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眼見空幻又有變成木頭人的可能性,暗血果斷壓下心中總是不斷升起的調戲念頭,咳嗽一聲,讓自己嚴肅起來。

“這次回來的確有正事,是黑骨族那邊……”

“難道又是暴亂?”

“你當我是雕像啊!有暴亂,老孃一拳頭砸下去全給我變肉醬!”

“額。”揮去滿頭大汗,空幻不意間發現,暗血似乎有變成暴力狂的趨勢:“那麼是怎麼回事?”

“其實也沒什麼,就是此前軍事院要求的黑骨族六個陸軍已經組建完成。

在將整個黑骨族內部權力統一,並大肆推行神族信仰和雙月神史,加上我們的強力壓制與改造之後,黑骨族內部的反抗聲音少了很多。

不論是潛伏了還是真消失了,至少在現階段而言,我們擁有了一個相對穩定、肉體實力也不弱於朋族的陸軍兵員地。這次回來,是聽說05戰區的戰鬥還在持續,想要問問軍械的供應,以及這些部隊的安排。”

“那去軍事院看過了嗎?”

空幻放下手中的茶杯,見暗血點頭之後,臉上卻略帶疲憊,心中一軟。

“這次要留下來休息一段時間嗎?”

“不了,留的時間一久,你們這些傢伙就會嘮嘮叨叨,還不如在黑骨族那裏快活。”

滿不在乎的擺手,暗血指了指軍事院方向對空幻的前一個問題做出了回答:“軍事院去過了,軍械沒問題。陸軍軍械換代速度很快,多出來的不少都封存着,足夠裝備十幾個軍團了。不過對於黑骨族軍隊的定位,靈雪說讓我和你討論一下。”

“和我討論?”

空幻一愣,卻很快反應過來,心中苦笑。

靈雪的行爲,顯然是在爲自己和暗血交流創造機會,讓他有更多的時間同化暗血。可靈雪畢竟不是三意識之一,根本不知道箇中情況之複雜。現在的暗血,在分離了大量空幻記憶之後,就表面看去已經與空幻差距萬里,要想靠普通接觸同化根本不可行。

緋色情人:總裁的枕邊歡 而暗血也是因此,在明知道靈雪的想法時也並不抗拒。

何況,真正的融合,是需要真心認同才行的。

暗血會通過三言兩語,就真心認同自己不是獨立個體,而是某個人的分身,而且還是男人的分身這一情況嗎?

想想都前途灰暗。 與其去討論短時間內沒法解決的問題,還不如做些實際的。

很快便選擇了辜負靈雪一片好心的空幻,將注意力集中到了暗血所提出的黑骨族情況上。

現在的他或許受限於一些本質原因,並不善於指揮戰鬥,所以主動遠離了那些崗位,以避免亂指揮導致不可收拾的後果。而暗血又因爲最近與長老院之間的那點問題,以及此前放權的動作,索性完全脫離了對軍隊的掌控,以避免麻煩。

於是,兩人都幹起了後勤支援的工作。

相比起來,一門心思撲在農業、畜牧業和曆法上的白農,似乎成了三人之中最爲悠閒,也是存在感最低的一人,有得必有失吧。

而這次暗血帶來的情況,則黑骨族這個被朋族作爲預備兵力補充點的軍隊情況。

黑骨族作爲一個不錯的兵源地,其單兵基礎素質甚至高出朋人。

當然,這並不意味着黑骨人就比朋人厲害,所謂單兵素質高出的主要原因,還在於黑骨族常年內戰,就算是普通黑骨人,都有接近朋族預備役士兵的戰鬥素養,加之在肉體實力上,黑骨人幾乎與朋人持平,這纔有這樣的說法。

不過在精神力方面,黑骨族的素質就比不上常年研究精神力運用的朋族了,也就與當前窩在地底不出來的靈族相近,甚至於因爲心靈女神教會的可以引導下偏離了正確道路,朋族也限制對黑骨族開放精神力技巧,因此黑骨族精神運用方面的潛力上遠遠不及靈族,更別談大朋族體系的成員。

