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神秀走向前對這淨空說道“淨空師兄,這位就是玄空師兄,我就交給你了,我還有事先去忙了。”

此時原本的蹲在地上的淨空,站了起來轉頭看了神秀,又看了看林玄天,點了點頭。

片刻後,神秀離開了。

淨空遞給林玄天一個掃帚淡淡的說道“你負責那邊區域。”

林玄天接過掃帚,看着面無表情的淨空,不禁吐槽道。

這一定是一個悶騷的和尚!

(更新,更新,還有更新,另外給你們分享個小劇透,主角的各種技能會回來的,不用擔心,另外主角無cp,沒人配得上主角,不用亂想。) 「三室一廳,1000元?才這麼便宜啊?」

「是的。剛剛掛上來的房子,來得早不如來得巧,正好美女的運氣好,你剛剛碰上了。」

「哇。真的是這樣嗎?如果可以,我現在就定下來了。」

「沒問題。」

張麗當時就把富民小區904房間定下來了。從進去到簽完合同也就幾分鐘的時間。

孫兵原來就住在富民小區的903房間,他不是一早就住在那裡的,其實是飛機出事的前一天,他的父母為了讓他去學校近,剛剛搬進去的。

而那天恰恰是張麗和鐵嘴忙著回家的時間,根本不會知道孫兵住在哪裡。活著的人只有何小舞和龐艷麗知道那個房間是怎麼回事。

但是龐艷麗已經自願與世隔絕,知道這件事情的唯有何小舞了。如果當時何小舞要是知道張麗租住了富民小區904房間的房子,她是說什麼都會拒絕的。

但是事情不是想的那樣。

宿舍里,小舞和鐵嘴正在談的投入,談到莫離老師對小舞的厭惡,繼而報警,小舞才進警察局的事情。

「這個莫離老師,真是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倘若當時她不報警說不定她就死不了了!」鐵嘴攥著拳頭咬牙切齒的道。

小舞微微的搖搖頭,道,「也沒有用的,即使是她不報警,我也不一定可以救得了她。」

「但是你為什麼可以救得了你自己呢?」

「我為什麼可以救得了我自己呢?」小舞也在心裡問了自己一個相同的問題,但是她知道是因為小寶的原因。她不能說,也不會說,更不願意讓鐵嘴和她一起承載這個秘密。

「我……」小舞只是張了一下嘴巴,想說點什麼,但是又不知道如何說起。

就在這時,鐵嘴的電話響了,是張麗打來的。

「你到了中介了嗎?」鐵嘴拿起來電話就問著她。

「我還到中介了嗎?我已經租完房子,我已經出來了。」

「什麼?你租完了房子了?」

「是的,定下來了。1000元一個月,而且是三室一廳的。你說合不合算啊?是不是我的運氣很好啊?」

「哇!真不差,還有這麼便宜的地方,是不是到我們學校上課需要每天做火箭啊?」

「什麼啊,表姐。你就會取笑人家,就在我們學校附近,步行也就十幾分鐘的時間。」

「哇!改天我去看看,真有點天方夜譚。不過只要你喜歡就好。你什麼時候搬進去啊?」

「今天晚上,我去收拾一下,如果合適的話我就住在那裡了。那麼明天我就把行李搬過去。」

「需要我們幫忙嗎?」

「不需要,我把幾件衣服搬過去就可以,再說我讓我姐姐過去幫我一下,你這段時間也挺累的,你還是休息一下吧。到時候你來我的小別墅里做客啊……」

鐵嘴還想再說些什麼。張麗早就興奮的在那邊把電話掛了。鐵嘴再打過去的時候,已經是佔線了。

「什麼事好消息?」小舞抬頭,這麼不經意的問著。

鐵嘴也沒有當回事,只是簡單的道,「她租到房子了。物美價廉,她好像很興奮。」

「還不錯!」小舞說完這句話,再沒有多餘的話。 第二日 清晨

各大外院三大院長齊聚一堂,帶着衆多弟子,紛紛走向大殿,準備見見印光口中的玄空。

東院院長看着池塘疑惑的說道“阿彌託佛,爲何今日的魚兒不活躍了?”

西院院長此時也發現了不對,疑惑的說道“善哉,善哉,就連佛緣鹿今日都見不到了,平時都應該在這個時候最活躍。”

南院院長突然聞到了什麼連忙說道“怎麼有一種不可思議的香味,各位聞到了沒?”

衆弟子聞了聞,確實有股前所未有的香味,是從大殿傳來的。

“確實有一股前所未有的香味,阿彌託佛,該不會是有人在大殿做美食吧?”

