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眾人驚嘆不已,一個個被宋元思的出場方式所驚到了。

宋元思走的很慢,卻又很快,身體輕盈,如飛如在水面上漫步一般。

不時,宋元思來到岸邊,雙手背負,平靜地等待。

十分鐘過去了,眾人依然沒有等到顧銘的到來。

「那個華國的小子是不是怕了?」

「我看他知道自己不是宋師的對手,所以不敢來了!」

「一個毛頭小子,竟然敢挑戰宋師,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

各國觀戰人員再次紛紛議論起來。

這讓華國前來觀戰的強者,微微皺眉。

雖然他們並不是十分了解顧銘,但是顧銘在東瀛所取得的成績,他們還是十分認可的。

就拿現在東瀛兩大先天宗師所表現的態度,就證明了一切。

可是顧銘為什麼還沒有出現,眼看約戰的時間就要到了。

「八嘎!顧先生是不會怯戰的,我相信他一定會來。」

山野望江憤怒大吼,一身先天宗師的修為瞬間釋放出來。

站在一旁的明和布仁等人,被他的威壓逼退數步。

明和布仁驚訝的盯著山野望江,沒想到這才過去多久,山野望江的實力竟然又提升了。

在遠處的山坡上,柴家所有高層以及楊家高層、田靜、謝玉龍等人全部站在這裡。

他們人手一個望遠鏡,時刻關注著湖泊邊的情況。

「楊頂天,我看顧名是不敢來了吧?」

柴立業放下手中的望遠鏡,冰冷地看向楊頂天。

楊頂天皺起眉頭,扭頭看向謝玉龍。

而謝玉龍卻看向了田靜。

謝玉龍來到緬國后,就來到了這裡,根本沒和顧銘見過面,更不知道顧銘接下的計劃是什麼。

田靜微微一笑,上前一步,「難道柴家主已經等不及了嗎?就這麼想死嗎?」

「你說什麼?信不信我現在殺了你!」柴立業大怒。

「田靜,我看你是想去陪你老公做伴了!」柴韋上前,一把手槍出現在手中,指向了田靜。

頓時,雙方人馬,紛紛掏出武器對準了對方。

「想動主母,我看你是找死!」

一道聲音傳來,下一秒,只見柴韋飛了出去,直接撞到數十米外的一棵大樹上。

突發的情況,將眾人驚傻。

當看清來人後,柴立業震驚地張著大嘴,而身邊的言老也是如此。

「無,無名!」

言老叫出了無名的名字。

他就是無名?

農家傻夫 柴立業心中震撼不已,同時,內心產生了恐懼。

因為剛才無名是怎麼出現,又是怎麼打飛柴韋的,他根本沒有看清。

而此時,無名站在他的面前,就感覺眼前好像是座大山,令人望之而嘆。

「你們是主人的賭注,我不會對你們出手,如果你們敢暗中動手腳,我不介意殺光你們!」

無名冷哼,身形一閃,站到了田靜身後。

而跟隨田靜而來的周偉和柯靈靈等人,更是震驚。

短短的幾日內,他們所遇見的,所認知的一切全部發生了改變,同時,也深深地認識到顧銘的強大。

柯靈靈緊緊地握著周偉的手,眼中充滿了希望之色。

正如萬南珍所說,如果顧銘幫她和周偉的話,家裡敢不同意嗎?

「田靜,你個賤人,我要殺了你!」

柴韋被人扶了回來,他應該慶幸無名沒有下殺手,只是肋骨被打斷了而已。

「閉嘴!」

柴立業大聲喝道,帶著柴家人向一旁移動了數十米,與楊家以及田靜等人拉開了距離。

「言老,如果咱們一起出手的話,能不能殺了無名?」

柴立業拉住言老,壓低聲音問道。

言老聽后,苦笑搖頭,「不能,他能秒滅你我。」

聽到言老的回答,柴立業想死的心都有。

這個顧銘到底是什麼來頭,為什麼無名甘願當他的僕人,而且實力還那麼強悍。

「算了,等宋師滅了顧銘之後,量他無名也跑不了,先讓他多喘幾口氣吧!」

想到宋元思,柴立業恢復了自信,而且他不相信在家族存亡之際,老祖會不現身。

等老祖出現之時,就是他們這些人的死期。

「無名,顧銘怎麼還沒來?」

田靜小聲問向無名。

無名搖了搖頭,「我不知道。不過,想來應該快到了。」

彷彿在印證他的話一樣,頓時有人拿著望遠鏡大叫道:「你們快看,有個人過去了。」

眾人聞言,紛紛舉起望遠鏡。

與此同時,湖泊岸邊上,各國觀戰人員也驚呼起來。

「主人終於來了!」

山野望江看著數百米外的顧銘,激動地說道。

「他就是顧銘?這也太年輕了吧?」

「誰說不是,我怎麼在他身上感受不到任何武者的氣息?」

眾人看著緩緩而來的顧銘,無不疑惑。

宋元思眯著眼睛,淡淡地掃了顧銘一眼,冷笑后,大步踏出,再次步入湖泊之中,踏水而行。

「顧銘,你終於來了。可敢與我水上一戰!」

宋元思的聲音,猶如驚雷一般,每踏出一步,原本平靜的湖面都會驚起波濤大浪。

而他本人立於波濤之上,俯視著一切。

此時,所有人再次震驚,更是洋溢著激動之情。

當宋元思站於湖泊中間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顧銘身上。 顧銘沒有開口,依舊不緊不慢地向著岸邊走去。

