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當然是因爲系統啊!

林凌很想說出這個事實,但最後只是笑着說道:“大概是因爲天賦吧,天生的,我也是莫名的就展現了這種天賦,隨後從鐵拳團以及偵查隊中脫穎而出,纔有了現在的我。”

“不過你們不要灰心,天賦是天賦,但經過努力訓練你們還是能夠達到我這個水平的!”

林凌不想打擊小虎隊的積極性,畢竟他們能夠入選猛虎突擊隊,也絕對都是軍中翹楚。

不過想要真正達到林凌這種水平,可還是非常困難,畢竟他們沒有系統,沒有提升點提升身體素質。

林凌很清楚,自己現在的身體素質已經超越人體極限,除非一些特殊人才,有突出的天賦,不然很難再超越林凌的表現。

至於小虎隊能走多遠,還是要看他們自己的努力程度。

小虎隊的訓練依然是熱火朝天。

而這時,龍頭突然跑來,緊急的召集大家。

“猛虎突擊隊,集合,有重要任務!”

幾個呼吸的時間,所有成員集結完畢,當然,林凌也在隊列之中。

龍頭看到林凌,沒有多說什麼,倒是看到衆隊員的臉上都紅彤彤的,顯然經過一場劇烈的運動。

“你們怎麼回事?大中午的都這麼不要命的訓練?”

“報告龍頭,我們在向林凌同志看齊!”

沈鴻飛作爲隊長回答道。

“哦,看齊什麼?”

龍頭來了興趣,他可都知道小虎隊都是一些刺兒頭,自從林凌來了之後,全都一個個的都老實多了。

“報告龍頭,我們向林凌同志的優秀表現看齊,我們也都想和他一樣優秀!”

“不錯不錯,看來你們都很有覺悟,我很高興!”

龍頭看了沈鴻飛以及其他隊員一眼,露出讚許的神色。

這些都是他親自挑選的好苗子,能有這股衝勁,未來的成就不可斗量。

雖然不能和林凌那種變態相比,但至少也能超越自己。

龍頭從林凌和光頭強對戰的視頻知道,自己恐怕已經不是林凌這個妖孽的對手。

將來都是這些年輕人的天下,他們都老了,遲早會退出這個舞臺。

“嗯,很好,你們都沒有讓我失望,這次任務很緊急,重案組那邊發來消息,東海市大明星寧峯被歹徒綁架,這股歹徒有強大的火力,需要我們突擊隊配合解救人質!”

“現在馬上出發,在達到目的前,你們都給我還好調整狀態!”

龍頭下達了命令,最後才把目光放在林凌身上。

“林凌,這次行動你也參加,可不要再單獨行動了!”

“是!”

林凌沒有拒絕。

得知是明星綁架案,林凌差不多就知道這股歹徒是什麼身份。

這背後的主謀隋超和雷愷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

按照原來的劇情,雷愷也是和這個主謀隋超的戰鬥中因爲腰傷的問題,爲了羣衆的安全最後壯烈犧牲。

現在有了他,絕對不會讓這個悲劇重演。

“隋超嗎,準備好怎麼死了嗎?”

林凌眼中露出危險的光芒。 突擊隊以最快速度趕到重案組,隊員狀態已經調整到最佳,路組長也早就已經等候。

在重案組的指揮中心,路遙調取了整個綁架案的視頻。

“龍隊,這次綁架案歹徒作案手法非同一般,絕不是一般人。”

看到視頻後,雷愷頓時眼睛一亮,同時一段往事涌上心頭。

路組長道:“老雷,你說得沒錯,這這次綁架明星寧峯的犯罪團伙非常狡猾,露面的都是一些小角色,正主從未出現,但作案手法滴水不漏,沒有留下任何線索,只知道他們身上都帶着武器。”

“路組長,我想我沒猜錯的話,這次綁架案都說主謀肯定是隋超,太像了!”

這時雷愷終於肯定了自己的猜測。

“隋超,是他,老雷你確定?”

路遙對於雷愷的猜測沒有太多的懷疑,如果真是隋超,這次營救任務可就難了。

寧峯是東海市的目前人氣正火的明星,就連市長都親自接見,吳局長也對於寧峯主演的警匪片讚不絕口。

因此,一旦寧峯有任何閃失,恐怕整個重案組要迎接上面天大的怒火,這種後果不是重案組能承受的,必須的小心敬慎。

雷愷使勁點頭道:“肯定沒錯,我敢肯定是他,太像了,我和他的恩怨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忘記。”

隋超在雷愷心裏一直都是一塊傷疤,沒有把隋超捉拿歸案是他一生的遺憾。

龍頭道:“老雷,你的腰傷怎麼樣了?”

“恢復的很快,林凌那小子的鍼灸還真出神入化,連部隊裏的專家不能解決的事被他解決了!”

雷愷扭了扭腰,表示自己非常健康,沒有任何問題。

“老雷,你腰傷好了,什麼時候?”