至於能量實力,黑骨族缺乏能量核心,這方面就算朋族想要做什麼也不可能,所以黑骨族在這方面發展可能性幾乎爲零。

何況,朋族計劃中的黑骨族,就是一個以肉體實力發展爲主,輔以朋族提供的機械,修煉水平最高只能達到準真神級(出現念力,但無法達到完全幽神級的情況,這是心靈女神暗血結合多年在黑骨族上實驗的方法,研究出來供應黑骨族的修煉方法中,黑骨人能夠達到的最高層次)。

若是抵達這個等級,黑骨族就只有唯一一條道路,接受朋族的邀請步入朋族建設的浮空島天空神殿,朋族長老院會視情況決定是否放寬限制。

不過即便如此,黑骨族士兵因爲數量多、學習能力強、訓練組織度高、特別是戰爭經驗豐富、可以很好地適應此後對蟲族戰爭等優勢,從未朋族未來陸軍炮灰用的首選。

暗血在那裏的任務,除了穩定以及控制黑骨族外,就是篩選可用部隊。

這次篩選出來之後,按說就應該給他們配備武器,並將其送上戰場。但軍事院方面考慮到當前雙月星的蟲族已經是強弩之末,用於鍛鍊大朋族體系內部隊尚且不足,將黑骨族這種類似於僱傭軍的部隊送上去,似乎就有些爭功和強敵之嫌。

但這畢竟涉及到最初的黑骨族發展計劃,而且也要長遠考慮未來雙月星整體的抗蟲事業,這纔有軍事院拿不準情況讓暗血去詢問靈雪。

然後,又被靈雪丟給了空幻。

“去看看戰況如何吧,這裏距離05戰區畢竟有幾千公里的路,即便是戰艦運輸也要幾天,就算現在決定要過去參戰,可恐怕趕到的時候,戰鬥也早已打完了,浪費白跑一趟還佔了飛船空間。”

“額,也是。”

這才發覺自己疏忽了的暗血,有些鬱悶地嘆了口氣,隨後又重振精神,拉着空幻急匆匆地向軍事院跑去。

重生兵團一家 也不知道是否故意,還是意外,兩人因爲都是奔跑行走,通過大街時,正好路過此前空幻‘被拋棄’的地點。由於黃昏下班,不少人還在這裏休閒,結果正好看見暗血抱着空幻的手臂向某個方向拖動的場景。

於是,空幻的壓力更大了。

“啊!這不科學!去死去死去死!”

“這年頭的年輕人啊,翻臉比翻書還快!”

“我剛剛發現的同志啊,盡然就這麼拋棄了我們,這是背叛!叛徒!!”

“%¥%¥#”

“……”

空幻忍着快用突破天際的吐槽慾望,滿頭黑線地通場時,耳邊還不時傳來暗血的偷笑聲,這更是讓他鬱悶不已,那可都是你這傢伙弄的啊!

這女人一定是故意的!

趴在軍事院接待室的桌子上,空幻毫無長老形象地怒視暗血。然而對此毫無壓力的對方,則還在指揮着看見了這位曾經的老大而熱情滿滿的軍事院接待員,讓對方儘快帶兩人前往指揮室。

“到了,暗血……大人。”

軍事院內部劃分嚴格,但因爲朋族軍隊現在基本上都統一以艦隊爲核心,集羣指揮部又承擔了大部分的指揮工作,所以事實上留在新朋島的軍事院成分並不複雜:參謀總部、直屬部隊指揮部、憲兵隊……等等,就是軍事院的組成。

而此時空幻和暗血所到的,則是參謀部下屬的前線分析局。

一名參謀部少將副總參謀,十一名軍銜各異的參謀官,再加上幾名勤務兵、幾名通訊員就是這個部門的全部組成。他們的主要工作,是將前線彙報的情況分析彙總之後,得出當前局勢情況,並將不含有個人思想色彩的總結情報遞交給總參和現在戰時組建的總指揮部。

可以說,在這個部門當差的參謀們其實都很鬱悶。

因爲,他們所學的各種分析能力,在這裏都用不少。這裏只需要能夠安分地將前線情報分類總結篩選之後彙報給上面的參謀,至於他們偶爾做出的具體分析,最多也只會作爲上面的參考。

