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當葉南天剛剛離開時,鷹嵐便是飛奔過來,看到嘴角仍是殘留着一絲絲黑色血跡的葉辰,不由得使勁緊了緊拳頭,道:“哼,要不是他的實力在六星大靈師,我定然會幹掉他!”見到自己的隊長對自己挺負責,葉辰也是會心地笑了,道:“沒事了,什麼打不打得,畢竟這是我們之間的恩怨,而且我感覺我離晉級真的不遠了,或許就是明天,不然就是後天,你所說的魔獸什麼時候能夠準備好啊?”

“這個嘛…”聽到葉辰說道魔獸這方面,鷹嵐突然尷尬住了,畢竟現在自己的確沒找到什麼適合他用的魔獸。只見小鷹飛過來道:“那隻黃金獨角狼的獸晶在你這嗎?”

經小鷹這麼一提醒,葉辰終於是想到了,趕快拿出一個金黃色的菱形晶體,道:“就是這個。”小鷹點點頭道:“存起來吧,以後絕對有用處的。”隨後葉辰便是將獸晶放到青色玉瓶容器之中。

奧托見到並沒有人搭理自己,也不多留,只是 淡淡道:“這次算是栽你們手裏了,下次絕對不會再輸了!”隨後也是消失不見.

見到葉辰沒什麼危險了,小鷹也是回去了。此時,場中就只剩下了鷹嵐與葉辰二者,一時間,場面有些冷清。良久,鷹嵐道:“小子,還疼嗎?”

葉辰撫了撫受傷的胸口,嘿嘿一笑道:“早好了,經他這麼一打,我還好受了許多呢。”鷹嵐翻了個白眼,道:“算了,沒人能和你這樣的怪物相比,才十二歲多幾個月已經要達到靈師了,這應該也能算是一大榮耀吧。”

在另一邊,一個男子端坐在那裏,聽到鷹嵐的那句話後突然低聲笑起來,道:“呵呵,我就說嘛,葉寬的兒子哪有那麼弱?看來如果多多培養一段時間,絕對是個可造之材。”說這話的葉南天的目光中充滿着深邃。

鷹嵐道:“對了,看現在這個情況,外圍我們已經算是過去了,接下來就是要徹底進入三千花葉林的內部了,一定要萬分小心了,明白麼?”

葉辰點點頭,道:“放心吧,這我都知道。”

夜,晚風吹動着葉辰的頭髮,葉辰端坐在一片草地之上,突然雙眼睜開,對旁邊的一個人道:“機會來了,就殺它,上!能不能進入靈師,就看這一次了!”

鷹嵐表示同意,立即也是隨着衝了出去……

ps:接下來的葉辰,會不會達到靈師級別呢?

如果喜歡本作品的話,請投一朵鮮花票吧! 第三十六章:靈師?

夜晚,天氣有些微涼,在一片草地之上,有着一隻金色的雕,一動不動地呆在那兒,好像在做什麼一樣。實則不然,它正在洞察周圍的環境,是否能夠在此處久留。

在另一邊,一個陰暗的林中,一高一低兩道人影正蹲在那裏,好像正在交談。葉辰道:“隊長,這個行麼?”鷹嵐仔細瞧了瞧後點點頭道:“恩,就它吧,還要不要我給你簡要介紹一下這隻魔獸?”葉辰淡淡地點了點頭。

鷹嵐笑了笑,道:“這隻魔獸名叫‘赤炎金雕’洞察力格外敏銳,而且如果你能夠吞噬了它,或許身法跑位也會大幅度提升。”葉辰低聲道:“赤炎金雕?名字倒是與我的幻火有幾分相像,不知吞噬了它的能力會不會對我的幻火有所幫助?”

