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眾人聞言,也都匆匆忙忙的開始煉丹了。

而作為主辦方,鐵血戰門明顯早知道賓士的題目。在後方一張張長案上,早就擺放著煉製回靈丹所需的藥材及紋植。

一階的回靈丹,藥效不高。

只有二宮境以下的紋者或一紋境的紋師,才略有回復紋力的作用。縱是如此,其作用都是微乎其微。但因為回靈丹所需的材料並不算是稀有,所以普遍都是初級丹師的練手丹方。

對這丹方,一眾天驕自然並不陌生,面上儘是自信之色,信手拈來。

…………

「小子,看好了。」

賓士嘴巴不動,聲音卻是透過紋力壓縮成線,傳入徐焰的耳中:「你最欠缺的,便是煉丹的經驗。你煉丹的水平,我已看過。也許是因為你擅火鍛的原因,對控火之術早已爐火純青。而對草木搭配的知識,也因為你醫術的造詣早已成熟。」

「你欠的,便是煉丹的手法。」

「煉丹,並不是一味的把藥材胡亂扔進去煉就好。何時入材、入材的手法、配搭,這些都是基本功。」

「現在,下面有好幾個同輩的煉丹天才,給你去觀摩,好好珍惜這個機會。」

聽到賓士的說話,徐焰面色都是微微一變。看向身前那頭髮早已花白稀落的賓士老怪,神色很複雜。

這老傢伙……

顯然便是為了造就這個機會給自己,才來到南皇城主持煉丹試的。

想到這裡,徐焰也不想浪費這次機會,目不轉晴的盯著下方几人煉丹。

…………

萬書學院的舒紀,是一名看起來很樸素的少女。只是當她煉起丹來,其手法嚴謹至極。每一個動作都是一絲不苟,彷佛用尺子量度過的動作般。甚至在看她煉丹時,徐焰都會下意識想起同樣嚴謹的胡念;

而群星學院的白思生,則是瀟洒得多。他面上總是掛著淡淡的笑容,看得看台上的少女一個個春心蕩樣。他的十指輕揮,紋植及材料便落入身前的爐子。沒過多久,便有幾枚丹藥出爐,被他輕輕拈住收起。整個動作流暢之極;

御醫府的蘇明世,其風格跟萬書學院的舒紀很相似。在煉丹時的手法,同樣帶著濃重的規條。這些明顯都是學院派的代表,其分量、手法,都是標準得如課本教授般。但他的動作卻是絲毫不慢,丹藥一爐一爐的不斷煉出;

雲府外門的胡孔,則是看起來淡定自然得多。他沒有太多的規規條條,但其煉丹手法卻是簡潔至極。甚至連徐焰都不得不承認胡孔確實有點本事。在他手中煉丹的步驟,彷佛被簡化了起來,但偏偏煉出來的丹香同樣濃郁至極。徐焰若有所思,並非真正的略減了煉丹的手法,而是因為胡孔煉丹時太過流暢,以致看起來像是被刪減了好幾個步驟;

而最令徐焰難忘的,還是葉綠青。

葉綠青的煉丹,不像在場的其餘四人。

她的煉丹動作,有如行雲流水。在把材料放入爐中的動作,卻是有著獨特的節奏。看起來她的動作沒有停過,但其實其節奏把握得巔峰造極。能夠看出,也是因為徐焰自己在鍛造時,同樣有著自己獨特的節奏,這才看出來。

