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看了看喬喬,喬喬保持了沉默,算是支持了陳小練的決定。

「那麼現在,大家商量一下吧,我們下面如何行動。」陳小練讓大家圍著坐了下來。

「現在時間是晚上六點半。」陳小練看了一眼牆壁上的掛鐘:「我們目前的處境如何?」

「我們還在高速公路上,距離埼玉縣的首都圈外郭放水路不算很遠,如果現在立刻出發的話,我們會在晚上抵達目的地。」輪胎飛快道:「暫時來說全員沒有傷亡,隊伍完整,目標任務安全……還有一個俘虜,就是那個光頭女孩長瀨幸未。

這個汽車旅館很安靜,沒有人員,我們來的時候這裡空空蕩蕩,設施齊全,但是沒有人。就和上一個休息站一樣的情況,不過暫時來說沒有遇到怪物襲擊。」

輪胎說完之後,妮可接著道:「我們現在面臨的問題是,槍械尚可,但是彈藥已經沒多少了。當時我只是搶劫了一輛特殊急襲部隊的武裝裝甲車,而不是一個軍械庫!彈藥已經只剩下不足三分之一了。如果再經歷一次休息站那種強度的戰鬥,我們根本撐不下來。而且,手雷和榴彈都用光了,只有輕火氣彈藥。」

「我的狙擊槍是反器材的,可以勉強當做重火力使用。」羅迪補充了一句:「但是狙擊槍不能火力覆蓋,所以還是差了一些。」

「汽車只有一輛,這個汽車旅館是空的,我沒找到備用汽車。」妮可繼續道:「不過好消息是……我的浮遊已經充能完畢,可以正常使用了。」

這算是個好消息!

陳小練心中鬆了口氣,擁有了浮遊的妮可,就是真正的浮遊天使了!

不說多,只要她能發揮出在東京的時候幹掉一隊雷暴戰車的那種戰鬥力,那麼對於本方的團隊來說就是一個巨大的強力外援!

「暫時來看,我們應該還是跑在了所有副本參與者的最前面。」輪胎補充道:「我們在這裡停留了三個多小時,但是高速公路上並沒有其他副本參與者追上來。不過。我擔心我們的優勢已經被縮小了。」

「……對不起,這都是因為我。」陳小練嘆了口氣。

「不,這是我的主張,要算就算在我頭上吧。」喬喬開口道:「是我主張留下來等你蘇醒的。」

「現在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輪胎搖頭:「而且……留在這裡等團長蘇醒,我也是支持的。畢竟我們的團隊需要一個主心骨。」

「這麼說,大體情況就是這樣了。」陳小練摸了摸下巴:「我們的目標人物呢?」

「在房間里休息,我給她注射了一針鎮定劑。」妮可搖頭:「是系統兌換的,強力鎮定劑,可以讓她熟睡幾個小時。不過隨時可以用緩釋劑來讓她蘇醒。這是我自作主張了,不過應該不會對她造成什麼損傷。」

「那個長瀨幸未,我們沒有限制她的自由,她隨時可以離開。但是這個女孩被嚇破膽子了,現在就是用棍子趕她走,她都不敢離開我們。」備胎笑道。

「那麼就決定吧。」陳小練站了起來:「二十分鐘準備時間!輪胎備胎,搜索這個汽車旅館,看看有沒有什麼我們能用的東西,找到了就帶上。」

「好,我試試。」輪胎備胎兄弟站了起來,輪胎苦笑道:「不過也就是找些食物而已。武器就別想了,這裡是日本不是美國,如果在美國的話,隨便找個民宅都能弄到一把兩把槍械。日本是個禁槍的國家,別想了。我先找找吧。」

