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看到混不過去了,休摸著鼻子整理思路。

「編的仔細些,最好能夠讓我們所有人都相信。」,艾琳娜沒好氣道。

休露出苦笑,「你真是嚴厲啊!」,他整理了思路,為了讓複雜的解釋顯得更有條理,「這個女人很重要。」,他的神色嚴肅起來。

「……」,其它人一副,你可以開始表演的神色。

「她是一名野生法師無疑。所謂的神跡都只是無知少女為了給與特殊能力的合理解釋罷了。」

「那你還強化她在這方面的想法。」,艾琳娜虛著眼睛。

「必須這樣做,不然你又怎麼向她解釋什麼是法術,王國為什麼要排斥法師。在我們能夠解釋清楚之前,她早就被嚇跑了吧。」

「他跑不了,這個人殺了那麼多無辜,我們應該替天行道。」,寒鐵滿臉的寒霜,他是最反對接納賽琳娜的人,他曾經在私下裡向休表達了要手刃妖人的意願。

「你要替天行道,替哪個天?行什麼道?」

寒鐵一時愕然。

「塞麗娜殺死教廷的人,根本屬於自衛,教廷那幫傢伙想什麼很明白了,他們根本就是要利用野生法師的力量在龍晶城製造混亂,至於賽琳娜發現了他們的陰謀並殺光了這批傢伙,根本是死有餘辜。」

「就算如此,無辜的菲爾德一家,以及在路上被這個女人截殺的商戶和旅人怎麼算,她一個個趕盡殺絕,根本就是土匪,而且是最兇惡的那種,難道不該把她一刀兩斷嗎?」,寒鐵氣憤難平。

「殺她容易,可是你把她殺了,菲爾德一家能活過來嗎?商人們和旅人們還能喘氣嗎?如果能夠讓人死而復生,我不攔著你,立刻去把女人殺了吧。」

「……」,寒鐵無言以對。

「要斷絕世上的罪惡,要讓不法之徒接受懲罰,最好的不是消滅他們的肉體,而是讓他們意識到自己的罪惡,並在餘生中為了所犯罪行贖罪。」

「……總覺得哪裡不對勁,不過你講的鎮TMD有道理。」,寒鐵不禁爆了粗口。

「我這人就是這樣,以理服人,你如果覺得不對可以說出來,如果能夠說服我,立刻就會改正。」,休的言論引起噓聲,他就當沒看見。

「賽琳娜是個意志薄弱的少女。她很自我,不喜歡束縛,也不喜歡做決定。」

「真是塊好材料。」,老道奇諷刺的評價道。

「不過她也有自己的優點,這個人擁有極強的法師的天賦,她能夠為我們建立自己的法師部隊起到關鍵作用。」

「法師部隊!」,所有人異口同聲的回應,他們看向休的目光充滿了驚愕。

「是的,法師部隊。這是我們下一步工作的重點。」,休拍著桌子強調。 塞麗娜著實受到了驚嚇,這幾天遇到了太多的事情,特別是那些凶神惡煞般的戰士。他們竟然不懼怕神跡,還有著隨時殺死自己的能力。

她不想死,她還沒有活夠,生活應該是美好的,特別是神明如此的眷顧,她應該過上最美妙的生活,應該屬於被人仰慕、羨慕的存在才對。可事實上,她要向活下去都是那麼的艱難。

龍晶城這裡發生的一切,前半段就像是個噩夢,女伯爵硬生生的擋住神罰的火球,差一點就把她一刀兩斷,然後是冷庫的男人,想要把她燒死,要不是獨臂男人的解勸,也許她已經化作塵土了。