鷹嵐仔細想了想後道:“這個嘛,理應上是不可能的,不過萬事都有萬一,如果真的有所幫助的話,那麼這隻赤炎金雕對你就是百利而無一害。”葉辰點點頭後道:“我們什麼時候行動?”鷹嵐道:“現在還不可以,那隻赤炎金雕正在洞察周圍的環境,我們前去只會驚動它,機會就沒有了。”

葉辰道:“可是等它洞察完了不就離開這裏了?”聽聲音,竟然有些着急了。畢竟誰遇到這麼重要的事能保持一顆平常心呢?見到葉辰這番表現鷹嵐也沒多說什麼,只是淡淡解釋道:“放心吧,等它洞察完畢之後確認了這裏安全,就不離開了,或許會在這裏過夜,我們耐心等吧。”

聽到鷹嵐這麼說了,葉辰也不好再說什麼了,只好慢慢地呆在那裏,一動也不敢動,生怕驚動了正在洞察情況的赤炎金雕。

漸漸地,也不知是什麼時候了,總之葉辰已經有些睏意了,鷹嵐則是一動不動地繼續觀察着對面的情況。終於,確定了安全,赤炎金雕方緩緩站起身子,不站不知道,一站嚇一跳,這隻赤炎金雕的個頭竟然不比小鷹最大的個頭小多少。

也就是在這一刻,鷹嵐突然大喝一聲:“上!”說完也不等葉辰有所反應,自己就已經衝了出去,看情況似乎想要一擊斃命。不過這麼好的事情是很難發生的,就在鷹嵐的赤色匕首即將劃到赤炎金雕的時候,赤炎金雕突然轉身,使得應該劃在它胸口的匕首劃在了它的手臂之上。

雖然沒劃到赤炎金雕的要害,但是那一擊還是弄疼了它,於是長嘯一聲之後猛地騰空飛起,撲向了鷹嵐。見到對方開始反擊,鷹嵐立即小心謹慎起來,不過就當他的保護膜剛剛刷出來的那一剎那,一條赤金色的小蛇立即吐着信子衝了出去!

見到是葉辰的攻擊後鷹嵐並沒有做什麼行動,只是退到一邊,靜靜地觀察這條赤金色小蛇的行動。那條小蛇即將碰到赤炎金雕的時候忽然從口中吐出一口金色火焰,這一表現令得鷹嵐着實吃了一驚,畢竟這種情況並不好見,幻火竟然被葉辰的靈智所操控,也就是說,這條小蛇就相當於另一個葉辰。

反觀葉辰,只是盤腿坐在那裏,緊閉雙眼,好像前方一切的事物都與他無關似的,不過鷹嵐卻是明白,這是他在操控小蛇的表現。

赤炎金雕終於被激怒了,猛地衝了過來,並且全身覆蓋起了一層金紅交加的火焰,時不時竟然會出現一絲電光。小蛇見到赤炎金雕這番攻勢,並不懼怕,只是輕微地掉了一個頭,隨後張開了口,又是幾縷火焰噴涌了出來,不過這次的火焰卻不是朝着赤炎金雕過去的,而是朝着葉辰過去的,使得鷹嵐一陣心悸,難道是這股火焰不受控制了麼?

就當鷹嵐準備上去營救葉辰的時候,奇蹟卻發生了,那噴涌出來的火焰直接包裹住了葉辰,並不是攻擊,而是爲其化爲了一層護體保護膜。鷹嵐會心一笑,道:“這傢伙,挺會利用火焰的嘛,與那傢伙有一拼呀,只是不知道那傢伙現在在哪裏,如果他能看到估計會很開心吧。”

就在保護膜罩住葉辰的一剎那,赤炎金雕已經撞在了葉辰的身上,雖然是倒飛出去,並且隱約有“咔吧”的聲音傳來,不過卻是能夠明顯的看出葉辰嘴角正在上揚,看來並沒有太嚴重的問題。

當葉辰砸在一棵樹上之後,終於是停止了倒飛,並且仍然是盤腿雙眼緊閉的狀態。就在葉辰穩定後,小蛇再次動了起來,這次整條小蛇均是化爲了一個濃金色的圓球,雖然有一點橢圓吧。

赤炎金雕看到這一個濃金色圓球之後,雙眼突然閉了起來,似乎不是懼怕這道光芒,看來這個圓球給它帶來了一種不安全的感覺。

事實也的確如此,圓球在飛速轉動了幾十圈之後,突然瘋了一般的朝着赤炎金雕撞去,看來是想給它來一個致命一擊!赤炎金雕也不是笨的魔獸,明白正在朝自己飛來的圓球是一個不小的威脅,立即雙翅張開,衝了出去,想要躲開這個圓球的攻擊。

