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砰!

一掌,僅僅一掌,劍水虎的攻擊,連帶其身上所有的氣勢,全都被葉陽擊潰了。

這頭稱霸小島的帝王劍水虎,被葉陽一掌打得倒退而出,四爪在地面都抓出了四道深深溝壑,足足向後滑出了十餘米,劍水虎才卸掉衝擊力穩住身體。

「怎麼可能?」

劍水虎瞪著拳頭大的雙眼,眼珠子都快掉落出來了,「這個人類小子只是一個神氣境,怎麼這麼強?一掌就破掉了我的攻擊,還有餘力攻擊我,我的攻擊什麼時候這麼弱了?一次蛻凡的武者,也做不到這點吧。老子是在做夢?」

「對,老子一定是在做夢,不可能有如此妖孽的人類。」劍水虎晃了晃腦袋,「趕緊醒來,不要再讓老子做這種狗屁不通的夢了。」

葉陽懶得理會在一旁晃腦袋的劍水虎,一個箭步上前,就開始採摘冰心草。

「你幹什麼?」

看見葉陽的動作,劍水虎大怒,「那是老子的藥草,就算老子沒用,也不可能給你小子,本虎不發威,你真把老子當成病貓?」

吼!

劍水虎衝殺過來,充斥在周身的元力鋪天蓋地,整個龐大身軀就好似大海洶湧而來,是真有一種排山倒海的氣勢。

但是,這樣的氣勢,葉陽只用了一掌,就這一掌,又將劍水虎轟飛了出去。

這次葉陽使用的是雷龍嘯掌,掌印一出,就破掉了劍水虎身上所有的氣勢,爆炸產生的雷弧瘋狂的鑽進其身體,電得劍水虎身軀顫抖,在地上抽搐個不停。

劍水虎本來就是水屬性魔獸,極為怕電,對雷霆之力有一種天生的恐懼。

「雷霆武技,這個人類小子居然會雷霆武技,可惡啊,居然用雷霆之力對付老子。」

劍水虎在地上翻來覆去,不停的打滾,身體抽搐個不停,肉眼都能看清劍水虎那水一樣的身軀內,正有一道道雷霆之力,在其體內的血肉之中不停的鑽來竄去。

這點雷霆之力雖不能給劍水虎造成傷害,但給它帶來的痛苦,卻是極其難以忍受的,疼得劍水虎哇哇直叫。

對於打滾的劍水虎,葉陽懶得理會,默默的採摘地上的冰心草,而他肩頭上的紅桃,則是興奮的手舞足蹈,似乎被劍水虎的糗樣樂壞了。

半分鐘后,葉陽就將所有的冰心草採摘一空,他舒了口氣,「終於,冰心草這個任務,終於完成了。」

「老子的冰心草啊,那是老子身份的象徵。」

劍水虎此刻終於化解了體內的雷霆之力,當它抬起頭時,看見那光禿禿的地面,頓時有些欲哭無淚。

它眼眸里充斥著憤懣,但因為葉陽的手段,它一時又不敢上去報仇,只能憋屈的強忍著。

「走吧,冰心草已經被你採摘了,你趕緊走吧。」

劍水虎虎著臉盯著葉陽,一副怒氣沖沖隨時都要發作但卻強行壓住的樣子。

看見葉陽的強橫手段,它就知道自己不可能報仇了,因此只能祈求眼前可惡的人類趕緊走,這樣才眼不見心不煩。

「冰心草已經被我採摘空了,任務完成,還有其他任務,時間有限,的確是不能再逗留。」

葉陽喃喃自語,他看了眼遠處那虎著臉的劍水虎,突然嘴角勾起一抹詭異的弧度,這弧度落在劍水虎的眼裡,就好似一頭殘暴的惡魔在對你微笑,一邊舉著刀向你劈來,一邊對你說著我不會傷害你。

「你……你小子要幹什麼?」劍水虎朝後退了半步,葉陽的笑容著實讓它有些發毛。

「嘿嘿。」

葉陽森然一笑,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我要尋找兩種藥草,需要潛入海底,不過對海里的壞境並不熟悉,你這頭水中的虎王,常年生活在這裡,肯定對海底的壞境很熟悉…」

「你什麼意思?」劍水虎聽到這裡,已經在暗暗醞釀,一有什麼不對立馬就撒丫子跑路。

眼前的少年雖然厲害,但它就不信,自己要逃,對方能追得上?

