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白顏一愣,終於從剛才的激動中回過神來,眉頭淺皺,視線轉向了身旁的小傢伙。

「晨兒?」

你如此誣陷你爹,你爹知道嗎?

白小晨緊緊的握著白顏的手,淚眼汪汪的目光直視著白寧。

白顏自然知道自家兒子這麼做肯定有他的用意,所以,她沉默了下來,不言不語。

事實上,白寧也捨不得白小晨離開,可如今他母親都找上門來了,若是不歸還人家的兒子,也太說不過去了。

現在,聽聞白小晨的話,白寧的眸光繼續望向了緘默不語的白顏,唇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

「如果姑娘要留下的話,那自然是可以的,只是不知姑娘意願?」

重生魔法妻 不知為何,這姑娘給她的感覺……很舒服,仿若似曾相識。

白顏凝視著白寧絕色的容顏,半響之後,她抿唇道:「我名白顏,你可以稱呼我為顏兒,姑娘這個稱呼,我有些聽不慣。」 白寧淺笑嫣然:「好,你都這樣說了,那我就冒昧的稱呼你為顏兒,只是……顏兒,我們是不是應該認識?」

她那淺柔的聲音讓白顏心臟一顫,緊緊的捏著拳頭,正當她想要回答白寧的時候,白寧那動聽的聲音再次響起。

「其實,關於以前的事情,我都記不太清了,可我總覺得,我應該有個女兒,我的儲物袋裡還有給女兒準備的肚兜,但是,我等了這麼多年,都沒有一個親人來找我。」

白寧嘆息了一聲,一個人的記憶為一片空白,那種感覺,是說不出的難受,可她總相信,她的親人得知她消失之後,必然會前來尋她。

然而……她等了這麼久,都沒有一個認識她過去的人出現。

久而久之,她的心裡就充滿了失望。

白顏的眸子陡然緊縮,她的精神力放了開來,向著白寧的身子進行著探索。

白寧身子一顫,可是,面對著白顏用精神力的試探,她做不出任何的反抗,僅是微微閉上了雙眼,任由那一道精神力探索著她的身體……

半響之後,白顏才將精神力扯了回來,她的眼中閃過一道異芒,認真的盯著面前的青衣女子。

「娘親……」

白小晨眨巴了下眼睛,轉頭看向白顏:「漂亮奶奶的身體是不是有什麼情況?」

白顏看了眼白寧,眼中帶著複雜之色:「她的記憶被人下了封印,所以,她才會無法記起之前的事情。」

下了封印?

白寧顫了一下,她撫向自己的太陽穴,柳眉輕蹙:「我失去記憶,不是因為受傷的緣故嗎?你剛才是說,我的記憶被人給封印了?是誰要這麼做?」

白顏眯起雙眼,看來她還不知道自己記憶被封印的事情。

驀地,她的眸光轉動了一下,突然開口問道:「你認不認識寧遠。」

「遠哥,你認識他?」白寧驚訝了一下,輕笑著說道,「我這些年失去記憶之後,一直是遠哥在照顧我,並且幾次救我與危險之中,若說他和我的關係,用親哥來形容也不為過。」

可惜的是,遠哥竟然對她抱有非分之想,如此,他也只能漸漸的冷落他……

想到這些年的情誼,白寧緩緩的嘆了一口氣,臉上帶著一抹無奈的笑容。

白顏看到了白寧的臉色,本來想要說出口的話又被她吞了回去。

畢竟,如今的白寧失去了所有的記憶,她就算告訴她寧遠所做的那些事情,她也未必就會相信。

何況,白寧失去記憶,與寧遠必然脫不開關係。

只有等白寧將記憶恢復之後,她才能徹底的讓白寧相信她。

「寧姨。」

噔噔噔。

一陣腳步聲從樓梯上傳了下來,隨後,一個容顏嬌俏的少女快步走來,她的臉龐揚著天真的笑容,璀璨的眸子再望向白顏之際頓了一下,眸中閃過一道不易察覺的光芒。

「寧姨,這位姑娘是……」

「哦,她叫白顏,是晨兒的母親,」白寧眉頭一蹙,下意識的不想介紹白顏給寧悅認識,可她聽寧悅如此詢問,也無法拒絕,只能介紹了一番。 旋即,她溫和的眸子落在了白顏的身上,淺淺的笑道:「顏兒,這位是寧遠的女兒寧悅。」

除此之外,再也沒有多餘的介紹。

寧遠的女兒?