結果這裏久而久之,這裏就變成了一個鍛鍊人耐心和積累前線情報分析經驗的地方,所以大都是些年輕人,也就是少將參謀局長是個老人。

不過作爲後方離前線最近的地方,這裏不僅接近各大機構,更是保衛嚴密,所以在戰時也是留守後方的指揮官們最喜歡來的地方。

這不,剛剛進入分析室,一名軍事院的中將就起身迎了過來。

空幻也微笑着伸出右手。

我把文字變現了 然而的視線看來大都集中在了暗血身上,一時大意沒注意到空幻的動作,徑直走過去,對着暗血行了個標準的軍禮,將空幻一臉尷尬地晾在了那裏。

“軍事院總參謀部中將風谷,歡迎暗……額,兩位長老!抱歉。”

“放下吧,我已經不是軍事院成員,軍禮就不必了。”

看見空幻又一次吃癟,暗血心情大好,難得地爲因爲長時間悶在技術部和靈雪處,已經開始淡出政府和軍事等機構成員視線的情況做了介紹,隨後爲對方解圍。

而瞭解到對方身份的中將閣下,也只能尷尬地向同樣尷尬的空幻行禮道歉。

所幸,空幻比不是小肚雞腸的人。

“沒什麼,我們和你一個目的,都是來這裏瞭解前線情況的,現在情況如何?”

“一切順利,空幻長老。”

風谷中將先來一步,直接搶過了分析室少將參謀的工作,爲空幻兩人解說起05戰區的現狀。

此時已經是夜晚八點左右。

根據分析室得到的前線彙報,聯合艦隊在七點左右已經開始分兵。陸戰隊一個臨時軍負責攻擊外圍蟲族基地,而聯合艦隊則全力突擊蟲族內圈,以探知並打斷蟲族可能的計劃。

在接近八點的時間,當先的南嶺號劍魚級試驗艦發現了蟲族在內圈大面積擴展菌毯的舉動,並藉此推測出對方可能在計劃縮小菌毯擴散面積,以此加快內部各基地連接的舉動,並很快將自己的推測和觀測結果一併告知聯合艦隊指揮部。

緊接着,指揮部做出戰術調整,調動L11戰略炮擊部隊,依靠剩餘不多的彈藥,對蟲族內圈進行炮擊。或許是因爲缺乏足夠的兵力等因素,蟲族內圈基地對於炮擊似乎採取了漠視策略,這讓炮擊顯得相當輕鬆。

然而此時,外圍負責攻擊的陸戰隊方面卻出現問題。

在接受剛剛抵達的第三集羣貨運船隊運輸的之前留在L11的陸戰隊時,地面的陸戰隊突然遭遇蟲族地下突襲。

雖然由於在蟲子突入地層大概十多米時,就被士兵們依靠精神力發現而做出了準備,但畢竟反應時間太少。於是,一番艱苦戰鬥下來,陸戰隊竟然損失了六十多輛戰車,人員損失雖然有戰車保護並不多,但也死亡了四十多人,重傷兩百多,輕傷三百多。

單單這次蟲子偷襲,損失竟然比之前幾次正面攻擊蟲族基地的損失還大。

因爲這事,陸戰隊之後的作戰變得謹慎很多,原地休整半個小時重新整編之後,纔開始下一步行動。

由於有第三集羣部隊的支援,雖然有六十多輛戰車的損失,可部隊依然擴展到了一個軍團一萬兩千多人的規模。在謹慎與信心交織之下,陸戰隊如同路上猛虎般,很快依靠貨運船隊的運輸,阻格跳躍,對蟲族外圍的數個分基地點名。

雖然期間蟲族還想要故技重施,可早有防備的朋族陸戰隊卻是沒有給蟲族一點機會。

加之這些蟲族基地都是被放棄的,外,沒有援兵;內,主力部隊在此前蟲族尋找L11的戰鬥中,就被生物羣給清理一空。所以這些蟲族基地,只能依靠自身緩慢的發展來抵禦朋族進攻,根本沒能對陸戰隊造成更多麻煩。