不過這赤炎金雕的如意算盤可是打錯了,目前可沒有人,當然魔獸也算,目前沒有一個能夠逃脫葉辰的赤金爆心火所放出的縮小版赤爆心火。

所以,當赤炎金雕剛剛來到天空上時,縮小版的赤爆心火突然來到其面前,直接“嘭!”地一聲爆炸開來!聲音持續了十幾秒,幾乎整個外圍三千花葉林的人和魔獸都聽到了。

只見赤炎金雕掉落在了地上,雙翅已經爛開了,並且不斷涌出濃稠的鮮血,身上的骨頭已經有好幾處破裂,不對,準確的說應該是斷裂。

赤炎金雕不斷痛苦的**着,看來這一擊對它的傷害真不小!也就是在這一刻,鷹嵐衝了上去,匕首直接劃在了它胸口上的一個位置,剛剛劃入的那一刻,赤炎金雕徹底放棄了抵抗,隨後胸口猛地爆開,一個濃金色的菱形晶體飛了出去!

鷹嵐大喝一聲:“葉辰,去取過來吧!這就是赤炎金雕的生命精華,一會兒我會爲你做一些防護措施,不過吞噬這方面的,就靠你自己了!”

葉辰點點頭後衝了出去,將濃金色菱形晶體取到手中,一股狂暴的氣息涌上心頭,使得葉辰不由得渾身使勁一抖!葉辰仔細看了看晶體之後,跳了過來,一口將濃金色菱形晶體吞入了口中,終於是開始了吞噬……

ps:感謝各位的鮮花啊,現在已經是300多朵鮮花了,這對於我的鼓勵真的是不小,接下來的內容將會進入三千花葉林的第一個小**,希望大家能夠喜歡。同時,不要忘記了投上一朵鮮花哦~~ 第三十七章:吸收獸晶

ps:那個啥,之前說過了,開學可能會暫停幾天,不過週末仍然會加強更新,以下是正文。

就在葉辰將獸晶放入口中的那一剎那,突然感到一陣噁心,彷彿看到了穿腸爛肚般的情景一般,不過在葉辰眼前浮現的只是天旋地轉的景色,口中吼着些什麼,不過卻發不出聲音。

就在葉辰快要堅持不住嘔吐出來的時候,鷹嵐的聲音如同鬼魅一般開始傳來:“葉辰,這是獸晶的抵抗因素,這還只是第一波反抗,以後的會更加困難以及不一樣,所以你現在一定要堅持住,一旦吐出來,獸晶會自爆不見。”

聽到鷹嵐的這句話,葉辰再也不敢任由這股噁心的因素在自己體內胡亂衝撞了,趕忙調集赤金爆心火來護住全身的經脈,以免出現不必要的危險。

在葉辰體內,一個菱形的晶體正在衝撞着,而且時不時會釋放出一股股青色的液體,如果稱它爲毒液的話就有些不切合實際了,這東西想必就是先前導致葉辰噁心想嘔吐的因素吧。

那股股青色液體一旦接近葉辰的經脈欲想攻擊的時候,一層赤金色的防護網突然出現並且立即貼身上去利用高溫蒸烤着青色液體,不一會兒,液體便被蒸發成爲淡淡的青色霧氣緊貼在葉辰的體內,看來仍舊還是有一點輕微的影響。

葉辰卻不然,一旦青色液體被蒸發時,自己的經脈就會感到一陣淡淡的酸脹,好像要炸開一般,不過當那股股青色霧氣貼到自己的體內時,那種酸脹之感又突然轉化爲了淡淡地疼痛,不過不至於讓葉辰發出聲音。

就在葉辰緊皺的雙眉逐漸舒展開來的那一剎那,在其體內的菱形晶體突然炸開,也就是在這一刻,葉辰的整個臉都猙獰了起來,而且時不時發出類似於野獸般的吼叫,看來第二波攻擊開始了。