白顏眯起眸子,她想到了寧遠對她的追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臉上卻絲毫沒有表露。

「白姐姐,」寧悅垂下的眸子中出現一道冷芒,只是當她抬眸之際,那一道冷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和洵的笑容,「晨兒這孩子很乖巧可愛,我也很喜歡,雖然我捨不得他走,但你既然找來了,那我也應當將他歸還。」

小龍兒嘴角一撇,哼了一聲。

這個女人明明之前還罵他們是小乞丐,並且想要將他們趕走,如今又變了一副嘴臉,真是噁心。

「我忘了說了,」白寧柳眉輕蹙,淡淡的開口說道,「顏兒最近這段時間,會和我們在一起,晨兒也不會離開。」

寧悅的臉色驀地僵了。

本來看到白小晨娘親的出現,她心裡還很雀躍,這討厭的小東西總算是走了,可沒想到她不但沒走,還多了一個?

尤其是,這女人長得還和白寧如此相似,說她是白寧的女兒也不為過。

陡然間,寧悅的腦海里靈光一閃,再次死死的盯著白顏那張臉。

這個世上,真的有長得如此相似的兩人?該不會……這個女人,就是寧姨的女兒?

寧悅越想越有可能,俏臉都變得一片煞白,她許是察覺到白寧投來的埋骨,急忙恢復了臉色,笑嘻嘻的說道:「那我以後是不是要多一個姐姐了?寧姨,你可不能有了顏姐姐就忘了我。」

她俏皮的拉住了白寧的手臂,一雙大眼中滿含天真的笑容,俏皮可愛。

白寧對寧悅的表現倒是很滿意,也就不再多言,她再次將目光轉向白顏,眼中帶著柔和的光。

「顏兒,你這些日子尋找晨兒應該很辛苦,我先帶你去休息,至於你那夫君……你不用擔心,如果他敢找上門來,我一定會將他打出去。」

白顏臉色一黑,目光瞥向白小晨,似乎在詢問他,這段時間到底在白寧的耳里灌輸了什麼,以至於白寧對帝蒼的誤會如此深。

看著白顏詢問的眼神,白小晨吐了吐舌頭,小臉上揚著燦爛的笑容。

為了留在外祖母的身邊,他就只能犧牲一下壞蛋爹爹了。

希望壞蛋爹爹找來的時候,能不被外祖母用掃把掃地出門……

「娘……」白顏本想喊娘親,卻驀地想起白寧已經失去了記憶,頓時將話止住了,改口道,「寧姨,我自己帶晨兒去休息就夠了。」

此刻,白寧的身子已然僵住了,她錯愕的看向白顏絕色的臉龐,驚詫的問道:「你剛剛喊我什麼?」

白顏一愣,遲疑的說了兩個字:「寧姨?」

「不,不是這個,前面一個稱呼,你是不是喊我娘了?」

這一刻,白寧也不明白,為何聽到這個字的時候,她的心竟然是止不住的狂跳不已,淚水也浮現在了她的眼眶之內。 「漂亮奶奶,」白小晨眨巴了下大眼睛,天真燦爛的笑道,「我娘親從小就沒有見過我外祖母,如今見漂亮奶奶與外祖母長得如此相像,她一時間沒能控制的住自己,奶奶,要不你給我當外祖母可好?」

這小傢伙的雙眼含著澄亮的光芒,黑眸始終一眨不眨的凝望著白寧,眼中滿含希望。

白寧心臟一顫,她揚起頭,看向沉默不語的白顏,聲音中帶著一絲的小心翼翼。

「顏兒,既然我們這麼有緣,你能不能……給我當義女?」

掌燈奴 寧悅陪伴在她身邊如此久,她縱然給了她許多的寵愛,卻依然總覺得內心缺了點什麼,可現在,面對著白顏母子,她總有一種想要將他們留在身邊的感覺。

就好似,冥冥中註定似的。

「寧姨!」

寧悅本滿臉笑意的俏臉終究還是僵住了,她的指甲深深的鑲嵌到了掌心之中,嫉憤的目光死死的盯著白顏那一張絕美傾城的容顏,狠狠的咬住了發白的嘴唇。

憑什麼?

憑什麼她跟了這麼多年的寧姨,如此輕易就被這兩個人奪走?

他們有何資格成為寧姨的親人?

我家主播又跨界 白寧沒有說話,她期許的眼神凝視著白顏,或許生怕會被她拒絕,她的眼裡不免帶上了一抹緊張……

她這些年面對無數強敵的時候,都不曾有過這種恐懼之感,可現在,她清楚的感受到了心裡的慌亂……

更甚至,連聲音都帶著討厭,那小心翼翼的表情是寧悅從來沒有見過的。

寧悅嫉妒的眼睛都發紅了,猛地瞪向了白顏。

可惜,如今的白寧所有的心神都在白顏身上,自是沒有發覺寧悅那嫉妒的眼神。

白顏的手輕輕的放在胸口。

這便是所謂的……母女連心?