路遙問了一句,她和雷愷的關係也很不錯,都是老戰友,一起共事合作多年。

龍飛虎,雷愷,鐵行,路遙等人便是整個東海市治安穩定的保障。

正是因爲他們四人的存在,東海市纔有了很長一段時間的平靜。

雷愷哈哈一笑。

“也不久,還得多虧了林老弟,這不,才治療一個星期就精神多了,現在我能抗能打,覺得又回到年輕的時候了。”

雷愷扭扭腰,興奮的說道。

對於雷愷的恢復,大家自然是都非常高興。

隨後,重案組的人經過層層的排點審查,終於確定了明星寧峯被綁架的地點。

在追蹤方面,東海市市局的能力非常強大,也正是因爲如此,纔沒有給犯罪份子有任何可以逃脫的機會。

龍頭道:“老雷,這次任務那就不要那麼拼命了,該讓年輕人發揮的機會。”

“這怎麼行,隋超這小子可是我心中的遺憾,不管如何,我一定要親手拿他歸案,不然我心中始終有個疙瘩!”

雷愷對於龍頭的決定很不滿,總之這次他絕不對放過這次機會。

“唉,行吧,不過你不能單獨行動,我們還不知道他們的火力,必須小心點!”

龍頭知道阻止不了雷愷,也就沒有繼續勸說,再說,以現在突擊隊的實力,還是很有自信的。

經過討論,最後猛虎突擊隊和重案組一起趕到綁架地點。

林凌一同前往,龍頭暗中讓林凌配合雷愷的行動。

林凌當然清楚龍頭爲什麼這麼做,即使沒有龍頭的吩咐,他也會密切關注雷愷的一舉一動,即使雷愷腰傷得到自己的救治,但也絕對不能讓悲劇上演。

一座民宅內,正在雷勒索寧峯的隋超突然收到了手下的消息,說是有警察來了。

“怎麼這麼快找上來了!”

隋超怒罵自己的小弟,對於東海的警察,他還是非常的忌憚,尤其是當年,那個不怕死的傢伙,差點讓他進了監獄。

這幾年隋超都在潛伏,到了迫不得已他纔出來幹了一票大的,綁了寧峯這個名人,爲的就是求財。

“隋超,我聽說過你和東海市猛虎突擊隊的恩怨,不過你的胃口太大了,一千萬太多,我拿不出來!”

寧峯看着隋超,因爲他和東海警局的關係不錯,多少聽說過隋超的一些事情。

當年隋超的幾起綁架案影響非常大,最後都撕票了讓整個東海警局的臉面丟進,更關鍵的是,最後隋超依然還是逃之夭夭,沒有伏法。

“你算什麼東西,一千萬就是一千萬,就算警察來了又如何,當年我都能跑,現在他們照樣能把我怎麼樣!”

寧峯的話惹怒了隋超。

這些年他東奔西走,已經厭倦了這種日子,但現在寧峯揭他的傷疤,讓他很惱怒。

“找死!敢惹超哥生氣!”

隋超幾個小弟頓時衝過來把寧峯一頓胖揍。

於此同時,一個屋頂上,林凌和雷愷觀察周圍的環境,林凌忍不住問道:“雷老哥,聽說你和隋超早有恩怨,當初差點就抓住隋超,不知道這次有什麼計劃?”

“還能有什麼計劃,隋超這人我再清楚不過,他這次綁架勒索一千萬這麼大的數目,說明他已經不想繼續幹了,他怕了,這一次估計是他最後一次,一定不能讓他跑了!”

“這麼確定?”

林凌知道事情的發展,現在身臨其中,雷愷居然知道隋超怎麼想的,看裏來他和隋超的恩怨果然很深,如此的瞭解對方的行爲。

雷愷的話沒錯,隋超真的是有幹了這一票就收手的打算,只要錢到手,他便立馬離開東海逍遙自在。

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一切犯罪份子都將受到相應的制裁。

雷愷臉上洋溢着得意的笑容,細聲笑道:“那當然,我這些年可是一直都沒有忘記隋超,現在又冒出來,他想幹什麼,我一眼就能看出來!”

“吹牛,我纔不信,先不說這是不是隋超,就算是,你能確定現在還是人家對手?”

這時,突擊隊的公頻裏傳出了凌雲的聲音,對雷愷一陣挖苦。

“喝,你這丫頭,我怎麼就不行,看不起老人是嗎,等會我親手把隋超抓住,看你們怎麼說!”

雷愷被凌雲這麼說,頓時來了倔脾氣,他可是一向都是不服輸的人,怎麼能夠接受後輩的輕視? “雷愷!是你!”

見到雷愷,這張臉隋超怎麼可能忘記?

“沒錯,就是我,我們有幾年了沒見了吧,一回東海就搞出這麼大動靜!”

雷愷一臉笑意,彷彿老朋友敘舊一樣。

“混蛋,又是你壞了我的好事!”

隋超雙眼通紅,雷愷的出現已經說明他失敗了。

“超哥,警察開始攻樓了!”

幾個小弟看到蜂蛹而上的警察,哪裏還有抵抗的勇氣。

“該死,雷愷,我和你沒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