即使如此,她也沒有感謝獨臂男子的意思,那個叫休什麼來著的傢伙,既不高大,也不是特別帥,根本配不上自己,要不是看在他為她說公道話的份上,她根本不削於理睬他。

不過這個人還是有些優點的,他能言善道,還很有些見識。通過他,她了解了自己的處境,也明白來到龍晶城是個正確的選擇。

她最套樣做決定了,這個世界是那麼讓人煩心,又有太多的事情有待享受,哪有時間去煩惱。幸好獨臂人提出了中肯的建議,讓她得以從舉棋不定中解脫出來。

來到龍晶城的第三天,一切都有了轉機。恐怖的女伯爵,主動找到她。關心她的生活,並為她解決了生活上的小麻煩。這是一個好的開始,新的生活就要展開了。

女伯爵關心她的當天下午,獨臂的休.福斯特找到她,並問了她關於神跡的幾個問題。這個人真是可靠,每次同他談話,都有如沐浴春風,她開始喜歡這個人了。

第四天,伯爵家派來了侍女並把她安排在城堡內居住。雖然事態的發展同她的估計有些出入,不過顛沛流離的生活結束了,她還是非常開心。

休又來找她,並詢問了更進一步關於神跡的事情。塞麗娜有些厭煩了,又不好博了他的面子,於是她把自己無意中得到的小物件,一個方方正正的小首飾盒拿給他看,並大營把盒子借給他一段時間。休興高采烈的拿著盒子離開了,她也樂的圖個清凈。

四天之後,女伯爵、休以及花白頭髮的道奇管家來了。他們告訴她,為了鞏固神明對龍晶城的青睞,也為了發展她的信徒,需要她親自教授一些人如何引發神跡。並且他們保證,有其它人學會使用神跡,並不會影響她本人的地位,畢竟神明青睞的第一人足夠保證她的地位。

塞麗娜欣然接受了這個提議,並不是說她有多麼信心他們,而是她也覺得,越多人成為信徒,自己的地位和美好的生活也就越穩固。她並非野心膨脹的人,只要有安穩的生活,多姿多彩的新鮮事物,每天都能享受到美好,她便會安於現狀,並且她也認為,神明會喜歡這樣的自己,並且給與更多的照顧。

……

……

城堡書房,龍晶城的決策城齊聚一堂。

「這樣真的好嗎?一直把她蒙在鼓裡。」,艾琳娜不喜歡欺騙某人,她為這些日子的所作所為感到不安。

「我比較在意,當塞麗娜發現我們一直在騙她,會不會反目。」,老道奇沒有內疚的情緒,他只是提出了自己的擔心。

「放心好了,這短時間,我們對於幽影之力,以及魔法已經有了更細緻的了解。她所掌握的我們也都已掌握,她所不清楚的,我也都明白,即使她突然暴起發難,能夠掀起什麼風浪。」,休不以為意,他正在整理手中的資料,一會兒準備在會上宣讀。

「我不喜歡你的做法。我記得你說過,要讓她贖罪的。要讓她明白自己的錯誤並改正,而不是用欺騙的手段,獲取她的信任后再背叛她。雖然她並非一個好人,可是如此對待一名女子,我不贊同。」,寒鐵收起一貫的親切,用最直白的話語表達自己的意思。這幾乎是他下達最後通牒的前奏。

休抬起頭,正視寒鐵,「我明白你的不滿,事實上今天我會給你一個交代。」,他最後把手中的文件擺放整齊。「那麼我們開始吧,先總結一下關於魔法以及幽影之力的認識,以及未來的安排。」

休掃視眾人。大家習慣性的停止發表意見,聽他宣講。這已經成為龍晶城的習慣了。休幾乎是智囊和策略的代名詞,不管眾人同意與否,都無法否認他的才能,有他存在,一切都有了解決的途徑,剩下的只是共同決定,採用那種途徑最好罷了。

「關於幽影之力和魔法,我只能說,正像我先前判斷的那樣,兩者是一件事情。確切的說,戰士體內激發的強大力量,法師的魔法,魔導器的魔力等等,都是幽影之力的一種表現形式。」

