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真是白痴豬隊友!

九班的學生們則看著馬帥帥,心照不宣的向他甩了個欣賞的眼色,看著馬帥帥的眼神中都表達出一個意思:你小子,有前途!

鄧語豪卻沒有那麼緊張,他小聲對俞漫漫說:「別怕,有我在呢。」

俞漫漫這才想起來,她之所以會選鄧語豪跟她一組,不就是因為鄧語豪是三班體育最強的一個么。

「嗯,那就靠你了,你一會多接球,我打輔助。」她沖著他嬌羞一笑,差點沒把鄧語豪的魂都勾走了。

「放心,打網球,我也算是高手。」

「真的啊?那太好了,我就知道你是咱們班最厲害的,等會要加油哦。」俞漫漫一臉崇拜的看著他,就差眼中冒出小星星了。

被自己暗戀的女神崇拜,鄧語豪的內心立馬膨脹起來,不可一世道:「放心,我一定會好好打,給他們九班一點顏色看看。」

祝七巧撇了撇嘴,不耐煩的催促道:「哎哎哎,對面的,聊完了沒?可以開始了沒?」

洪寶石看著俞漫漫,對祝七巧說:「你站邊上一點,本小姐要親自教小白蓮做人。」

祝七巧明白,「收到。」

比賽開始,第一局由鄧語豪開球,洪寶石輕鬆的接球,對打了兩球以後,她看準時機手勁一轉,球快速的拍打回去,這一球經過她的精心計算,鄧語豪根本無法接。

球穿過了鄧語豪用力的擊中俞漫漫的左手腕,俞漫漫只覺左手腕一痛,接著馬上一麻,吃痛的喊了聲:「啊!」

「你沒事吧?」鄧語豪忙問。

「你在我前面怎麼不好好接住球啊!」俞漫漫生氣的埋怨。

「對不起,剛那一球太快了,我來不及接。」

俞漫漫的左手又痛又麻,如果是平時,嬌滴滴的她早以受傷為理由下場了。可經過剛才那麼一鬧,再怎麼樣也得堅持打到比賽結束,不然,在九班跟三班的同學面前,她也太沒臉了。

洪寶石一手拿著球拍,把球拍放到了肩膀上,另一隻手叉著腰,拽拽的說:「1:0,下一球是不是應該我們這邊開球了?」

鄧語豪恨恨的看了洪寶石一眼,把地上的球撿起來,用力的扔到洪寶石那一邊。

洪寶石利索的用手接住球,戲謔的提醒道:「我要開球啰,對面的英雄,請保護好你身後的小花花喲!」

九班的人哈哈大笑起來,看老大欺負小朋友真有意思,嘻嘻嘻。

洪寶石開球,先是中規中矩的跟鄧語豪對打了幾球,然後老樣子,一球拍到了對面的很左邊,鄧語豪忙跳到左邊接球,球再回來時,洪寶石一個帥氣旋轉,球被她用力的拍向右邊俞漫漫的位置,這一次她的目標是俞漫漫的左肩。

鄧語豪哪怕是體育隊的健將,也沒這麼快的速度救場啊,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俞漫漫再一次被球擊中身邊。

「啊!」俞漫漫痛得大叫,這下整個左臂全痛麻了。 「俞漫漫,你沒事吧?」鄧語豪忙衝到俞漫漫身邊。

「你說有沒有事?你被球打一下試試看!」俞漫漫生氣的沖著他大喊。

「對不起。」鄧語豪覺得自己挺無辜的,他已經很給力了好嗎,可那麼變態的球他要怎麼接啊?他又不是神!

「對不起有什麼用!」俞漫漫仍是沖著他發脾氣,「還說自己是網球高手,連個球都接不了!」

鄧語豪沉默,面對俞漫漫無理的指責,他不知道還能說什麼。

洪寶石說著風涼話:「嘖嘖嘖,俞漫漫,你的球拍是用來看的嗎?為什麼你每次都用你的身體來接球啊?不痛么?」

俞漫漫怒不可遏的看著洪寶石,推開鄧語豪,雙手用力的握著球拍。誰都靠不住,她還是自己小心防備著點,就算接不中球,起碼也得躲開球,不能再讓球打中自己。

輸了不丟臉,畢竟今天輸給九班的人多了去了,但輸了還受傷,就太晦氣了。

鄧語豪拿著球,陰深的看著洪寶石,心裡想著得為俞漫漫報仇,她可以故意把球打到俞漫漫身上,他也可能故意把球打到她的身上,以其人之道還至其人之身。

他瞄準洪寶石的腹部,開球就朝著她的腹部用盡全力擊去。

在男生堆里站在看戲的小狼,眼睛一眯,緊張的看向洪寶石。

洪寶石冷笑,哼,雕蟲小技!

