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祝福聲漸漸覆蓋了去外界的一切吵鬧,而被所有賓客簇擁下的新郎新娘,看起來真的很般配,他們該是很高興的吧。

全都瀰漫著恭喜與祝福聲,歡聲與笑語不絕於耳,喝酒碰杯聲此起彼伏,熱鬧極了!

萊恩:「你看起來不太舒服,怎麼了?」

萊恩微笑著,一雙明亮的眼睛毫不迴避地對視上小迪的眼睛,似乎在探究她的反應。

細究之下,又覺得萊恩臉上那抹神情很怪,於探究之中還帶著些許玩味和好奇,像是小迪心中藏著什麼大事讓他大感興趣似的。

小迪輕哼一聲,「我沒事!」

萊恩指著遠處的魔尊修,「知道嗎,小迪,叫你來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幾位老祖宗託夢,叫修在婚禮當天一定要請你來。」

小迪突然想起上次被抓來時,關著的囚牢,那幾具會講話的骨架。

小迪:「為什麼,那幾個不正經的前輩,又想幹嘛?」

他們准沒什麼好事,在小迪眼裡,那幾位前任魔尊,總是變著法子的要她幫忙修復命魂,可她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

終極進化 萊恩:「誒呀,那些前輩啊,其實,嗯——你不太了解,所謂的前輩,其實只是一縷殘魂,而這些殘魂早就在無數歲月洗禮和無數魔魂侵襲下,已經不僅僅是他們了。」

小迪皺著眉:「什麼意思?」

萊恩:「我的意思是,前輩們已經不只是前輩們了,每任魔尊死後百年,基本都會大變性格,但心中對魔宗的念想一直未變,一心一意想著為魔宗好。且有時,他們還有能預知未來的能力,為著魔宗的發展和存亡,發揮著巨大的作用。」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他們一開始就知道她和冥界的關係,一開始就告訴她,她和命魂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並且告訴她,她會成為解救魔宗危機的關鍵……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他們會有預知未來的能力。 「我這麼說,你可明白意思?」

「不明白!」

秦少孚大吼一聲,渾身湧出了黑焰,看的秦天恩身邊那個侍衛大為驚訝,忍不住退後了一步。

「看來我還是高估你了。」

秦天恩眼皮抖了抖,好像渾然不知,繼續說道:「皇甫長青與你成功交好,引起了皇帝陛下注意,該是有心扶持了。還有什麼能比這麼一個天大的軍功,更得到百姓的擁護?所以,這個功勞不能歸你了。」

「現在消息已經放出去了,不能再更改。 一紙婚約:天才寶腹黑爹 你需清楚,這不是商量,而是聖旨。」

秦少孚拳頭捏的砰砰響,甚至掐出鮮血,好一會後,才是終於慢慢鬆開。他不蠢,如何聽不出對方的意思。而且在今日之前,他就已經想過這個問題。

善戰者,無赫赫之功。

羅大壯的解釋雖然有些偏駁,但不能不說,還是很有道理的。自己根基不穩,如果真領了這個功勞,未必是好事。

現在的自己雖然一度成為輿論中心,但熱度已經過去,世人知道銅陵關秦家出了神武將弟子,可絕大多數並不知道是誰。

一旦真正因此名揚天下,怕是會成為眾矢之的。

潛龍於淵,隱匿痕迹,躲藏在其他人光芒下的自己更為安全。

他甚至已經做出了類似的決定,自己將功勞送了,只要豐厚報酬即可。但今日因為秦天恩而被動決定此事,卻是讓他感覺難以接受。

只是這會緩過怒火,漸漸平復后,又是疏解開了。自己失態並非因為事情,而是因為人。

秦天恩讓自己失態,這不是一件好事,自己應該學會控制自己的情緒。

想明白這些后,秦少孚突然一笑,平靜下來,慢慢說道:「我本就沒有什麼名望,此戰又是遮掩面容。那三千兵馬也就姚強知道多一些,其他看了過程的人都已經死了。陛下若想讓四皇子頂功,一句話的事情,根本無需位高權重的太尉大人您親自出馬。」

