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真不知,徐疊達到這一境界的時候,丹田之中的氣海,會不會化成氣體星球。

同輩之間,他已是無敵。

單這份靈氣,就已經超過他所有人,堪比氣域境修士。

再加上他肉身之力,面對虛丹境修士,也有一戰之力。

氣海中央,虛影石碑上下沉浮,隨著氣海面積的增加,它也跟著放大,巨大無比。

不然的話,放在氣海中,根本看不到它的影子。

石碑周圍,是八顆水珠般的星球,正是八種屬性之力。

再外圍正是五行真火,內部有火焰蒸騰,外圍卻有一層水蒸汽,像是靈氣附著在上面。

再往外卻是一圈又一圈的星辰,細數之下,正是三千顆。

如今已有近十顆,不再虛無縹緲,化成了氣體,而且正在向實質轉變。

他體外的星石,早已被吸收乾淨,只是在丹田氣海上空以及周圍,還有無數的星之力,正被這十顆星辰,一點點吸收著。

「星辰術,若無星核,將是無根之萍,不得長久。」徐疊這時,右手一翻,取出了三枚星源。

一顆黑而發紫,兩顆赤紅如血。

碎!

雙手一用力,直接將星源掐得粉碎,化成三條實質星力,湧進他的丹田之中。

星核便是那十顆快要化成實質的星球。

有了它,徐疊的星辰術,才算可以登堂入室,跨過門檻。

時間一點點過去,眨眼間又是七天。

「青鼠師弟,出發一個月了吧?」虛空峰上,青虛道人以及青虎道人,仍然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任日月流轉,星河更替,就像是兩個巨人,守護著整個虛空派。

「是的,希望他可以成功。」青虎道人朝東方望了一眼,喃喃道。

「會的,總有一人會成功。」青虛道人的語氣之中,充滿了自信。

天下間,好像沒有一件事,能將他的自信打壓下去。

!! 「星核,給我凝聚!」

三股龐大的星之力,全部被徐疊吸收之後,整個丹田內的星力,轟然一聲,凝聚起來,化成一股星力洪流,皆入十顆星核之中。

轟隆隆…

幾分鐘之後,十顆星核凝聚成功,放出刺目耀眼的光芒。

「成了?」槍祖欣喜道。

「只凝聚十顆星核,便用了這麼龐大的星力,若要凝聚三千顆…我擦。」徐疊暗擦一把冷汗,緩緩站起身,吐出一口濁氣。

「怕什麼,蒼穹上的星球又不會隕落,一直吸收就是了。」槍祖站著說話不腰疼,給徐疊出謀劃策。

索愛無度:女人乖乖讓我寵 吱呀!

徐疊並未理他,而是打開殿門走了出去。

「徐疊!」

「兄弟!」

站在外面的紫雪以及鄧飛、黃越聽到動靜,趕緊喊了一聲。

紫雪更是激動的跳到他跟前,上下打量兩眼,最後小嘴一嘟,轉頭對陳夢道:「師姐,這變態真晉級了。」

說罷,她瞪了徐疊一眼,隨即素手輕翻,上面有一枚須彌戒,遞到他跟前,氣道:「給你。」

哼!

話畢,她輕哼一聲。

徐疊愣在當場,完全沒弄明白,紫雪這是受什麼刺激了?對自己好像十分不待見似的。

「恭喜你,又晉級了。」鄧飛、黃越二人見紫雪退到陳夢跟前,這才圍了上來,面帶喜色。

「你晉級的速度這麼快,那丫頭當然不高興了。」槍祖不愧是人精,一語點醒夢中人。

徐疊用手揉了揉眉心,這裡記載著《星辰術》,若是這部功法,以及從星士那裡得到龐大的星之力,轉化成靈氣,不然他休想如此快速晉級。

「我也恭喜兄弟你們,實力更進一步。」徐疊目光一閃,從鄧飛、黃越二人身上,看出他們也已晉級。

「多虧兄弟那一縷靈火,助我們重新淬體,開發肉身潛力,修為更進一步,我們會好好守護天牛峰的。」二人身上流轉著的氣息,果然比之前更強了,尋常靈體二重氣勁境修士,在他們跟前,根本毫無還手之力。

他們此刻並非純正的黃巾力士,而是走上一條,開發自身潛力的純肉身修士。

以後他們能走多遠,連徐疊都不知道。

人體是一個非常巨大的寶藏,只不過很少有人挖掘出來。

徐疊的一個無心之舉,卻插上了以後有可能柳樹成蔭的種子。

在他們肩膀上拍了拍,徐疊再次打入一團靈火,內部蘊含著五行真火。

二人只覺得丹田一痛,似被扎了一針,感知之後,面色狂喜,趕緊一抱拳,後退幾步,便到遠處修鍊去了。

二人知道,徐疊再次給了他們一次造化。

「你在這等了多長時間?」二人離去后,徐疊的目光,終於落在陳夢身上。

她一身紫衣,站在這裡,周圍有靈氣波動,霧氣環繞,像是九寒宮中,下凡的仙女。

本是花容月貌的嬌容,此刻卻有一絲疲憊,衣衫之上,靈氣化成的露水,沾在上面久不落下,像是亘古便已融合在一起。

他出關的時候,陳夢以及紫雪不可能提前知道。如今她們站在這裡,那就只能有一個可能。

她們一直站在這裡,等自己出關。

「沒多久,也就半個月吧!」陳夢剛想開口,不料紫雪搶了過去,陳夢一嘆,瞪了她一眼,紫雪略帶委屈,道:「我若不說,你肯定要說才來,對不對?」

吱!