當菱形晶體炸開時,那些能量凝合爲一個青色的圓形球體,而且時不時發出一道道青色光亮,也就是光亮發出時,葉辰體內的經脈就會突然粗壯幾分,而且看那陣勢,竟然可能會一時半會兒停不下來。

雖然經脈在不斷粗壯,葉辰卻沒有疼痛感,相反的,竟然有一種舒爽的感覺,好像浸泡在溫泉中一般,不自覺地,葉辰竟然吐出了一口青色的污濁之氣。

看到葉辰這番舉動,鷹嵐並沒有過多擔心,喃喃道:“看來這小子的第一波攻擊撐住了,接下來的,可能會比噁心還要恐怖,那種冰火之域,我可不想再嘗試第二次,不過這對於他進入靈師級別也會更加穩定,希望他能夠撐下去接下來的冰火之域吧。”話語之中,竟然充滿了惆悵。

葉辰自然是聽不到鷹嵐此時的話語,如果他能夠聽到,肯定又會刨根問底地詢問鷹嵐什麼叫“冰火之域”了,不過接下來可能也不用他問了,接下來,就是冰火之域的煎熬。

就在經脈的粗壯停止後,那經脈竟然比一根手指還要粗壯!這也使得葉辰整個人大了一圈,要是此時葉落也在場的話肯定會嚇一跳,現在的葉辰個頭竟然比葉落還要大上不少,當然,這自然少不了先前經脈粗壯的影響。

也就是這種舒爽的感覺漸漸散去後,葉辰突然感到全身的骨頭一僵,而且經脈中靈氣的流動也是緩慢了兩倍!全身骨頭僵硬後,萬一使勁撞在地面上,或許會全部斷裂開來。

葉辰整個人的臉色變得鐵青,在其頭髮上竟然結起了一層霜,渾身有點發抖,就連自己的嘴角也是在不斷哆嗦。如果你離遠看葉辰的話,就會明白此時的情況:葉辰的身子竟然被一層淡藍色的光膜罩住,也許就是這個光膜對自己的影響才使得渾身僵硬。

這應該就是鷹嵐先前所說的冰火之域的冰域吧,就連鷹嵐看到此時的情況也是有些心悸道:“的確是冰域,不過怎麼感覺比我以前所受到的冰域更加猛烈呢?難道是赤炎金雕獸晶的影響能力大?或許吧。”

當鷹嵐停止說話的同時,葉辰身體之外的那層淡藍色光膜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層硃紅色的光膜,也就是那層硃紅色的光膜出現的那一剎那,葉辰全身的僵硬感消失不見,只是感覺全身的溫度在逐漸升高,不一會兒,葉辰已經是滿頭豆大的汗珠,而且在其體內正有一道道赤色光刃划着自己!

之前的骨頭比較僵硬,這一經過灼烤,竟然稍微有些鬆動,而且已經有一些脆弱的骨頭裂開,這一情況令得葉辰痛苦地大喝一聲,整個人直接癱倒在地面之上,而且不斷痛苦地**着,看來之前骨頭的斷裂對於自己的傷害真不小!

也就在葉辰堅持不住的時候,那股冷冰冰的感覺又突然涌上心頭,看來又到了冰域的時間。(好吧,這雖然看着有些像整人,不過後期對於葉辰的成長絕對是不可限量的)

先前斷裂的骨頭在冰域到來的幾刻中,又奇蹟般地接上了,而且比斷裂之前更加堅固,強健。不過雖然骨頭舒服了,葉辰卻是痛苦了,一直處在一半冷一半熱的環境下,對於自身體能的消耗,基本上屬於雙倍的。