反倒是因爲陸戰隊的攻擊受限於距離問題,導致每次攻擊都擁有較長的時間間隔,這才爲蟲族各個分基地補充兵力留出不同的時間。

而這種情況,直接導致陸戰隊在攻擊中,出現如同逐級磨練般的升級感,使得陸戰隊士兵們大呼還沒幻界模擬真實。

攻擊第一個蟲族分基地,陸戰隊剛剛脫離聯合艦隊,只有一個沒有滿編的臨時軍,敵人也只有兩千多陸空部隊,戰鬥順利;

攻擊第二個蟲族分基地,距離上一個有十幾分鍾間隔,蟲族分基地兵力明顯提升到了三千左右,而陸戰隊有了上一次經驗,卻也輕鬆應對;

攻擊第三個,距離上一次二十多分鐘,蟲族分基地兵力表面上三千多,可加上之後偷襲貨運船時的數量,已經有五千多兵力了,而那次陸戰隊吃了個小虧;

攻擊第四個,離攻擊第三個已經過去近一個小時,蟲族分基地兵力增加到上萬低等蟲族,可此時陸戰隊因爲有了第三集羣的貨運船隊運來了留守L11的陸戰隊,一下子擴張到一萬多人,加之有了之前的經驗,行動顯得更爲謹慎,受損反而更小;

攻擊第五個,蟲子一萬三千多,陸戰隊一萬多,經驗+N;

第六個,蟲子一萬七千多,陸戰隊不變,經驗+NN。

等到六個蟲族外圍分基地都被解決,陸戰隊竟然靠着蟲族分基地如此配合的鍛鍊,經驗相比此前提升了不是一倍兩倍。而蟲族分基地如此配合(無意的),也難怪士兵要喊出“這怎麼比幻界模擬還像遊戲”的說法。

要知道在朋族中,軍官的培訓或許由於準備、經驗、時間跨度等等問題,而沒法做到全面細緻,但士兵的配需卻要簡單很多。

幻界模擬者們組件的一個小組織曾經提出一個公式:訓練一名精銳士兵,只需要模擬半徑不到五公里的範圍;訓練一名合格的士官,卻需要模擬至少二十公里半徑區域;至於軍官,要合格都需要模擬至少三百公里半徑區域。

奧靈獵人 這裏還沒有提出模擬所需時間、人員和精度問題,由此可想而知朋族方面在軍官訓練上的困難了。

也因此,幻界模擬中,模擬者甚至會考慮各種各樣的戰場情況去磨練士兵,卻沒法訓練出合格軍官。

如此一來,朋族的幻界培訓之中,往往出現軍官認爲真實的戰場遠比幻界更爲麻煩;而士兵卻恰好相反,他們依靠幻界的模擬,在真實戰場上反而如魚得水,並表示幻界更爲艱苦。

這也許是經驗積累等方面的問題,總之短期內沒法解決。

不過無論如何,戰鬥還是在繼續。

“陸戰隊現在呢?解決了六個外圍基地,任務已經完成。不過,我想按那些傢伙此前敢於爲參戰而冒險抗議指揮部命令的性格,顯然不會就這麼算了吧。”

空幻瞄了眼暗血,如是說着的同時卻是在思考着這些士兵行爲的形成根源。

這種敢於反對不合理命令的行爲,在政府、社會和道德上是值得稱道的,可對於軍隊而言卻是極爲危險。因爲軍隊中只需要服從,只需要思考你職責以內的東西,一旦嚴謹的指揮結構因爲某些所謂的幾個活躍份子給被打亂,那麼朋族軍隊很可能遭遇滅頂之災。

這在當前這樣嚴峻的時刻,更是尤爲突出。

所幸,此次陸戰隊的行爲尚算剋制,並且問題暴露地也很早,所以軍事院方面可以從容地調整計劃,對於相關人員的調整與獎懲現在也已經開始討論。對此,空幻不打算干涉,至於身旁的暗血,看來也不算干涉。

言歸正傳。

在聽到空幻半調笑半責備的話語,中將閣下輕笑了一下,避開空幻的咄咄逼人,緊接着繼續講述。

“空幻大人言重了,賞罰必定分明,這是我軍宗旨。至於此次陸戰隊,或許是得到教訓了吧,雖然一路高歌猛進地幹掉了外圍六個蟲族分基地,解除了聯合艦隊的後顧之憂,卻也沒有冒然繼續攻擊……”

“哦?”淺嘗了一口清茶,空幻一臉好奇:“沒想到這羣火爆脾氣的傢伙也知道收斂了嗎?”

