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碧雲仙苦笑道:「宮主,他是不會同意跟您雙修的,如果不能強勢的迫使他屈服,怕是我們根本沒有辦法能夠逼迫他。」

盧玉冰沉聲道:「不管如何,我都要嘗試一番,你去探聽一下他的實力,如果他正擁有對抗半步神尊的實力,那麼我可以跟他談判,希望能夠說服他。」

碧雲仙聞言直叫一扯,她感覺宮主這是痴心妄想了,葉凡不管從哪一個方面來看都是非常正常的男人,所以自然不會對一個人妖感興趣。不過雖然信中這樣想,但是碧雲仙還是老實的去執行命令,她很清楚,在盧玉冰的面前,她什麼都不算。

想到去探聽葉凡的底細,碧雲仙就非常頭痛,她認為這是一件非常頭痛的事情,自己當初將葉凡賣了算是已經徹底失去了月青槐的友誼,同樣也將葉凡給得罪了,如果再次見面,她感覺翻臉的可能性太大了。

只是雖然清楚這些,但是碧雲仙同樣也清楚,在這個問題上她是沒有發言權的。

碧雲仙離開了,盧玉冰的心情很不好,事情的發展完全出乎他的預料,他有預感跟也翻倍談妥的可能性太低,所以雙方最終開打的可能性太大了,所以他必須想辦法才行。

「那個南雲王如今怎麼樣了?」

「恢復得還算不錯。」

「很好,將最好的東西給他用,記住一定,一定好給我將他控制住,我不希望再次出現紕漏。」

盧玉冰的心情很不好,當初沒能將葉凡留下,就是最大的錯誤,可惜時間不能倒流,而且就算倒流,他感覺當時自己怕是也留不下對方。盧玉冰很是懊惱,當初他應當聽出碧雲仙的建議,有時候不要太強勢,不然說不定又是另外一番情況了。

「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月青槐的心情真的非常好,葉凡的神劍晉陞,那個殺傷力太恐怖了,一次雙修就將他2殺得死去活來。不過雖然很慘,但是對月青槐來說效果還是非常明顯的,現在的她血脈獲得了很大的晉陞,仙王對於她來說或許不再是夢。

「先弄一個血脈測試吧,仙王這個身份對我來說還是很有好處的。」

葉凡思來想去,絕對還是獲得血脈認證比較好,雖說不進行測試也沒有什麼,以他如今的實力,怕是不管做什麼效果都是一樣的,但是他還是決定進行血脈測試。

葉凡之所以這樣選擇,其實很簡單,他的真正目的不是血脈測試,而是通過這樣的機會見到神尊,不管怎麼說,他感覺自己進入神國最大的可能就是神尊,如果能夠見一見對方也不錯。

「正好我也想去測試一下血脈,看一看自己的進步有多大吧。」

月青槐的心情自然非常的好,她其實並不急著檢測自己的血脈,不管如何,離仙王還是有差距的,現在這些提升雖然對她來說算是一件好事,但是公爵的頭銜是不會輕易更改的。 玄月族檢測血脈絕對是頭等大事,每年進入神庭檢測血脈的人很多,要想完成一次血脈認證往往都要耗時很久。不過不是所有人的檢測都要耗時很久的,好比月青槐這樣的公爵,如果她要進行測試,肯定會有優惠,進入神庭很開就能獲得血脈測試。

相比起來葉凡的待遇就要差很多了,進入神庭,他需要完成一系列的註冊,畢竟他是第一次,這些事情都非常麻煩,才剛剛開始,他就打算放棄進行血脈驗證了,對他來說僅僅一個資料的認證什麼就非常消耗時間。

月青槐的心情很好,葉凡一去就是幾年,如今總有回來,也讓她鬆了口氣。月青槐不是沒有擔心葉凡出現問題,不過作為他的女人並沒有他遇到危險的預感,所以她判斷,他應當沒有任何問題可,所以她不用太過擔心。

