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看的長得細緻,別是有什麼壞心思。

程宋只說:「我只是看兩個小孩子長的可愛,想要過來打個招呼。」

江辭:「長的可愛的小孩子多了去了,你是不是每次見了都會打招呼?」

程宋笑了笑,看了一眼江辭,淡淡的開口:「江家的小少爺,嘴巴果然厲害,名不虛傳。」

江辭心裡微微詫異,這人竟然知道他的身份?

那賀雲雷都不認識他的。

這人是……

程宋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江辭,便重新將目光看向了想想和默默,溫柔的問:「你們叫什麼呀?」

此時,想想已經拿起了一杯奶茶喝了起來,剛好的溫度,不冷不燙,甜度也剛剛好,而且是她喜歡的草莓味,聽到程宋的話,她甜甜的揚唇,露出了小虎牙。

「我叫想想。」

「好名字。」

默默本就沉默,沒有喝他的奶茶,只是看著程宋,眼裡露出一絲疑惑。

「你到底是誰啊?」江辭不耐煩的問,微微蹙著眉。

程宋沒有理會江辭的質問,而是伸出手,常識性的摸了摸想想的頭,笑了笑,起身離開了。

就在這時。

他覺得他的小手指忽然被一個溫熱的東西拽住了。

他扭過頭,就看到想想睜著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那麼認真的看著他。

「我說了我的名字,你不說你的名字嗎?」甜甜糯糯的嗓音,聽到你的心裡,感覺舒服極了。

程宋蹲下身,眯眼笑著,很溫和的樣子,「下次見面的時候,我再告訴你。」

想想看著他,眼底透徹,天真的問:「那還有奶茶喝嗎?」

先婚後愛:寒少情謀已久 「有的。」

「好啊。」

想想這才放開了手。

直到男人走遠后,江辭才是說:「想想,你喝他給的奶茶,不怕他是壞人啊?」

這小孩子的戒心,也沒面太弱了。

想想很自然的搖頭,說:「他很親切呀。」

「為什麼?」江辭疑惑。

萬古帝神訣 想想皺眉,嘟著嘴,似乎是在認真的思考這個問題,半晌后,她才是給了江辭一個答案:「他和爹地一樣帥啊。」

江辭:「……」

莫名被噎了一下,江辭輕咳了一聲,問:「我不帥?」

「你們不一樣。」

「那你說我和他誰帥?」

想想很誠實的開口「他帥。」

江辭:「為什麼!」

想想皺眉,無情的批判:「你好幼稚。」

江辭:「……」 白洛影和李掌柜達成的交易是,那些菜譜歸醉仙居,以後他們的一日三餐,就由醉仙居負責。

「每一餐的份量,差不多是四十人份,肉食為主。」

「四十人份?你們到底多少人吃?」李掌柜咋舌,他本以為,十幾人份差不多了。

「也就五六個吧,剛才我只吃了個半飽,而像我這麼能吃的目前有三個。」

一個他,一個幽影玄狼,一個血玉鐲子里的九尾天狐。

「目前?」李掌柜敏銳地捕捉到這個詞。

「對,以後會慢慢增加到五十人份。」

無良主人還有一隻飛翼白虎,等長大了,像他這麼能吃的就變成四個了。

五十人份的肉食,還只是一餐,李掌柜頓時頭都昏了:「食材恐怕供應不上。」

夜千羽知道有些為難李掌柜了,開口道:「食材我們會盡量自己準備的。」

只要有食材就沒問題,李掌柜樂呵呵地應了下來:「那這個包廂一直給你們留著吧。」

交易就這麼談妥了。

夜千羽儲物戒里一共十幾頭妖獸,三頭當做最近一周的食材,六頭讓李掌柜幫她做成肉乾當儲備糧,一頭讓李掌柜幫她去皮去骨切塊,她保存在儲物戒里,想吃烤肉的時候,就可以拿出來烤著吃,剩下的,全賣給李掌柜了。

李掌柜著實嚇了一大跳,夜千羽才四階多的修為,竟然獵殺了十幾頭玉龍山上的妖獸,想到夜千羽有一頭幽影玄狼,應該是幽影玄狼動的手,才釋然了下來。

肉乾要過幾天才能做好,等那頭用來燒烤的妖獸收拾好,裝進她的儲物戒了,夜千羽就帶著白洛影和幽影玄狼離開醉仙居,去天龍學院報到。

還是傅錦城帶她去辦手續,學院有規定,雙系同修以及以上且修鍊資質達到四級的學生,可以免除學費。

夜千羽現在是「四系同修」,自然也在免除學費的行列。

盧聰管的是財務,不免會遇到他。

看到傅錦城領著夜千羽進來,他不由得朝著夜千羽瞪大眼睛:「你、你沒死?」

聽說夜千羽進玉龍山後三天都沒出來,他只當夜千羽已經死在玉龍山上了,就沒繼續關注。

「說起來還要謝謝盧主任了,要不是盧主任堅持讓我進玉龍山考核,我也不會契約到一頭幽影玄狼,修為也不會提升這麼多。」

夜千羽把膈應沈含煙的話,原封不動地又說了一遍。

盧聰定睛看了眼夜千羽的修為,再看到跟在夜千羽旁邊的幽影玄狼,真的是腸子都悔青了。

他幹嘛多那個事,白讓這丫頭撿了場大機遇!

