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確切的說,是已死去的賈赦和賈珍。

打通兩人關係的,是王夫人和王熙鳳。

當然,無非是送了些銀財和珍寶。

對於賈赦和賈珍來說,這個官位遠不如銀財和珍寶貴重……

當年王家老祖宗也不過是一個縣伯罷了。

列侯尚且能傳三代,縣伯一代而止,非世襲也。

所以若非賈家那幾個只會揮霍祖蔭的敗家子大力提攜,王子騰又豈能位列要職?

京營節度使一職雖然只是正四品,位不算太高,但權力絕對不容小覷。

京營、五城兵馬司和駐守皇宮的羽林衛軍,是唯有的三支可成建制入神京甚至駐守皇城的軍隊。

羽林衛軍掌握在太上皇手中,五城兵馬司的人馬則聽命於忠順王那一邊,而京營,則在賈家的勢力範圍內。

只可惜賈珍和賈赦二人疏於經營,這支兵馬無論是戰力還是聽受指揮的反應能力,都大大降低了。

而今日,牛繼宗和溫嚴正兩人竟然將賈家安排的人手給踢下京營節度使之位。

若只是將王子騰拉下來,再給他換個肥差,方南天也能理解,畢竟王子騰乃是賈家的姻親。擺渡壹下:嘿||言||格即可免費無彈窗觀看

可是……

竟然給打發去了黑遼之地!

八百里秦關在江南富貴鄉的人們眼中已經算得上是苦寒之地了,而黑遼之地,在他們眼中,就是塞外蠻荒,茹毛飲血的野人生活之所……

這是要讓他去送死啊!

方南天不動聲色的觀察了下牛繼宗和溫嚴正兩人,不解其意。

不過……

很可能是好事。

方南天不知道的是,除了王子騰外,軍部還下了一則調令。

調令經營致果校尉王仁,

前往西北黃沙軍團效力,升任從六品振威校尉。

……

“林姑娘出落的愈發好看了。”

薛姨媽看着坐在賈母身旁的林黛玉,誇讚道。

賈母呵呵笑道:“隨她娘,她娘就這麼副顏色。”

薛姨媽笑的更燦爛些,道:“那還不是隨了老太太?”

賈母哈哈大笑道:“那也是,我年輕的時候,倒比她們還俊還風.流哩。生了子女幾個,唯獨最疼黛玉她娘,就是因爲她娘長的和我最像,性子也像。唉,可惜啊……”

說到後面,語氣哀沉下來,林黛玉更是紅了眼圈。

一旁的王夫人看到兒子癡癡的看着泫然欲泣的林黛玉,那副“熊樣”,當真是氣不打一處來。

再看林黛玉,眼中的厭惡簡直藏都藏不住。

當年她和林黛玉她娘賈敏之間的爭鬥,那才叫一個精彩。

只不過,她被那個古靈精怪的小姑子給欺負慘了……

如今賈敏倒是死個乾淨,而她連個報仇的機會都沒了,讓她如何能嚥下這口氣?

卻不想,如今她的女兒,竟然連“勾.引”她兒子,當真是可恨,冤孽!

山野閒雲 眼看王夫人一口怒火壓不下,就要找個由子發作,薛姨媽眼尖,搶到前頭,忽然驚奇一聲,道:“咦?奇了,今兒怎麼還沒見着鳳哥兒人?”

賈母等人的注意力立刻被轉移到這事上,因爲自王熙鳳嫁到賈家來以後,日日到榮慶堂晨昏定省,從未缺過,也未遲到過,怎麼今日……

衆人正在納悶,忽地堂外傳來一陣拉扯哭喊的聲音,不是王熙鳳,又是誰?

……

“哈哈!好美啊!難得能在這般白雪之際,還能欣賞到如此盛開的牡丹。皇姐,環哥兒,不如我們各自背詩一首可好?環哥兒,不許推辭,我知你是武人,不喜從文,故未定爲賦詩,只背詩即可。”

傳奇1997 一座大大的玻璃花房內,賈環和贏杏兒兩人陪同贏歷逛在其中,贏歷越看越滿意。

賈環和贏杏兒只當他是喜歡這滿花房的花兒,卻不知,贏歷在心中對賈環再次放心,或者說,對他的提防,再次降低了一大截兒。

專屬寶貝:殿下賴定 因爲根據古往今來的史書記載,還從來沒有哪個梟雄,有這般喜好。

用那麼多銀子,堆積出這般奢靡的一座花房,只爲了讓家中姊妹有個遊玩觀賞的地方……

呵呵,很好。

心情甚佳,防禦之心大減,贏歷心生親近之心,索性便與贏杏兒一同喚賈環爲“環哥兒”,以示拉攏。

在賈環心裏,相比於贏歷,贏朗那種貨色,給贏歷提鞋都不配。

也難怪太上皇最器重這位皇太孫。

心思縝密,作風沉穩,喜怒不形於色,即使形於色,也讓人無法判斷其是真怒還是假喜……

跟他比,賈環心中有種如履薄冰的感覺,不得不打起十二萬分精神小心應對。

賈環對隆正帝都沒有這麼緊張,因爲隆正帝註定會被太上皇壓制。

但贏歷不同,太上皇可以壓制一代國君,但絕不會壓制第三代國君。

否則,太上皇年事已高,而國君威望不足,非社稷之福。

所以,贏歷的路,一定會比他父皇隆正要順當百倍千倍。

這樣的人,心氣一定奇高,再加上他城府之深,近乎駭人。

賈環打定主意,不能在他心中留下什麼猜疑的種子……

聽到贏歷的建議,或者說要求後,賈環當真抓耳撓腮起來。

這……

這這……

命題賦詩?!

