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百里奕忖了忖眉,雖然聽說過有人渡氣。但是真輪到自己了,他也是發愁,如何把這魔氣才能從月逍的身上轉移走。

無情瞪了兩人一眼,「不要想些有的沒的,如果魔氣可以隨便轉著玩,那便不是道修畏懼的魔氣了。有這個功夫。還不若幫著她梳理一下經脈呢!」

月逍這一折騰便折騰了大半日,隱隱約約的聽到耳邊有說話的聲音,才猛然的醒悟過來。抬頭一看竟是凌無情、百里奕和桃灼三人,不由得暗道一聲壞事。

月逍剛想走,卻被百里奕按住了,他體內的修為恢復了不少,最起碼相當於金丹期的修為了。看來這些日子他並沒有閑著,當然也多虧了鴻蒙珠內得天獨厚的條件。

「再不走就來不及了!妖族的人都被魔族抓起來了。」月逍看了百里奕一眼。畢竟是他的族人,他若不出去,肯定會心裡難受的,便上前抓住他的肩膀,「不若大家一起出去吧!」

瞬間四個人便消失在了鴻蒙珠內大殿之中,一直守在門外的江族長忽然心中一沉,外面魔族人橫行,他也想出去看看,不知道自己的那個不爭氣的兒子是否還好,更是不知道自己的族人找到了沒有,是不是正在遭受著魔族人的侵略。

月逍四人這一出來,不由得都愣住了,魔族人竟然和魔族人打到了一起,這是怎麼回事?

卻見慕悅和妖族的嘻哈二長老站在一起,而半蓮獨自佔據了一方,另一方則是凌瀟和那個金鵬魔尊,剩下的魔族幾乎是混戰在了一起,令人怎麼看怎麼詭異。

不過月逍倒是挺佩服慕悅的,這種情況下海真能夠將嘻哈二長老帶出來,要知道嘻哈二長老那可是老人精,在這種特殊的情況下不說會被懷疑是內應,也絕對會讓對方覺得是不懷好意的。

非親非故,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慕悅眼尖的第一眼便瞥見了凌月逍,不由得氣從心來,「凌月逍,你趕緊過來啊。我可被你害慘了!」

慕悅一臉苦大仇深的樣子,雖然魔族人也分派別,但是面對別的族類的時候,同族之間卻是同仇敵愾的,此時此刻,慕悅已經被同族人當成了叛徒,即便是沈半蓮來了,他的屬下也是拒絕接受慕悅的。

而慕悅本就出身魔族貴族階層,幾乎是想也不想便便用慕家秘法解開了金鵬魔尊設在嘻哈二長老身上的禁制。

說來也怪金鵬魔尊,它為了拉攏妖族歸於魔族手下,擔心兩位長老的實力下降,會導致自己將來的勢力下降便沒有下死手,也只是讓他們挨了一些皮肉傷害。現在他們被慕悅放了出來,又沒有族人可顧忌,下手自是狠厲。

這樣一來,就形成三足鼎立之狀。

月逍看了三位一眼,幾乎是想也不想的便落在了慕悅和嘻哈二長老一側,百里奕、桃灼、凌無情更是唯月逍馬首是瞻。

「王!」嘻哈二長老一見到百里奕都是滿臉激動。

百里奕沖著二人點了點頭,「辛苦二位長老了。」話不多,卻是令兩個人長老熱淚盈眶,「王,您還回來做什麼,現在魔族人洶湧,您該走遠些的。」

凌瀟看著這一幕,掩唇一笑,目光卻是落在了沈半蓮身上,眼中是毫不掩飾的驚艷,沈半蓮的模樣看起來是清水芙蓉,卻有魔性十足,邪魅的很,加之他本就練過合歡宮的功法,更是擅長媚惑,凌瀟只這一眼,便覺得心撲騰撲騰的蹦的厲害,就連原本欽慕金不換的事情也忘到爪哇國去了。