「我很想反駁你,可惜,事實就是如此,你說得對,都是幽影之力。」,寒鐵顯然對於這個結論有些抵觸,不過他終究是個重視現實的人,因此他咬著牙承認了這個結論。

其他人雖然沒有寒鐵那麼大的反應,不過多少對於這個顛覆常識的結論也有些抵觸。幸好這裡沒有愚人,心理無法接受是一回事情,並不會影響到他們對事實的判斷。

確認眾人的反應后,休繼續,「下面我們利用賽琳娜撿來的魔導器進行了測試,這個東西應該是古代法師帝國用以存儲初級法術資料的容器。它不但為我們展現了古代法師帝國強大的一個小小的斷面,也告訴我們一個事實。」他有意在這裡停頓了一下,「幽影之力,每個人都能掌控,問題只在於掌控的速度和難度,也就是說天賦對於掌握幽影之力有影響,但是每個人都能掌握幽影之力,這是事實。」,這個結論是根據作為「信徒」,被抽取的十個人,都學會了凝聚幽影之力產生火球這個事實得出的結論。雖然每個人能夠凝聚的火球大小和威力都不一樣,不過要證明人人都能夠學會法術是搓搓有餘了。

在場的人都知道這個十個人的學習成果,也對這個結論有了心裡準備,可是休把話挑明后,他們還是忍不住震驚,不是因為這個結論本身,而是為結論所代表的意義。

「正像我所說的,幽影之力是人人都能掌握的力量,既然如此其背後的意義就讓人回味了。要是我們普及法師的教育,是否能夠讓法師帝國再現?」,縱然大家理解了人人能夠掌握幽影之力的意義,對於休的大膽的假設也不由得瞪大眼睛,驚愕的說不出話來。

「你說什麼?要重建法師帝國嗎?」,魯弗斯道出了眾人的心聲。

「不,我不是要讓古代的帝國復辟,而是在描述一個可能性,一個國家,它的人民每一個都是法師,都能夠任意的使用幽影之力。你們能夠想象這個國家的強大嗎?」

眾人皆是倒吸一口冷氣。

不過休沒有放過他們的意思,「試想一項,自古以來,只存在人們想象中的理想的世界。如果不是一個國家,而是全部的人類,都能自由使用幽影之力,那將是怎樣一種狀態。世界上不再有貧窮,天災也不是無法戰勝的,人類擁有絕對的力量,人類不再有天敵,縱然是龍在人類面前,也不再是多麼高貴和神聖的。這個樣的人類世界,甚至可以去挑戰神的地位。」

休說的很慢,像是要讓眾人充分消化他話中的含義。當他提到挑戰神的地位,所有人的眼皮都不經意的跳了跳。休的話語就像揭開了潘多拉的魔盒,向他們展示了一個從未想象,也不敢想象的世界。

「……,我不敢想象那一天的到來,總覺得我們會遭報應的。」,艾琳娜滿臉猶豫的看著休,她突然有些害怕這個男人了,雖然她愛他,卻又不由自主的害怕他。她為自己的心態感到羞恥,卻無法遏住住這種害怕的滋生。

「好了,太遠的事情不用現在去考慮。很多事情不是我們能夠看得到的,以人類的壽命,一百年不可能做太多的事情。」,休打著哈哈,把大家從特別的心態中解救出來。「我們現在來談談塞麗娜吧。無疑,她很有天賦,是個天生的法師的苗子。我想要壯大龍晶城,她將是不可或缺的一環,她應該是未來很長一段時間,我們龍晶城的首席法師,是龍晶城強大實力的代表。」

「你的意思是?」,寒鐵疑惑的盯著休。

後者坦然的回應他,「我的意思是,下一步,我們要教導她如何面對自己,面對她的過去、她的罪惡,如何更有效的掌控幽影之力。也就是說,讓她明白到自己過去的錯誤,並在未來的人生里,為過去的所作所為贖罪。」,休目不轉睛的盯著寒鐵。

後者被他看得很不自然,「你的意見我同意,不過你為什麼這樣盯著我看。」

「我們這裡,最希望看到這個結果的就是你了。我建議把塞麗娜引入正途的人物就交給你,這不是更好嗎?」

「哈?你開玩笑,讓我去教導一個女人?」,寒鐵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不要推卸責任,這裡的人,都很忙,只有你最空閑,由你來實施最合適。」,不去理會寒鐵的苦瓜臉,休拍桌子定下了關於首席法師的養成計劃。 市政廳,老道奇、薩米博德曼以及大學士喬治.弗林三人再加上休.福斯特組成了龍晶城治政的真正班底。他們很少聚集在一起,除非有重大政策的變更,或者在一些政策上存在分歧。原本休並未加入,而且幾個老頭對於休的能力也認知不足,隨著時間的推移,休所展現出的才能大大出乎他們的意料,他也自然而然的加入到核心班底中。艾琳娜雖然貴為領主,是真正的領袖,卻因為她幾乎不懂得執政之道,真正決定政策的會議中反而沒有她。