她懷中的小紅鳥,吱了一聲,表示同意。

陳夢一笑,伸出手在小紅鳥的頭上敲了一下,這才望向徐疊,道:「什麼時候走?」

她似乎早就知道徐疊要走,心中十分不舍,可是語氣,仍然很平淡。

「你們都知道?」徐疊一愣,自己要走的消息,他可從來沒有告訴過別人。

「返魂草,你一定會去找的,對吧?」陳夢是聰明人,青牛師伯到現在還沒有好,那麼徐疊一定會出去尋找返魂草。

他的性格,陳夢自然了解。

「我師傅還沒有消息嗎?」徐疊張了張嘴,並沒有說要走,卻打聽了一下師傅的消息。

「想知道,去問掌門啊!」紫雪開口道。

「你也知道我要走?不然也不會分我這些好處了?」徐疊已經查看了那枚戒指之中的東西,見過不少好東西的他,此時也不禁一驚。

戒指雖不大,可是內部的東西,卻是十分驚人,靈石,丹藥,靈品兵器,食物,靈泉水,錦衣玉袍等等,應有盡有。

他猜得出來,紫雪這是為他遠行而做的準備。

「當然,也不看我是誰,那天晚上,你問我返魂丹的事,我便知道你要走,聰明吧!」紫雪小臉一仰,露出驕傲的神情,好像在等徐疊誇她一樣。

吱!

小紅鳥吱了一聲,表示她很聰明。

「如果青牛師伯已經醒了,你是否就不會走了?」見徐疊並沒有什麼表示,紫雪臉上露出失望的神情,語氣含有不捨得問道。

「嗯,廢話,誰想離開門派,獨自一人出去冒險啊!」徐疊白了她一眼。

「你可以帶上我啊!」紫雪直接無視徐疊的眼神,高興地蹦了起來,重新跳到徐疊跟前,毛遂自薦。

「帶上你?不行,太危險了,我自個都照顧不好。」徐疊趕緊後退,擺手拒絕。

「紫雪別鬧,他又沒說一定要走,還是問問掌門,師伯的情況吧!」陳夢趕緊將紫雪拉了回來,生怕她真得纏著徐疊。

「嗯,你們在這裡等著,我去虛空峰一躺。」徐疊說著,就要離開,突然一道靈光閃過,發出嗖地一聲,似一隻利箭。

他趕緊伸手去接,卻是一枚小小玉簡,只有指甲大小,碧玉之色。

「掌門的傳信令符?」紫雪看到他手中之物后,大吃一驚。

這樣的令符,她之前見過,因為師傅也接到過幾次。

在令符最下方,刻著一個虛字,獨屬於掌門所有。

「快看看。」陳夢知道掌門傳信給徐疊,一定是重大的事情,或許是有關青牛師伯之事。

嗯!

徐疊點了點頭,探過一絲意念進去,只聽掌門的聲音從中響起:「徐疊,此為我派根基《小虛空術》,今日傳你,希望對你外出尋葯,有所幫助…」

「什麼?小虛空術?」徐疊大驚,張著嘴巴,還未說出話,便覺得大腦內部突然傳來轟地一聲,多了一股龐大的意識流。

嗡!

他的身子顫抖著,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嘴巴中發出一切怪異的音節,紫雪跟陳夢對視一眼,都沒有聽懂。

「徐疊,你…」紫雪正要上前去拉徐疊,卻被陳夢攔住,對她道:「不要亂動,掌門不會害他的。」

紫雪秀背後起了一層冷汗,小手拍了拍胸口,一陣后怕,還好沒有上前去碰徐疊,不然打擾到他,後果將很嚴重。

因為此時的徐疊,正處於失神狀態,如同入定一般,若為外物所擾,將會心神不寧,有可能受到損傷。

半個時辰過去,紫雪跟陳夢一直在等。

呼!

徐疊張著的嘴巴突然閉上,而後睜開了眼睛,自中躍出兩道黑光,嚇了陳夢跟紫雪一跳。

「你沒事吧?」陳夢關心地問道。

「沒事,我就要走了,這天牛峰,你們以後可以常來,此處靈氣要比別的山峰濃上一些,最多三年,我便會回來。」剛才那枚玉簡之中,有掌門給他說的很多話,他已知道徐疊要走。

告訴他,不管尋到與否,三年後一定要回來,不然就算找回了返魂丹,青牛道人也不一定能撐過去。

因為他並非純粹的神魂受傷,而是正跟汪捉妖魔的一縷意識在爭鬥。

雖以強**寶鎮住他的肉身以及不滅神性,給了青牛道人很大幫助,但三年時間一過,青虛道人也無能為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