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發現客廳站立的陳樂,溫玉的臉上立刻露出勝利者的笑容。

“喲,是你這個窩囊廢啊,沒想到你這人看上去沒用,就連走路都是慢吞吞的,現在我回到你家,連澡都已經洗完了,你才趕回家裏,未免也太遲了吧!早知道你會跑回來,我就特意把動作放慢一點,讓你好好看清楚我是怎麼表現的,那樣才叫過癮啊,哈哈哈哈哈!”

就在剛纔和陳樂吵架之後,沈紫煙快步走了回去,但由於地上青苔打滑,沈紫煙一個不注意,就滑了一跤,一個跟頭摔進河裏。

後面追來的溫玉見此情況,就立刻脫下外套,一下跳進了河水中。

在溫玉的救助下,沈紫煙才勉強被被拖上岸,倖免於難。

由於回來較早的原因,沈紫煙先在浴室洗完了澡,而溫玉卻稍慢一步,等到他出浴室的時候,正巧碰到回到沈家的陳樂,也就有了第二次的誤會。

聽了溫玉極具挑釁的話語,陳樂剛剛恢復的脾氣又一下爆發。

他拿開放在沈紫煙肩膀上的手,臉色頓時變得冷峻。

“哦,原來是這樣,敢情搞了半天,你們兩個是等不及時間,趕忙跑回來獨處了?看你們這一臉愉快的樣子,剛纔想必也是相當愉快吧,既然如此,那你們何不在故技重施,當着我的面再來一場現場直播?”

陳樂現在可謂是氣到了頂點,男人一輩子最大的自尊一下被溫玉深深戳碎,不得不讓他激怒不已。

見到這幅場景,本來還在悲傷中的沈紫煙頓時慌了。

其實剛纔在陳樂安慰她的時候,她就已經決定不再計較,可溫玉這個傢伙卻口無遮攔,一下將本來正常的事情說得難聽無比,一下激怒了陳樂。

這下要是再不解釋清楚,他和陳樂的夫妻之情,恐怕就要徹底毀於一旦了。

“陳樂,你聽我說,剛纔從公園離開之後,我走到了河岸邊,不小心腳下一滑,掉到了河水中,是溫玉不顧自己生死,冒着生命危險把我從河裏救了上來,要不是他出手,我現在恐怕就沒法在這跟你說話了,至於洗澡的事情,是他怕我着涼,先讓我在浴室洗完,他之後才進的浴室洗澡,溫玉他說話口無遮攔,你不要太當真了。”

聽完沈紫煙的話,陳樂不怒反笑,整個客廳都盪漾起隆隆回聲。

“好一個連環謊言,好一個不要當真,我付出全部,用心對你,你不高興,我便爲你洗衣做飯,你心事憂愁,我便替你爭取城西項目,可你卻全然沒放在眼裏,在你的心裏,我所做的一切,反倒比不上這個厚顏無恥的青梅竹馬,好,你們不是想待在一起嗎,那你們就待個夠好了,我家裏的地方隨你們用,要是覺得不過癮,還可以到廚房做飯、客廳喝茶、陽臺看星星,只要是你們想待的地方,就儘管待個夠。”

聽到陳樂憤怒的發言,沈紫煙的淚水又一次決堤了。

“我到底要怎麼說,你纔會相信我沒有說謊?我發誓,我這輩子頭一回如此卑微的向人請求,我只希望你明白,我是真的沒有做任何對不起你的事!”

見到這副場面,溫玉站出來拍拍沈紫煙的肩膀,示意她不必理會。

“跟這傢伙說什麼,像他這樣低級的窩囊廢,就算你跟他說一千句一萬句,他都只當你是在不懷好意,別理他,我扶你回房裏,好好休息一會再說。”

說着,溫玉還面帶挑釁地看了陳樂一眼。

那譏諷眼神,就像在嘲笑陳樂,連自己心愛的女人都守不住。

陳樂面無表情,只是給了溫玉一個凜冽的眼神,便頭也不回地出了沈家大門。

走在路上,陳樂撥通了楊鐸的電話號碼。

不出三秒鐘,電話便立刻接通。

“大哥,您找我?有什麼吩咐,您儘管開口,我立刻幫您辦到。”

