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秘書依舊微笑著,徐徐道來,「這個朋友,問得很有營養,在商場上一向都是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好的屹立,廢物都會淘汰的。」

雛雯雯一聽,瞪大了眼睛,這是什麼回答!越聽越氣憤。

接著最後有家媒體的問答,「你好,我們還聽說,梟邦風氣不如之前,是因為梟邦的**緋聞比較多,信用不足,桀驁不馴,嚴總是個怎樣的人?」

「嚴總十分公正廉潔,對員工都非常好,不像有的人,年紀輕輕卻狂妄自大。」

這讓雛雯雯的小宇宙快要爆發了,舉起小手,表示要發言。 第八百五十三章得到支持

「好啊,要是有一百名玄仙境強者坐鎮,我能夠讓軒宇樓的規模擴大百倍,」影花妃很興奮,

「妃姐,我不光調派一百名玄仙境強者給你,還調派上千名天仙境強者給你,這些人全部交給你,你務必把影門和軒宇樓發展壯大,尤其是影門,對我們將來的發展至關重要,」拓跋野說道,

「沒問題,影門的發展比軒宇樓還要快,要是能夠多一些頂尖強者,發展會更快的,我知道你想早點知道秦獸他們的情況,影門繼續擴大勢力範圍,相信會跟他們聯繫上的,」影花妃說道,

「這就好,」拓跋野露出了笑容,

「老公,你這次找我來,到底是為了什麼事情,」影花妃問道,

拓跋野說道:「天丹城,或者是天丹城附近潛伏有大批聖宗強者,必須想辦法把他們找出來,此事其他人辦不了,只有你親自指揮,才有可能把他們挖出來,另外,我還要你掌控聶遠一脈強者的動靜,還有一個叫玲瓏的,她跟舞傾城都拜入了紫雨煙門下,也要嚴密監控她的一舉一動,」

「好,我馬上去安排,」影花妃辦事雷厲風行,越來越有大家風範了,

影花妃的到來,讓拓跋野多了幾分底氣,

刺探情報方面,影花妃極為擅長,就算陳桂龍都沒辦法跟她相比,

她坐鎮天丹城,對拓跋野的幫助太大了,

拓跋野也是初來乍到,他不相信城主府的人,因為那些人中肯定有聶遠的眼線,

他啟用影門的強者,這樣打探出來的消息更加可靠,

影花妃到來之後,拓跋野更加沒有什麼顧忌,繼續收購各種寶物,

正好,他多收購一些寶物,讓影花妃拿去發展軒宇樓,

軒宇樓,主要負責收購出售各種寶物,不光能夠幫拓跋野收集仙藥、仙材,還能賺取仙晶,

軒宇樓對天宇盟的發展很重要,要不然他也不會分出那麼多強者給影花妃了,

要不是天丹城的局勢隨時可能出現變故,他肯定會分出更多人手交給影花妃,

如今的軒宇樓,被天器城接手了,應該不會有人跟他聯繫在一起,

軒宇樓所在的城池,都不敢動軒宇樓,主要是因為軒宇樓背後有天器城的身影,

天器城的實力太強,就算經歷了上次大戰,實力削弱了許多,也不是一般宗派能夠相比的,

那些大宗派實力比天器城強,但他們有顧忌,因為他們還要靠天器城出售給他們仙器,也不能得罪天器城,

聖宗想對付軒宇樓,可軒宇樓沒有發作到聖宗的地盤上去,他們也是徒呼奈何,

軒宇樓有天器城支持,才能發展那麼迅猛,

不過,軒宇樓想要繼續發展,還是要靠自己,

天器城的強者有限,不可能派出太多強者保護軒宇樓周全,

只有拓跋野自己多派出強者坐鎮軒宇樓,才是最為保險的,

拓跋野已經在考慮,讓單風揚為軒宇樓提供仙丹、靈丹,這樣軒宇樓發展會更加迅猛,

反正龍辰跟單風揚關係非常不錯,這是誰都知道的事情,

軒宇樓是龍辰支持的,那麼有單風揚支持也就不奇怪了,

到時候,軒宇樓再也不缺少仙丹、仙器,生意肯定更加紅火,

想到這個,他回到了城主府,準備找單風揚商議此事,

他找到了單風揚:「師傅,我需要你的幫助,」

「龍雲,難道你找到了聖宗強者藏身之處,」單風揚驚喜道,

拓跋野搖頭:「師傅,情況不是你想的那樣,是我的私事需要你幫助,」

「說吧,我一定幫忙,」單風揚說道,

「師傅,你也知道,我以前開了軒宇樓,我假死之後,軒宇樓明面上是天器城控制的,實際上還是我的人在經營,天器城為軒宇樓提供了大量仙器靈器,使得軒宇樓發展迅猛,要是師傅能夠為軒宇樓提供大量仙丹和靈丹,相信軒宇樓發展更快,」拓跋野直接說了出來,

