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當然,只要楚南願意,他一個意念就能滅殺它。

「現在,帶著你的徒子徒孫都呆在那靈晶上。」楚南發出了命令,這蟻皇立刻乖乖照做。

楚南將玄力撤了出來,而奄奄一息的月角翼獸一張嘴,那塊差點要了它的命的金色靈晶便被吐了出來,連帶著所有的靈火之蟻也被吐了出來。

楚南拿出兩顆玄丹融入了一瓶玄藥劑中,塗抹在了這月角翼獸潰爛的傷口上,這些恐怖傷口上的腐肉自行開始脫落,創面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結痂。

「應該沒事了,過段時間你就會痊癒了。」楚南對這月角翼獸道。

「謝謝你,人類。」月角翼獸感激道。

「對了,我一直想知道,小灰到底是什麼物種?它現在趴著都快高過我了。」楚南道。

「你以後會知道的,能遇上你,是它的幸運,同樣也是你的幸運。」月角翼獸似有顧忌,不肯說出來。

楚南聳聳肩,不說算了,他一招手,地面裹滿了靈火之蟻的金黃靈晶落在了他的手中。

「這應該是一種靈火結晶吧,金黃色的靈火……我已經在這裡遇見幾回了。」楚南自言道。

就在這時,這月角翼獸沖母月角翼獸叫了兩聲,那母月角翼獸轉身竄了出去,很快,它又竄了回來,嘴裡叨著兩顆九級玉火果,一甩頭將之拋向了楚南。

楚南玄力捲起,將之定格在面前。

「收著吧,這是你應得的報酬。」月色翼獸的聲音在楚南的意識海里的響起。

這時,那六隻幼獸圍了過來,瞪著一雙雙清澈的大眼,嘴裡流著口水望著定格的玉火果,這東西對它們來說也是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楚南想了想,拿出一個玉盒,將其中一顆九級玉火果裝了進去,然後道:「我就要一顆了,剩下的這一顆讓你的孩子們分吃了吧。」

月色翼獸愣了愣,並沒有拒絕,它點頭,用意念道:「既然這樣,那你還有什麼要求嗎?我能做到的一定幫你。」

楚南心念一動,道:「我想去金日之輪鎮壓之處,因為我想要九陽神晶。」

月角翼獸驀然瞪大了眼睛,良久才道:「如果你僅僅是要九陽靈液,我可以幫你取到,但如果是九陽神晶,你必須得無限接近那金日之輪,它的熱量堪比天空金陽,任何非那裡的生命與物品靠近都會瞬間被汽化消失。」

楚南驚了一下,不會吧,不過轉念一想,不知道體內的銀色人形靈火能不能幫助他渡過這難關。

https://tw.95zongcai.com/zc/51953/ 「你只需要指明進去的路線,我自會權衡。」楚南想了想,對月角翼獸道。

「看來你主意已決,那我也不多說什麼了,只提醒你一句,現在離金輪禁地封閉還有五個時辰的時間,過去的話需要兩個時辰,也就是說你在裡面只有三個時辰的時間,出來的話你會被自行擠壓出去,但如果你出不來,禁地一封,你就會被困死在那裡。」月角翼獸道。

「我知道了。」楚南鄭重的點頭。

「你出去吧,外面我的僕從會帶你去那裡。」月角翼獸道。

楚南點了點頭,摸了摸六隻幼獸的腦袋,然後閃身出去。

一聲低吼聲,楚南坐在外面那隻月角翼獸的身上,迅速在裂縫中穿梭而去。

裂縫地勢複雜,也有著不少其它的玄獸存在,但有這月角翼獸護駕,楚南自是不用擔心安全,而且可以順手摘走大片五級六級的靈藥,甚至還有七級的靈藥。

月角翼獸說的二個時辰是這月角翼獸載著他飛行的時間,如果是他自己的話,用飛行玄技加幻影身法,速度也不會慢,但是一旦經過那些玄獸的領地,勢必要交手,那肯定會拖慢他的速度。

