:「好,那我先回去了。」

「嗯嗯。」

傅雲梟的腳步聲離去后,洛曉曉才鬆了一口氣。

就當她準備再次和萬事通通話時,房門突然被推開,傅雲梟衝進來了。

洛曉曉嚇得立即彈跳起來道:「阿梟,你幹什麼?」

傅雲梟沒有理會洛曉曉,反而是環視着整個屋子。

真的沒人……

難道剛才真的是錯覺嗎?

洛曉曉看着傅雲梟左顧右盼的樣,有些不悅道:「阿梟,你到底在找什麼?」

傅雲梟看向了洛曉曉,已經換了一副面孔,嘻笑着說道:「沒有,我有點擔心你會着涼,所以進來想看看你有沒有踢被子。」

「現在看到了,可以出去了嗎?」

傅雲梟看着洛曉曉有些慍怒的樣子,一時也無話可說。

他有些尷尬的和洛曉曉聊了幾句,便徑直走了出來。

傅雲梟走後,洛曉曉才徹底鬆了一口氣。

傅雲梟警惕性真的太強了,看來她以後說話的時候,一定要更加小心。

洛曉曉將頭蒙在了被子裏,繼續呼喚著萬事通道:「你現在趕緊給我想辦法,怎麼把劇情扭轉回來。」

「我哪能想出辦法呀,要不你試着撮合一下他和女主吧。」

洛曉曉無奈道:「拜託,女主在京城呢,他們兩個現在屬於異地戀,你知道嗎?不對,他們純屬就是異地,你懂嗎?」

「看在你這麼多年兢兢業業的完成任務的份上,我就幫你這一把吧。」

洛曉曉感動的連忙問道:「你要怎麼幫我?」

「我幫你把女主弄來,剩下的就看你的了。」

洛曉曉打了個響指道:「好,你抓緊時間,我真的不想再被糾纏了。」

「放心,可以睡覺了吧?真困了。」

「睡吧。」

光芒隱退之後,洛曉曉從被窩裏鑽了出來。

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都太過詭異了,她必須好好的調整一下自己。

要想盡一切辦法,把男主踢到女主那裏去。

*

皇宮中,夏凜沉迷於林婉白的溫柔,日日與她廝磨在一起,朝中的很多大事都由夏卿塵的掌管。

夏卿塵瞬間成了整個朝堂的中心,不少官員也都看清了局勢,看來這次夏凜是真的要將皇位傳給夏卿塵了。

於是,不少的官員都選擇站在了夏卿塵一邊,夏卿塵也是風光無限。

「母后,這是兒媳親自為您烹制的茶,在我們那裏,這茶葉是最養生的,對身體特別有好處,您嘗一嘗吧!」

孫淑麗坐在上面,看着下面殷勤的蘇妙月道:「若說着真正的養生,還是曉曉調製的養生餐是最好的。曉曉在的時候,便日日都會送來一些,現在曉曉去了江南,本宮已經很久沒有吃到了,想來也是十分懷念啊。」

蘇妙月臉色有些難看,但孫淑麗畢竟是夏卿塵的生母,她也不好太得罪,便開口說道:「母后,兒媳知道靜安郡主確實有不少的小主意,是個非常聰明的人。但是現在靜安郡主不在,兒媳也想好好的為母后盡一盡孝心,還請母后給兒媳這個機會。」

孫淑麗冷笑一聲道:「只要你能夠不在背後捅我的刀子,便是對本宮最大的孝心。曉曉好不容易才治好了塵兒的寒疾,他可承受不住再一次被暗殺了。」

蘇妙月聽到后,臉色更加的難看:「母后,兒媳知道,自己以前做了很多對不起阿塵的事情。但是兒媳已經知錯了,這次能夠和阿塵再續前緣,我已經下定了決心,定要一心一意的對他好,輔佐他,與他白頭偕老。」

「但願如此吧!」

蘇妙月見孫淑麗還是不待見自己,她站起來說道:「母后現在還在還對兒媳有些怨懟,這些兒媳都能理解。但日久見人心,母后以後一定可以看到兒媳的好的。阿塵馬上就要下朝了,兒媳就先回去了。」

說完,蘇妙月向孫淑麗行禮后,便離開了宮殿。

李嬤嬤看着蘇妙月的背影道:「娘娘,其實這段日子,太子妃天天來壽康宮,也是想要討好您的。」

「她的那些小心思,本宮自然知道。」

「娘娘,不管娘娘心裏對她有多麼大的偏見,她現在畢竟已經嫁給太子殿下了,為了太子殿下,娘娘還是給她一些面子吧!」

孫淑麗嘆了口氣道:「本宮已經給足她面子了,若不是為了塵兒,你以為本宮能讓她入主太極殿嗎?一個曾經背叛過塵兒的女人,真不知道塵兒是中了她什麼迷魂藥,竟然拋棄了曉曉娶了她!都說這西域女子最擅長蠱惑人心,果真是個一妖女。」

