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看到女人有些躲閃的眼神,邱落很明白這個女人已經膽怯了,稍稍俯下身,邱落低頭湊到了女人的耳邊,小聲的說着:“但是我還是很想知道我想知道的事情怎麼辦呢?”

女人的眼裏閃過一絲得意,以爲邱落終於還是選擇妥協,打算在不摘除自己身上的竊聽裝備的同時,把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說給自己聽了。

“那就把我想要知道的告訴我!我們合則兩利!”女人如是說道,高傲的仰起頭,看向邱落的眼神有了一絲輕視。

就算你知道了又怎麼樣?最後還不是得按我說的辦?還不如裝不知道!女人看向邱落的眼神裏,明顯帶着這些意思。

“可是我不願意呀!”邱落卻突然直起身來,笑了一下,“所以只好讓你受些委屈了!”

邱落的話音剛落,女人就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向了邱落的方向。

她無法接受自己失算了的事實,更不願意接受自己被邱落一路牽着鼻子走!只是現在的她,已經沒有什麼選擇的餘地了。

邱落這下是徹底不打算理會這個女人了,讓雲落天和扈平拿出之前大家用過的繃帶,死死的將女人的兩隻手綁在一起,最後親自過去,將繃帶擰成的繩子拴在了自己的手腕上。

隨後邱落還嘗試拉了一下繃帶,將女人在地上拖行了一小段距離,這才滿意的點點頭。

對於邱落的這一個舉動,大家卻並沒有什麼反應。

看看時間,差不多又到了晚上休息的時候了。

已經拋棄了睡袋的雲落天七人,紮起了兩個大帳篷,準備先休息一晚再說了。

畢竟好不容易恢復了一點兒體力,結果經歷了這麼一番折騰,又被消耗掉了!

誰知道這個時候,邱落卻叫住了洛詩芸,小聲的在她的耳邊說了幾句話。

洛詩芸的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漲紅了起來,眼裏卻是一片驚異,最終還是點點頭,算是答應了下來。

洛詩芸的表現,看得雲落天幾人不明所以,不由得紛紛好奇邱落到底跟洛詩芸說了什麼。

可惜這次邱落卻沒有揭祕的打算,反而是不管不顧地將雲落天幾個大男人一起趕到了帳篷裏,並且親自盯着他們,不讓他們往帳篷外面瞧。

無法看見帳篷外面情況的幾個人,越發的好奇起來,尤其是聽到外面的動靜的時候。 “你們要做什麼!” 網游之重生魔導師 女人的的尖聲大叫,透過帳篷,傳到了大家的耳朵裏。

“啊!不要!你們放開我!”

“放開我!”

……

伴隨着女人的尖叫聲的,還有“放開我”三個字。

聲音裏面驚恐意味十足,越發的讓帳篷裏的人感到驚奇了,弄不明白,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一個女人恐慌到這樣的地步。

要知道,現在在帳篷外面的可都是女人,沒有一個男人!

就這樣,這個之前還很鎮定,就算是憤怒無比也沒有失去理智,還想方設法的想要設計他們的女人,竟然還能慌亂成這樣!

掙扎的力度,就連邱落有時候都會被手腕處的繃帶拉得搖晃兩下。

唯一知道真相的邱落,顯然不打算告訴他們。

只要他們沒有想要往外探頭的動作,邱落就一個人安靜的坐在一旁,似乎在等什麼結果一般。

扈平看到邱落的姿態,突然也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深深的看了邱落一眼,衝着邱落豎了一下大拇指,就獨自往帳篷更裏面走去,竟然就這樣倒在地上睡下了!

顯然扈平已經猜到了什麼,爲了不讓雲落天他們纏問,直接選擇了用睡眠的方式來拒絕。

“苗苗,你把她的腿拉住一點,不然她老是這麼掙扎個不停,我們什麼時候才能搞定?”女人的拼命掙扎,似乎終於讓洛詩芸不耐煩了,趕緊叫着顧苗用點兒力。

這句話似乎成爲了擊潰女人理智的最後一擊。

再也繃不住的女人驚慌失措的大喊大叫起來。

“求你們了不要!我說……你們想要知道什麼我都說!”終於外面傳來了那個女人認慫的聲音,在這句話說出來的時候,女人的聲音中已經帶起了哭腔。

“早這樣不就好了?苗苗鬆手吧!”洛詩芸的聲音響了起來,顯得輕鬆不少。

“好的!”顧苗也是非常迅速地答應了一聲,給人一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過了好一會兒,洛詩芸的聲音突然再次響了起來,這次是在叫帳篷裏面的人。

“邱大哥,可以出來了!已經搞定了!”

“好!”邱落應了一聲後,看向了從進帳篷開始就一直一臉好奇的幾個人,邀請了句:“走吧!臨休息之前,先把我們之前想要知道的事情瞭解一下!”

說完,邱落就直接掀開帳篷出去了。

雲落天幾個人當然是立刻跟了出去,就連假裝閉目養神的扈平也一起出來了。

然而,雲落天幾個人除了看到那個女人不知道在什麼時候被扶起來了之外,什麼都沒有發現!

就連掙扎的痕跡都沒有。

但是之前邱落手腕上那個繃帶帶出來的動靜,卻明顯告訴了大家,這個女人掙扎的動靜絕對不小。

突然大家的目光落在了歪歪斜斜,快要散架的女孩子們用的那個小一些的帳篷,總算是瞭然了。

但是到底是用的什麼辦法讓這個女人妥協的,雲落天幾人依然沒有猜到。

女人卻在看到邱落的那一瞬間,用通紅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邱落。

最後更是沒有忍住的衝着邱落大聲的罵了起來:“卑鄙!無恥!下、流!”