此時,藥王宗五名弟子與寒玉宮的白竹筠三女開始原路自那洞中折返,其中,藥王宗為首的杜安易還是一身焦黑,被人攙扶著,目光中滿是不甘。

「我們出去只能是死路一條,現在離禁地關閉只有五個時辰,我們在這洞里躲五個時辰就能安全出去了。」杜安易似乎在說服其他人。

「你們願意留就留下吧,我們是絕對不會留在這裡的,這洞是條死路,洞口的隱匿玄陣一旦支撐不住,那些火獸湧進來,我們就是瓮中之鱉。」白竹筠淡淡道,堅持要出洞。

而藥王宗的其他人卻是望向了小姑娘陶盼盼,這丫頭卻是滿不在乎道:「看著我幹嘛,我是跟著思萱她們走的。」

陶盼盼這麼一說,另外三名弟子便沒管杜安易,只是攙扶著他跟了上去。

很快,一行八人到了洞口,洞外依稀有獸吼聲傳來,而這洞口的隱匿玄陣確實被破壞的差不多了。

「現在外面應該沒有幾隻火獸,我們衝出去。」白竹筠堅定道,此時,她倒是表現出了一個大師姐應該有的決斷與冷靜。

堵死的洞口被轟了開來,一行人鑽了出來,果然,一開始聚集在這裡的火獸已經散了開來,旁邊只有那麼幾隻,被他們三二下清除掉了。

「這裡的火獸都走光了,我們如果躲在裡面多安全。」杜安易又是不滿道。

「走。」白竹筠沒有理會杜安易,徑直命令道。

他們一行剛剛離開沒多久,突然地面傳來了一陣陣劇烈的震動,這巨大的熔洞上大量石塊滾落下來。

而他們剛剛所處的那山洞,突然轟的一聲塌陷。

一眾人頓時一身冷汗,如果他們晚出來一會兒,恐怕全部得埋在那裡了。

「盼盼,你為什麼非得跟著我們出來?」這時,寒玉宮的思萱問陶盼盼。

「很簡單,楚天歌走之前不是神神秘秘的把你們叫走單獨談話了嗎?他肯定不想讓你們有事,所以,你們走到哪我就決定跟到哪了。」陶盼盼眨著眼睛嘻嘻笑道。

其他人一愣,對啊,這麼簡單的道理。

而此時,杜安易的臉跟火燒一般,其實他再窘迫也看不出來,反正都黑炭一塊了。 ?月角翼獸帶著楚南迅速在裂縫中穿梭,突然間,它的身形一個旋轉,瞬間折進了一個巨大的通道中。

當來到這通道的盡頭時,月角翼獸停了下來。

嬌妻在下:國民老公好悶騷 通道的盡頭,是一片刺目的金光,這金光根本不能直視,否則會感覺到眼珠子都要爆裂開來。

楚南自月角翼獸身上跳下來,而這月角翼獸瞬間飛離。

「這就是金日之輪被鎮壓的地方?」楚南在雙目中蒙上了一層帶著靈火之力的玄力,這才敢睜眼望向前方。

只是,再怎麼用盡目力,前方都是一片耀眼的金光,任何東西都無法看清。

楚南緩緩朝著前邊挪去,儘可能的貼著牆角。

他深深的記得月角翼獸所說,鎮壓金日之輪的地方溫度高如金陽,雖然肯定有些言過其實,但也從一個側面說明那裡面的高溫。

還末來到盡頭,楚南停住了腳步,他身上的護體玄力已經燃燒起來。

楚南心中一緊,將人形靈火之力融入了玄力之中。

效果是極其明顯的,那恐怖的熱力被逼得退散了開來。

楚南繼續往前,這時他來到了盡頭,只是眼睛仍被刺得無法睜開,他只能將意念蔓延開去,但是意念在這裡面只散發數米便如同被困泥潭一般施展不開了。

心中有著強烈的危機感,但同時也刺激著他的精神高度興奮,甚至讓他隱隱感覺到有些超脫的快感,這是危機與巨大的收穫並存的地方。

楚南吞了一口口水,心中剎那間有了決斷,而下一秒,他已是往裡一躍而下。

身體的墜落速度比平常的速度快上十倍,那種失重感就如同有人在將你的五臟六腑膛拚命的往你的喉嚨外捅一般,而在他的身體外,甚至燃燒著一圈圈的金色火焰。

飛行玄技,失效!