休一邊思考著找機會,用拖的也要把女伯爵弄進來,一邊有一搭沒一搭的聽著老頭們談論事關龍晶城民生的大事。

「流民的消耗實在是驚人,即使用福斯特以工代賑的辦法,也無法撐過半年時間。」,博德曼首先拋出問題。

「別浪費時間,你的方案是什麼?我們都很忙的,沒空同你玩心眼。」,老道奇除非在艾琳娜面前,基本上就是個極為難纏的老頭。他的咄咄逼人下,龍晶城輔政只能吃癟。

「我的意思是,這不可能,流民的數量太大,我們負擔不起。」,博德曼搖著頭,「你們有沒有想過,要是按照既定的方陣,我們要為他們提供多少糧食,付出多少的金幣。整個龍晶城加上鐵槍鎮和翔龍堡的積蓄加起來都無法填補巨大窟窿的三分之一。」,博德曼一臉的沉痛,「更何況,我們還有另一批負擔。」,博德曼看向休。

「你是說犬牙族群。你怎麼可能把他們同流民相提並論,這些草原的部族,基本上全員都是難得的戰士,拿起弓箭都是神射手,執起繩套便是牧民。」,休的回答很乾脆,他並不認為犬牙族會造成負擔,「他們對於我們最大的壓力在於土地。牧民們要向自給自足,必須有足夠大的草場,供養他們放牧。反過來說,只要有了足夠的地方,他們便不需要太過操心,甚至還能提供給我們牛羊肉以及羊奶呢。」

博德曼一臉蛋痛,「福斯特大人,你有所不知,牧民甚至把牛羊放到了農民的田裡,他們是否能夠提供肉食和羊奶我暫時看不到,可是大批兩天被破壞是不爭的事實。」,博德曼做出危難的表情,「大家都知道他們有功於龍晶城,可是如此破壞田地實在是…畢竟土地都是哈代伯爵的,出產的糧食也是用來攻擊伯爵大人的領民的啊!」

「你沒有提醒他們,田地的所有者嗎?我記得鷹眼大人並非不講理的那一類,事實上他屬於見多識廣,一看就是受過良好教育的類型。如果你無法溝通,我這邊可以派人幫你。」,老道奇的表情有些微妙。

「不…不,當然不需要,溝通這種小事,我這裡有專人負責,不需要伯爵府親自出馬的。」,博德曼趕緊搖手。

休從他的態度看出些端倪,他望向老道奇,後者一臉的不削。估計是老道奇一直在奪權的關係,博德曼已經感受到了威脅,所以他您可自己抗下同草原民族溝通的事情,也不願意上老道奇有機可乘。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以我的觀點,還請…」

休直接制止了大學士把話題引導到族群的高度,「大學士不必說那些,我們之間並不存在根本上的利益衝突,犬牙族也不會在這裡同我們爭奪什麼,對他們來說,家在大草原,一切的渴望和利益都在那裡,他們是不會在這裡太費心機的。」,他在大學士把話提出來之前就阻止對方,味的就是以防博德曼考慮到其它方向,進而壓迫犬牙族。在他的規劃里,犬牙族是最初期最強也是最好用的武裝力量。即使在合作時,龍晶城吃些虧,只要草原游騎能夠切實保障龍晶城的安全,這些代價還是值得的。

「我大體上同意繼續溝通的想法。畢竟草原人初來乍到,不懂得規矩也是正常的,可是流民怎麼辦?我養不活他們啊!」,博德曼回到了先前的論點,看樣子他是真的沒有辦法了。

老道奇履著鬍鬚想了想,便把視線轉向大學士,「弗林,你知道的多,拿個辦法出來。」

「咳咳咳…老…老傢伙,我家有藏書不假,但是書再多也沒法變出糧食來。今年開春前的大雪影響太強,到現在各家各戶還在吃存糧,他們缺糧我也沒辦法。」,老弗林一反佝僂的常態,跳著腳的埋怨老道奇,隨後又龜縮起來,就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

