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眾人心驚,如此強悍的護身罡氣,已經告訴了所有人,老石頭不僅僅是強者,還不是一般的強者。

前方流矢更多,一支支飛來,卻都是被擋在老石頭近一米之外,再紛紛落下。

很快,這裡的情況就引起了遠處士兵的注意。一個騎兵眼中寒光一閃,便是手持長槍衝殺而來。頃刻間已經到了身前,手中長槍對著老石頭腦袋刺去。

「啊!」

大喝一聲,卻馬上戛然而止,那桿長槍,與那些箭矢一般,到了一米開外,就停下來了。不管這名士兵如何用力,都是不得寸進。

反倒是隨著老石頭繼續向前,逼的他連人帶馬一起後退。

不知遮住了視線,還是因為感覺到了殺意,老石頭向前一步,隨手一揮,拍在了馬的胸口。

「啊!」

一聲慘叫,便是見得那騎兵連人帶馬直接被拍成了肉醬。

如此一幕,立刻震驚了所有人,前方的戰鬥竟是瞬間停了下來,怔怔的看著這裡。

「鍾,鍾,鍾……」

老石頭繼續向前,似乎什麼都不能阻擋他。

有將領眉頭一皺,大手一揮:「瞄準……射!」

一時間,飛矢如雨,對著老石頭飛去,瞬間淹沒。但也只是如之前一般淹沒,擋住了視線而已,隨著老石頭向前,所有的箭矢都落在了地上。

雙方士兵都是倒吸一口冷氣,不由自主的開始後退。

愛在永恆 「鍾,鍾……玉瑤……玉霜……玉霜……玉瑤……」

重複念叨著,老石頭好像想起了什麼不好的事情,臉色變得痛苦,接著按著腦袋大聲痛號起來。

「嗷!」

突然間,一聲虎嘯,一頭血紋黑虎從他身上沖了出來,仰天長嘯,狂風四起,震撼人心。

一瞬間,所有人都感覺自己的心臟好像被一隻手給捏住了一般,生死再不由自己。

等到老石頭終於緩住痛苦,繼續前行之時,有大寒朝士兵認出了血紋黑虎,頓時驚呼一聲:「天啊,是定遠公,是定遠公!」

神武魂血紋黑虎,天下只一人擁有,便是大寒朝定遠公秦少孚。

雖然那個看上去垂垂老矣的人看不出昔日大寒暴虎之風采,但這神武魂卻是不會認錯。

「大寒暴虎!」

一聽大寒朝的士兵如此喊著,雍國的士兵亦是倒吸一口冷氣。

雖然眾所周知,秦少孚必然將大寒朝當做仇人,但並不代表就會幫自己一方。

這可是大寒暴虎,是魔神皇之子,殘忍暴戾,殺人如麻,天知道會是什麼結果。

一時間,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不敢發出一點聲音,就這般看著那道人影對著前方走去。