她哪怕已經失去了所有的記憶,都會在潛意識裡記得她?

「娘……」

這一聲輕喚,帶著那顫抖的音,讓白寧的身子驀地僵住了。

淚水再次浮現在她的眼眶之上,也讓她的臉上帶著一抹動容。

「好孩子,以後,你就是我的女兒,你放心,有我在,絕不會允許有人傷害你們母子!」

望著白寧這淺笑著的容顏,白顏張了張口,終究是沒有將寧遠的事情說出來。

罷了,等娘回復記憶,她自然會知道一切……

「娘,我累了,先和晨兒下去休息。」

「好,我送你們去。」

從始至終,白寧的注意力都在白顏的身上,她也因為沒有看一眼寧悅,所以,錯過了她眼中的那一抹狠毒的情緒。

寧悅緩緩轉身,凝視著那一行漸去漸遠的身影,嫉恨的咬緊嘴唇。

她用了這麼多年,都沒有讓白寧收她為女兒,這個女人只是剛出現而已,就已經成為了她的女兒?

這讓她如何甘心?

忽然,走在前方的白寧回過頭來,嚇得寧悅急忙收了眼中的狠毒之色,俏麗的臉龐揚起一抹燦爛的笑容。

「寧姨……」

「悅兒,日後顏兒就是你的姐姐了,希望你能如待親姐一樣待她,別再像之前一樣讓我失望了。」白寧一想到寧悅之前的行為,不覺得蹙起眉頭,輕嘆了一聲,說道。 寧悅緊緊攥著兩旁的拳頭,微笑著說道:「寧姨,我會的,你放心吧。」

白寧這才放心的收回了目光,淺笑著看向身旁的女子:「顏兒,我們走吧。」

白顏微微點頭,在白寧沒有注意到的時候,轉頭望向了站在大廳上的寧悅,亦是從她的眼中看到了那一道憤怒之色。

不過……

想到寧悅與寧遠的關係,她的唇角微微勾起弧度。

不管這兩個人陪伴了娘親有多久,若是讓她知道,娘親的失憶真的與那寧遠有關,那她……絕不會放過他!

冷芒從眸內閃過,白顏收回了目光,她無視身後那一道似要殺人的眼神,牽著白小晨向著客棧的房內走去。

小龍兒回頭向著寧悅辦了個鬼臉,在看到她氣憤的臉色之後,小臉上綻放出天真甜美的笑容。

「娘親,龍兒肚子餓……」小龍兒摸了摸圓滾滾的肚子,撇著嘴說道。

白小晨白了她一眼:「你都吃了那麼多了,還餓?」

尤其是她的肚子,都變得如此之大,居然還想吃。

小龍兒目光含著委屈,可是她就是還沒有吃飽,而且……她肚子里的食物一會兒就會消化了。

然而……

白顏看了小龍兒一眼,就知道了她心中的想法,抬手敲了敲她的小腦袋。

「我不是說過嗎,不許吃雜七雜八的東西,小心吃壞肚子,還會消化不良。」

這小傢伙,又忘記當初吃人結果因不消化而難受至極?如今……她竟然想要將寧悅吃了?

「哦。」

小龍兒委屈的低下了頭,乖巧的應道:「龍兒聽娘親的,那就不吃了……」

太子哥哥說過,娘親永遠是第一,她的話必須無條件聽從,所以,她就算肚子再餓,也不會去吃了寧悅。

白寧將白顏等人送入房內之後,就離開了此處讓他們休息,可就在他離去沒有多久,兩道氣息從門外逼近,亦是讓白顏將目光投了出去。

片刻后,半傾城與龍炎出現在了她的眼前。

望著這兩個人的出現,白顏眸光一沉,問道:「事情怎麼樣了?逸風可有受傷?」

楚逸風的名字剛出現,白小晨的眼睛頓時一亮,急忙拉住了白顏的衣袖,小臉上浮現出興奮的光芒。

「娘親,乾爹也來了嗎?他在哪裡?晨兒好想念他。」

白顏挑眉,視線再次從白小晨的身上轉向了半傾城兩人,問道:「還有,逸風他人呢?」

龍炎沉默了半響:「那個叫做寧遠的男人跑走了,你讓我們去救的那位公子因有事也離開了,並沒有跟我們前來。」

聞言,白顏鬆了口氣:「他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若是楚逸風被她連累,那這一聲,她都會處於自責當中。

白小晨聽聞楚逸風沒有前來,小臉頗為失望,自從當年他和娘親離開聖地之後,就很少在看到乾爹了,為何乾爹路過此處,都不來看看他?

「我們沒能殺了那個傢伙。」

龍炎的表情頗為氣惱,這個世上,能從他手上逃走的人,還沒有多少。 結果,這一次,卻被那個男人給跑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