休看著眼前神奇的一幕,只能在內心誇讚一句影帝了。

「糧食嘛,不是沒辦法。派人去鐵槍鎮取回被扣押的貨物。那裡有我重金從廢礦城買來的高產的種子,巨獸這些種子還抗凍,正好用在這裡,希望能夠環節糧食的壓力。」,休不擔心糧食問題,是早有準備。他原本就懂得生物學,根式明白育種的原理。結合這個世界糧食作物更容易種植的特點,採購一批更加高產並且抗凍的糧食種子,確實是一條解決途徑。更有甚者,休在採購的時候,憑藉這感知能力的優勢,已經視線對品種和品相都做了了解。他能夠確定,一旦種子被種下,三城的糧食問題迎刃而解,甚至在計劃供應的前提下,還能讓流民不至於餓肚子。

反對聲倒是沒有,不過包括老道奇在內,沒有人像休那樣有信心,他們都用疑惑的目光盯著他。

「不相信?不要緊的,時間能夠說明一切。」,休很自信,他之所以敢於展開這種移民政策,一開始就有著殺手鐧。

「萬一失敗了怎麼辦?」,還是博德曼,他確實是個盡心儘力的輔政,這時候還未被說服,足夠見的他的思慮更加細緻,且對於糧食問題有著更加深刻的認識。「我們這些人被說成執政失誤沒有關係,萬一哈代伯爵也被牽連竟來…」,博德曼的心思很明白,用女伯爵堵住休的嘴,讓他放棄收容流民。

休怎麼會不明白他的意思,而且他也覺著,流民們來的太快,現階段即使特別的種子能夠一帆風順的高產,要想養活那麼一大批人也是苦難之至急,而且流民的數量正在不斷增加,料想中流民對於龍晶城後勤的壓力也會越來越大。但是,這些流民對於休的計劃來說太重要了。龍晶城現在最缺的就是人口,休的規劃中,強大的勢力,過人的實力,都必須有足夠的人口支持。他已經打定注意,藉助飢荒的機會,怎樣都要讓龍晶城的人口翻翻。龐大的人口輔助以正確的策略以及來自於地球世界的先進的理念,這才是強化實力的最好辦法。

「關於流民的事情不要再談了,這些人必須要留在龍晶城,對我們有大用。」,休注意到自己強硬的說法,讓老頭們很不適應,不過他有他的堅持,在大義面前,一些小節可以忽略不計的,「萬一高產種子不足以支撐流民的消耗,我您可去別的地方搶也不會放棄這些流民的,所以還請諸位在明白我的決心后,予以支持。」,休的目光咄咄逼人,三個老頭剛認識他一半,表情各異。

極品辣媽 「休,你應該清楚,我忠於的是哈代家族。」,老道奇的目光閃爍,忠於還是下定決心向休發出警告。

博德曼和弗林兩人注意著兩人的神態的動作,他們面無表情,從外界根本看不出偏向。

休颯然一笑,「我知道您的立場,我也是。請您放心,我的立場雖然不是忠於哈代家…」,他在這裡有意停頓,欣賞著三個老頭表情的變化,「…可是我忠於的對象是艾琳娜.哈代,也就是說只要艾琳娜她一天還是哈代家的家主,我們的立場就是相同的,我不會做出不利於她的行動,放心吧。」

說完這些,休長身而起。 墨先生,你的狗糧又撒了 他現在忙的很,要趁著戰勝的機會,儘可能吸收兩大貴族的遺產,政治、軍事、民生、基礎建設、未來的規劃以及情報等等方面,有著太多的事情需要他關注。他必須要快刀斬亂麻,哪怕身邊的人認為他霸道獨裁也不在意。原本休還會顧忌艾琳娜的態度,畢竟龍晶城的領主是她。就像老道奇所說,龍晶城的大部分人,忠於的是哈代家族,而不是他休.福斯特。不過現在同艾琳娜挑明兩人間的關係,再加上自己的聲望日高,這種顧慮便不再重要。他更多的考慮如何儘快提升龍晶城的實力,以應對未來必然來到的,來自於超級意志的挑戰,而不是浪費時間在照顧同伴的情緒上面。