「我離開這段時間沒有出現什麼問題吧?」

葉凡上下將亮月青槐打量,她自然沒有受傷什麼的,他發現美人兒不僅沒有受傷什麼的,似乎身材還更加惹火了。

「當然沒有問題。」

月青槐自然注意到葉凡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胸口上,她哪會不知道他發現了自己的秘密。嘴角綻起得意的弧度,月青槐笑道:「葉郎,感覺你似乎變了很多,看樣子這如此的收穫一定很大吧。」

葉凡嘿嘿笑道:「這次的收穫的確很大,不僅實力提升一大截,我還得到了一口半步神尊級別的神劍。」

「半步神尊級別的神劍?」

月青槐立時興奮起來,她激動的道:「這樣的神劍如果落在葉郎的手中,應當足矣用來對付半步神尊了吧,這樣一來我們應當就不用擔心離仙宮的人了。」

葉凡笑道:「離仙宮還是很厲害的,畢竟那可是貨真價實的半步神尊,想要僅僅依靠一口神劍就跟其對抗,我想這樣的事情未免太過異想天開了。」

月青槐嘆道:「葉郎說的沒錯,這個離仙宮的宮主雖然是一個變態,但是不得不承認,他的實力還是很強的,如今他在一旁虎視眈眈,你可要小心才是,千萬別被他所趁。」

葉凡冷笑道:「放心吧,這次我可是有了準備,如果他真的趕來,我一定要讓他吃不了兜著走。」

葉凡對盧玉冰可是恨得咬牙,自己堂堂爺們,居然會被嚇得落荒而逃。

「你似乎很有信心對付這傢伙?」

月青槐很是驚訝,記得當初離開時葉凡可是避之不及,可是如今她感覺似乎很想跟那個變態照面一樣。

葉凡冷笑道:「我的神劍完成了蛻變,如今已經你達到神皇的極致,而我有一件非常特殊的神器,能夠讓我增幅一個境界。嘿嘿嘿!你完全可以想象,一旦增幅,我就能擁有半步神尊的境界,你說我還用得著害怕那個傢伙?」

月青槐興奮的道:「你的神劍真的完成蛻變了?」

葉凡目光一觸月青槐那興奮的雙目,嘴角不由抽搐起來,這妞還真是一個變態啊,腦中想的居然就是這個,至於他的實力是否提升那都是其次的。

「的確進化了,只有有多強很難說清楚。」

葉凡似笑非笑。

月青槐吃吃笑道:「這種事情說不清楚沒有關係,只要做起來足夠給力就成,親愛的,我們似乎已經很久沒有交流了,要不讓我祭煉一番你的神劍如何?」

月青槐絕對是色女,當發現葉凡的神劍更加給力時,哪裡還坐的住,她立馬要求讓自己開開眼界。這女人還真是一個女流氓,不等葉凡答應,就上前脫他的褲子,發現被驚艷到后不經他同意就開始祭煉神劍。

葉凡當然不會有不滿,雖說這些年來一直都在祭煉神劍,但是祭煉劍女跟真正的美女還是有差異的。

在月青槐的身上祭煉神劍對於葉凡來說只是一種享受,現在彼此間的祭煉不會對修為跟神劍有什麼影響,這純粹就是一種樂趣。葉凡要修鍊劍道神皇境界現在要做的就是將自己的飛劍打造成神皇劍,這些不會人容易,所以他很開將所有的材料弄出來,開始慢慢融入自己的飛劍中。

祭煉神劍的效率並不高,這不是簡單的打造神劍,而是創造一種全新的飛劍,整個過程只能用慢來形容。雖然緩慢,但葉凡的耐心還是非常充足的,他現在用能力對抗了當場就的緊迫感。