見半蓮沒有看她,凌瀟的臉上才收起了笑意,戲謔的道,「半蓮魔尊,你為了這個女子而殺我們同胞,我看人家是一點都沒有把你放在心上喲。」

凌瀟的這番話,才是成功的吸引了沈半蓮的注意,半蓮的眸子中滑過一道隱瞞,如果眼神可以殺人,此刻凌瀟已經死了不下十次了。

凌瀟被這目光看的身子一哆嗦,往後一頓,卻是靠的金鵬魔尊更近了。

金鵬魔尊哈哈一笑,用力的攬了攬凌瀟對沈半蓮道,「蓮魔尊,你這般樣子可是嚇到我的小美人兒了,我家瀟瀟在床上的本事可是厲害著呢。」

自然此瀟瀟非彼逍逍,但是半蓮卻是覺得怒從心來,腳底下巨大的紅蓮燒的越發的詭異了,竟是業火紅蓮的碎片。

嘻哈二長老這才遲疑的看向沈半蓮,「王,你們快走,我們來對付這魔人。」

眼下雖然敵我難分,但是魔族人肯定是一夥的,雖然不知道他們如何起了內訌,嘻哈二長老目光銳利的在沈半蓮和金鵬魔尊之間涌動。

金鵬魔尊見半蓮這般先是一愣,在冷聲道,「現在咒帝天手下的勢力都已經歸在了我部下,蓮魔尊,還是不要輕舉妄動的好。否則我不知道會不會傷害了你心愛的女人。」

桃灼和百里奕自然是對沈半蓮恨之入骨了,但是此時此刻,沒有沈半蓮來制衡著金鵬魔尊,他們肯定是要落入金鵬魔尊的手中的。

唯有月逍複雜的看了沈半蓮一眼,他的模樣早已經和小時候相去甚遠,月逍發現自己越來越難以想起曾經那些覺得彌足珍貴的往事了,但是沈半蓮與金鵬魔尊的對立,月逍直覺上還是覺得跟自己有幾分關聯的。

「少廢話!」沈半蓮身形一動卻是直衝著金鵬魔尊去了。

嘻哈二長老一愣,隨來魔族的人都是先對外后對內的,守著他們這些外族人,這個蓮魔尊和金鵬魔尊打在一起真是令人匪夷所思,但是他們也沒有忘記這個蓮魔尊曾經囚禁過自己的王,心中巴不得兩個人兩敗俱傷才好。

「沈半蓮,你這個瘋子!」金鵬魔尊大喝一聲,不得不迎了上去。

凌瀟冷冷的將頭轉向凌月逍,她有些不甘心,為何所有的男子都站到了凌月逍那一邊兒去,「凌宮主,咱們可否也切磋切磋啊?」凌瀟眉眼微揚,說的極其的嫵媚。

慕悅一驚,卻是先看向月逍,「凌瀟和金鵬魔尊交合,魔尊肯定會渡給她修為的。」言外之意此時的凌瀟早已經不能與曾經的凌瀟相比了。

凌瀟目光清冷,就如同她那冰冷似雪的臉龐,「怎麼?怕了?」

「哼,就讓小爺來教訓教訓你這個不會說話的死棺材臉。」桃灼擋在了月逍的身前,百里奕也是上前一步。

嘻哈二長老見妖王大人擋在了這個女子跟前,自是擋在了自家主子跟前。慕悅也擋在了月逍的一側,對月逍和現在的凌瀟,慕悅不自覺的便選擇了月逍,雖然月逍有時候有些惡劣。

見狀,凌瀟唇角帶出了一抹嘲諷。

… 離開金普斯的宮殿,霍達原本是用直升機送李雲龍去東門谷的,但他拒絕了。他問霍達要一輛車,想到處轉轉,瞭解下風土人情。

霍達很爽快,立即安排了一輛凱迪拉克給李雲龍。他心裏清楚的知道,眼前的這個龍先生,手上有一片先進的軍火,即使沒有看到貨品,但這裏是科特,是二王子的地盤,他沒那個膽量敢耍滑頭。

李雲龍和歐陽文鑽進了車裏,歐陽文開車。兩個人到處轉悠着,此行的目的就是爲了瞭解,金普斯到底是個怎樣的人。

科特的語言李雲龍不懂,與當地的人交流得靠歐陽文。他們開着車轉悠了一陣,感覺這個城市很繁華,安寧。

或許這裏是金普斯的王國,是他的安身之地,一切治安都比較好。

轉悠了一陣,他們將車停在了一家小飯館門前,兩個人走進裏面用餐。

服務生走了過來,李雲龍讓歐陽文點東西吃,拉點家常,瞭解下金普斯的爲人。

歐陽文先點了幾道菜,隨即岔開話說:“朋友,我們剛來到這個國家,發現這裏到處都在打仗,這裏卻是少有的安寧,這是爲什麼呢?”