「嘿嘿。」葉陽一笑,笑容森然,「我需要你為我帶路,在海底助我前行。」

「什麼?你小子說什麼?要老子給你帶路?」

劍水虎大怒,「老子乃是這裡的帝王,居然讓老子給你帶路,你做夢!」

嗖。

它一個轉身,就要逃離。

「想逃?由不得你。」

葉陽冷哼一聲,一個猛衝,風雷梅花步運轉到極致,呼吸之間就跳到了劍水虎的後背上。

「啊啊啊,該死的小子,你居然騎到老子的背上,想把老子當成坐騎?」

發現葉陽坐到自己的背後,劍水虎氣得身體顫抖,在原地蹦蹦跳跳,從天空跳到地面,從地面又跳到天空,企圖將後背上的葉陽甩下來。

葉陽好不容易才遇見了這樣一頭可以在水裡穿梭自如的魔獸,怎麼可能輕易放過。

他冷哼了一聲,聲音冰冷的道:「小水虎,你再敢亂跳,別怪我手下無情了。我只是要你為我帶路而已,試煉結束后,或者一天後,或許用不了一天,就會放你離開。」

「你做夢!」

此話一出,劍水虎更加暴怒,想要反抗,但突然之間,它整個身軀彷彿如墜寒窖,被一層冰冷的死亡之感籠罩。

「老…老子認了,幫你帶路就帶路。」

劍水虎感受到葉陽身上的冰冷殺意,哪裡還敢再不老實,立即安靜下來。

它常年生活在這裡,知曉間隔幾年時間,就會有大批的人類進入這裡試煉,它知道葉陽並沒有說謊,因此才答應下來,「我可以幫你帶路,不過先說好了,試煉結束的時候,你一定要放我離開,不然老子就算拚命,也要拉你墊背。還有,海底有一些危險的地方,有二次蛻凡的妖獸存在,甚至還有三次蛻凡的妖獸,真正主宰了這片海域,帶你去,不僅你要死,就連我也要跟著倒霉。這些地方都不能去。」