……

「那小子回來了?」

盧玉冰很是吃驚,他沒想到自己才剛剛離開,葉凡就從劍暴谷離開,這讓他很是後悔,如果當初自己多等一下在離開,說不定現在已經可以雙修了。

「的確已經回來了。」

碧雲仙恭敬的說,她的眼中有疑惑,這一點被盧玉冰注意到了。

「你有什麼想說的?」

盧玉冰皺眉。

碧雲仙急忙道:「宮主,這小子回來后就跟月青槐住一起,根本沒有隱藏的打算,弟子認為這樣非常的不正常,他或許在劍暴谷發現了什麼,讓他相信不用害怕我們離仙宮的威脅。」

盧玉冰淡然道:「不管他在劍暴谷發現了什麼,只要他無法達到半步神尊的級別,他就是本宮的囊中之物。」

碧雲仙遲疑道:「可是弟子擔心他或許真的擁有半步神尊的實力,也只有這樣才能讓他如此自信,能夠不懼我們離仙宮。」

盧玉冰皺起眉來,他自然清楚碧雲仙的擔憂很有可能是真的,也只有自己的實力擁有半步神尊,才可以不懼他的威脅。如果葉凡真的擁有能夠對抗半步神尊的實力,那麼盧玉冰知道,自己要想強行跟這人雙修就不可能了。

這事很棘手啊!

盧玉冰很清楚一點,如果自己能夠跟葉凡雙修,他的境界絕對能夠獲得晉陞,就算無法成為神尊,怕是也能積累下足夠的底蘊,說不定在將來能夠為他衝擊神尊打下堅實的基礎。

「你有什麼好的建議?」

盧玉冰的目光落在碧雲仙的身上。

碧雲仙苦笑道:「宮主,他是不會同意跟您雙修的,如果不能強勢的迫使他屈服,怕是我們根本沒有辦法能夠逼迫他。」

盧玉冰沉聲道:「不管如何,我都要嘗試一番,你去探聽一下他的實力,如果他正擁有對抗半步神尊的實力,那麼我可以跟他談判,希望能夠說服他。」

碧雲仙聞言直叫一扯,她感覺宮主這是痴心妄想了,葉凡不管從哪一個方面來看都是非常正常的男人,所以自然不會對一個人妖感興趣。不過雖然信中這樣想,但是碧雲仙還是老實的去執行命令,她很清楚,在盧玉冰的面前,她什麼都不算。

想到去探聽葉凡的底細,碧雲仙就非常頭痛,她認為這是一件非常頭痛的事情,自己當初將葉凡賣了算是已經徹底失去了月青槐的友誼,同樣也將葉凡給得罪了,如果再次見面,她感覺翻臉的可能性太大了。

只是雖然清楚這些,但是碧雲仙同樣也清楚,在這個問題上她是沒有發言權的。

碧雲仙離開了,盧玉冰的心情很不好,事情的發展完全出乎他的預料,他有預感跟也翻倍談妥的可能性太低,所以雙方最終開打的可能性太大了,所以他必須想辦法才行。

「那個南雲王如今怎麼樣了?」

「恢復得還算不錯。」

「很好,將最好的東西給他用,記住一定,一定好給我將他控制住,我不希望再次出現紕漏。」

盧玉冰的心情很不好,當初沒能將葉凡留下,就是最大的錯誤,可惜時間不能倒流,而且就算倒流,他感覺當時自己怕是也留不下對方。盧玉冰很是懊惱,當初他應當聽出碧雲仙的建議,有時候不要太強勢,不然說不定又是另外一番情況了。

……

「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月青槐的心情真的非常好,葉凡的神劍晉陞,那個殺傷力太恐怖了,一次雙修就將他2殺得死去活來。不過雖然很慘,但是對月青槐來說效果還是非常明顯的,現在的她血脈獲得了很大的晉陞,仙王對於她來說或許不再是夢。

「先弄一個血脈測試吧,仙王這個身份對我來說還是很有好處的。」

葉凡思來想去,絕對還是獲得血脈認證比較好,雖說不進行測試也沒有什麼,以他如今的實力,怕是不管做什麼效果都是一樣的,但是他還是決定進行血脈測試。

葉凡之所以這樣選擇,其實很簡單,他的真正目的不是血脈測試,而是通過這樣的機會見到神尊,不管怎麼說,他感覺自己進入神國最大的可能就是神尊,如果能夠見一見對方也不錯。

