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知此物必是軟鞭,長劍不能硬抗,只得生生又將劍勢收回。但收劍之時,又聞利

物破空之聲,原本專、桐二人掌風相擊,呼嘯之聲已是極大,不免對在場諸人的

聽力造成影響,待元仁右驚覺有物襲來、欲要相避,已是慢了些許,一鏢擦過耳

際!

跟著,岸邊再來兩人:曾遂汴、李九兒!

『就扁』二人受君聆詩令,前往衡山看守山道,此二人行止較石緋、王道要

快上許多,石緋、王道剛到湘江時,他們已到了衡山兩天了。他們剛到衡山不久

,即見一人自山上下山,二人隨尾隨於後。他們也早已猜到,此人極可能是楚兵

玄、景兵慶其中一人,自忖以二人之力不能與之相抗,故只是跟蹤,並未動手。

幸得楚兵玄並未急行趕路,也還讓二人追得上。

豈料一路跟來了湘江畔,第一眼見到的即是屈兵專、黑桐二人四掌交疊、石

緋出槍攔阻楚兵玄、元仁右出劍攻擊王道,心曉楚兵玄也不可能硬接『捻絲棍』

,石緋應是無礙,故一出手便直對元仁右,成功的將元仁右逼退。

此時五人擺開陣勢,王道、石緋雙雙立於前線、曾遂汴、李九兒居中、魏靈

在後。

楚兵玄見了,他可不像屈兵專那麼好修養,心頭震怒已是不能遏止,即喝道

:「你們再不讓開,他們倆個都會死!」

曾遂汴道:「我們既敢站在這裡,便已作了最壞的打算……兩個都死,也比

只死一個好!」

元仁右見楚兵玄臉上一層霧氣一聚即散,忙道:「你們再不讓開,死的會是

五個,不是兩個!」

五人只是一怔,楚兵玄業已衝上!

其勢驚人!一時之間,劍、槍、鞭、鏢、箭並出 ̄魏靈的箭藝、曾遂汴的甩

鏢手法,一向無需懷疑,一箭一鏢、分別、也是同時擊向楚兵玄雙眼!

對方來得極快,王道無暇使鎮錦屏、石緋也不及出捻絲棍,兩人反射性的動

作,石緋將槍尖上挑、撩其下陰;王道一劍前攻、直刺其胸!

動作簡單,但乾凈俐落,正是徐乞所教給他們的『基本功』!

跟著,李九兒右腕一抖,長鞭舞若靈蛇,先越過了楚兵玄的頭頂,略一收力

,鞭尾回擊,攻其背脊!

他們知道楚兵玄的厲害,出手原是萬容不得手下留情!

卻只見楚兵玄雙掌舞動,兩支手掌忽爾化為天羅地網,鏢、箭固不足論,過

頂之鞭也被他吸了下來、撩陰之槍同樣引而向上,與寬刃重劍擊在一起,王道、

石緋、李九兒三人感到手臂被劇烈絞動、痛不能當,一時兵刃紛紛脫手!

只見楚兵玄雙掌成圓,將五樣兵刃圍於其中,五人眼睜睜看著楚兵玄雙掌所

圍之圓愈收愈小,在十來個呼吸之間,自徑有五尺的大圓,縮成徑僅尺餘的小圓

。了待得楚兵玄停手,五樣兵刃竟被絞成球狀,墜落於地。

楚兵玄呼了口氣,臉上的霧氣又聚而復散,而後沈聲道:「你們,也想變成

球嗎?」

元仁右呆立當地 ̄他知道,阻止不了。

世人皆知,雲夢劍派的劍術、輕功享有盛名,似乎徒手搏擊並非其長。

但實際上,真正的高手,可以捻葉為鏢、拔草為劍,又何須兵刃?

楚兵玄將內勁盡集於雙手,練出一門『散雲破霧掌』,在雙掌環繞之間,即

已破壞了任何物品的條理,他能在瞬息之間看透虛處、破綻,即使如寬刃重劍這

等厚重的鐵器,一被絞入,亦如拉枯摧朽!

若是人身被絞,即成血球肉泥!

曾遂汴等人又何曾見過如此武技?一時震愕,便是想走,雙腿也不聽使喚!

楚兵玄將雙掌在胸前一搓、而後平推直出,一陣掌力襲至,便將當先的王道

、石緋二人擊向右側,二人背部重重撞上樹榦,便即暈厥;他更不稍停,又出兩

掌,再將曾遂汴、李九兒打向左側,『就扁』幾乎也毫無反擊能力,各自癱倒、

半身浸在湘江水流之中。。

元仁右心曉楚兵玄再一出手,五人之中最弱的魏靈必死無疑,急忙大步趕上

,搶在楚兵玄之前收劍出掌將魏靈擊到一邊。

徐乞曾經認為 ̄王道、石緋若同時全力出擊,自己勢必極難抵敵;元仁右受

到王道、石緋、魏靈三人合擊,勉強打成平手;但此三人再加上曾遂汴、李九兒

,到了楚兵玄面前,竟如無絲毫反抗之力的稚兒了!

阻礙盡去,再見屈兵專、黑桐幾已油盡燈枯,元仁右深吸口氣,突入二人交

錯掌風之中,左右各以柔力擊出一掌,此二人原本便是全力施為,毫無抵敵外來

力量的能耐,受了元仁右掌力推擊,便即分開。

屈兵專、黑桐四掌一離,氣圈即止,二人各自頹然倒地,且也都是面色蒼白

,出氣多、進氣少,體力內力俱是虛耗過甚,皆已不支!