「娘娘,這話萬萬不要再說了。」

「唉,可惜了曉曉啊,本宮那麼看好她和塵兒,本來以為都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結果半路殺出來個蘇妙月,深深把這段婚事給攪黃了。」

「或許真的是兩個孩子沒有緣分吧!」

孫淑麗嘆了口氣說道:「是塵兒沒有那麼好的福分。」

「兒孫自有兒孫福,娘娘不必太過擔憂。至少現在,太子殿下可以說是如魚得水,在這整個朝中,沒有人的勢力可以和殿下抵抗了。」

聽到這裏,孫淑麗才滿意的點了點頭:「這倒也是本宮欣慰的地方,若是塵兒真的能夠繼承大統,把本宮的宿願也就完成。」

「嗯嗯,您放心吧!一定會的。」

蘇妙月回到太極殿後,暴怒道:「洛曉曉!洛曉曉!她到底有什麼魔力,怎麼所有人都這麼喜歡她!我都已經那麼討好她了,她怎麼還是張口閉口的洛曉曉,我就真的那麼不如她嗎?皇后很真是老了,腦子都不好使了,看不出來這個階段誰對他兒子的幫助最大嗎?」

「太子妃,您息怒。皇後娘娘,畢竟是太子的生母,您這話若是讓太子聽到了,太子會不高興的。」

蘇妙月暴怒道:「用得着你說?」

「奴婢多嘴,太子妃息怒。」

蘇妙月收斂了下情緒,問道:「殿下怎麼還沒回來?」

「今天殿下有政務要處理,派人回來送信說,今天歇在宣政殿,就不回來了。」

蘇妙月聽後有些慍怒道:「又歇在宣政殿,他到底有多少政務要處理呀?十天有八天都歇在那裏,他有把這個家當成家嗎?」

「太子妃,現在君上將所有的政務都交給了太子殿下,殿下忙一點也是正常的。而且換個思維來想,這倒不失為一件好事啊。」

蘇妙月嘆了口氣道:「罷了罷了,他是太子,難免的,你先下去吧。」

「是。」

宣政殿中,凌七看着還在批閱奏摺的夏卿塵道:「殿下,您今天又不回宮,怕是太子妃會多想啊。」

「政務這麼繁忙,本殿哪有時間回去。」

「殿下是因為政務繁忙不回去,還是不想見到太子妃啊?」

「凌七,最近這段時間,你越來越僭越了。」

凌七連忙跪下道:「屬下知錯。」

夏卿塵放下了奏摺,嘆了口氣道:「起來吧。」

「多謝殿下。」

「傅雲梟還在江南沒有回來嗎?」

凌七點了點頭道:「是。」

「本殿在宮中累死累活,他這個大將軍當的倒是清閑。」

「殿下,傅雲梟立場不明,而且深受君上喜愛。他現在遠在江南,對我們造不成什麼威脅。這對我們來說不失為一件好事。」

夏卿塵手上的動作頓了頓,假裝漫不經心的問道:「那……她呢?」 宋若波雖然也算下了苦功,但真實實力連進精英隊的資格都不夠。

雖然一腳踹的聲勢十足,但落在劉毅眼裡,根本就不具備多少威脅。

不慌不忙的撤步閃身,伸手抓住踹過來的腳踝,腰腿同時發力,直接就把人甩向了迴廊外側的木質護欄。

宋若波過去的幾個月,確實沒少遭罪。

眼見著身體不受控制的撞向護欄,勉強在空中翻了個身。

後背在護欄上方滾過,卸去慣性的同時,單手抓住欄杆,兩隻腳直接落在了護欄外的菊花叢中。

連退了幾步穩住重心,頂著一張氣到扭曲的臉,抬手指向劉毅:「孫賊,給爺出來,看爺今天不廢了你!」

集訓隊時,叢林狼雇傭兵突襲下,死傷慘重的參訓隊員。

特戰大隊時,穆山虎王遠飛尚斌張遠四人,前腳經歷了九死一生,後腳被自己牽連,不得不退出戰鬥序列,落得天各一方。

特種兵對抗賽時,叢林狼精銳傾巢而出。

配合著DY恐怖組織的武裝力量,對各參賽小組附骨之蛆一般的瘋狂圍堵。

偷襲叢林狼老巢時,忽然響起的重機槍火力網。遺骸至今還漂泊在外的直升機駕駛員領航員。

軍區內務部里,處心積慮打算誣陷自己的宋若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