不知道是爲什麼,楊鐸總覺得電話那頭,透着一股懾人的寒氣,就像是一把雪亮的刀鋒,隨時都會取人性命。

“幫我調查一個家族,盡你最大的權力,現在就給我查。”

陳樂冷冷的說完,對面的楊鐸不禁打了個寒顫。

“請問大哥是要調查哪個家族,只要是我能辦到的,我必將萬死不辭。”

陳樂沒有多餘廢話,直接直奔主題。

“京都溫家,五分鐘之內,要他們全部的資料。”

聽到京都溫家幾個字,楊鐸的臉色頓時呆住。

“大哥,恕我耳拙,您剛纔提到的,可是京都四大家族之一的那個溫家?”

陳樂面色有些不悅:“當然是那個溫家,你有什麼意見嗎?”

見陳樂面色不悅,楊鐸連忙回答。

“不,既然是大哥的要求,楊鐸哪裏敢有什麼意見?只是這京都溫家勢力極大,財力通天,觸角遍佈整個華夏,想要查他們的老底,無異於是向他們發出公然的挑釁,後果極其嚴重啊。”

楊鐸並非是危言聳聽,早在十年前,他就曾經目睹過溫家的行事手段。

只要是和他們有過節的人,都會被他們用各種非人的手段瘋狂折磨,直到被迫屈服,可以說,只要惹上了京都溫家的人,統統都難逃其毒手。

楊鐸之前的一個兄弟,本來在當地的地界還有些手腕,向來沒怕過誰。

但自一次酒局之中,因爲酒勁上頭,竟不小心把胃裏的晚飯吐到了溫家的桌上。

當晚,這人的家裏就被斬盡殺絕,破壞一空,到了第二天,裏面全都是令人膽寒的屍山血海,就連久經命案現場的警員看到這幅場景,也是嚇得一連發燒了三天。

但陳樂卻不管那些,現在的他,只想把溫家徹底粉碎。

“楊鐸,幾天不見,你就如此膽大,連我這個主人的命令都不聽了是嗎?要是你不肯聽命,那你明天就等着得到跟你那兄弟同樣的下場吧!”

陳樂說完,不等楊鐸回答,便當場掛斷了電話。

正在這時,一臉淚痕的沈紫煙從後面追了上來,她的面色十分憔悴,看上去就讓人感到可憐。

0060 竟敢非禮我女朋友?

見到追着出來的沈紫煙,陳樂沒有一絲表情。

“你過來幹什麼,你不是已經決定要和那個無恥之徒在一起了嗎,爲什麼還要過來找我?”

沈紫煙擦了擦臉上的淚珠,擺正了臉色。

“我到這裏來,是想要告訴你,城西項目的事情,不需要再去談了,之前你做出了那麼多貢獻,我從心底感謝你,現在沈氏集團的危機已經有辦法解決,沈家面臨的威脅也會馬上消失無蹤,作爲沈氏集團的總裁,我向你表示最崇高的敬意。”

說完,向他深深鞠了一躬。

聽到沈氏集團的危機解除,陳樂的臉色有些複雜。

以他之前的瞭解,沈氏集團的資金鍊斷裂,已經不是區區五百萬能夠解決的問題,若是不談下城西項目,那麼沈氏集團就會面臨崩潰的結局,而崇州沈家,也逃不脫就此破敗的命運。

城西項目的事情,他一直在努力與慕容冰溝通,現在卻被溫玉給一把奪去,現在沈紫煙又來向自己道謝,肯定是受到了溫玉的安排。

也就是說,溫玉知道沈氏集團的危機,利用家族的關係和手段,出手拿下了城西項目,並把它送給了沈紫煙。

想到這裏,一切的事情就都說得通了,溫玉把城西項目送給沈紫煙,又設計讓自己和沈紫煙離間,這樣就可以不費一點力氣,達到拆散他們的目的,從而坐收漁利,將陳樂踢出沈家,從此將沈紫煙據爲己有。

溫玉啊溫玉,你還真是有夠毒的啊!

回想起溫玉那充滿挑釁的笑容,陳樂嘴角頓時露出一絲冷笑。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城西項目的事情,應該是溫玉幫你談妥的吧?他京都溫家的權勢力量,想要拿下區區一個崇州的建設項目,簡直就跟玩似的,這下他幫你解決了整個家族的危機,你難道就不怕他拿這份人情,來逼迫你做出什麼你不願意做的事情嗎?”