“是啊,是啊,弟子也聞到了,這股味道,弟子曾在小鎮也聞過,不過現在這味道似乎比小鎮的那股還要濃烈。”

“善哉,善哉,真是奇妙的味道。”

衆弟子聞到味道,紛紛說道。

三大院長順着氣味,帶着外院衆弟子,一點一點地來到了外院大殿。

正當三大院長打開大殿的大門,走進大殿的時候,林玄天站在了他們的面前。

西院院長疑惑地說道“阿彌託佛,你是?”

林玄天擡頭一看,心裏暗道,好傢伙終於來了,我等你們,等得可好苦啊。

林玄天走向前笑着說道“院長好,我的法號是玄空。”

話語一落,衆院長不禁思索了起來。

玄空?那個北院院長印光說的那個玄空?

衆院長從頭到腳,打量起了林玄天,不得不說,長相確實驚豔。

還真有可能是金蟬子的轉世。

三大院長身後一名年齡較小的弟子,對着林玄天說道“師兄?你是在弄什麼啊?爲何這大殿內竟然發出一股奇妙的味道?”

“是啊,是啊,師兄究竟在弄什麼,這味道爲何如此誘人?”

“對啊,對啊,師兄快給我們看看,究竟是什麼東西,竟然能散發出如此奇妙的香味。”

衆弟子紛紛好奇的說道。

不僅是衆弟子就連三個院長也是十分的好奇,究竟是什麼東西。散發出來的氣味竟然如此誘人。

林玄天笑了笑說道“各位院長和師弟們,請跟我來,我這就帶你們去見見散發出美妙香味的東西。”

說完,林玄天帶着三大院長以及衆弟子們,一步一步地走向了大殿內。

當衆人走到大殿內,看到眼前一幕的時候,他們呆住了。

大殿內,一個巨大烤架,將整個佛緣鹿直接穿在一根棍子上,放在火竈上肆意的焚燒。

烤架一旁的桌子上,無數金魚已經被烤得金黃酥脆,散發出濃厚的烤魚味,甚至上面還被灑上了孜然。

林玄天看着他們吃驚的表情,不禁洋洋得意了起來。

我都把你家佛緣鹿給烤了,我就不信這還不違反門規?這還不把我逐出佛門?

林玄天走到烤架旁,拿起一罈酒,一邊喝着一邊看着觀賞着他們吃驚的表情。

心裏已經無比期待着,系統給他的獎勵了。

當衆弟子以及院長反應過來的時候,連忙閉上眼睛,雙手閉合,對着烤羊肉以及烤魚肉說道。

“阿彌託佛,阿彌託佛,罪過,罪過。”

“阿彌託佛,阿彌託佛,罪過,罪過。”

“阿彌託佛,阿彌託佛,罪過,罪過。”

……

西院院長對着林玄天憤怒的說道“玄空!這些都是你乾的?”

林玄天一邊喝着酒一邊笑着說道“沒錯,正是我乾的。”

“來人!將玄空!捆起來!拿下!”西院院長憤怒的吼道。

畢竟這種事情實在太惡劣了,作爲佛修竟然在書院的大殿內虐殺生靈?

這對佛心書院來說,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對於這種事,必須嚴懲不貸!

聽到這句話,林玄天激動得眼淚都出來了。

連忙跪到西院院長的身旁,激動的淚流滿面的說道“善人!大善人啊!你就是大善人啊!”

說完,用着全身的力氣,直接搶過弟子手上的捆繩,對着衆弟子說道“不用麻煩你們,我親自來!我親自來!”

一邊說着,一邊將自己捆了起來,並且捆的手法極其專業。

邊捆着甚至還邊講解,怎麼樣捆更結實,怎麼捆更讓人無法掙脫。

一頓操作猛如虎,當場看傻了衆弟子以及院長。

這是何等的騷操作?

這又是何等的心態?

都要被嚴懲了,爲什麼開心的跟要飛昇成佛一樣?

這時神秀連忙竄出人羣,站在被捆住的林玄天的面前,對着衆人說道“各位院長!各位師弟們,請等一下!”

話語一落,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聚集到神秀的身上。

神秀連忙對着衆人說道“各位弟子院長可能誤會了,師兄烤的也許不是真肉,而是素肉。”

素肉?

話語一落,衆人彷彿恍然大悟。

是啊,玄空師兄這麼帥,怎麼可能真的破戒吃肉那?

素肉的話,都是由豆腐加工而成的,確實沒有違反門規。

西院長指着林玄天一旁的酒說道“那這酒怎麼解釋?”

神秀笑着說道“可曾聽聞佛緣酒?”

話語一落,轟動了在場的所有人。

佛緣酒?佛祖賜予的考驗!

衆人深吸一口氣,看來他們的師兄是佛祖看中的人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