而且一般人處在半冷半熱的情況下還有可能感染風寒呢,別說葉辰了,此時是沒有一點力氣可以運用,整個人癱軟地躺在地上,彷彿想任由這冰火之域控制自己。

體內的赤金爆心火經過這般摧殘,也是有些堅持不住了,漸漸地褪去了,葉辰的最後一層防護也是消失不見,冰火之域也是在同一時刻加大了攻擊的力度。

葉辰不斷顫抖着,等待着命運的抉擇,最終,冰火之域逐漸消失了,而葉辰呢?整個人已經倒在地上了,一動不動了,但是對外界的感覺還是有的,不然鷹嵐早就衝上去幫忙了。

葉辰剛想舒一口氣時,最後一波攻擊也是最恐怖的一波攻擊開始了…突然那些半藍半紅的能量凝在一起,但卻不是變爲綠色,而是變爲了黑色。

黑色能量又逐漸化爲了一個黑色能量球。突然,“嘭!”地一聲,黑色能量球直接在葉辰的體內爆炸開來,葉辰雖然已經沒有力氣反抗,但是仍然是用盡全身的力氣大吼了一聲,整個三千花葉林,甚至是葉南天聽到了這聲吼聲後也是渾身一抖,這彷彿來自地獄般的吼聲就像人的最後一搏一樣!難道葉辰真的堅持不住了嗎?!

葉辰此時低聲道:“隊長,父親,葉振,小鷹,難道我葉辰真的那麼沒用嗎?我真的會死在這裏嗎?如果我真的死了,你們請好好地活着。”說完這句話終於是失去了意識。

也就在此時,葉辰的體內,黑色能量球發動瞭如同暴風驟雨般的進攻,不斷開始爆炸,葉辰的體表也是變得千瘡百孔,渾身破破爛爛,也不知在何時,葉辰的體內那股黑色能量變化爲了一股股無色的清純能量,不斷澆灌着葉辰的經脈,經脈也是如同殘花敗朵般不斷吮吸着這股股清純能量。

而葉辰的傷勢,也是不斷復原,開始變爲最初的葉辰,而也就在同一時刻,葉辰突然睜開了雙眼!

ps:葉辰的甦醒會帶來什麼呢? 第三十八章:赤炎金雕的能力【附送】

熹微的空氣,薄薄的霧霜,不知不覺,天空之中已經浮現出了一抹魚肚白。新的一天,一切都是充滿了生機,而就是在這樣的一個氛圍中,三千花葉林又是顯示出另一幅詭異的景象…

突如其來的甦醒連鷹嵐也給嚇了一跳,仔細朝葉辰的方向望去,看到葉辰拔出天雲刃支持起身子站了起來,問道:“葉辰?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葉辰轉過身來,冷眼望着鷹嵐,彷彿在看着一個怪物一般。被葉辰這樣一看,鷹嵐也是感到全身一陣不自在,隨後道:“小子,你幹什麼?想造反啊?”

過了一會兒,葉辰突然哈哈大笑起來,這樣的變化,鷹嵐有些受不了了,剛想衝上去控制住葉辰,葉辰動了!葉辰的雙腳底一個冒出赤金色,一個冒出銀色,一個閃身,突然憑空消失在原地,鷹嵐愣住了。

就在這時,一陣詭異的聲音傳來:“嘿嘿,隊長,感覺怎麼樣?我現在是不是厲害多了?”憑着強大的感知力鷹嵐立即強扭過身子,看到了正在朝自己微笑的葉辰,看來已經沒什麼大礙了。

鷹嵐仔細看了看葉辰,道:“小子,你,現在沒事了?”看來鷹嵐還是有些不放心。葉辰笑了,過了一小會兒,葉辰方停止了笑,道:“當然沒事了,你看我現在像有事人的樣子麼?”鷹嵐伸出一條胳膊,用力捏了捏葉辰的肩膀,感受到從之上傳來的真實的彈性後方長長地舒了一口氣,道:“看來是沒事了,也怨我,之前沒告訴過你,吞噬魔獸的獸晶的過程中分爲了三個部分,也就是所謂的三波攻擊。”

不說還好,一說葉辰又是渾身一顫,彷彿聽到了一個很恐怖的事情似的。見到葉辰這個表現,鷹嵐也只好苦笑一聲後緩緩道:“第一波攻擊,你應該知道的,你是不是感到十分噁心,還有些天昏地轉?”葉辰閉上雙眼,只見其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後來使勁晃了晃頭後睜開雙眼,道:“是的,不過這個一般沒什麼大礙,再說你之前也提醒過我了,不然那獸晶真有可能被我吐出來浪費掉。”