一舉手,一投足。

渾然天成。

區區一階的【回靈丹】,於她而言彷佛吃飯喝水般容易。她每次煉出的一階回靈丹,都是不多不少的八枚。沒有一次有差錯過。

隨著一個半小時的過去,正如賓士所言,一個個都產生了變化。

如舒紀、蘇明世這兩個學院派,動作明顯生澀了不少,偶爾看出二人的動作有點失誤,煉出的丹藥也是越髮長時間,而且每次出爐的丹藥的數量也出現了不同的誤差。

而群星學院的白思生,也不如一貫的瀟洒。他的動作,卻是變得緩慢起來,其控火的火焰也顯得不太穩定。

這時,一個個大佬們看向賓士的目光都變得尊敬起來。

賓士所說的情況,現在都顯示出來。

時間久了,下方最多只有一紋境的紋師修為,都開始被這高強度的煉丹逼得越發辛苦。紋力、精力、體力,都開始追不上了。這時候,基本功的重要性便由此露出。

胡孔的狀態比另外三人好上不少。雖然也不復之前那般自如,步驟也變得如學院派般一板一眼,但水平仍然穩定。煉出的丹香仍然濃郁如舊。

只有葉綠青,從一開始到現在,其動作都沒有絲毫改變。

她的動作,仍然是那般自如。

但其他人也清楚捕捉到,她額角流出的汗水。而這些大佬們何等境界?自然知道葉綠青的紋力同樣消耗巨大。縱是如此,她的水平沒有一絲一毫的改變。

史奉不禁讚歎出聲:「正如平大師所言,到了現在才是考驗的時候。現在看起來,場中大概只有葉綠青能夠保持水平。」

賓士點了點頭,看起來如深不可測的高手,意味深長道:「到了高階丹藥,每每煉製,時間都是極長。這講究的是無比紮實得哪怕已經心神俱分,卻仍然能夠透過刻入骨子裡的基本功來維持水平。這才是丹師的重中之重。」

身後的徐焰聽得白眼連連,這老頭還在裝!

只是想到賓士搞那麼多事情都是為了自己,這才忍住吐槽的念頭,仍然集中精神的盯著葉綠青煉丹。 第三百五十一章──星陽

葉綠青雖額已見汗,但她動作仍如那般自然。

直到賓士喊出時間到時,她才長呼一口氣。

鐵血戰門弟子在同時出列,把五名參賽的學員煉出的回靈丹,捧到看台上。

龍鳳寶寶好媽咪 賓士幾乎只是看了一眼,便心中有數:「大部份都是介乎於七、八成的藥效。只是當中,葉綠青煉出的丹藥最多,而且大部份的藥效在九成或以上。這次勝者,顯然而見。」

花笑笑巧笑嫣然,對於自己這個弟子也不能再滿意了。

如此一戰,果斷的結束。

大部份的參賽學員雖然面上有失望之色,但畢竟葉綠青是技高一籌,他們無話可說。只有胡孔面如死灰。

因為他知道,這一敗意味著什麼。

當胡孔走到雲府外門的座席時,沒有人看向他。胡念猶豫了片刻,最後還是搖了搖頭沒有說話。開口的是卓觀:「代表雲府出戰,不是那般簡單的。既然負起了責任,使要承擔其後果。」

婚有千千結 「明天開始,你便不再是雲府外門的弟子。」

語畢,人作鳥獸散。

只有胡孔仍然木然站在原地,如喪家之犬。

…………

回到湖畔小屋,徐焰一邊吃著楊春做的晚飯,一邊語帶不善:「煉丹試都結束了,你這老頭還賴在這裡幹嘛!」

另一邊,賓士同樣狼狽虎咽著,一邊冷哼幾聲:「在這裡看學院大比啊!既然都來了,不看很虧!」徐焰不滿的哼了一聲,卻不好意思再說什麼,只能與賓士搶起了飯菜。

這看得金千機苦笑連連:「明天是紋術呢。不知道紋術會怎麼比試?」

「不外乎還是分辨紋圖,划畫紋圖之類吧?」徐焰不置可否的道。

而賓士自然不會放過任何打擊徐焰的機會:「自然不會如此簡單。紋術一道博大精深,又豈是你這等黃毛小子能夠知道!?」

徐焰聞言大怒,只是金千機連忙出來打圓場:「只是我們出場的是夢詩,應該也是十拿九穩了吧?」

賓士大口吃著肉,哪有半分早前在台上那種仙骨風範,簡直就如某個在地檔里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糟老頭:「這可說不定,據說群星學府這一代的天驕──江柔,可非尋常人。雖然只是十六歲,修練的卻是群星學府最強大的功法──【聚星訣】,而且更已經能夠引動星空之力。其修為遠超同年人!」