還是什麼牡丹花兒……

賈環深深後悔了,不該故意給贏歷展示他“奢靡”的一面。

若是拉他去牆角碎磚頭垛邊兒上賞梅花,他現在還能背出一句“遙知不是雪,爲有暗香來”,可是牡丹,他會背個錘子。

不過,這個賊羔子未必真是爲了背什麼狗屁詩句,這種心機,做事從來都不會那麼“粗淺”,必有深意。

賈環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推測這小子應該是想借機故意打擊他的自信心,讓高低上下之分,深入賈環心底。

這也算是他給賈環上的一堂君臣之道的課吧。

課的內容很簡單,就是他贏歷行,而他賈環,不行。

如果賈環沒猜錯的話,這小子一定會背一首王霸之氣正漏側漏到處漏的強大詩句,來震撼賈環那顆小心臟……

“既然皇姐與環哥兒都沒意見,那就由我先來拋磚引玉吧。我先背一首……”

“落盡殘紅始吐芳,佳名喚作百花王。

競誇天下無雙豔,獨立人間第一香。”

得,賈環覺得他應該不算小人了,這孫子妥妥的在教他做人,做臣子。

果然,贏歷誦完這首大氣無邊的詩句後,暗中瞥了眼震驚到目瞪口呆的賈環,嘴角微微彎起。

不過當他看到贏杏兒面色不善的看着他時,得意的心思卻微微一滯。

正如他所說的,滷水點豆腐,一物降一物。

在贏歷心中,雖然無比痛恨忠順王一脈,但偏對這個其貌不揚的堂姐,敬重有佳,甚至有些敬畏。

沒辦法,小時候被打慘了,又愛跟着這個玩耍主意奇多的姐姐一起玩,大姐頭的形象,有些深入人心。

最重要的是,贏歷覺得,至少在他這一代人裏,唯有這個堂姐,與他的聰慧不相上下,甚至還要強出一線。

也只有這個堂姐,能夠偶爾看破他的心思,比如說現在。

不過還好,或許贏杏兒明白事情的輕重,也明白他這麼做並非只爲了他自己,更是在保全賈環,甚至是保全她,所以,她並沒有揭破或者破壞他的打算。

“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花濃。

若非羣玉山頭見,會向瑤臺月下逢。”

“不對不對……”

贏杏兒剛背完,還沒來得及說話,賈環居然否定她,連連搖頭道:“我雖然讀書少,沒甚文化,可也知道,這首詩是李白吧?是哦,對,就是李白。

是李白寫給楊貴妃,拍楊貴妃馬屁的詩。

哪裏是寫牡丹花的詩嗎?

杏兒,這就是你的不對了。雖然我確實一首牡丹詩都不會背,可你也不能這麼明目張膽的放水啊。

再說了……”說着,賈環還靠近贏杏兒,悄聲道:“你就是放水也別放的那麼明顯嘛!”

他是真的在說悄悄話。

贏杏兒無語的看了他一眼,有些不滿道:“以後要多讀點書,你也太不像了……這是借花喻人的詩。”

賈環聞言,頓時垂頭喪氣起來,道:“杏兒,不瞞你和四爺,我是真看不下書,看一會兒都覺得頭要爆了!你說那些詩人也是,(www..com)好好的話不說,非要搞那麼些典故出來,我哪知道那些典故是幹嗎的?有那功夫,我打兩套拳不更爽快?”

“哈哈哈!”

贏歷看出賈環是真在對詩詞煩惱,嗯,賈環確實對古文很煩惱,發自內心的。

所以贏歷愈發高興,然而依舊不依:“環哥兒,我和皇姐都背誦了,你也不能少。”

賈環苦着臉道:“四爺,你乾脆打我兩拳算了,背詩?背‘曲項向天歌,白毛浮綠水’行不行?我前些日子聽四妹妹好像背來着。”

“哈哈哈!不成不成,今天你一定要背!”

贏歷笑的愈發開懷,贏杏兒卻看不下去了,薄怒道:“老四,你到底想幹嗎?”

贏歷笑容斂了斂,對贏杏兒道:“皇姐,你可別誤會,我可不是故意捉弄環哥兒。

我的性子,想來你也瞭解。

我贏秦皇族子弟並武勳親貴子弟不知凡幾,除了皇姐和五弟外,我也就與環哥兒開個玩笑,彼此取個樂子。

除此之外,偌大個神京,偌大個大秦,煌煌億兆臣民,我又何曾與第四人玩笑過?