服務生說:“因爲這裏是二王子的軍事駐地!我們的國家正在打內戰,民不聊生。二王子實行了嚴格的管制,惹是生非者,一律坐牢。爲了實現國家統一,早日停止戰爭,我們都服從律法!”

歐陽文輕點了下頭:“我聽說國王的四個兒子在爭奪政權,他們是親兄弟,爲什麼要自相殘殺?”

服務生毫不忌諱:“因爲大王子逼死了國王,想當國王。二王子爲了討伐大王子,這才發動了戰爭。可三王子和四王子認爲是大王子和二王子一起逼死了國王,他們協議沒有達成,發動了戰爭。

三王子和四王子爲了替國王清理門戶,聲討大王子和二王子弒父的罪名,發動了戰爭攻打二王子!”

歐陽文聽的大吃一驚,這跟自己瞭解的完全不一樣。是這個服務生受到金普斯的管理,被洗腦了,還是真有其事?

他問道:“那你認爲他們四兄弟,到底是誰害死了國王?”

服務生笑了笑:“那是他們的家事,跟我沒有關係。但是,他們發動了戰爭,導致我們受苦,這就是他們的不是。他們四個,都不是好東西!”

歐陽文目瞪口呆,直直的看着服務生。他心想:這個服務生年紀輕輕,口無遮攔,他就不怕禍從口出,被金普斯抓去槍斃麼?

服務生又說:“反正我是看出來了,他們四個都想當國王。至於最後誰當,跟我也沒有關係。只要能停止戰爭,不坑害我們老百姓就行!”

歐陽文不由得苦笑了一下,心想:這個服務生太年輕了,說話口無遮攔,不知天高地厚。可是,他的話也不是沒有道理。

最後誰來當國王,確實跟他沒有半毛錢關係。他關心的是,不要再打仗,新國王不坑害他們這些老百姓就行。

歐陽文說:“沒你什麼事了,去給我們上菜吧!”

“好的!”服務生淡淡一笑離開了。

歐陽文把服務生說的話,給李雲龍翻譯了一遍。李雲龍很吃驚,分析道:“照這麼看來的話,金普斯四兄弟,都有殺害自己老爸的嫌疑!”

李雲龍又說:“我猜測,他們都想當國王,都想殺了老爸,或者用我們中國的古話說,‘逼宮’。但是,真正殺害老國王的只有一人,或者兩人合謀。

最後,一方反悔,拋棄了當初的協議,發動了戰爭。而另外兩個人,想做卻又不敢做的事,已經有人替他們做了。他們便打着聲討的罪名,討伐金普斯和金普聖。”

歐陽文符合:“二哥說的我非常贊同。我懷疑,國王的突然死亡,鐵定跟金普聖和金普斯有關!”

“那你認爲,他們兩個誰最有可能殺自己的老爸,篡奪王位?”李雲龍側頭看向了歐陽文說。

忽然之間,他感覺金普斯四兄弟都不是什麼好鳥。倘若真的是好兄弟,不可能發動戰爭,自相殘殺。

歐陽文沉思了一下:“我覺的金普聖的嫌疑最大,因爲他佔領了首都,南亞。再一個,他兵力最強,卻不剿滅威脅他勢力的三個弟弟,很有可能就是在坐等機會。”

“你是說,金普聖在坐等三個弟弟兩敗俱傷?”李雲龍不勉笑了起來。心裏卻在說:“金普聖纔是真正的強者,城府極深,三個弟弟,不知不覺都被他利用了!”

“是的!”歐陽文輕點了下頭,“我想,金普聖不出兵剿滅三個弟弟,他一定是沒有十全的把握,擔心兵敗,損失戰鬥力!

只有等到三個弟弟兩敗俱傷的時候,纔是他必勝的時候。那時,他要打敗三個弟弟,簡直就是小菜一碟,不費吹飛之力!”

李雲龍笑了笑:“好一個螳螂撲蟬,黃雀在後。只可惜,他金普聖的算盤打錯了,我的出現,會讓他的計劃付諸東流!”

歐陽文愣了一下:“二哥,你的意思是,你要幫助金普斯?把武器送給他,幫助他奪取科特政權?”