聽了陳樂的這番話,沈紫煙才突然想起來。

既然溫玉要幫自己這麼大的一個忙,肯定就不會空手而歸,再結合他至今爲止的一切表現,他明顯就是想要把她和陳樂從中拆散,好達到插手沈家,接近自己的目的!

沈紫煙越想越犯愁,正在她要開口的時候,她的手機鈴聲忽然響了起來。

“喂?我是沈紫煙,嗯,是這樣沒錯,好,我這就過來。”

掛斷電話,沈紫煙有些抱歉地看向了陳樂。

“對不起,陳樂,我手頭遇到了些狀況,需要馬上到現場處理,今天事情就暫且擱置好嗎,我希望等到一個我們兩個都冷靜的時候,好好坐下來聊一聊。”

說完,沈紫煙便轉身離去,只留下陳樂還站在原地。

正在陳樂要朝外走的時候,遠處忽然出現了沈玲星的身影。

她邁着小步子,臉色焦急地跑了過來。

看她那緊張的眼神,一看就知道是遇到了什麼不平常的事情。

她一路跑來,氣喘吁吁的來到了陳樂身邊。

“姐…..姐夫,我…..有消息…….要告訴你……..”

陳樂連忙扶她在旁邊的長椅上坐下,拍了拍她的背部。

“彆着急,有事情慢慢說,即使有什麼情況,也不急着這一會。”

幾分鐘後,沈玲星總算是緩了過來,她一把抓住陳樂的衣袖,臉色緊張地開口。

“姐夫,你一定要小心溫玉這個人,之前我以爲他這次回國,只是爲了和姐姐聊聊天,敘敘舊,但沒想到,在他那平易近人的外表下,其實隱藏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聽完她的話,陳樂不禁哈哈一笑。

“哦?看你這緊張兮兮的樣子,什麼時候還兼職當上了情報特工人員啊?”

一聽陳樂戲弄自己,沈玲星立刻就不高興了。

“你這個沒良心的傢伙,本姑娘大老遠過來,好心給你送消息,你不但不領情,還在這裏取笑我!哼,我以後再也不和你玩了!”

說着,沈玲星便將頭轉過去,嘟起了小嘴,臉頰高高鼓起,叉起腰,做出一副氣呼呼的樣子。

那生氣的模樣,簡直可愛極了。

陳樂哈哈大笑,又逗了沈玲星幾句。

本來還有些沉鬱的心情,一下就被她弄得開朗許多。

送走沈玲星後,陳樂一便思考着對付京都溫家的事,一邊在街上溜達。

正在這時,他忽然在街道的對面發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綠化帶的旁邊,之前教訓過陳樂的美女警官毛雨琪,此時正臉色難看地在路上走着。

她的一張俏臉上微微滲出汗珠,用手捂着肚子,獨自一人走在大路上,腳步顯得十分搖晃。

看她的臉色和動作,明顯透露着一股虛弱之氣。

陳樂上次被她說成是渣男,早就想調戲她一番,這下在街上偶遇,正好可以開開她的玩笑。

“警官,今天沒事出來巡邏啊?看你這虛弱的樣子,肯定是早上起來上班沒吃早飯,年紀輕輕的,就這麼不愛惜自己的身體,老了以後可是要抱着藥罐子過生活的,來來來,你跟我走,我帶你吃炸醬麪去。”

陳樂說着,便朝她開玩笑似的招了招手。

按照毛雨琪的脾氣,看到他對自己舉止這麼無禮,肯定當場就要大發脾氣。

可今天,卻不知道是爲了什麼,毛雨琪卻一點脾氣都沒有,反倒是腳下一滑,當場朝路中央倒了下去。

馬路上的車輛川流不息,要是就這麼倒下去,後果肯定不堪設想。

“危險!”

說時遲,那時快。

就在這關鍵的時刻,陳樂果斷出手,將毛雨琪抱在了懷裏。

一輛裝滿貨物的大卡車,就這樣貼着兩人的耳邊,嗖的一聲開了過去。

看着遠去的大卡車,陳樂不禁心道好險好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