「玉瑤,玉霜,玉霜,玉瑤……」

那身影不斷的念著這兩個名字,走到了聚龍山下,朝山上走去。

一步一步,好像極為艱難,前行之間,彷彿是走在煉獄之路上。

身上的塵埃逐漸散去,垂垂老矣的皮膚逐漸開始變得光華,老石頭慢慢消失,那個曾經的大寒暴虎慢慢的回來。

當他走到山上雪線,看到一口大鐘之時,秦少孚終於回來了。

那一日,心傷太狠,白玉霜使用的太始之魔的救贖只能治療身體上的傷勢,卻是無法治療心中的痛苦。

在破壞了半個京城后,他竟是瘋了,失去了神智。

混亂的內息,暴走的真氣,讓他再無法維持往日模樣,彷彿全身都衰弱了,變成么耄耋老人。

卻也正好躲開了天下各路人馬的搜尋……饒是如皇甫光明,也無法想到,一個太天位強者會變成這般模樣。

如今體內的情況終於穩定,聚龍山激醒了他心中神智,失去的記憶盡數歸來。

他回來了,他要復仇,他要讓那些想著他去死的人付出代價,沉重的代價,十倍的代價。

這口鐘,姜太孚留給他的鐘,不知道有著什麼,秦少孚曾想永遠不來這裡,但現在已經不同了。

撿起一旁的木槌,對著大鐘重重敲去。

「咚!」

一聲大響,化作雲煙之波震蕩四方,彷彿戰鬥的號角傳向了遠方,傳向了京城。

「咚!」

又是一聲,這是仇恨之聲,那個曾被送入地獄的惡魔歸來,要讓所有傷害過他的人付出代價。

「咚!」

第三聲鐘響,木槌也隨之粉碎。

一側的雪峰發出驚天咆哮,白雪寒冰爆碎,滾滾朝山下而去,崩潰的冰凍中,露出一片片身穿黑色鎧甲的魔族士兵。

當前一人,手持黑劍,遍體黑紗,彷彿一道陽光下的影子,若隱若現。

「恭迎帝君!」

隨著影子一聲大喊,三萬魔族精銳齊聲響應。

等候了近二十年的皇,來了。 「恭迎帝君!」

三萬黑甲大聲吶喊,聲勢震天,伴隨著崩潰的雪峰,震蕩四方。

山下的士兵,無論是隸屬雍國還是大寒朝,皆是面無血色。

死亡、殺戮、戰爭、再一次魔族戰爭、無人能擋的魔神皇……這一刻,他們想了很多。

近二十年前,天下無敵的魔神皇死在了大寒暴虎秦少孚的手下。

二十年後,大寒暴虎成為了新的魔神皇,誰又能成為東荒的下一個支柱?