她快速的向後跳躍一步,球拍往下,穩穩的接住球,再漂亮的反擊,球被她用力揮出,這次她的目標的兩個人。

在旁人看不清的瞬間,球飛速的擦過鄧語豪的側臉,然後繼續向後衝擊。

俞漫漫瞪大著眼睛,眼睜睜的看著球再一次朝著自己飛來,她閉著眼睛用力朝著空氣一揮球拍,球理所當然的沒有被她接中,而是再次擊中了她的身體,這一次,她被擊中的位置是她的腹部。

鄧語豪剛才不是瞄著洪寶石的腹部打么,洪寶石就把球還到了俞漫漫的腹部位置上。

「啊!」俞漫漫這次痛到手都握不緊球拍了,球拍掉到了地上,她雙手按著自己的腹部,臉色痛得發白起來。

「俞漫漫。」鄧語豪緊張的看著她,「你沒事吧。」

俞漫漫這次已經痛到連脾氣都發不出來了,冷汗從她臉上流了下來。

鄧語豪生氣的瞪著洪寶石,罵道:「洪寶石,我們只是友誼競賽,你有必要這麼出手傷人嗎?」

洪寶石呵呵的諷笑了兩聲,嘲弄道:「真是好笑,我明明是正常發球,你們自己接不中憑什麼說我出手傷人?」

「你明明就是故意的!」

「你哪隻眼睛看見我是故意的?這球又不長眼睛,難道它知道你們接不中,就會自己回頭不成?」

「你……」鄧語豪被她氣得說不出話來。

洪寶石邪笑,諷刺道:「再說了,打網球接不中被打到身上的情況多了去了,至於像她痛得這麼誇張么?還是說,俞漫漫的身體天生就比別的女生更嬌貴一點,更須要男生呵護一點?」

「哈哈哈……」

身旁的九班同學哈哈大笑起來,陶夭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喊道:「老大,這你就不了解了吧,人家俞大校笑跟你不一樣,人家動不動就能讓男生憐香惜玉,自然是比別的女生要更嬌貴一些嘍。」

陶夭這話一出,就連三班的某些同學,都覺得俞漫漫太過嬌柔造作,剛才比賽的時候,她們很多人沒接中球時,也很容易就被球打到身上啊,也沒覺得有多痛好嗎。

俞漫漫恨恨的抬頭看著洪寶石,只有她自己明白自己被球打中有多痛,洪寶石使盡全力揮過來的球,力度豈是一般人能比得了的。

那些說風涼話的人,估計都忘了洪寶石可是崇雅四虎的老大吧!

陸老師推了推身旁的李逸,「讓你們班的學生收斂一點!」

李逸摸了摸鼻子,大聲喊道:「3:0,這一組,九班勝,換下一組比賽。」

洪寶石囂張的望著俞漫漫笑,伸出食指跟中指,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然後再朝俞漫漫指了指,用手勢告訴俞漫漫,她會盯死她!