誰還配?”

……

(未完待續。)

<!–flag0hyg–> “老祖宗,老祖宗啊……你可要爲我做主啊……”

王熙鳳是披頭散髮的闖進來的,素面亦不施粉黛,一張臉上倉皇、恐懼和怨恨之色皆有。

賈璉身上也是一身的狼狽,溼一塊兒幹一塊兒的,還沾染了許多泥,臉上也不素淨。

他費力的拉着王熙鳳,一臉無奈的勸道:“行了,先回去吧……”

可能是早上出操時耗盡了體力,苦苦拉着老婆的賈璉竟被王熙鳳一把推開,摔倒在地。

賈璉是真沒力氣了,索性就半躺半坐在榮慶堂的地上,喘着氣,皺眉看着王熙鳳鬧。

“這是怎麼了?”

衆人面色驚訝,賈母更是臉色難看的緊,一臉肅然的看着哭的上氣不接下氣的王熙鳳,又看向賈璉,眼中閃過一抹怒意,沉聲道:“鏈兒,你昨天是怎麼說的?剛過一夜就忘了,你還敢淘氣?”

賈璉苦笑着搖頭,正要解釋,卻見王熙鳳噗通一下跪倒在賈母跟前,一臉可憐相的哀求道:“老祖宗,你可要替我做主啊。”

“你說,鏈兒他到底又幹了什麼沒出息的混賬事了,說出來我給你做主!一個個還真要無法無天了?”

賈母厲聲道。

王熙鳳哭着搖頭泣道:“不是鏈兒,是……是三弟……”醉心章&節小.說就在嘿~煙~格

“啊?!”

堂上衆人發出了一聲驚呼,不敢置信的看着王熙鳳。

難道是賈環老毛病犯了,又偷二嫂的汗巾子了?

賈母聞言亦是一怔,皺眉道:“環哥兒?他做什麼了?

他現在正和明珠郡主還有皇太孫說話,他怎麼了?”

王熙鳳聞言,被震撼了下,哭聲都止了止,可隨即又哭泣道:“老祖宗,我哥哥剛跑來向我求救,說……說他被髮配去了西北邊疆,要去戰場上和韃子番鬼們打仗,老祖宗,這是要他去送死,這是要他去死啊!老祖宗……”

“……”

堂上所有人都震驚了,

而後目光又都悄悄的投向了角落裏有些站立不寧的賈迎春,眼神複雜。

“姐姐,你放心,所有欺負你的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

“誰欺負了你,我讓他們百倍、千倍的還回來……”

“姐姐,我會保護你的,再也沒人能欺負你……”

“姐姐……”

賈迎春的眼睛溼潤了,心兒卻暖若溫湯。

環弟……

賈母也看了眼垂下眼簾的賈迎春,而後長嘆了口氣,對王熙鳳道:“你先起來吧。”

王熙鳳哭成了淚人,不肯起,苦苦哀求道:“老祖宗,孫媳爹孃去的早,就這麼一個哥哥。雖然不成器,可他畢竟是孫媳唯一的哥哥了啊。

老祖宗,我那哥哥他混賬不是東西,挑唆鏈兒做了錯事,三弟打他罰他啐他都成,只求他留我哥哥一命,就留他一命吧。”

賈母聞言後,面色難看的緊,沉聲道:“你先起來說話。”

聽賈母聲音不悅,王熙鳳不敢再違逆,哭哭啼啼的站起身來,一張臉上哪裏還有往日的驕氣和霸道凌厲,滿滿都是哀傷和驚懼,讓人不由心生憐意。

待王熙鳳起身後,賈母不由繼續談這件事,而是看向賈璉,皺眉道:“鏈兒,你又是怎麼回事?這一身像什麼?地上也是坐的地方?”

賈璉苦笑搖頭,勉力才爬起來,接過琥珀搬來的椅子坐下後,吁了口氣,道:“老祖宗,孫兒今兒不是跟着三弟的親兵隊出操嗎?

累了個半死,又被三弟訓了頓,回來後還沒來得及換衣服,那邊就鬧來了……”

王熙鳳聞言,恨恨的瞪了賈璉一眼,什麼叫那一邊,什麼叫鬧?跟了這麼個沒用的廢物,她覺得算是倒了八輩子血黴了。

賈母倒沒在意這些,而是皺眉問道:“你三弟訓你做甚?你剛開始出操,跟不上趟也是有的,就爲這他就訓你?”

賈璉聞言,心裏那叫一個暖啊,總算有人還向着他,不過……

“這倒不是,我想着,三弟是怕我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堅持不了幾天就放棄了,所以就敲打了我幾句。呵呵……”賈璉苦笑了聲,又道:“三弟說,這一代就算了,已經遲了。

但下一代的榮國承爵人,一定是武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