“謝謝誇獎!”邱落並不在意女人的話,直接把那些話都當作是誇獎全部照單全收了!

隨後邱落並不在意的席地而坐,看着女人,淡淡的說了聲:“如果你已經誇獎完了,那麼就準備說說我們感興趣的事吧!不然的話……這次肯定和剛纔不太一樣!”

說道這裏,邱落沒有再繼續說下去,而是打住了話頭,但是威脅的意味卻不言而喻。

聽到這句話的女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寒顫,張張嘴還想說什麼,卻最終忍住了。

剛剛經歷的事情,她不想在經歷第二遍!

更不想知道邱落嘴裏的不太一樣是什麼情況。

洛詩芸和顧苗卻齊刷刷的臉紅了,顯然是因爲回憶起了之前逼供的情況。

因爲害怕的緣故,女人並不敢讓邱落等太久。

最終還是慌里慌張的開了口:“我叫李沫,我之所以能夠僞裝成爲北月狐小姐的模樣,而不被人識破是因爲我有這個東西!”

說着李沫從包裏拿出了一塊石頭。

這塊兒石頭看起來其貌不揚的,至少之前的時候兩個小女生雖然是搜到了這塊石頭,但是並沒有把它當回事兒,最終還是選擇把石頭丟回了李沫的包裏。

邱落伸出手,示意李沫把石頭扔給他。

人爲刀俎的狀態,讓李沫不得不屈服,猶豫了好一陣,最終還是選擇交出了石頭。

然而李沫的樣並沒有因爲石頭的離開,而發生什麼變化,依然是北月狐的樣子。實在是讓人狐疑,是不是李沫撒謊了。

邱落並沒有對這件事情多說什麼,反而將注意力集中在了手上的這塊石頭上面,眼裏全是探究。

伸手在石頭上捏了捏,邱落明顯感覺到這石頭還挺堅硬的。

端詳了半天之後,似乎是沒有瞧出什麼來,又將注意力放回了依然保持北月狐模樣的李沫身上。

只是,一直都沒有說話。

被邱落盯得發毛的李沫,臉上剋制不住地閃過慌亂無比的神色。

她是真的怕了邱落了:“我說的是真的!我沒有騙你!”

李沫有些語無倫次起來,試圖找出足夠讓大家信任的理由,

“我也不知道這是個什麼東西!這個石頭是被我們幾個無意中撿到的,剛剛撿到的時候其實不是現在的這個樣子,但是後來被我們使用之後就變成這個樣子了!”因爲太過於急切的想要讓邱落相信她,李沫就連聲音裏都戴上了哭腔。

頂着北月狐的臉,李沫這副欲哭無淚的模樣,看起來意外的惹人憐愛。

只是,在場的人,並沒有什麼迤邐的心思。

在朝不保夕的日子裏,沒有一個人會隨意對一個之前想要殺自己的人產生不必要的同情心。

那樣絕對是嫌棄自己死的太慢的節奏。

因爲不知道自己說的到底能不能取信到邱落,但是李沫也沒有其他的辦法,只好繼續帶着哭腔往下說:“我們一共用了三次了,每次用完之後這個東西就會變成這個樣子,但是放上七天之後,就又會恢復成爲我們撿到的時候的樣子了!”

“對了,我們是從我們的準備大廳一進入迷宮,就撿到了這個東西的。”

“還有,每次這個東西恢復原來的樣子,我們變換的樣子也會恢復成原來的模樣!”

……

大家驚奇的聽着李沫的敘述,不太明白到底應不應該相信李沫說的話,這樣的東西,他們從來不曾聽說過!

因爲最終的拍板人是邱落,所以等到李沫終於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的時候,大家齊刷刷的把頭轉過去,看向了邱落的方向,等待邱落的決定。 邱落卻坐在地上一聲不吭,似乎根本就沒有注意到李沫的話已經說完了一樣。

安靜的一個人呆在原地,手裏捏着那塊據李沫所說,能夠短暫的改變人的樣貌的石頭,沒有動彈。

不知道邱落到底在想些什麼的大家,也不敢打擾,深怕打斷了邱落此時的思路。

邱落卻很清楚自己的情況。

李沫說的這種石頭他知道!

不但知道,甚至還用過。

只是那已經是以前還在魏智棟手下的時候,爲了執行某次特殊的臥底任務,經過長達幾個月的模仿學習之後,自己的主子就給了自己這樣一塊石頭。

之後邱落就這樣換上了別人的臉,暗殺掉了自己要冒名頂替的那個人之後,成功的混進了自己要臥底的那個地方去了。

這個石頭有個好聽的名字,叫做幻心石。

一共有兩個狀態,就和李沫說的一模一樣,也就是說李沫並沒有說謊。

不能使用的時候,就好像是一塊沒有任何用處的石頭,拿在手上,都嫌棄它浪費了自己的氣力。

能夠使用的時候,卻是晶瑩剔透中帶着炫目的紅。

那漂亮的樣子,幾乎可以牢牢地抓住人們的目光,想讓自己徹底的沉溺其中的感覺。

但是這種石頭到底是從哪裏來的,卻沒有人知道。

邱落曾經聽說過魏智棟在落月成立之初,就發動了整個落月的成員,用盡全力去找這樣的石頭,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找到過!

最終魏智棟的手裏也只有之前自己做任務的時候,暫時允許自使用的那一塊!

等到任務完成後,那塊幻心石自然也就還了回去。

如果李沫說的都是真話,自己手裏的這塊石頭真的就是幻心石的話……

而這樣稀少的幻心石,在遊戲開始之初,就被李沫他們小隊撿到了!

聽李沫的意思,顯然他們手裏的幻心石並不只是一塊的樣子。

邱落突然對這個節目組再次有了不同的認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