俞漫漫這麼精明的人,自然是一點就透。洪寶石這是公開表示,以後要跟她對著幹了。

一直到體育課結束,俞漫漫才緩過勁來,覺得沒有那麼痛了。

在兩個班的老師分別喊了解散以後,俞漫漫快步的跟上洪寶石的腳步,直接身旁的人散去了一些,她才喊道:「洪寶石。」

洪寶石跟身邊的陶夭幾個,都回過身來看她,洪寶石邪魅的笑著,問:「叫我什麼事呀?」

「你不是答應穆晨,不再欺負我,不再找我麻煩的嗎?你怎麼說話不算話?」俞漫漫指控道。

洪寶石收起笑臉,「哼!我那天只說,他贏了我可以帶你走,別的,都是他自己說的,我可沒答應。」

「你……」俞漫漫氣極,指著她罵道:「你這個小人!」

「對呀,我就是小人,但本小姐是真小人,不像你,偽君子!」

周圍有不少學生駐足看著她們兩,俞漫漫才不會承認洪寶石對她的指控,反駁道:「你憑什麼說我是偽君子,你自己壞,不要把別人都想得跟你一樣壞!」

洪寶石弔兒郎當的走到俞漫漫身前,俞漫漫心裡有些發怵,忍不住偷偷的退後步,但洪寶石仍然是越走越近。

俞漫漫被逼到了牆上,退無可退,她僵著聲音喊道:「你想幹嘛,這裡這麼多人,你不會是想當著大家的面打我吧!」

洪寶石突然朝她揮出右手,俞漫漫以為洪寶石真的要打她,嚇得趕緊閉上眼睛,哇哇大叫,「啊!」

「鬼叫什麼?」

預想中的暴力沒有出現在她身上,俞漫漫慢慢睜開雙眼,只見洪寶石剛才那隻揮向她的手,撐在了她臉旁邊的牆上,而她被洪寶石困在了牆與她之間。

「你、你、你想做什麼?」

「知道我最瞧不起的是什麼人嘛?」洪寶石突然問。

俞漫漫吞了吞口水,「我、我怎麼知道。」

「我最瞧不起的,就是你這種,生活在黑暗裡,每天做著見不得人的事,還不敢承認的偽君子,白蓮花!」

俞漫漫想反駁說自己沒有,但在洪寶石的逼視下,她不敢作死。 洪寶石的另一隻手撫上了俞漫漫的臉,冷笑道:「你不是善類,但我也不是好人。知道我跟你最大的差別在哪嗎?你喜歡暗著來,你在乎別人的眼光,所以你一邊很討厭我,恨不得我死,但你還要在所有人面前裝善良、裝無辜、裝天真、裝作根本沒有討厭我。」

「……」

「我跟你不一樣,我不在乎別人的眼光,不用在老師同學面前裝好學生,裝乖寶寶。我討厭你,就敢當著所有人的面大聲說出來。我恨你,就要光明正大的針對你。我壞我承認,我就是壞,壞透了,我就是要欺負你,怎麼著?」

「……」

「別以為我不知道,那個叫謝麗的不過是你的替死鬼而已,你以為你逃過一劫,就什麼事就沒有了?呵,不可能,本小姐長這麼大,還沒人敢像你這麼算計我,你就等著本小姐的報復吧!」

俞漫漫抿著唇不說話,但心裡卻是翻天地覆,她真的從來都沒有想過,洪寶石竟然是這麼囂張的一個人。

居然敢當著這麼多同學的面,公然宣布自己要報復她,要欺負她,公然的承認自己是壞學生。

洪寶石說完,見她被自己嚇得不敢再吭聲,拍了拍她的臉,又說了句:「我已經正式通知你,我要欺負你了,你可以再次施展你的魅力,去向穆晨求助。放心,我已經不要他了,你可以放心的請他當你的護花使者。不過不要天真的以為,穆晨真能保護你一輩子,只要本小姐想對付你,誰也救不了你!」