“因爲他們沒彈藥了。”

“噗!”

空幻和暗血兩人同時噴了出來。

“我【嗶——】,我說這羣【嗶——】怎麼安分了,原來【嗶——】的每彈藥,打不成了!”

空幻差點暴走,剛剛升起的一絲欣慰立馬消失地無影無蹤,連一旁的暗血也不滿地皺起了眉頭。

但很快,空幻便冷靜了下來,轉頭看向眼前的中將。

“繼續講吧,接下來呢?”

“是。”

也不知道作何想法,見空幻和暗血都沒有進一步表示之後,中將既沒有鬆了口氣也沒有其餘表示,而是神色平靜地發言。

在陸戰隊因爲彈藥問題停下來等待貨運船隊從L11運輸補給的時候,在L11超遠程重炮羣的攻擊之下,蟲族菌毯的擴張也已經再次被遏制。

雖然蟲族一開始並沒有多少動作,也許是它們在遲疑是否應該派出部隊,但隨着攻擊一步步向蟲族的礦業基地延伸,或許也察覺到己方的行爲被發現,蟲子變得謹慎起來。

雖然和朋族無法發現它們的通訊方式一樣,它們也沒能發現被8051隱藏起來的南嶺號,但很快,蟲族控制範圍內的蟲族活動,就因爲越加頻繁和無序,漸漸沒法被南嶺號探知。

不過正好此刻,聯合艦隊進入了蟲族主要防禦範圍,吸引了蟲族的注意力。

此前蟲族將所有機動部隊都撤入內部防禦,對外圍活動的聯合艦隊不做表示,可要想進入內圈,理所當然不會袖手旁觀。

事實上,在聯合艦隊進入內圈之前,從其行動上就可以看出朋族目的的蟲族,已經派出全部的飛行蟲羣組成空中部隊,在聯合艦隊必經之路上等待。也許是認爲行動沒法保密,所以連一點掩飾都沒有,就在那裏大大咧咧地列隊。

而它們所防備的南嶺號,當時還遠在幾十公里外的某個蟲族基地上空,乘着它們調走全部天空兵力的機會,重新爲重炮團指引炮擊。若是蟲族此時伏擊,說不定就能給朋族那些剛剛算是及格的指揮官又一次深刻教訓。

不過機會稍縱即逝,在蟲族抵達目的地嚴陣以待的幾分鐘後,聯合艦隊排出戰鬥隊形對着蟲羣衝了過去。 並不寬敞的前線情報分析室內,中將的戰況彙報在進行到聯合艦隊攜着吞天踏地之勢衝向嚴陣以待的蟲族之時,非常無節操地停止了。

“衝了過去,那後來呢?”

空幻很無語地看着眼前搖頭的中將,隨後轉頭看向正在對前線情報進行分析總結的參謀們,最終將視線集中在了桌上的地圖,並清晰地看到了上面的敵我雙方標識,隨即恍然大悟。

“纔剛剛開始麼?真巧啊。”

“是的,當前時間21:07分,戰鬥開始時,聯合艦隊向我方做出的通知時間是21:01分。而根據軍事條令,緊急戰鬥情況之下,未免對指揮造成干擾,但又要確保總部能夠及時獲知戰況,前線指揮官可以根據需要,選擇在1—30分鐘這個範圍內,自行確定調整彙報的時間跨度。而此時,距聯合艦隊指揮官上一次彙報,也不過過去了六分鐘……啊不,已經七分鐘了,而已。”

少將參謀推了推架在鼻子上的眼睛,如是解釋到,隨後又繼續埋頭於眼前的東西。

空幻和暗血對視,也都靜下心來打算繼續等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