鷹嵐點了點頭,道:“這只是第一波攻擊,威力不大,只是一種慣性攻擊,不過到了第二波就有些危險了,名爲‘冰火之域’。”

“冰火之域?”葉辰重複道,沒等鷹嵐解釋葉辰又接着道:“我知道了,是不是那個令我一會兒變熱一會兒變冷的那波攻擊?”鷹嵐嗯了一聲表示認同。葉辰道:“其實這一波還沒有什麼呢,只是比較折磨人罷了,雖然冰完後經過灼燒我的骨頭會碎裂開來,不過之後經過冰的侵蝕骨頭又會重新接上去,而且比碎裂之前還要牢固了。”

夜少的二婚新妻 鷹嵐來到一棵樹前,劃下一個青色果子扔給了葉辰後接着道:“對,最恐怖的就是第三波的攻擊,你有沒有印象?”手中握着青色的果子,葉辰感到神智一陣清晰,回憶第三波攻擊地時候也簡單了許多。沒多久後就順理成章的講了出來:“第三波攻擊我知道,但是我只捱了一下後好像就昏死過去了,不過第一下爆炸就那麼猛烈,恐怕往後還有更恐怖是爆炸吧?”

鷹嵐也是一陣後怕道:“那是自然的,之後還暴風驟雨地炸了很多次,速度一次比一次快,威力也一次比一次大,我原本以爲你會挺不過去夭折在那裏,不過後來也不知爲何你的身體竟然又重新恢復起來,先是變爲了一個成年人的樣子,又變回了你現在的樣子,再然後,你就醒過來了,再往後,就是我們現在的事情了。”

葉辰點點頭,不過臉色有些蒼白,聽到爆炸衝擊一次比一次快、威力大的時候可以明顯的看出葉辰的手指甲刺入了手心的肉中。鷹嵐提示道:“不過你剛醒過來的時候爲什麼用那樣的眼神看我?難道那是你吞噬赤炎金雕獸晶後所獲得的能力?”

聽到鷹嵐發問,葉辰突然“嘿嘿”笑了兩聲,之後才緩緩解釋道:“那個啊,好像就是關於洞察的能力,或許我稱它爲‘銀梭穿魂眼’吧,不過我也不知道爲什麼,一用這個眼神之後我看到你的樣子是全紅,而且隱隱有一種想要衝上去揍你的衝動。”

聽到葉辰前面的話鷹嵐會心一笑,感覺挺不錯的,不過聽到後面那句想要揍他的那句話後,突然怒了,緩緩走過去道:“你個臭小子,我爲你付出那麼多,你竟然想揍我?!”不過後來又笑了,道:“不錯不錯,竟然有這種冷血的感覺,回頭我帶你去鐵鷹組織介紹介紹,看看能不能讓你也加入鐵鷹組織。”

葉辰不解道:“加入你們的鐵鷹組織有什麼好處麼?”鷹嵐得意一笑,道:“嘿嘿,加入我們鐵鷹組織啊,好處當然多,比如……”

聽着鷹嵐滔滔不絕地介紹加入他們鐵鷹組織的好處,葉辰有些不耐煩了,道:“停、停、停,你說了那麼多,有幾句進入正題的?”見到被葉辰識破,鷹嵐也不好多說什麼,只是突然雙目變得清秀起來,不知道的還覺得是個大聖人呢,鷹嵐道:“加入我們中的人會有四名獲得進入帝都的靈怪學院學習的機會。”

葉辰突然直了直身子,問道:“靈怪學院?是不是那裏面的人都是靈者、靈師什麼的?”說到這,鷹嵐的樣子中也流露出一絲嚮往,道:“那裏面的導師實力高到你不敢想象,別看我這樣的,都沒實力獲得保薦資格。”

葉辰愣住了,道:“你是兩星大靈師,都沒資格獲得保薦的資格?”鷹嵐點了點頭,道:“所以說,加入我們鐵鷹組織會有機會獲得保薦資格,不過還有另一種方式。”

聽到鷹嵐的這句話,葉辰突然走過去,道:“另一種方式是什麼?”鷹嵐嘆了口氣道:“不過,你不要想了,太難了。”葉辰笑了,道:“你先別管行不行,難不難,先告訴我是什麼方式?”