「就這事啊,簡單,」單風揚笑道:「反正我們煉製出來的仙丹靈丹都是出售,賣給誰都是一樣的,」

「謝謝師傅,」拓跋野感激道,

「龍雲,好好乾,你比我和龍辰都要有理想,你敢於走出去,發展自己的勢力,這非常不錯,」單風揚很支持拓跋野,

「師傅,我們必須走出去,發展壯大,才能抗衡聖宗,甚至滅掉聖宗,要不然,聖宗始終虎視眈眈,對我們的威脅太大了,」拓跋野說道,

「你說得不錯,是我們太自以為是了,我們認為不去爭奪地盤,就不會跟聖宗起衝突,結果不是這樣的,聖宗的野心太大,總有一天無法遏制,所以,我們必須準備好,跟聖宗對抗,」單風揚說道,

他頓了頓,繼續說道:「龍雲,我跟龍辰都有出去闖蕩一番的想法,以後天器城和天丹城都要託付給你,你好好乾,一定不要讓我們失望,」

龍辰和單風揚都一樣,修為到了一定地步,他們必須走出去,才有可能突破修為,取得更高的成就,

何況,單風揚還要出去收集九九金丹的仙藥,不然無法完成天丹城城主的義務,

「兩位師傅,你們不要太早離開,至少要等我積蓄一些力量,能夠跟聖宗抗衡再說,」拓跋野連忙說道,

「龍雲,你放心,我們肯定等局勢穩定下來,才會離去,」單風揚說道,

「師傅,我會讓軒宇樓的負責人直接跟你交易,我就不參與這件事情了,免得被人懷疑,」拓跋野說道,

「好,」

單風揚答應幫助軒宇樓,拓跋野非常高興,

他回到自己的住處,把好消息告訴了影花妃,

「老公,你真傻太棒了,有了天器城和天丹城的支持,軒宇樓想不發展壯大都難,」影花妃激動道,

「妃姐,樹大招風,以後軒宇樓的發展必須要謹慎小心,千萬不能大意,」拓跋野叮囑道,

「經歷了那麼多事情,我知道如何處理,你儘管放心,現在,我們欠缺的是金仙境強者,所以你必須努力了,只要我們有了金仙境強者,就不怕那些大勢力了,」影花妃說道,

「妃姐辦事,我放心,你抽出時間,跟我師傅見一面,然後進行交易,」拓跋野說道,

「你安排好,直接告訴我就行了,」

在拓跋野的安排下,影花妃很快跟單風揚秘密見面了,並交易了大量仙丹和靈丹,

單風揚身為天丹城城主,他手上儲存的仙丹、靈丹是非常多的,

而影花妃身上帶著軒宇樓賺取的大部分仙晶,資金雄厚,幾乎全部換成了仙丹和靈丹,

單風揚看拓跋野的面子,仙丹和靈丹的價格都很低,基本上是最低價了,

影花妃他們把這些仙丹拿出去出售,能夠賺到翻倍的利潤,

為了以後交易方便,影花妃直接在天丹城開設了軒宇樓,

軒宇樓的出現,還是引起了不少轟動,

誰都知道,軒宇樓是天器城最天才的仙器師軒宇建立的,

如今軒宇雖然死了,可他的威名還在,

何況,現在軒宇樓屬於天器城,天器城把店鋪開到了天丹城來,算是大動作了,

拓跋野知道,軒宇樓開起來,肯定會觸動聖宗強者、聶遠一脈強者的神經,

他就是要這樣的效果,逼得聖宗強者和聶遠一脈的強者早點出手,

最好,能夠讓敵人自亂陣腳,才是他想要的效果,

軒宇樓的出現,意味著天丹城很可能跟天器城聯手,足以讓聖宗強者重視起來了,

果然,軒宇樓開業之後,四周就出現了大量的探子,一直盯著軒宇樓,

而軒宇樓跟單風揚有聯繫,也落入了那些人的眼裡,

當然,為了掩人耳目,影花妃除了第一次跟單風揚見面,之後沒有再出現了,都是其他人跟單風揚聯繫交易,

軒宇樓跟單風揚交易頻繁,更加讓聶遠一脈、聖宗的強者不安,