皇甫光明、小劍仙、李雲清……一瞬間,這些腦子裡面閃過一個個所謂的強者,所謂的英雄,卻最終無奈的發現,沒有人。

我的天啊……商隊首領更是深深的咽了一下口水,魔族口中的帝君,必然就是魔神皇了。

老石頭,那個看上去悶不出半句話的老頭子,居然會是大寒暴虎,會是新的魔神皇。

更要命的是,自己居然吆喝魔神皇給自己做了兩年的勞力……

一時間,他腦袋裡面開始不斷回想著三年來與老石頭相處的點點滴滴,確定自己並沒有太過分的事情。

聚龍山山上,秦少孚看著眼前的三萬黑甲,一瞬間,便是明白了姜太孚的用意。

這是姜太孚真正的心腹人馬,影子則是他真正的心腹,他將他最後的東西留在了這裡。

那一聲帝君,表明了姜太孚的意圖:他要自己做新的魔神皇。

不是直接繼承,而是殺回魔界,用武力奪取那個皇位,成為真正的魔神皇。

魔神皇……也許是個不錯的選擇……

秦少孚看著影子問道:「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效忠我了嗎?」

魔神皇的左右手,一個姜岩,最得魔神皇信任,而真相卻是姜岩就是魔神皇本人。

另一個影子,與姜岩不同,影子很少出現在魔族面前,他永遠都是在黑暗中,幫魔神皇做他懶得出手去做的事情。

每當影子出現,就意味著殺戮。對於魔族而言,他們對姜岩是敬畏,而對影子,則是害怕。

整個戰爭期間,都不見影子出現,本以為魔神皇是將他留在了魔界,不曾想居然是藏在了這裡,一直等待。

不得不說,就運籌帷幄而言,自己和那個死去的父親差了太遠。

「不!」

秦少孚的問題,得到的是一個否定的答案,影子搖頭道:「我早已宣誓,這輩子只效忠魔神皇姜太孚,不會再效忠其他任何人。」

「我現在只是在執行魔神皇最後的遺命,全力輔佐你。若你有一日說不需要了,我自會離開。」

「只效忠他嗎?」

秦少孚笑笑:「好,那就效忠他吧!」

再看了看天空,深吸一口氣,一手攤開,兩顆紅點在掌心出現,開始移動,越來越來,化作兩道紅線在手中盤旋。

光芒越來越盛,最終竟是化出一片星空能量出現在掌心,極為玄妙。

「啊!」

偷來的果實 隨著秦少孚一聲大吼,白晝突然變成黑暗,天空中星辰浮現,清晰可見。不多時,便是見得一道火光在天空飛行,正是傳說中的魔星赤芒星。

隨即又是見得熒惑星光芒大盛,沖入心宿方才停下。

赤芒星現,熒惑守心,魔門大開。

兩顆星辰,光芒萬丈,星輝凝聚,猶如兩道長龍穿越時空而來,直接射入魔界之門內。

「啊!」

隨著秦少孚的大喝,真氣催動,那兩道光芒猶如兩條孔武有力的手臂,硬生生的將關閉的魔界之門強行拉開。

魔氣浩蕩,滾滾而出。

「魔界之門開了!」

山下所有的士兵都是倒吸一口冷氣,這張門一旦打開,意味著的就是戰爭,兩個空間之間的戰爭,要顛覆整個大陸的戰爭。

秦少孚一步踏出,彷彿空間轉移一般便是到了山下。

糊塗的這十幾年,真我潛伏心中,外我渾渾噩噩,說是失憶成了白痴,卻是猶如進入了先天境遇。

真我便如同投胎轉世,在自己體內先天胎息孕育了二十年。

二十年裡,先天生命本能,將一生所學以先天方式運轉催動。

以皇極經世功為中心,竹心功為道胎底蘊,鮫珠內的先天之力淬鍊,神武魂之力與幽熒之力為陰陽環繞,日月升空,各種神通手段盡數融入,凝聚出了這天下獨一無二的道胎。

最後又是在盤古開天圖的力量驅使下,以姜太孚留下的力量配合仙源開天闢地,在身體內煉出了一個新的小世界,成就先天道胎。

曾經一生所學皆是源於他人,駁雜不堪,難以運用自如。

今日,終於是融會貫通,將所有力量化成了自己的。

這一刻,別說一般武者,便是重回二十多年前,也能與姜太孚真正一戰,甚至猶有過之。

越是強大,就越是感覺到姜太孚的恐怖,自己藉助了如此多的際遇方能有這般成就,其中還有姜太孚的力量。

而姜太孚卻是僅僅靠著他自己,甚至都捨棄了唾手可得的前任魔神皇力量,就達到了這種程度,甚至比現在的自己更強。

那才是真正的天下無雙,天資通鬼神。

行至山下,秦少孚隨手吸來一個大寒朝的將領。

將領心驚膽戰,不敢直視,立刻是跪在地上行禮:「拜見定遠公。」

「回去告訴皇甫光明,一年之內,我將回來,與他會獵東荒。讓他糾集一切可糾集的力量等著我。」

「尊……遵命!」

那將領哪還敢多言,忙不迭點頭應允,再是帶著麾下士兵頭也不回的離去。

大寒朝如此,雍國亦是如此,魔神皇歸來,東荒的任何戰爭都可以停了。

環顧了這天下四方一眼,秦少孚眼中滿是寒意,再是舉起手,大喊一聲:「出發!」

三萬黑甲啟程,帶著蕭殺之意,一種浩浩蕩蕩之勢進入了魔界之門。

影子跟著秦少孚進入,候在一旁,等待命令。

「我父皇時候的這些年,你是不是一直在我身邊?」

秦少孚突然問道。

無敵雙寶:首席大人是男神 影子點了點頭:「是,你身上發生的一切事情,我都看著的。」

「我很想知道,姜太孚對白玉霜就那麼信任嗎?如果那一天,白玉霜並沒有選擇換命,結果會如何?」

「結果沒有區別!」

影子輕聲道:「那一天,我離你不到五里路,身邊帶了個人。」

「誰?」

「海族的水藍兒!她當時也快生了。」

「而且,她也學習了太始之魔的救贖……」 魔界。

二十年前的戰鬥結束后,魔界並不比東荒平靜,或者該說是更為混亂。

魔神皇位高懸,覬覦這個位置的人不計其數,不僅僅有前任魔神皇姜太孚的諸多兒子,還有前任魔神皇的兄弟,那些親王們。

若非魔界有鐵律,加上魔神皇一族的絕對壓制力,怕是那些魔神將們並不介意複製真龍皇甫明當年做的事情,將魔神皇取而代之。

一場爭奪王位的戰爭,連續打了二十年,終於才是有了結果。

姜太孚的兒子們盡數落敗,最後取得勝利的乃是姜太孚的哥哥德親王姜太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