「好,辛苦你們,注意安全。」陳小練飛快道:「羅迪和妮可,你們負責檢查汽車狀況,汽油,車況,都檢查一遍,二十分鐘后我們準時出發。」

陳小練看向了夏小雷:「你負責帶上竹內美紀子。對了,那個長瀨幸未……注意點她,不要掉以輕心。她願意的話就讓她跟著,不願意的話就算了。」

「肯定是願意的,她就怕被我們扔掉不管。」夏小雷笑了笑。

「其實……」妮可忽然插了一句,不過隨即搖搖頭:「算了,沒什麼。」

陳小練看了妮可一眼,其實他猜到了妮可想說什麼。

妮可的意思其實並不難猜:她大概是認為應該丟掉長瀨幸未那個俘虜。

這個女孩已經沒有任何可以榨取的價值了。她沒有多少戰鬥力,而且情報也榨取完了,帶在路上只是一個累贅而已,不如早早的拋棄掉。

但是……畢竟陳小練等人都只是新人,還遠遠做不到妮可這樣在遊戲世界生存了十六年磨練出來的鐵石心腸。

「丟棄掉她的話,如果被後面追上來的參與者找到,可能會暴露我們團隊的底細……可如果殺掉滅口的話,我沒那麼殘酷。」陳小練乾脆直接把話對妮可挑明了。

妮可一挑眉毛,沒說什麼。

「好了,大家分頭行動,二十分鐘后我們在樓下汽車旁集合。」

當所有人都離開了房間,房間里就只剩下了喬喬和秀秀。

「其實……」喬喬才開口,陳小練就搖搖頭,看著喬喬的眼睛,溫言道:「你什麼都不用對我解釋的,喬喬。」

頓了頓,陳小練緩緩道:「如果是作為戰鬥團隊,或許你的感情用事會被人詬病。但是……作為你的男朋友,在我生死攸關的時候,你不顧自己的安危跑回來找我——我只會感動!」

「小練……」

「也許我們真的無法做到像妮可說的那樣,成為像浮遊天使那樣的軍事化團隊。但是……我們原本就沒打算成為那樣的人。」陳小練搖頭:「我們在這個遊戲里唯一的目的,就是活下去!不是讓自己一個人活下去,而是我們大家都活下去!如果少了一個,那麼對我來說都是無法接受的結果。所以……喬喬,這些就不用多說了。」

頓了頓,陳小練忽然心中一動:「有一個問題,剛才大家怎麼都沒有問我?」

「關於你怎麼幹掉了那個怪物?」喬喬眯起了眼睛。

「嗯,難道你們不感覺到奇怪么?」

「當然奇怪。」喬喬皺眉:「我們都看見了那個怪物的屍體。你是怎麼做到的?雖然我很想問,但是就連妮可都沒有對你提出這個問題。輪胎也保持了沉默。」

陳小練思索了一下:「我大概明白他們是怎麼想的了。」

輪胎備胎,還有妮可,都是這個遊戲的資深者。

資深者之中自然有一些潛在的規則。

每個遊戲參與者,不論是玩家也好,覺醒者也好。對於個人的實力,尤其是壓箱底的王牌絕招,都是輕易不會願意告訴別人的。

這是自己安生立命最大的本錢!

所以,即便是一個團隊的夥伴,輪胎和備胎,也從來不會主動告訴陳小練他們兩人的壓箱底技能到底是怎麼樣的。

陳小練只知道輪胎的技能是體術系,可以變身為強壯的狂化戰士。而備胎的技能是類似於控場技能,可以用空氣鎖鎖定敵人,限制敵人的行動能力。

但是這兩個技能具體的情報就不知道了:技能的等級,技能的限制等等等等。

輪胎備胎不說,陳小練也很聰明的沒有去問。

這只是因為,大家還沒有真正的成為生死之交,還沒有真正的毫不保留的交心。

目前看來,只是接受了對方作為同伴,但是還無法做到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託付出去。

畢竟這個團隊剛剛組建,這也是大家作為團隊同伴參與的第一個副本。

輪胎備胎從前的團隊,那個南宮團長顯然是清楚輪胎備胎的技能的。但是陳小練……暫時還達不到南宮團長在兩人心中的地位和信任程度。

所以,反過來,輪胎備胎也很明智的沒有去問陳小練的秘密——他是如何搞定了那個怪物,使用的是什麼技能,這些問題都沒有去問。

目前來說,陳小練明確知道底細的,就只有自己身邊的這幾個好朋友。

羅迪是機械之心,可以操控一切電子機械,但是有技能限制。

秀秀則是火焰鳳凰,火元素之體。

夏小雷則是一個人形打折卡,外加鷹眼術,強化雷達範圍(個人雷達在這個副本里被限制使用,所以這個鷹眼術在日本副本是無法使用,是的夏小雷的能力大打折扣。)

而喬喬……

喬喬的能力則是最特殊的一個!

她的能力叫做:黑暗之子。

「其實這個科技類副本,對於你來說是最吃虧的。」陳小練苦笑道:「而且,我可真不希望我的女朋友以後變成一個滿身黑暗力量的怪物。」

「你才是怪物呢。」喬喬笑了一下。

……

東京塔。

這座東京的標誌性建築上,一個修長的身影立在裸露的塔台之外,在夜晚高空的狂風之中,一頭黑色的亂髮飄舞。

「團長?」

耳麥里傳來了聲音。

「嗯?怎麼樣?」

「我們的先遣隊已經全部死亡。」耳麥里的話語有些消沉:「派去的攔截小隊已經徹底失去聯繫四個多小時,應該是全軍覆沒了。根據最後傳來的通訊消息,我們聽見了慘叫,和一些奇怪的聲音。他們應該是遇到了非常強大的敵人。」

