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社畜們衣著光鮮,工作,養家,幾乎沒有一刻屬於自己。

只有在這樣燥熱,隨心所欲的地方,才能讓他們在掙扎生活的間隙,享受生命的滋味。

刺耳的音樂,海味的肉體,迷醉的酒精。

荷爾蒙和腎上腺素的雙重作用,讓他們短暫的想起,自己也是為自己而活。

「嘿,大洋另一邊的姑娘,喝一杯嗎?」

劉琛來到吧台,來到一位高挑的美女身邊。

金髮碧眼,一身綠色緊身裙。

誘人,又讓人下意識覺得危險。

如色彩斑斕的毒蛇。

沒等美人回答,就對調酒師點了酒。

「BloodyMary,謝謝。送給這位女士。」

「再給我調一杯,老式龍舌蘭,加點啤酒和辣椒。」

「血腥瑪麗,這可不適合送給初次見面的女人。」

血腥瑪麗,伏特加、番茄汁、芹菜、檸檬,還有辣醬油、辣椒油、鹽、胡椒和辣椒籽。光聽配方表,就是知道是個重口味。

「可我總有種感覺,你優雅端莊的外表下,一定是一顆火熱的心。」

劉琛隨口說著搭訕的話,內容無所謂,只要能引起對方的興趣,那就成了。

女人轉過身,打量著面前這個看著剛成年的男人。

典型的東瀛面孔,臉上帶著未褪的稚氣,皮膚白嫩。

心中輕笑了一聲,恐怕又是揣著從哪兒剽竊的話,就到酒吧裝大人的毛頭小子。

可再往上看,就對上了劉琛的目光。

深邃,如海底般沉澱著令人著迷的秘寶。

飽含著故事。

「嗨!您的酒,請慢用。」

血腥瑪麗妖艷,在鐳射等下反射著鮮紅的光,魅惑、複雜,灼燒。

劉琛面前那杯,是辣椒灼熱的橘紅,焦辛的辣椒粉鋪面而來,旁邊插著一隻鮮紅的朝天椒。

「不知是否有幸,與大洋彼岸共敬火辣的明天?」

劉琛舉杯,雞尾酒的香氣混合舞池的燥樂,更加火熱。

「當然,敬明天。」

碰杯,相視一笑。

劉琛沒有和西方女人打過交道,但他知道,有趣的靈魂,永遠是除帥氣外表外最關鍵的要素。

「知道嗎?我這杯酒有名字。」

「叫什麼?火熱辣椒?」

「強尼·銀手。」

「是個人名?」

「也是個紀念。」劉琛沒有繼續銀手的故事,把故事留到下一回,更能勾動人心。

伸出手:「琛,獸醫學生,兼職當一名黑客。」

握手,東方的禮儀。西方女人在東瀛多年,自然也知道。

「歐菲利婭,化學家。」

「哦豁,化學家也會來這種地方?」

「別忘了你還是一個學生。」

燥熱的酒精和音樂,將人的戒備心放開。有意無意的交談,劉琛拉近了他和歐菲利婭的距離。

毒蛇是身為變種人的代號,歐菲利婭,是她作為人類的名字。

劉琛有太多的故事,對於獨自出現在酒吧的人來說,那是比酒精更好的東西。

為了讓人保持亢奮,酒吧會適當增加環境中的含氧量。

永遠在奏響的DJ,永遠在追逐花卉的狐狸。

沒有鍾,也沒有人會在意時間。

當~當~當~

舞台中央的鋼管被搬下去,頭頂的鐳射燈開始聚焦,耀眼的白光將舞台中央照的透亮。

許多新來的客人這才注意到,舞台的邊緣竟然不知何時升起拳擊擂台一般的護欄。

「哦!!!」

熟客在歡呼!