丈夫的祕密情人 幻影步,失效!

楚南赤目圓瞪,就這麼如同一顆流星一般砸了下去。

「砰」

全身骨骼都傳來一陣陣呻吟,似乎要粉碎一般。

楚南砸入了一個裝滿了金色液體的水潭中,差點要將五臟六腑從喉嚨里吐出來,但好在他經過靈火淬鍊的身體強度驚人,要不然,這麼摔下真的要玩完了。

而就在這時,丹田裡的銀色人形靈火卻是在剎那間變得無比興奮,瘋狂的汲取著這金色的液體。

楚南灌了一肚子的金色液體,根本來不及體會,便往上竄去。

當他的腦袋竄出水面,他長長吐出一口濁氣。

環首四顧,他發現那種刺目的金光已經變得柔和起來,他已經可以視物。

這似乎是一個巨大的環形天井,周圍的山壁,都呈現出金色的光澤,而除了他身上這個金色的水潭外,就是不遠處一個巨大的金輪豎立在這天井之中。

「金日之輪?這到底是什麼神器,這麼牛掰。」楚南心道,他現在浸在這金色液體中,並沒有感覺到溫度有多高。

等等,金色液體!

這不就是小灰帶回來的那種金色液體嗎?竟然有一個水潭如此之多,而丹田裡的人形靈火正在貪婪的汲取著。

「難道這些就是九陽靈液?」楚南心中震驚道。

「算了,關鍵不是九陽靈液,而是找到九陽神晶。」楚南心道。

九陽神晶應該是金日之輪的旁邊的,楚南猶豫了一下,就要從這靈液潭中起身。

但是,他還沒有完全起來,便覺得渾身一陣灼痛感,蘊涵人形靈王之力的護體玄力正在瞬間被融解,連帶著他的身體也有要融化的感覺。

驚駭之下,楚南急忙再度回到了九陽靈液潭中,這才感覺安全了一些。

「看來那月角翼獸沒有說錯,如果我不是正巧掉落在這靈液潭中,估計一落下就要被化了。」楚南此時心中一陣后怕。

而很快,楚南突然想到,就算他現在得到了九陽神晶,他該怎麼出這個禁地中的禁地,又不能出九陽靈液潭,他根本無法原路返回。

楚南在靈液潭中遊了幾圈,然後直勾勾的盯著那金日之輪。

就在這時,他突然發現,金日之輪的底下是九陽靈液存在的,它其上的能量凝聚出了九陽靈液,應該是從它的下面滲透到了這個靈液潭中。

上面不行,那就從下面看看吧。

楚南一個猛子扎了下去,如離弦之箭一般潛入了潭底。

仔細查看了一番,楚南一拳轟向了潭底邊角,頓時,這裡竟然出現了一個可供一人通行的通道,這裡也正是九陽靈液湧出之地。

楚南鑽入了其中,往前行了一段路,他赫然發現這通道從邊上岔出了另一個通道。

楚南用手摸了一下這通道壁,心中一動,這明顯有著人工的痕迹,難不成有人通過這通道進來了,那是不是代表有出路。

想了想,楚南轉向了這岔道,岔道是斜下的,有不少的九陽靈液順著這岔道往下流了。

不多時,這岔道的盡頭出現了光亮,楚南如同壁虎一般吸在了上方,緩緩前進。

來到盡頭,楚南悄悄往下掃了去。

頓時,他的瞳孔一縮,只見得下方是一個小型的密室,密室中央有一座蓮花坐墊,而九陽靈液圍著這蓮花坐墊呈現一個流動的環形,最令他吃驚的是,蓮花坐墊上坐著一個人,就是當時第一個不屑的喊他懦夫的韓凝兒,聽說她是什麼靈犀劍派的,是一個主要用劍技的門派。

韓凝兒盤腿坐在蓮花坐墊上,雙目緊閉,環形的九陽靈液中,有九道金色靈力湧向了她的頭頂。

「看來她是藉由這九陽靈液在修鍊一種秘術。」楚南心道。

不過,就在這時,底下的韓凝兒突然渾身抽搐起來,那湧向她頭頂的九道金色靈力也在瞬間潰散。

「噗」

韓凝兒吐出了一口鮮血,突然她身上的衣裳全都被撕裂,不,不是撕裂的,是被她膨脹的身體撐裂的。

雖然她渾身不著寸褸,但上面的楚南卻沒有半點綺念,一個膨脹成一頭白豬似的女子,不知口味要有多重才會產生興趣。

「唉,好端端的一個絕世美人啊。」楚南心中嘆息著,但他顯然沒有半點要英雄救美的意思,開玩笑,救她,她當時的嘲諷還回蕩在耳邊。

不過,很快,楚南突然一拍額頭,不對啊,不救她的話,他怎麼才知道出口在哪?