楚兵玄連忙趕上,將屈兵專扶正盤坐,即一掌抵其背門靈台,傳功續命。

元仁右亦與黑桐一般行止。魏靈雖被元仁右打傷,但究竟手下留情,並未重

創,此時見了如此景象,心裡也感十分奇怪。

過了一陣,屈兵專、黑桐臉色恢復血色,氣息也粗了。楚兵玄、元仁右各自

收功,四人同時喘了口大氣。

半晌後,黑桐直盯著屈兵專、再轉視楚兵玄,道:「阿望不是你們殺的。是

景兵慶嗎?」

楚兵玄道:「我這些日子一直待在聚雲堂,景師弟並未離開過。」

黑桐聞言,眉頭緊蹙。元仁右道:「我們也很好奇,究竟何人有能耐殺了皇

甫盟主……」

黑桐起身,深深一嘆,道:「欺風向來是非分明,有恩報恩、有仇報仇。今

日一事,當與三年前丐幫大會互作抵消,今後黑桐與雲夢劍派,非敵非友。」

元仁右聽聞此言,即望向屈兵專。 不二臣 屈兵專面露微笑,道:「多謝了。仁右,

找支大些的船來,讓他們六人離開吧。」

元仁右應了,即登上楚兵玄藉以來此的小舟向上遊行去。此處的湘江水流,

乃是進『回夢竹林』的要陣之一,只見元仁右駕舟於江中連拐了數十個大彎之後

,便連船帶人不見了形影。

魏靈勉強起身,道:「葉斂……真的沒事?」元仁右手下留情,她心裡非常

清楚,由此可見,雲夢劍派對他們一班人實無敵意。

屈兵專聞言,微笑道:「你回襄州看看,就知道了。當然,我也不能保證他

一定已經在襄州。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真的活著。」

元仁右此時已駛了艘足乘六人的中型船支回到原處,魏靈與黑桐一起將被楚

兵玄打傷的王道等四人移至船上後,即離去了。

外人盡去之後,屈兵專便向楚兵玄道:「師兄,你且在回夢堂中逗留些日子

……適才洞庭四幫人馬逐來,雖被我一時驅走,恐要帶齊二十一水幫人馬再來。

我元氣大傷,難能抵敵,只怕仁右也是孤掌難……」

楚兵玄答應了。元仁右卻輕嘆一聲,道:「今日見到黑桐,原是化敵為友的

大好良機……可惜……」

屈兵專微笑道:「不要這麼想。能夠從敵人成為非敵非友,便已是一大進步

。且此事栗原苗等人一無所知,於我大是有益。要成為朋友的任務,交給阿玉吧

……她一定作得到。」

元仁右沈重地點頭 ̄但願來得及…… ?一覺醒來,只感到頭疼yù裂、全身骨頭喀喀作響,屈戎玉方坐起身,又覺得

腰醣懲礎⒓負醪荒芡χ鄙仙恚徽趴詒憬校骸赴τ矗疼死我了!」

她這一出聲,房外立即奔進六人,分別是嶺南四顛、岸悟、以及一名看似大

夫模樣的人。

「點點點,很痛吧?」穿著虎皮、自號『萬步shè蟻』的王傳問道。

「她剛叫疼了,沒聽見么?不是痛,是疼!」個頭矮小、形如侏儒,自號『

計蓋神州』的秦成啐道。

「老四,都是你粗手粗腳的!姑娘家喊疼了!」滿臉麻子、又故作瀟洒,相

對於王羲之的『乘龍快婿』,自號『乘蛇郎』的李慮指著左手邊的大漢罵道。

「唔……都三天了還會疼,俺的手力這麼大?只怕可以稱霸武林了……」壯

碩無匹、滿身橫肉,自號『是鐵都無敵』的鐵無敵搔著後腦赧笑道。

沒想到張了眼,就要被這四個白痴吵,屈戎玉滿心無奈,又見那大夫上前幾

步,伸手便要來拿自己的手腕,即將左腕一翻、屈起中指,在大夫的手背上彈了

一下,喝道:「不用你來把脈!我的手是你要摸就可以摸的嗎!?」

大夫捱了一指,吃痛收手,仔細一看,手背上已翻起一片肉、血流如注。他

行醫救人,卻還捱打,心中自然冒火,但卻也聽聞過『雲夢劍派』的惡名,實不

敢直接招惹屈戎玉,只得望著岸悟,盼其主持公道。

此處乃是蒲台山腳下離蒲台寺最近的村子,村民篤信佛陀、也一直仰賴著蒲

台寺的庇護。

嶺南四顛見屈戎玉傷人,王傳即叫道:「點點點!你怎麼動手打大夫呢!」

秦成道:「她受了傷,心情難免不好,這都不懂?」

李慮道:「看來點點點的傷勢已好了大半,可喜可賀。」

鐵無敵道:「唔……俺的手力還是不夠……」

屈戎玉出過一指之後,剎時又感到全身透骨生疼,但也硬著脾xìng不叫出聲。

縱是如此,她臉上的表情仍掩不住疼痛的感覺,岸悟見屈戎玉唇無血sè、玉

容黯沈,面sè是白中透著若有似無的灰黑,知她內傷沈重,便道:「回悟師兄的

『摩訶指』與是悟師兄的『大rì如來掌』威力非同小可,屈施主連受二擊,傷勢

並非三天便能痊可,還是多多休養吧。」

屈戎玉右手撫腰、左手按著床沿坐起身,綳著俏臉,冷然道:「你的意思是

,要囚禁我嗎?」

岸悟一怔,忙道:「不!那自然不是!只是要請屈施主再……」

屈戎玉喝斷道:「既然不是,就少廢話!本姑娘這就要走,你若敢的,就把

我擒住試試!」說完,硬站起身,拖著步伐便朝岸悟直直走去。

岸悟見了,一時拿不定主意該閃不閃 ̄他在僕固懷恩叛變後的靈州大劫中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