不知不覺間,時間已經進入到下半場。舞女們需要休息,該輪到更能刺激荷爾蒙的項目了。

「一起去看看嗎?」劉琛發出邀請。

「當然。」歐菲利婭自無不可。

一名裁判打扮的女人走上擂台,嚴肅,認真。

吹響從胸前的溝壑中掏出的哨子,偶爾泄出的一抹春光。

和進場的正式形成強烈的反差。

「紳士們!女士們!今夜已經過半,人生更需狂歡!是時候跟那些搖來搖去的舞女們說再見了!我們需要更緊張!更刺激!更能激發你們內心最底子的慾望的節目!告訴我,你們最渴望什麼!」

「戰鬥!戰鬥!戰鬥!」

熟客早已知道接下來的環節,嘶吼著,用盡全身的力氣回應著。

「更大聲地告訴我,你們最渴望什麼!」

「戰鬥!戰鬥!我們渴望戰鬥!!」

「那我就滿足你們!你們這群充滿野性的男人們!」

話音剛落,兩名性感的比基尼女人便舉著兩面旗幟,從兩側走上擂台,後面跟著兩位穿著戰鬥服裝的「女戰士」。

彎腰從護欄中間鑽進擂台,顯露出結實的身段和鮮明的女性特徵。

女式摔跤,這間酒吧的保留節目。每到深夜,就會邀請兼具外貌和實力的女人,在這裡進行著擦邊球般的表演。

劉琛注意到歐菲利婭眼中閃爍的光,故作驚訝:「沒想到你也喜歡看這個?我還以為只有男人才會看。」

「難道男人從不看男人間的格鬥嗎?」

短暫的交談,被擂台的裁判聲音打斷。

「今晚!守擂方,是九連勝的霹靂女——晴川!」

裁判將自己右手抓住的胳膊高高舉起,讓選手亮相。

一米七的高個子,剪著男人般的寸頭短髮,臉上紋著雷霆霹靂般的亮黃色油彩。一雙長腿遒勁有力,配合挺翹的臀部,將力量和女性的柔美濃縮到極致。

「晴川!晴川!晴川!」

九連勝的戰績,為她拉攏了一大片擁躉。他們大口的飲酒,忘我的高呼。

聲浪如同海嘯,一遍遍地衝擊著整個空間。

「挑戰方,是來自南部的戰慄的怒濤——雅音!」

雅音個子不高,但臂展很長,腕線過襠。扎著馬尾,斷眉,一臉凶煞。鼓鼓的肱二頭肌,宣誓著力量,胸前顫抖的峰巒似乎在解釋她外號的來處。

「雅音!雅音!」

令人窒息的外表讓她瞬間收穫了粉絲,不少人轉變陣營,投入怒濤的懷抱。

「戰鬥快開始了,你猜誰會贏?」

劉琛端起酒杯,敬向歐菲利婭。 「謝小姐。」

沈千葉唇角帶著溫潤笑容,對謝如蘇拱手行禮,聲音讓人如沐春風,小兵在後面聽的骨頭都要酥了。

定是沈軍師心上人無疑了!

沈軍師雖然平日待人接物溫潤妥帖,可哪時對人說話這般溫柔似水?

他一個男子聽得都快溺死裡面,別提女子!

等···等等···

謝小姐?

他家少將軍也姓謝!

這位謝小姐莫不是···

小兵回過神間,沈千葉已經伸手迎謝如蘇進去,馬車也從小兵身邊擦肩而過。

小兵只能嘆息一聲,將柵欄搬回原處,回到自己地方繼續盯著方圓幾里。

好奇扎在心上,生根發芽,小兵忍不住跟周邊人詢問。

「哎哎,你們說剛剛那位姑娘是不是咱們沈軍師心上人?」

這一句算是問出許多人心聲,其餘人都七嘴八舌加入探討。

「我看極有可能,咱們沈軍師何時對誰那般溫柔說話?沒有吧!定是心上人無疑!」

「你都沒看見咱們沈軍師那目光!就跟我看我家春梅一樣!」

「你可拉倒吧,整日你家春梅春梅,春梅是你媳婦不?」

那人被懟的沒話說,眼神一暗站回自己地方,神色懨懨的。

確實,春梅還不是他媳婦,如果春梅是他媳婦,他也不會來這裡。

刀風劍雨,不知何時命丟在哪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