「恩。」

葉陽點點頭,「我只需要找到水珊瑚和水蓮花兩種藥草而已,迫不得已,不會去那些危險的地方。」

「走吧。」他拍了拍劍水虎的腦袋,「現在就下海,幫我找藥草。」

「可惡,老子居然淪落到這種地步。」

劍水虎發現自己如寵物般被葉陽拍腦袋,氣得幾乎快要暈過去。

「吱吱吱。」

這個時候,葉陽肩上的紅桃,突然跳到劍水虎的腦袋上,一屁股坐在那裡,樂滋滋的叫著,示意劍水虎趕緊出發。

「可惡!一隻死猴子也敢這麼囂張,若不是你主人厲害,老子將你吊起來打!」

劍水虎實在是忍受不了,內心憋屈的不行,咚咚咚的踏著虛空,哇哇哇的狂叫著,如一道水光,帶著葉陽衝上了天空。 萬葯空間。

深海區域。

海面之上,一頭五米長的劍水虎砰砰砰的踩踏空氣,對虛空進行橫渡。

萬物生靈,只要是修鍊到蛻凡境,都能操控氣流,進行飛行。

眼下一次蛻凡的劍水虎,自然也能飛行。

當然,這並不是真正的飛行,而是藉助空氣的阻力,使得身體短時間內懸浮在空中。

只有,只有突破蛻凡境,修鍊到更高深的境界,才能做到真正的飛行。

這種境界的強者,大地和天空對其來說基本上就沒有什麼區別了。

蛻凡境後面的境界,被稱之為『奪天境』。

這個境界,似乎可以奪取天地之造化。

葉陽雖然隱隱有聽說這個境界,但他並不熟悉。

眼下的他,還只是一個築基九重的入門境武者,後面的境界,現在想也沒用,他只想快點找到一門適合自己的功法,用來修鍊,成功蛻凡,成為一名蛻凡境高手。

只有蛻凡境,才算得上是一名真正的武者。

「小水虎,就從下面入水吧。」

葉陽騎在劍水虎的後背上,此刻的他剛離開小島範圍,見到了茫茫大海,示意劍水虎可以下水潛入海底了。

「水虎就水虎,能不能不要加一個小字?」

劍水虎十分憤懣,當然,這些話它只敢在心裡說,表面說道:「葉陽,你說你只是要尋找水珊瑚和水蓮花,正好,這兩種藥草我知道生長在哪裡。一些地方生長稀疏,沒有危險,但卻要花費長時間的奔波才能湊齊你所說的數量。而一些地方生長了成群的水珊瑚還有水蓮花,不過那裡是強大妖獸的地盤,是一次蛻凡的海獸。怎麼樣,你敢去嗎?」

「有何不敢?」葉陽道:「別廢話了,直接帶我去水珊瑚和水蓮花多的地方。」

他可沒有那麼多時間用來消耗,現在都是爭分奪秒,時間就象徵著功勛值。

本來葉陽並不打算慢悠悠的做任務的,他可以直接對他人進行狩獵,但現在只是試煉的第二天,第三天,才是狩獵的高峰期。

因此,他選擇將身上現有的任務完成,兌換成功勛值,再去狩獵他人。

他可以想象,最後一天的萬葯空間,絕對會是一場腥風血雨。

因為第三天,絕大多數人都已經完成任務了,所有的任務,基本都兌換成了功勛值,而這個時候,就是搶奪功勛值的好時機。

任務完成,必須要在規定時間裡去兌換成功勛值,如若試煉結束被傳送出萬葯空間,完成的任務就沒辦法再兌換成功勛值了。

之所以有這個規則,就是為了方便他人狩獵。

「完成水珊瑚水蓮花這兩個任務,可以獲得210點功勛值,加上我之前完成的冰心草等六個任務,就是810點功勛值。」

葉陽雙眸內閃爍著精光,「加上我本身現有的1020點功勛值,就算我不去狩獵他人,1830點的功勛值,也足以進入下一輪試煉了。」

「但我不但要進入下一輪,還要以優異的成績進入下一輪,前十,爭取這第一輪的試煉,我能把功勛值提升到前十名!」

葉陽緊了緊拳頭,「能夠有前十名,到時候我炎陽宗的名字就是萬人矚目,既然決定要借狩獵大會揚炎陽宗之名,就不能輸在起跑線上。」

噗通。

劍水虎一個俯衝,帶著葉陽和紅桃一同衝進了海里。

一個氣罩,出現在葉陽的周身,這個氣罩有兩米大,成圓形,將周圍的水流阻攔在外。

這個氣罩將葉陽和紅桃包裹,兩人身上沒有沾到半點水漬。

是避水珠發揮了作用。

「咦,水流居然隔開了,只有能操控氣流的蛻凡境高手才能做到這一點,你小子是怎麼做到的?」

劍水虎感應到背後出現的氣罩,驚疑了一聲,對葉陽發出詢問,「你一個神氣境,不可能做到這一點,你身上是不是有什麼寶物?」

「避水珠,這是避水珠的作用。」葉陽隨口解釋道,他騎在劍水虎龐大身軀上,觀看著海里四周。

「避水珠?這是什麼東西?」

劍水虎滿臉疑惑,常年生活在萬葯空間里的它,就如同沒見識的鄉巴佬,不知曉人類煉製出的避水珠也是常理之中。

葉陽懶得解釋,讓其快點前進。

嘩啦啦。

劍水虎四足齊動,龐大身軀在水裡不但沒有半點的阻礙,相反靈活的就跟小魚兒似的,速度快的驚人。

只一眨眼,劍水虎就能在水裡穿梭出上百米。

葉陽對此並不奇怪,水裡本來就是劍水虎這種水屬性魔獸的天堂,更何況劍水虎還是一頭一階魔獸,有這種速度並不奇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