「既然是讓你過來,該是因為陛下覺得不好意思親自對我說。心懷愧疚下,必然會以重賞替代。說吧,皇帝陛下給我開了個什麼價?」

看到他這麼快就平復了情緒,秦天恩眼中微微詫異,不過馬上又恢復正常,點頭道:「你能想通,那是最好。「

隨即拿出一卷薄紙扔了過來:「陛下給你的都寫在上面了,自己去取便是。這是密旨,所有的一切都是以江南商賈的名義給你置辦的,就算你說出去,也不會得到皇室承認。「

秦少孚接住薄紙,打開后才發現是兩張。

一張上邊寫著賞賜:黃金千兩,白銀萬兩,錦緞千匹……外加京城大宅子一處,管家家丁若干,都已經到了宅子中,安在自己的名義下。

雖然相比軍功有些遜色,但不得不承認,這個大寒朝的皇帝陛下還是很捨得開價。

再打開另一張紙,是一張聖旨,上邊有玉璽印章,可作為憑證。等看清楚上邊的內容,便是秦少孚都大吃一驚。

拒嫁豪門:少帝的女人 「密封秦少孚為定遠伯,封地九鼎城。此為密旨,不得宣揚,十年後方可上任。卿需牢記,不要外揚。「

言簡意賅,並沒有擺皇帝架子,倒有種商量感覺。而讓他驚訝的並非是直接封伯爵,而是封地,居然是九鼎城。

如此聖旨,實在耐人尋味。

秦少孚笑了笑,將密旨皆納入懷中,再拱手一禮:「多謝太尉大人!「

秦天恩眼皮抖了抖:「與我無關,謝陛下吧。」

「當然,當然要謝。我想,陛下應該也很想見我吧,等我回去了自然會謝!若沒有其他事情,在下先告退了。」

秦少孚咧嘴一笑,轉身就走。

「鎧甲留……」秦天恩開口,馬上又停下。

秦少孚一步步走遠,一點點脫下身上的鎧甲。

頭盔、肩甲、胸甲……直到全部。陽光從林間灑落,照在黃金鎧甲上,熠熠發光,卻照不到那漸漸遠去的身影,直到消失在樹林的陰影之中,彷彿那裡才是最應該的歸宿。

這些陽光,對於現在的自己而言,還太耀眼,正如這件黃金甲,不該承受。

但今日脫下的東西,終有一日,自己會一點點的穿回來。

秦少孚很平靜,平靜的連他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等到了樹林另一側的小路上時,吹了一聲口哨,不多時就見得棗紅馬歡快的跑了過來。

翻身上馬,再看了樹林方向一眼,便疾馳而去。

秦天恩看著他離開的方向,一動不動,久久不言,眼中看不出在想著什麼。好一會後,還是一旁的侍衛輕聲道:「太尉大人!」

「把鎧甲換上!」秦天恩指了指前面,再是說道:「從現在開始,你就是四皇子殿下。在見到四皇子殿下前,任何事情都由我來應付,你不用開口。」

「遵命!」

侍衛不敢多問,忙上前將鎧甲一一換上,再出了樹林,隨大軍朝京城而去。

姚強雖然感覺到有些不對,但明智的選擇了閉口不言。

鹿河谷之戰,早在發生的第三天,就有伏龍坡的信使將消息送到了京城。五天之後,又隨著軍報傳遍了整個大寒朝。

「鹿河谷之戰,四皇子皇甫長青掘蟠龍江與塔里河,水淹北方游牧大軍二十萬,絕大寒朝北地之患。」

此戰震驚天下,三千兵馬滅二十萬大軍,幾乎沒有傷亡,如此戰績,足以讓皇甫長青躋身天下頂尖名將。各方英傑自問,若換做自己,絕對難以做到。

至於同樣死於洪水的夏王一族,大禹皇的最後血脈斷絕似乎並沒有引起太多人的憤怒,畢竟他們昏庸無能,荼毒百姓的名聲早已傳遍天下。

更何況還有另外一說,四皇子有心斷後,可北地的兵馬速度太快,還是追了上來。為了救援夏王,四皇子自己也置身險地,同樣被洪水淹沒。得老天保佑,方才被大夏龍雀救回一命。

總之,仁義智勇,文韜武略,英明的四皇子都佔全了,讓人有種看到了真龍在世之感。

當三千騎兵凱旋歸來的時候,整個京城沸騰了,所有的百姓都自發的衝上街頭,湧向北門迎接他們的英雄。

在相比之下,顯得死靜的南門。

秦少孚慢慢走了進去,影子被斜陽拉的很長,後邊只有一匹棗紅馬跟著。 整個婚禮進行了好長時間,小迪已經有點疲憊了,她隨意找了個位置坐下去,看著身邊依舊歡騰的其他賓客,她不由地感嘆自己老了,已經不能像以前那樣整天精力充沛了。