鷹嵐嘆了口氣,道:“罷了,告訴你吧,另一種方式就是四處遊蕩,或許遇到靈怪學院的導師什麼的,或許看到你天資聰穎,會直接拉你進去。”

葉辰雙眉微微一皺,道:“靈怪學院?有什麼意義嗎?”鷹嵐道:“那是自然,靈怪學院,自然是隻收靈者中的怪物的學院…”

ps:這一章屬於送給大家的,不計入任何加更。 ps:忙簽約的事情了,今天更新晚了一些,不好意思哈~~

—————分割線—————–

就在此時,一股陰森森的氣息傳來,這令的葉辰呼吸一滯,不過鷹嵐卻是早已習以爲常了,感受到這股罡風后,鷹嵐立即跪下一條腿後,恭聲道:“參見葉護法,葉護法親自到來,想必是有大事相告吧?”

原來又是葉南天,這個之前將葉辰給揍得半死不活的護法,此時又來到了這裏,看來又有什麼事了。不過葉辰的臉色倒不是太好,畢竟這個傢伙曾經想要搞死自己,要不是看自己有些眼緣的話,肯定會被葉南天給廢了。所以葉辰情不自禁地哼了一聲,當然,這一聲葉南天是全部聽見了,強露出一抹笑容之後,沒說什麼。

葉南天來到鷹嵐面前,恢復了原本那副冷冰冰的表情,簡單道:“之前查到了消息,追殺令上的一個傢伙在三千花葉林內部的一個小村子裏出現了,你最好在兩天左右趕到那裏。”

“什麼?!三千花葉林內部還有村子?!”葉辰有些不解道,畢竟他是第一次來這裏,對這裏的環境、地理位置都不太熟悉,不知道、奇怪是在所難免的。鷹嵐沒有理會葉辰的話,仍是恭聲道:“知道了,葉護法,請問你還有什麼事情麼?”

葉南天有些不爽,看到自己葉家的後人竟然被一個隊長忽略了,此時竟然來到其耳邊,淡淡地說出了一句話:“葉辰若是有一點閃失,我會親自會會你的。”鷹嵐愣住了,爲了一個葉辰,值得麼?況且他與葉寬之間不是還有矛盾麼?爲什麼此刻會如此袒護葉辰呢?

不過雖然心有疑問,此時卻不能說出來,只是鄭重的點了點頭,護法所說,是不可以違抗的,緩緩道:“是。”聽到鷹嵐這句話,葉南天方轉過身來,走向葉辰。

說來也奇怪,見到葉南天朝自己走來,葉辰竟然有一種高興的感覺,難道是因爲兩人都是葉家的麼?怎麼會那麼簡單呢?葉辰率先發話道:“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三千花葉林內部怎麼會有村子呢?”

葉南天並沒有因爲葉辰的不尊敬而發怒,而是有些淡淡笑容的走了過來,眼神中透露着一絲絲邪魅,道:“我這不是來回答你了麼?”這次葉南天說話與第一次的感覺完全不同了!如果說第一次是嚴肅的話,這一次應該叫邪魅了,真是奇怪。

葉辰使勁搖了搖頭,對於葉南天的這種變化葉辰自然是不太習慣的,接着道:“那你說啊。”說這句話的時候,葉辰覺得自己的底氣都不知道掉到哪裏去了…

葉南天笑了,良久才止住笑容,緩緩道:“三千花葉林外圍的構造極爲簡單,只是些簡簡單單的毒物包圍着四周,一般是起不到什麼防範作用的,不過有時候釋放出的毒霧卻是能夠影響到一些修爲極爲低的人,比如——靈者九階那樣的。”

葉辰可以明顯的聽出來,靈者九階這四個字葉南天用了重語氣故意強調。葉辰偷樂了,這葉南天看樣子還不知道自己已經進入了靈師階別了呀。不過此時的葉南天也在心裏偷偷道:臭小子別以爲我不知道,昨天那一聲殺豬般地叫聲可是你發出來的,就說嘛,你撐不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