「好了,不用再為這些事情煩惱。」黑髮人冷冷道:「這些人原本就是被拋棄的棋子而已,他們的死亡是我們早已經預料到的。至少他們也傳回來了一些有效的訊息。」

「好吧,你說了算,團長。」

「我說過了,不要叫我團長,我不喜歡這個稱呼。」黑髮人淡淡道:「我們是臨時組建的團隊,在這個副本結束之後,我們再考慮團隊的未來。現在還是大家互相稱呼名字吧。」

「……可是大家都很服你。」耳麥里的人語氣有些敬畏:「卡爾金先生,如果不是你的話,我們中的大部分人連第一階段都撐不過來。」

「一切等這個副本結束之後再說。」

卡爾金緩緩道:「你不覺得,我們的這個團隊,目前來看,人數多了一些么?我並不想弄一個大型團隊,有用的精英,只需要少數人就夠了。我認為,副本結束之後,我們這個臨時團隊里,最多只有五六個人符合我的建隊標準。

當然了,無論如何,你都是我最為看重的人,雷狐。」

耳麥里,雷狐的聲音帶著一絲淡淡的笑意:「我認同你的觀點,卡爾金。我也認為不需要太多的廢物,五六個人足以成為團隊的基石,當然了……一切都要在你的領導之下。」

「好了,那個追殺我們的怪物離開了么?」

「已經脫離了,不過第三小隊已經覆滅,他們的能量源被奪走了。」雷狐的聲音里露出一絲畏懼:「那個怪物……實在太強大了!」

「不用擔心這些,我們並不需要那些能量源。能量源只需要五個就夠了,多的用來當做誘餌丟出去,然後引開那些強大敵人的注意力就好。我們只需要在這個副本里保存住真正的實力,然後……活著離開這個副本,就算是勝利。

對了,我其實並不打算一定要完成第二階段,如果第二階段的難度太大的話,我寧可放棄。然後大家去經歷懲罰副本。相信我,我對懲罰副本有特殊的辦法。」

「我們當然相信你,卡爾金。」耳麥里,雷狐疑惑道:「那麼我們現在……是否放棄目標人物?然後就地在東京休整,等到第二階段結束?」

「不,東京太危險了,越來越多的人被怪物化,我們還是按照計劃離開東京市前往埼玉縣,這是一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遊戲。雷狐,我們要做的只是等待機會而已。」

對話結束。

卡爾金漂浮在東京塔之上,看著夜幕下的東京,這座不夜城已經黑暗了許多,往日里燦爛的霓虹和夜景已經隨著東京市徹底的崩亂而消失,東京市大部分地方都是一片漆黑,偶爾一些光亮,也都是一些暴亂的街區傳來的火光。

卡爾金居高臨下看著這座城市,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秋隕,你真是蠢,可惜你看不見了……你瞧,我如今的團隊,將來會勝過隕石戰隊十倍百倍!」

……

夜幕之下,一輛奇怪的馬車在高速公路上一路狂奔。

敞篷馬車上,那個天烈光禿禿的腦袋在月光之下顯得鋥亮。

他嘴裡叼著一根粗大的雪茄,一手笑著抓著一根用鋼筋擰出來的長長的鞭子,鋼鞭的一頭拖曳在公路地面上,劃出長長的火星!

天烈大笑著,迎著夜風,大聲歌唱。

「兩隻老虎,兩隻老虎,跑的快,跑的快,一隻沒有尾巴,一隻沒有耳朵,真奇怪,真奇怪!哈哈哈哈哈哈!快跑啊!你們這兩個廢物!!用盡全力奔跑吧!!」

說著,天烈手腕一抖,鋼鞭猛然甩了起來,狠狠的抽向前方!

馬車前,幾條手臂粗的鐵鏈子,套在了兩頭正在全力奔跑的怪物的身上!!

這兩頭怪物身軀毛茸茸,碩大的身軀上滿是傷痕纍纍,扁口方頭,四肢很長,生得極為粗壯!

這怪物,赫然正是東京里那些普通人化生成的那些力大無窮,擅長奔跑,又擅長跳躍的怪獸!

而此刻,這兩個看上去比其他怪物更強壯,體型更大的怪物,卻絲毫沒有半點殘暴的樣子,在天烈的鋼鞭之下,發出痛苦和恐懼的哀嚎!

鋼鞭抽在怪物的身體上,頓時就撕裂開一片血肉,鮮血迸灑!兩隻怪物卻只是哀嚎著,更加賣力的邁開四肢,拉著馬車在高速公路上一路狂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