楚南一躍而下,飄然到了下方,就這麼懸浮在韓凝兒的面前,觀察著她的狀態。

只是,看樣子,她再過一會兒就該爆炸了,是因為有源源不斷的能量在湧入她的體內。

楚南一招手,想將她移開,但卻發現她竟然沉若萬斤,紋絲不動。

「起。」楚南大喝一聲,渾身力量爆發。

但是,她竟然依然動也不動,如同長在了這蓮花坐台上一般。

既然這樣,那他也無能為力了,楚南準備撤了,要不然她一爆炸,天知道會產生多大的力量。

但就在這時,韓凝兒忽然睜開了眼睛,她雙目怒突,眼睛里滿是血絲,這血絲卻是金色的。

楚南咽了一口口水,乾笑兩聲,道:「美女,幫不了你,再見。」

忽然間,韓凝兒一伸手抓住了楚南,這一抓,竟然讓他無法動彈。

「小銀,快來幫幫我。」楚南大呼那銀色的人形靈王,但在這關鍵時刻,這傢伙竟然因為瘋狂汲取九陽靈液而陷入了沉睡之中,怎麼喚都喚不醒,他可不想跟她一起死。

就在這時,韓凝兒一用力,楚南倒向了她,她那腫脹成香腸一般的嘴猛地吻了過來,堵住了他的大嘴。

救命啊,強暴啊。

楚南掙扎著,但他堂堂楚門門主,一向只有他用強的一代天驕此時竟然被一個女人非禮的無法反抗,這是赤果果的恥辱啊。

就在這時,楚南感覺到一股龐大的至陽能量從他的嘴裡湧入了進來。

這能量一開始還讓楚南感覺到舒服,但是之後,他就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快要被撐爆了一般。

這……這女人,竟然是要將能量轉嫁到他的體內來,太陰險了,枉他還想救她一命來著。

楚南無法,只能瘋狂的將這些能量吸入丹田之中。

重生之寵你不夠 但是,楚南根本汲取不過來,身體四肢百骸堆積的能量越來越多,他的血肉也開始鼓脹起來。

「你坑我……」楚南雙目怒突,盯著近在咫尺的韓凝兒,這還是他第一次和一個女人如此親密的接觸卻恨不得她立刻死掉。

韓凝兒的眼眸稍稍清醒了幾分,帶著一些羞意與歉意,但那時她看到一個人在面前,也只是迷糊中的一種求生本能啊,而現在,她也根本無法控制,看樣子,兩個人要死在一起了。

與一個男人以這樣的方式死在一起,還真是從末想過。只是這個男人,並非她夢中的那個男人,她的男人不僅要是蓋世英雄,還要與她修習的靈犀劍技一樣,與她心有靈犀。

楚南現在無心再去想其它的了,也無力再去想。

楚南閉上了眼睛,他不甘心這麼折戟於此。

但是,再不甘心,他的身體還是在繼續膨脹。

來到這個世界的一幕又一幕場景出現在他的面前,圈養小鎮的凄涼,配種村的短暫幸福,邊軍時的鐵血征戰。

而一個一個的人影出現在他的面前,鬍子,鐵子,謝芷若,謝靈煙,妮可……還有莫老頭和大媽,最終浮現在他腦海里的,卻是一個模糊的身影,似乎是個女人,熟悉又陌生。 ?突然間,楚南渾身一震,眉心的紫色石頭突然暴動起來,一股神秘的力量直達他的丹田。

本已沉睡著的銀色人形靈火突然蘇醒了過來,瘋了一樣的汲取著湧入的能量,而後又將之散向了楚南的周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