徐焰又怒了:「你這老頭說的話能不能好聽點,一句句都是打擊人的!煩不煩啊!」

賓士懶洋洋的道:「反正比試的是你們嘛,與我無關。」

金千機對於這兩個老是拌嘴的一老一小也只是搖頭失笑。

…………

翌日。

初春的陽光灑落。

和暖而有充滿朝氣的光線,落在夢詩的身上。

雖然她沒有一貫美女的白晢皮膚,但這種異國的風情卻更令人迷醉,看起來如同仙女下凡。

「出發吧。」炎英月在外面開口,把夢詩從中驚醒。

「嗯。」

…………

演武場中,人數不算太多。甚至比起煉丹試、鍛造試的人還要來得少。

原因很簡單,能夠參加紋術試的,只能是紋師。

紋者,百中無一。

而紋師,卻是千中無一。

每一名紋師,在修者的世界里都是無比重要。因為他們能夠賦予紋者獨特的力量,令其提升!這也是紋師為世界主流的原因,像焚天山、四季天這些紋者的大勢力,卻都與朝霞宮交好,便是因為如此。

「那個便是夢詩?」

「好美啊……」

「這麼小小年紀便如此,長大后定是個禍國殃民的……」

「噓,小聲點!這裡還有北方的人呢!」

那些人一邊打量著坐在一角的北方人,像炎英月或跟隨那些從北方來到南皇城拜入雲府外門的修者。

只是他們卻是口觀鼻,鼻觀心,面上平靜如水。

他們來此不是為了與南方人衝突,更多的都是有著保衛的意思。像炎英月,其實便是為了保護夢詩這個新世代的紋師天才而來到南方的。

就在這時,一道曼妙的身影走出。淡黃色的輕紗,在初春和熙的陽光照射下,隱約可見那隱在其中那勝雪的肌膚。她面上總是掛著微微的笑容,每個看向她的人,都覺得此少女在對著自己笑。

只是一眼,眾人便認出,此少女便是當今群星學府第一天驕──江柔。

江柔與夢詩,彷佛像是兩個極端。

若說夢詩就像正午的烈陽,令人難以直視;

那麼江柔便如同夜裡的繁星,一望難忘。

這兩個氣質相異的少女站在一起,卻是有一種可怕的吸引力。能夠代表學院出賽的紋師都非一般人,只是全場的目光都只落在這兩個少女身上。

江柔輕笑,聲音柔軟聽起來有點痒痒的:「早就聽聞北方夢詩姐姐天賦過人,在進過煉宮洞后,算是另類的先天三宮。今天就請姐姐指教。」夢詩皺起眉頭,聲音與江柔陡然相反,有著一種清楚的冰冷,如同拒人於千里之外般的冷漠:「你是誰?」

江柔的面龐一僵,隨即便是浮起怒意。

「姐姐真會說笑。」

夢詩搖了搖頭:「我真不知道你是誰,也別喊我姐姐。我們沒那麼熟。」

在外的徐焰看得暗自憋笑,從第三者的角度看別人與夢詩交流,真是一種很有趣的節目。他這才知道,夢詩也非針對他,而是她平常便是這樣與人溝通。

而江柔面上已經通紅一片。

還有什麼比起,自己當別人為宿敵,但別人卻連自己的名號都不知道還要屈辱?江柔冷笑連連,面上的笑容再不復存在:「很快妳便知道我的名字了。」

夢詩只是眼角掃了她一眼,便閉目養神,令江柔更是怒不可遏!