“是的!”李雲龍輕點了下頭,“雖然我對金普斯並不瞭解,但我從他身上看到了一個強者的霸氣。還有,就是他內心有着善良的一面。

我相信,我們幫助他奪取政權,他會讓科特的百姓安居樂業!”

“我懂了!”歐陽文輕點了下頭。他是個聰明人,知道李雲龍心裏想的是什麼。

……

次日,李雲龍和歐陽文一早便來到了,二王子金普斯的宮邸。他們來過一次,站崗的士兵認識他們。

李雲龍說明了來意,士兵說:“王子殿下已經交代,龍先生來了無需通傳。龍先生,請隨我來!”說完,士兵做了個請的手勢。

歐陽文將士兵的話翻譯了一下,李雲龍不由得苦笑了一下。心想:這個金普斯是猜到我會來,還是看重了我的軍火?

在士兵的帶領下,他們進入了宮殿大廳。金普斯似乎知道李雲龍一定會來,早已經等候在那。而且,一旁的桌子上,已經擺放好了三個茶杯,以及一些點心。

他一看到李雲龍和歐陽文走進來,立即站了起來笑臉相迎:“龍先生,我知道你一定吃過早餐。所以準備了一些點心讓你們品嚐!”

“王子殿下太客氣了!”李雲龍笑着說。也不跟金普斯客氣,又說:“王子殿下一片好意,我們就不客氣了!”

“哪裏話!龍先生請,歐陽先生請!”金普斯一臉的笑容,請他們入座。

三人在桌子旁坐了下來,金普斯指着一碟青花瓷裝的“燈芯糕”說:“這是我們科特特有的點心‘燈芯糕’,龍先生嚐嚐,是否和你們中國的一樣!”

“我嚐嚐!”李雲龍拿起筷子,夾了一根猶如水晶般的‘燈芯糕’放進嘴裏。

糕點柔軟潤滑,有一股清涼的感覺。在這炎熱的季節食用,有一種非常特別的清涼舒暢。

李雲龍不緊大讚:“這糕點非常好吃,太棒了!”

金普斯大笑了幾聲:“這是用綠豆加奶油做的,口感上保存了奶油的嫩滑,又保存了豆子的香味!”

李雲龍說:“好的東西值得回味!雖然這是一道極其簡單的糕點,可要做出好吃又嫩滑,卻不容易。”

“是的!”金普斯輕點了下頭,“正如我的國家,正處於水深火熱之中,內戰不斷,導致國家苦不堪言,百姓流離失所。

要想拯救我的國家,我必須打敗我的哥哥,征服我的兩個弟弟。實現國家統一,實現和平!”

李雲龍說:“我們中國有句話,‘只要有恆心,鐵棒磨成針’。王子殿下只要一心爲百姓着想,我想不久的將來,王子殿下定會成爲一代梟雄,掌管科特政權!”

“龍先生,你是說,你同意將軍火送給我?”金普斯試探的問道。這一刻,他卻有些緊張,就連呼吸也變的不順暢了。他太想要那批軍火來武裝自己的部隊了。

“是的!”李雲龍輕點了下頭,“我有一批軍火放在海上的一個島上,那些軍火足以幫助殿下奪取爭取。但是,我們的籤一個協議,有了協議,我才能將軍火專送給殿下!”

“沒問題!我這就讓人準備協議!”金普斯甚是高興,只要得到一批軍火武裝,要奪取政權指日可待。

“不用了!”李雲龍揚了下手,“協議我已經準備好了!”

話音剛落,歐陽文立即拿出了昨晚準備好的協議。協議是由中文和科特文寫的。一共兩份,內容都是相同的。

協議主要的內容便是:李雲龍將一批軍火送給金普斯,他日金普斯奪取科特政權之後,必須劃一塊土地給李雲龍。而且,土地得由李雲龍挑選。

這塊土地一但劃給李雲龍之後,金普斯便沒有了土地權限,永久屬於李雲龍所有。從此以後,金普斯不得干涉那塊土地上的任何事。

倘若,金普斯違反協議,李雲龍有權以任何形式,維護自己的權益。

金普斯看完了協議,笑着說:“沒問題!龍先生,這些條件我都可以答應!”說完,他便從口袋裏面拿出了一支金筆,準備簽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