來到岸邊,顧銘望著湖泊中間的宋元思,臉上露出了一抹冷笑。

身形一閃,出現在湖泊上。

豪門占卜妻 而他的腳下,居然綻放著一朵朵燃燒的花朵。

「宋元思,你真的要為柴家出頭嗎?」

顧銘的聲音落下后,整個湖泊被火海吞噬。

宋元思腳下的波濤大浪,瞬間蒸發。

「好,非常好!顧銘,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

看到這一幕,宋元思大笑,身體虛空而立,猛然下落,在火海上用力一踏,湖水化為一條巨龍突出火海。

而宋元思立於龍頭之上,朝著顧銘衝殺而來,他的身後更是翻起驚濤大浪,長達數百米之高。

「水火不融,水能滅火,可也要看我這是什麼火?」

顧銘微微一笑,踏火而起,腳下的燃燒花朵,瞬間變成數條火龍,迎向宋元思。

火,名為龍火,乃是龍族之本命火焰,可燃世間萬物。

而那顆金色神珠則是掌握火焰的火珠。

顧銘之所以來的這麼晚,則是因為今天早上,使用打火機時,無意間掌控了火焰。

隨後,先天神珠便傳來了信息,讓他可以隨意調動龍火。

而龍火可以根據顧銘的意念,變化萬千。

「退,快退!」

岸邊一個半神強者猛然跳起,朝著觀戰人群大吼。

兩名近神強者的決鬥,僅僅是餘波,也能要了化勁以下人員的小命。

眾人反應過來后,紛紛後退。

而此時的湖面上,顧銘與宋元思二人已經正式出手,兩人不約而同地各自打出一拳。

轟!

兩拳相撞,只聽一聲巨響,以二人為中心,湖泊中的水衝天而起,猶如一顆炸彈在水中爆炸一般,湖水沖向岸邊,巨大的衝擊,直接將岸邊的一切沖毀。

而各國觀戰人員,更是被無情的沖飛。

他們完全沒有想到,兩人僅僅第一次交手,就引起這般大的動靜。

要是兩人全力出手,恐怕這裡將不復存在。

實力弱的,已經全部退到數千米之外。

然而能夠留在這裡的,至少都是先天宗師的實力。

可即使是他們,也不敢靠近岸邊百邊之內。

「華國又強大了!」一個米國人皺眉冷哼。

「那又如何,一人強不算強。而且華國人的本性,難道你還不知道嗎?」他身邊的一個鷹國人冷笑道。

總裁壁咚小萌妻 米國人點了點頭,「你說的不錯,華國人一直以來都是,事不關已,高高掛起。就算這個顧銘是神話又如何,我們一樣將他踩在腳下。」

鷹國人聽后大笑。

在他們眼中,他們是最強大的,他們才是這個世界上的強者。

「好,國有顧銘,為之國幸!看來這次的排位,我們可以打敗他們了。」

華國一個老者微笑地看著依然在戰鬥的顧銘。

「您說的沒錯,神話強者一直以來都是各國的一個軟肋,整個世界也只不過僅僅七人。」華國另一個老者輕聲說道。

「是呀!一切等回去再說吧!波濤平靜了!」

隨著老者的話,眾人看去。

此時,湖面風平浪靜,顧銘與宋元思相視而立,就好像剛才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宋元思看著顧銘,哈哈大笑,「顧銘,你真的不錯,值得我用全力。」

顧銘淡淡一笑,「宋元思,還是剛才那個問題,你真的要為柴家出頭嗎?」

「柴家?哈哈,就憑他們還不足以讓我出手。我之所以這麼做,一是因為手癢,二是為了償還柴家老祖當年的恩情。我已經三十年沒有用全力了。」

「是嗎?」顧銘微微一笑,淡淡地說道:「那我們就一招定勝負吧。記住,用全力,否則你沒有任何機會。」

「好,跟我想的一樣。我們可不是耍猴的,讓他們在這裡觀賞。」

宋元思仰頭朝天狂笑起來。

隨後,宋元思說道:「其實,我找你對戰,為的就是打破那層阻礙,只有生死對戰,才能將其擊破。所以……」

「所以,你把我當成了磨刀石?就怕你這把刀太軟了!」

顧銘淡淡一笑,眼中不由的閃過戰意。

「小子,你夠狂,接下來就試試我最強的一招吧!猛虎出山!」

宋元思收斂笑容,直接向前踏出一步,兩拳直伸,身體前傾。

觀戰的眾人瞬間驚呆,只見虛空中幻化出一隻猛虎,撲向顧銘。

「這是內力幻化而成的,只有神話強者才能做到。」

「沒錯,沒想到宋元思竟然已經踏入了神話。」

「你們快看,有條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