「好了,準備開始今天的比試。」

千書姥姥站了起來,顯然她便是紋術試的主持人。看到千書姥姥的出面,摘星老怪的面色也不太好看。顯然作為紋師聖地【群星學府】的代表人,他比千書姥姥更有資格成為擔任主持人。

但史奉卻哪裡敢讓摘星老怪這個瘋子擔任主持人?自然退而求其次,找了千書姥姥。畢竟千書姥姥也只百紋境的紋師,實力與摘星老怪不相伯仲。

而且,千書姥姥與萬書道人,更有一門合擊紋術,能夠將其本命紋圖與萬書道人的紋技合二為一,威力驚人!哪怕同為巔峰境界的修者也不敢正面抵擋! 第三百五十二章──辨紋

所以真要說起來,千書姥姥大有資格主持這紋術戰。

就在夢詩仍然淡然如水、江柔已經對夢詩恨得牙痒痒時,同樣的一道清麗脫俗的身影走出。比起江柔,她不及其絕色超脫。比起夢詩,她不夠美艷動人。

但她卻如同山澗的小泉流水,令人一望生起好感。

此人,正是夏語冰。

她也是代表萬書學院出戰的學員。

論實力,夏語冰非首位。但排在她身前的,分別是她的師姐蕭雪,及霍家的天驕霍鋒,兩人都是紋者。那麼,出戰的只能是她。

三女站在外面,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住。

江柔天姿國色、夢詩異國風情、夏語冰溫婉動人,三種陡然不同的美女卻是站在一起,令無數人看得目不暇給。

「好了。」千書姥姥的聲音響起,也代表著紋術戰的開始:「今天,乃學院交流的第五天──紋術選拔戰。」

「老身也不在這邊廢話太多,今天選拔戰的題目為:基礎紋術大全。」

一邊說著,千書姥姥手掌一翻,在其袖中飛出一卷只有巴掌大小的卷宗。只是在飛出的途中,迎風暴漲。只是眨眼間,便變得足能覆蓋大半個演武場的大小。

只是很多人都知道,這已經是沒有化至最大。

他們可是清楚見到過,那足以容納數百上千人時飛在空中的御天神書。

「書,乃知識之源。南方之所以能夠屹立多年,而且不斷推陳出新,後輩盛開。便是因為南方著重傳承。我們南方學院林立,紋者、紋師,是北方的數倍以上。這,全是知識的力量。」

「若非千年前那次大戰,造成知識的斷流,我們將會更加強大。」

千書姥姥這番話,哪怕坐在北方的幾位大佬都默然無語。也正是因為了解到此問題,才有前來外門求學的一行。在弱肉強食的北方,南方這種無私的傳授紋術,簡直就像是天方夜譚。

千書姥姥面上有著自豪之色:「萬書學院的鎮院之寶──【御天神書】,乃無數年前,一名萬紋境紋師強者的寶具,同時當中具有該紋師的一部份紋圖體系。我們萬書學院便是憑藉當中知識,開宗立派,成為今天三大院之一。」

「御天神書妙用無數,當中有著一個考究的功用。」

千書姥姥說著,手掌微翻。在她的掌控下,那懸浮在無數參賽學員上的御天神書,緩緩落下一個足以容納一人的光球。

「參賽學員走進光球內,便會浮現出基礎紋學中,九千八百個基礎紋圖。」

「能夠辨出最多的八位紋師,便晉級明天的決賽。」

「嘩!」一聽到千書姥姥這新穎的比試紋術方式,無數人都嘩然的同時,面上露出雀躍之色。比起昨天那沉默的煉丹比試,千書姥姥的比試方式明顯耀目得多。

而史奉也是看得暗自點頭,心想這千書姥姥果然是聰明之輩。既為鐵血戰門這個主辦方解決問題,又能讓他們萬書學院大大的出了個威風。只是此刻的他也不會拆台,反而要感激千書姥姥替昨天賓士沉默的比試方式,打破了悶局。

「參賽學員,請進入光球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