有力的腳步聲中,休的背影消失在議事廳的門外。

「老傢伙,你最近的脾氣越來越好了,竟然會任由一個小輩放肆。」,博德曼諷刺的話隨後就來。

「要不是看你們模樣沒有相似之處,我還以為他是某人的私生子呢。」,大學士很沒風度的八卦起來。

這兩位平日里在龍晶城德高望重,很有身份的大人物,就如同街頭的混混,言語和行動中絲毫沒有風度可言。

老道奇,出神的望著休離去的背影。

他的模樣一度讓另兩位以為他在發獃。

「你們兩隻老狐狸,不用在這裡挑撥離間。艾琳娜是我養大的,休也是,他們表現的再出格,又管你們什麼事!」,老道奇收回目光,臉色陰沉下來。「下次別讓我再聽到這種話,不然別怪我不賣十幾年的情面。」 寒鐵煩惱著,過去二十年他的思緒都沒有像現如今那樣的繁雜。

休著實丟給他一個大麻煩,要引導塞麗娜,幫助她成為龍晶城的首席法師。

說真的,他確實希望這個女人得到拯救,並為她所犯下的罪行懺悔。可是,他擅長的是用劍,用拳頭來說話,而不是用懷柔的手段,用語言打動對手。他現在的狀態,就好像是個新兵,被迫扛著木棍上戰場,而他的對手都是些身批重甲,武裝到牙齒的重步兵。

「呦,這不是寒鐵大人嗎?你怎麼有空來我這裡,待在外邊那麼見外做什麼,快進來坐吧。」,塞麗娜變了個人似得。消瘦,蒼白,乾癟的丫頭,渾身上下充滿了青春的氣息。仔細看這還真是個水靈,清秀的丫頭。

寒鐵搖了搖頭,壓下心中的旖念,並在心中警告自己,美色是武者的大敵,在成為武尊之前,絕不可以因為美色而動搖了自己的信念。

走近少女的房間,這裡的浸潤的女性的芬芳,小小的白色,花草的點綴乃至於檯布上的簡單刺繡,房間里的每個細節都透露出主人的心思。沒有進過她的房間,真的很難想象,這個女子是如此的隨遇而安,竟然能夠在初到貴地,就把房間布置成家的模樣。對比塞麗娜的居所,寒鐵的房間,依舊是搬進來時的樣子,除了少數自己的物品,他既沒有添加什麼,也不會在意缺少什麼,那裡對他來說只是暫時落腳的地方,絕對不會成為家。以寒鐵的個性,家是個沒有幾年功夫,不會出現的地方。