「正好我也想去測試一下血脈,看一看自己的進步有多大吧。」

月青槐的心情自然非常的好,她其實並不急著檢測自己的血脈,不管如何,離仙王還是有差距的,現在這些提升雖然對她來說算是一件好事,但是公爵的頭銜是不會輕易更改的。 劍樓在葉凡的印象中應當是一個美女,畢竟已經化為美女了,沒道理還是劍樓,只是當他站在劍樓前就明白,或許劍樓已經進入沉睡中,也就睡她回歸本體,變成了一座高樓。

劍樓有九層,如果僅從它的外表來看是跟美女沒有半點關聯的,所以葉凡犯難了,這個劍樓到底是什麼。如果這樣的狀態下,葉凡不認自己能夠將之徵服,畢竟這只是樓而已,又不是女人,他總不能變成一座樓,那畫面太詭異,他想想都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走進劍樓,葉凡出現在一座殿堂中,在他的面前出現兩排劍客,他們體型魁梧,每一個體內都散發出可怕的劍意,那恐怖的氣息絕對能夠讓任何神皇顫慄。

葉凡並沒有因為這些劍客而動容,雖然看上去一個個都非常強大,甚至有可能乃是半步神尊,但是他們現在釋放出來的劍意跟氣息在劍道境界上遠不如他,所以沒什麼好擔心的。

葉凡當然不會關心這些武士,他想要找到劍樓的核心,不過要進入劍樓的核心就必須穿越眼前這兩排重甲劍客。

葉凡的眼睛微微眯起來,他是打算直接穿越過去的,只是腳步剛要邁出去,就發現一道劍意落在他的身上,那一刻恐怖的劍壓出現,這是超越劍道神皇的可怕壓力,讓他一下子感覺自己的肩上被加持了億萬重巨力,另外一隻還沒有邁出的腳居然難以提起來。

是誰?

葉凡抬眼看去,立時發現就在他注意力被分散的瞬間最外邊的一尊重甲劍客不知何時轉過身來,正用凌厲到極點的目光看著他。

這是半步神尊!

葉凡的感知非常強烈,壓力如同風暴一樣來得很快,幾乎每一個呼吸時間就會出現暴漲,隨著時間推移,感覺擁有也沒有終點一樣。

這是考驗?

葉凡心中閃過這樣的疑惑,很快他體內劍意震動起來,處於雌伏狀態的神劍輕輕一震,那一刻一道劍波出現,幾乎閃念的功夫,澎湃到極致的劍意跟劍氣將緣分啊的身體充滿,那種感覺就像氣球一樣,被吹起膨脹。

神劍達到圓滿,葉凡相當於最強的劍道神皇,至於半步神尊,這已經不算是劍道神皇境界了,可以說這一刻的他因為這道震蕩而出的劍波全方位屬性都在爆炸。

壓力一下子受到最為嚴峻的挑戰,原本沉重如山,讓葉凡抬起腳步都非常困難的壓力一下子銳減。

作用於身上的壓力正在急速減小,這當然不是這尊重甲劍客收回了自己的壓力,而是身體中的劍道屬性力量已經膨脹,並且還在繼續膨脹。

劍神境最強的地方是什麼?

其實就是劍中神境界,處於這個境界,一般都會凌駕於對手一個級別之上,而現在正體內劍道屬性膨脹時發現一個特殊的屬性能量出現。

削弱對手一個境界!

葉凡被這個能力驚到了,這可是直接削弱對方一個境界啊,真的可以?

這事太誇張了,葉凡感覺如果交手強行將對方一個境界壓下去這非常誇張,如果是修為差不多,或者比不上自己的還好說,可如果是高出自己一個檔次的,這個也能行?

能不能行要知道答案其實非常簡單,葉凡一瞬間祭出這個拉低境界的特殊屬性能力。

拉低對手一個境界,不管怎麼看第一個檔次的都很難做到,畢竟你的修為要比低手地上一個境界。

「轟!」

忽然間,讓葉凡吃驚的事情發生,原本高出他一個境界的重甲劍客忽然掉級,原本應當是半步神尊的樣子,這一刻居然直接掉到神皇極致境界。

什麼情況?