剛才不知道去哪裡喝得有點迷迷糊糊的萊恩,走過來,深深地打了個嗝,又用迷離的眼睛看了幾眼那幾張請柬,散開攤在桌子上,像一把破扇子。

萊恩笑了笑,開始擺玩起那幾張請柬,漸漸地擺成花開的形狀:「小迪,看,這幾張請柬,像不像花。」說著,他兩隻手捧在自己臉旁,模仿開花的樣子,十分滑稽。

小迪:「你醉了。」

萊恩伸出食指,緩緩搖著,示意自己沒醉,然後踉踉蹌蹌地緊挨著小迪坐下,「來,好朋友,排排坐。」

小迪被弄得哭笑不得,輕輕地調整了一下姿勢,被萊恩留了更大的位置。

小迪:「你……」

小迪更想說什麼,萊恩就捂住了她的嘴,另外一隻手的食指抵在自己唇上,發出「噓」的一聲,「跟我來。」

說著,就拉著小迪的手,還沒等她同意,就離開了婚禮現場,雖然他醉醺醺的,但動作依舊敏捷,走路的速度還是很快。

再加上他腿長,他快速地走,小迪需要小跑才能跟上。

一路上,萊恩不斷喃著,「帶你去我平常最喜歡去的地方,我,呃……等一下。」

萊恩迷茫地看著附近漆黑的一片,挺了挺背,腦子彷彿麻木了般,懵逼地撓著自己的後腦勺,不知該說什麼,也不知該做什麼,抬頭去看小迪哭笑不得的面龐,他嘿嘿笑幾聲。

小迪:「你不會醉了之後,就找不到要去的地方了吧?」

萊恩猛拍了下自己的腦袋,秋水般的眸子有種醺醺的悵然,「我,萊恩,這輩子都不會迷路。」

說完,他繼續慢悠悠地轉來轉去,試圖尋找正確的方向,好幾次連看都沒看清,就衝上去,撞到了牆上、門框上,或者樹上……

小迪:「萊恩,你到底要帶我去哪?」

小迪看著撞得額頭青紫,滿頭大包的萊恩很是無奈。

萊恩身材高大,肩上還扛著一個大棍子(剛從樹上折下來的),鳥窩般凌亂的頭髮迎風飄飛,醉得迷離的臉孔讓人看不清細節,只看到滿臉的笑意,張揚地鋪在他的臉上。

過了許久,萊恩停在一個破舊的城堡下,前門是硬橡木做的,儘管歷經風霜雨雪,但仍然很堅固。

這城堡很大,很豪華,雖然已經被廢棄許久,還是不失其繁華大氣,氣勢宏偉。

這座城堡為什麼那麼熟悉?小迪心中大驚,眼前的城堡真的讓她覺得好熟悉,似乎來過。但她不該來過啊?