夜千羽痛快了,傅錦城同樣也是,盧聰仗著是財務主任,掌管著學院的錢和修鍊資源,有時候連他這個院長都不放在眼裡。

從盧聰那出來,夜千羽問傅錦城是否知道盧聰和她師父之間的過節。

「怎麼說呢,那件事其實怪不得你師父,當年盧聰的兒子被困在了一個地方,命在旦夕,那個地方只能飛過去,他借了頭飛行妖獸,想要飛過去救他兒子,邪門的是,那個地方,那頭飛行妖獸怎麼也不肯靠近。」

「你師父的玄魂不是黑翼嘛,他就想到了你師父,但是那一天剛好是月半,你師父有個規矩,每個月的月半是休息日,不接任何委託,他四處找不到你師父人,就把他兒子的死怪罪到了你師父身上。」 江念興奮的坐在車上,指尖觸摸著這輛嶄新的跑車,有些愛不釋手。

程燃就坐在她的身邊,目光繾綣的看著她。

江念正在看著車,忽然看到一隻手從自己眼前伸了過去,不僅將車窗搖了上去,還將車門鎖死了。

她微微愣了下,扭過頭看他,「怎麼了?」

程燃:「想親你了。」

「噯?唔……」

那人,根本不給她反應的機會,直接就傾身壓過去,直接擒住了她的唇。

兩唇相貼,火花四濺。

他輕輕捻動,很快就長驅直入。

手下摁了座椅下的開關,座椅往後仰,江念的身體變順勢往後靠……

江念趁著這個空隙微微側頭:「程燃,有人……」

「他們看不到的……」

「不是……你要在這裡?」

江念被他吻得狠了,眼尾都似乎勾著一絲魅,眼圈泛著些微的紅潤,楚楚可憐的模樣。

就那麼直勾勾的看著程燃,讓本來只是想吻她的人,忽然就被勾起了一絲邪火。

「念念,你勾引我。」

「什麼嘛,明明是你自己定力不夠!」

江念白了他一眼,這人怎麼如此倒打一耙。

她卻不知,這個白眼在男人的眼裡,充滿了魅惑,彷彿要把他的魂都勾去了。

「在你面前,不需要定力。」程燃在她耳邊,低低的摩挲了一句,嗓音低沉,優魅惑人。

「那別人呢?」

「沒有別人。」

「我小舅舅呢?」她指的自然是江寒若。

她微微眯眼,語氣中帶著幾分調侃。

程燃重重穩住她的嘴,蹙眉道:「念念,你學壞了!」

江念張嘴咬了他一口,沒好氣的開口:「怎麼能說我學壞了,是你的桃花太多,男女通吃。」

可是厲害死了。

以前,她就覺得奇怪,像江寒若這樣的人,怎麼會對一個男人表白?

又是什麼樣的男人,可以讓他動心,甚至不在乎所有。

不過這個男人是程燃的話,似乎,並不那麼難以置信。

嘛,如若她不喜歡這個男人,或許……真的會撮合一下的。

只可惜,這個男人,是她的!

就算你是我的小舅舅,也不能讓!

江念扯住了程燃的衣領,強硬的宣示主權:「你是我的!」

「是……」

程燃正準備去吻她……

「咚咚咚……」耳邊,忽然傳來敲玻璃的聲音。

程燃眯眼,看向外面站著的男人。

眸中迸射出冷光。

簡拂衣隔了半天沒有聽到回應,還蹙了下眉,又抬起手敲了幾下。

「裡面有人嗎?」

「有事?」

簡拂衣:「……」這聲音,怎麼感覺有些咬牙切齒?

「我有東西掉了,我想應該是在你們車下,你們能不能挪個位?」

車內,江念的臉瞬間爆紅。

在程燃的腰上掐了一把,低低的嬌嗔:「都怪你!」

程燃有些委屈的看了一眼江念,才是依依不捨的轉身,江念這才發動車子。

車子發動的毫無預兆,簡拂衣身子踉蹌了一下,差點摔在地上。

靠!

火氣挺大的嘛。

車子離開后,簡拂衣裝模作樣的從地上撿起一個掛飾,那是他剛剛故意扔在地上的。

他一開始,只是注意到,車子搖晃的有些不尋常,想著,這可是公眾場所,秀恩愛什麼的,還是算了吧。

吃著太噎了。

他轉著手中的掛飾,對著重新停在不遠處的車子招了招手,走過去,敲了敲車窗,道:「多謝了。」

這時……

程燃直接下車,一手輕扣著車,神色冷漠,陰雲密布。

簡拂衣心裡一個咯噔,笑問:「你有事?」

「有。」惜字如金,冷漠的一個字。

「會玩車?」

「會。」

「比一場。」程燃舔了舔后槽牙,目光幽深的看著簡拂衣,莫名的帶著一股狠勁。

簡拂衣幾乎是下意識的開口:「我還有事。」

「比一場。」程燃眯著眼,眼底看似平淡,但是說出的話根本讓人不敢拒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