洪寶石說完,再次盯著她的臉看了一會,見她被自己嚇得臉色發白,冷哼了一聲,轉身對周圍的人喊了句,「走了。」

周圍有不少是九班的同學,全都跟在洪寶石身後,慢慢的晃回九班課室。

俞漫漫直到所有人都離開,才長長的鬆了口氣,她慢慢的蹲坐在地上,越想心裡越過不去,越想心裡就越陰暗。

鮮妻撩人:寒少放肆愛! 她捏緊雙拳,在心裡發誓:「洪寶石,我發誓,總有一天我會讓你滾出崇雅!」

洪寶石霸氣側漏的一翻話,很快就轉遍了崇雅校園,可惜的是,因為當時在場的九班學生太多,所以沒有人敢當著九班的面,用手機把當時的情景拍下來。

同一件事,經過一百張嘴的口口相傳以後,會變得越來越誇張。當這件事傳到穆晨耳邊的時候,已經是洪寶石當眾痛打俞漫漫了。

穆晨並不喜歡俞漫漫,但總覺得俞漫漫會被洪寶石欺負,歸根究底,原因都在他,因此,他難免對俞漫漫感到一絲愧疚。

放學的時候,穆晨走到三班找俞漫漫,俞漫漫正收拾著書包,見穆晨親自來找她,她心裡一喜,明白他肯定是因為下午洪寶石欺負她的事,而刻意來找她的。

俞漫漫美滋滋的想著,他心裡還是有她的,他還是關心她的。

三班的其他學生,見穆晨走進他們教室,都好奇的看著他,見他直接走向俞漫漫,就更加八卦的不願意離開教室,想看著他們倆有什麼事。

只有馬帥帥,他看見穆晨進來時,厭惡的哼了一聲,收拾好自己的書包,從俞漫漫的座位上經過時,故意用力的撞了下穆晨的肩膀。

穆晨被他撞了一下,不爽的按住馬帥帥的肩:「同學,你撞到我了!」

馬帥帥停住腳步,拽拽的看著穆晨,「撞到你怎麼了?」

哼!居然為了個綠茶婊白蓮花跟他家老大打架,最最不可饒恕的是,穆晨竟然敢贏他家老大!

真是太讓他生氣了,一個大男生,居然也不知道讓讓女生,真給男生丟臉!

穆晨有些困惑,「我得罪過你嗎?」

馬帥帥冷笑,「我不認識你!」

穆晨不是喜歡惹事的人,更看不慣馬帥帥這副痞子樣,他覺得跟這種痞子計較,就跟被狗咬了一口,還要咬回狗一口一樣,會拉底自己的素質。

他放開馬帥帥,不再理會他,只看著俞漫漫問:「我有事找你。」

俞漫漫馬上站起來,「我好了。」

「切!」馬帥帥不屑的切了聲,離開教室。心裡罵了句:狗男女!

穆晨跟俞漫漫在校園裡慢慢的走著,崇雅的同學們第一次看見穆晨跟女生走在一塊,都不由八卦的偷偷觀看兩人。

「洪寶石還有找你的麻煩?」

俞漫漫點頭,一臉受氣小媳婦的樣子,「對呀,她今天還……」

她故意把話說一半,欲言又止的讓他自己去瞎猜。

穆晨嘆氣,這洪大小姐真是夠了,為什麼非要這樣欺負弱者?

「我會找她好好說的,讓她以後不要再繼續找你的麻煩。」

「沒用的,你再是別找她了,免得連你也……」俞漫漫搖頭,擔心道:「她今天當著很多同學的面警告我,說以後會光明正大的欺負我,還說就算我找你也沒用,她說……」

「她說什麼?」

「她說,只要她想欺負我,誰都救不了我,就算是你也不行。」俞漫漫偷偷看著穆晨的臉色,又加了一句:「她說她根本就沒把你放在眼裡,上一次會輸給你是她大意,如果你再敢找她,她會把你打得趴在地上求饒。」

穆晨皺了皺眉,這洪寶石,也太囂張了點兒。

「我還要練球,先走了,再見。」他停住步子,對俞漫漫說。

俞漫漫期待的看著他,「我可以去看你們打球嗎?」

穆晨不太願意,但仍說:「籃球場是學校的,不是我們籃球校隊私人的地方,你想去沒有人可以說不。」

俞漫漫甜甜的笑道:「那我跟你一塊去吧,我也喜歡籃球,就是我運動細胞不太好,所以只能噹噹拉拉隊了。」

穆晨點頭,跟俞漫漫一起走向室內籃球場。

俞漫漫連著好幾天,放學以後都會到室內籃球場看穆晨打籃球,不過穆晨卻沒再刻意的跟她說過話。

洪寶石知道以後,弔兒郎當的走到小狼桌前,手一撐,一屁股就坐到了課桌上。

小狼抬頭看著她,「洪大小姐,有何指教?」

洪寶石居高臨下的望著他,笑眯眯的問:「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好像也是校籃球隊的一員?」 小狼一愣,突然想起來自己好像是加入校籃球隊了,點頭,「拜你所賜,我確實是加入了校籃球隊。」

洪寶石聽了一點兒也不心虛,仍然是笑眯眯的,「你加入校隊以後,去練過幾次球啊?」

「一次都沒去過。」

洪寶石搖頭,「嘖嘖嘖,你這態度不對,哪有你這樣不負責任的隊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