葉凡震驚了,他不明白這個拉低境界的屬性到底是什麼,居然如此逆天,能夠將半步神尊級別的對手直接拉低一個檔次。

太不可思議了!

葉凡自己都目瞪口呆了,他絕對沒有想到會是這樣一種情況。

太逆天了!

葉凡現在很想立馬跟那個離仙宮的宮主決鬥,他一定要將這傢伙閹掉,你不是喜歡男人嘛,從今往後就去做一個真正的女人吧。

拉低一個境界是非常可怕的,葉凡發現他不僅將對手舉拉第一個檔次,自己居然還可以繼續壓制對方一個境界。

這簡直就是兩個境界啊。

葉凡激動了,這樣的劍道屬性太牛了,絕對要遠遠強過化劍屬性,任何跟自己交手高出一個檔次的對手瞬間就要被拉低一個檔次,這樣自己根本不用再懼怕半步神尊了。

「轟!」

葉凡的目光頓時化為可怕的極愛你光,那一刻完全轟在眼前的重甲劍客身上,可怕的衝擊,當場就將這尊重甲劍客震飛。

原本對於葉凡來說讓他感到窒息的對手,瞬間弱上一個檔次,僅僅劍意就能讓他碾壓對手。葉凡一步邁出,閃電間就穿越兩排重甲劍客最外圍的封鎖,他很是輕鬆的走進中間,那一刻他清晰感到一尊尊重甲劍客似乎復活了,他們體內釋放出半步神尊的可怕屬性力量。足有二十多尊重甲劍客,他們全都在半步神尊的境界,讓葉凡感覺要瘋了的就是他祭出拉低境界的能力瞬間,所有重甲劍客的境界都下跌了,似乎這個拉低境界的屬性能力就是一個逆天神技,一放出來,所有人都要跌落一個境界。

什麼情況下都適應?

葉凡不清楚,因為他才剛剛獲得這個技能,一切都需要不斷的嘗試才行。

一個境界的差距可是非常可怕的,原本處於絕對劣勢的葉凡瞬間佔據優勢,閃電間就將這些重甲劍客轟飛。重甲劍客非常可怕,雖然境界被拉低了,但是攻擊還是非常狂暴,他們聯手一擊,恐怖的威力追讓天地都要位置變色,小小的殿堂根本承受不了他們的一擊之威,頃刻間就被他們的攻擊淹沒。

葉凡的眼睛很亮,所有重甲劍客的攻擊的確非常恐怖,可是這種恐怖卻難以將他如何,在所有重甲劍客祭出自己的攻擊時,他發現看上去威力恐怖,但是在他的眼中卻不是那麼回事。

破綻!

葉凡很是吃驚,所有重甲劍客聯手攻擊時,他看到了破綻,非常的扎眼,他就算想要忽略都做不到,這讓他很是震驚。以往葉凡的確能夠看到各種破綻,但是像現在這樣直接讓破綻如此顯眼感覺很是怪異,似乎現在不管什麼攻擊跟招式在他的眼中都會有破綻。

這種感覺非常奇特,葉凡想要證實一下這露出來的破綻到底是真還是假。

出劍!

「鏘!」

劍出鞘,閃電間劍光閃現,幾乎瞬息間,所有的重甲劍客前全都被擊飛。

可怕!

一劍將所有重甲劍客擊飛,這樣強的效果讓葉凡目瞪口呆,如果是單個對手,他的確能夠做到一擊必殺,而面對很多對手,最多就是逐個擊破,可是如今的情況完全不同,他竟然一劍就秒掉了所有的重甲劍客。

真是強大啊!

葉凡發現這個出現的破綻真的非常逆天,秒掉一個,跟秒掉一群那可是有區別的,前者的難度對他來說很容易就能做到,可是後者就完全不同了,難度之大可以想象。

這種破綻只是出現的一剎那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