城堡窗子長期暴露在這附近惡劣的天氣中,外面結了一層灰塵與污垢,看樣子許久沒有誰來過了。

這裡和魔宗的其他地方不一樣,沒有精緻的花園和裝飾物,也沒有宏偉壯觀的城樓,但門前鋪了一條小路,小路看樣子倒是經常打掃,路邊的花草都長得很整齊。

小迪原以為萊恩會推開門進去,但是沒有,他只是突然倚著大門坐下去,還緊緊地抱著木棍,「尼天,過來坐啊。」

「什麼!你叫我什麼?」一聽到這個名字,小迪整個人都僵住了,眼神瞬間獃滯,不可置信地看著萊恩,手臂禁不住發抖,綳著臉,唇蠕動了兩下,滿臉露出複雜之色。

萊恩嘿嘿笑著:「你本來就是冥王啊,是整個冥界的主宰者。」

是,小迪是茶吉尼天的在凡間歷劫的其中一個,她本就是茶吉尼天。

但小迪從不希望她身邊的人,身邊的朋友是因為茶吉尼天從接近她,因為她是小迪,她的經歷、過往,乃至心境,甚至是面容都不太相似,她僅僅是和茶吉尼天長得相似。

小迪:「萊恩,我要回去了,你自己待一會兒吧,一會兒就酒醒了。」

可萊恩不願,立馬攔住她,還委屈地喃著:「我現在心情不好,你都不願意陪我一下嗎?」

心情不好?也是,子慕蘭兮成婚了,萊恩鐵定是不高興的,在小迪看來,萊恩痛失所愛,現在借酒消愁,也是凄涼。

小迪猶豫了一會兒,就隨著萊恩的坐在大門前。

小迪這時候才發現,萊恩緊緊地抱著木棍,從剛才拿到木棍開始,他就一直不肯放手,現在坐在地上,他也抱的很緊。

小迪:「你為什麼要一直抱著這木棍?」

萊恩突然皺起眉,嘴唇緊閉,眼睛露出膽怯、哀傷、害怕的神情。

小迪不解:「萊恩?」

喝醉后的萊恩和往日里的他大為不同,平日里,他總有一種懶散、鬆懈、無可奈何的神態,還很喜歡到處去闖禍,最喜歡看到看到別人生氣,又無可奈何的神態,這也是為什麼他身為地位崇高的右使,在魔宗總是不受歡迎的原因。

可現在的萊恩,變得安靜多了,也沒了嬉皮笑臉,小迪竟然覺得這樣的萊恩多了點人情味,會難過,會不高興,也會露出害怕的神色。

沉默了許久的萊恩突然開口,「我有點害怕。」

小迪注意到,萊恩抱著木棍的手已經青筋暴起,他好像突然看見什麼,身體顫抖起來,無意識握成了拳頭的手因為過度用力而指骨發白。

小迪嚇到了,「你怎麼了?不是吧,不就是失戀了嗎?怎麼會弄得要死要活的?」

萊恩沒有聽進小迪的話,自顧自地說著,「我要拿起木棍那那些欺負我的壞傢伙兒,都打一遍,這樣,他們就不敢嘲笑我了……」

這時,遠處走來一個身影,近了,才發現是逸。

逸很客氣:「不好意思,萊恩喝醉了,就喜歡胡言亂語,沒嚇到你吧?」

小迪不知該怎麼說,心中滿滿得都是疑惑,但她知道就算她問了,逸也不會說,所以也懶得詢問了,「我沒事,只是萊恩看上去不是很舒服。」

逸彎腰蹲下,和萊恩持平,輕聲道,「萊恩,你累了,我帶你回去休息。」

萊恩死命搖頭,「不,我要在母后的城堡里休息。」

什麼!這話讓小迪震住了,她猛地站起來,仔細看著眼前的有些許破舊的城堡,眼睛由一開始得震驚不已,到最後的久久不能釋懷。

這竟然是羅拉王后的宮殿!怪不得會覺得那麼熟悉,原來,小迪早就在茶吉尼天的記憶里看到過。

這座城堡,是羅拉王后嫁給蒼原后,蒼原為了安撫她,特意建好的一座最豪華的城堡。

逸看出她心中所想,點了下頭,「對,這裡就是羅拉王后的宮殿,是當時整個魔宗最美的地方,那時,這裡還長著些曼珠沙華。我小時候有幸來過,遠遠地看過幾眼,依然記得,被曼珠沙華簇擁的城堡,真的很美。」

之後,逸說不過萊恩,也不打算勸他了,只是很習以為常地和他坐在一起。

逸:「小迪,我陪他一會兒,等他酒醒,你先去王殿吧,修還等著你。」

小迪點點頭,深深地看了萊恩一眼,萊恩還在抱著木棍,腦袋挨著木棍,閉著眼,似乎睡著啦。

小迪:「我先走了,萊恩。」

小迪聲音很輕,像是怕把萊恩吵醒,但萊恩顯然沒有睡著,他猛然睜開眼,「小迪,謝謝你。」

這沒來由的謝謝讓小迪瞬間發懵,「什麼?」

但是萊恩沒有回答,只是又閉上了眼,靠著木棍,很安靜地待著。

算了,萊恩喝醉,就是喜歡胡言亂語,不管了。

再次道別後,小迪就離開了。

回到婚禮現場,發現賓客都散去了,偌大的現場,安靜極了。

「小迪。」身後突然想起魔尊修的聲音,他已經把喜袍脫了,穿著一身深沉的黑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