「咳…你的房間,真是別緻。」,寒鐵自己都覺著說辭傻到了極點,這哪裡像是一個引導者,分明是個毫無經驗的追求者才對。

侍女們的嬌笑聲觸動了他的神經,他恨不得立刻掉頭離開,原理這個讓他莫名緊張的地方。他寧可待在危機四伏的戰場,也不願在這裡耗費哪怕一杯茶的時間。

芬芳四溢。塞麗娜的示意下,侍女很快端上花茶。寒鐵傻傻的盯著精緻卻並不昂貴的被子,一仰頭把茶飲盡,「味道不錯。」

他的行為再次引來女生們的嬌笑,寒鐵也再次想要掉頭逃跑。這裡不是戰場,他待著甚至比在戰場還要難受。

「大人不必客氣,叫我賽琳娜就好。」,賽琳娜顯然適應能力高出寒鐵許多,已經擺出了主人的架勢,「不知道大人百忙之中,來我這裡有什麼事嗎?」

嬌媚的眼波讓寒鐵心情微盪,他皺著眉頭壓下別樣的年頭,「呃…噢,是這樣的,關於姑娘你在龍晶城的位置,領主大人想…」

溫潤細膩的手指壓在寒鐵的嘴唇上,讓他一時間忘記身在何方。

「不,我不會為領主工作。我一介女流,沒什麼力氣,神跡也只是機緣巧合下獲得。」,她的臉上顯出一份決絕,「我可以為伯爵閣下訓練信徒,幫她宣揚神明的教義,以聚集更多的忠誠,不過俗務並非我所擅長,還請大人轉告伯爵大人,我做不了其它事情。」,說完這些,塞麗娜蝴蝶似得翩然飄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寒鐵僵在當場,他冥思苦想了兩天的說辭,竟然一句都用不上,一個詞都說不出來。賽琳娜的一句話便把他的所有想法都堵了回去。「我果然不適合這個工作。」他在心裡哀嚎,要是能夠用劍解決,一百個塞麗娜都搞定了,可是翩翩這是個無法用暴力相向的對手,寒鐵覺得他無能為力。

……

……

「呵呵,於是你就回來了?」,當天下午,領主書房,艾琳娜聽故事般了解了寒鐵的遭遇,露出爽朗的笑容。

她的容貌雖然美麗,可是其中少有嬌柔的一面,她的眼角因為笑意帶著魅色,卻沒有讓寒鐵感到異樣,他說不出兩人的區別,總覺著在艾琳娜面前,他反倒更加自在,雖然這個女人比他更厲害,地位也更高,可他並不怕她,更願意同她說話。相反在塞麗娜身邊,他就會呼吸不暢,有種想要逃跑的衝動。

寒鐵點了點頭,他在艾琳娜面前,也什麼可隱瞞的,坦然承認自己弄不過那個小妮子。

修長白皙的手指點著自己的下巴,女伯爵考慮了一會兒,「嗯…她只願意幫忙增加信徒,傳承神跡,卻不願意更進一步。連問都不問一聲就拒絕了可能來自於我的提議,是嗎?」

寒鐵到現在都無法理解,這麼個嬌滴滴,一看就沒什麼毅力,更談不上意志堅定的女子,會敢於當面拒絕一地領主的意思,甚至連領主想要她做什麼都不問一句。自問以自己的立場,當艾琳娜提出要求,他也無法立刻拒絕的,只要不是違背他的原則,基本上寄人籬下的一方總是儘可能的滿足主人家的要求才對。

艾琳娜的心情不錯,眼睛里光芒閃動,卻沒有生氣的意思,「看來給小姑娘的待遇太好了呢。」,她走到書桌邊,飛快的寫了個便條。「這個你拿去,給塞麗娜身邊的侍女長,告訴她減少塞麗娜的開銷用度,並撤回侍女們。」,艾琳娜看著寒鐵笑意盈盈,「休讓你對付小妮子確實難為你了。你們完全是兩類人,無法用劍對付的目標讓人無從下手吧。」

「呵呵,怎麼說呢,我的劍是用來懲戒窮凶極惡的敵人的。雖然塞麗娜手中有無辜者的人命,可是那畢竟是生存所迫,也有無法駕馭強大力量的因素在內,面對這樣的人,特別是她還沒有敵意的情況下,我實在是凶不起來。」

艾琳娜拍了拍大搖其頭的寒鐵,「一切都是歷練,強大的意志應該適應各種可能的挑戰,你就當做這試一次挑戰和試煉不就行了?」。

後者恍然大悟,「沒錯,戰鬥的形式多樣,不僅僅是刀劍的較量。我以前忽略了意志的磨鍊,特別是在這方面,正好藉機歷練一下。」

看著寒鐵意氣奮發的背影,艾琳娜不禁婉兒,她心想,休並非如此純情的人,不過他對自己的愛卻是不參雜質的。

……

……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是哪裡得罪你了嗎?」,塞麗娜暴跳如雷。她眼裡含著淚光,長長的睫毛不斷抖動著,看著都讓人心痛。

房間依舊溫馨,漂亮,不過侍女沒沒有了蹤跡。接到寒鐵傳遞的便條,侍女長直接帶著侍女們離開,留下一臉懵逼的塞麗娜以及表情尷尬的寒鐵。

「呃,這個,我沒有那個意思,你也沒有得罪我。」

「那為什麼,是你帶來了那張便條,又為什麼你只來了一次,就不再派遣侍女服侍我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