「聖皇閣下,單風揚多半跟龍辰聯盟了,對我們非常不利,我們的計劃要不要提前,」聶遠有成沉不住氣了,

此事關係重大,他圖謀了很長時間,他不想結局跟趙鼎一樣,以失敗收場,

聖皇沉聲道:「我們不能自亂陣腳,先靜觀其變,說不定單風揚就是讓龍辰來天丹城開設軒宇樓,然後弄得我們自亂陣腳,他就有機可乘了,」

「你說得也有道理,但我們不得不防,單風揚跟龍辰關係一直都非常不錯,加上他們有共同的敵人,龍辰出手相助的可能性很大,」聶遠說道,

「可惜啊,要是奪取天器城的計劃能夠成功,那麼我們這邊就非常容易了,如今天器城是不要想了,我們必須拿下天丹城,」聖皇嘆道:「我們也不要太忌憚天器城,天器城經歷了一場大戰,損失慘重,抽不出強者來幫助單風揚的,為了穩妥起見,我會我們聖宗的強者去天器城,有意讓龍辰知道,讓他不敢輕舉妄動,」

「好吧,只要聖宗強者能夠牽制住天器城的強者,我沒有什麼好擔心的,」聶遠說道,

他頓了頓,繼續說道:「我很想知道,我們到底什麼時候行動,事情拖得越久,對我們越不利,那龍雲成長肯定很快,一旦他成長起來,局勢對我們更加不利,」

「你就放心吧,我們的計劃已經在進行中,只要進展順利,我們很快就能夠拿下天丹城了,」聖皇說道,

「你們到底進行的什麼計劃,應該告訴我吧,」聶遠很不滿,

「聶遠副城主,不是我們不相信你,只是這個計劃是絕密,就連我都不是很清楚,我們就慢慢等待吧,該我們知道的時候,自然就知道了,」聖皇說道,

「好吧,我希望大家能夠坦誠一點,我們是盟友,不是敵人,」聶遠嘆道, 不一會兒,話筒傳到雛雯雯身上,雛雯雯把醞釀在肚子的話,直言不違,嵩子喜出望外,終於舉手了,攝像機紛紛前後調動,雛雯雯拿起話筒,脫口而出,「這位先生,你這樣說話太不厚道了吧?你擺明中傷他人,你看到習俊梟每天忙得連飯都不吃嗎?你知道他一天只睡幾個小時嗎?我就不覺得秉承有什麼了不起。」

雛雯雯一身正氣凜然,氣呼呼地,心想嚴秉哥怎麼有這樣的秘書,出口就是誹謗,她最討厭就是誇大自己中傷別人了,什麼也不顧及,形象也不管,脫口而出。

嵩子急得連忙跟雛雯雯使眼色,想不到這女孩子還很仗義,可是這是工作,搞不好連工作都丟了。

秘書臉色一僵,這家媒體太無禮了,卻又不想失態,「呵呵,有嗎?那請問你又怎麼知道習俊梟每天忙到幾點?連飯也不吃?難不成小記者跟他有一腿?」秘書將問好投回給雛雯雯。

「我就是看不慣你們這些污衊好人的宣傳方法,僅僅只是個有良知的人,秉承是靠這樣的信譽壯大自己,我覺得可恥,秉承再怎麼優惠,我也決不會光顧你們。」

雛雯雯說得義正言辭,突然覺得自己怎麼這麼大膽,看著秘書黑著一張臉,身邊的攝像燈一直閃爍著,拍著自己,好可怕,再看看嵩子臉色僵硬。心想,「完蛋了,工作不保了,會不會害到別人?」

秘書喊了人事部的保全進來,「這家媒體太過份了,是梟邦的爪牙,趕出去。」

保全衝上,對著雛雯雯一拖,雛雯雯本想說自己走,不用他們趕,來不及說就被活生生拖著,嵩子見狀,跟保全廝打起來,保全將攝像機猛地一丟,雛雯雯和嵩子同時尖叫,「啊~不要~」

一幕幕被別的媒體拍著,有的表現出同情的目光有的卻避而遠之,甚至有的不屑一顧。

嬌小的身軀奈何不了高大威猛的保全,兩人被丟出了大門外。

「啊~好疼。」

雛雯雯摸著自己手上,腿上紅色的抓痕,都是在掙扎過程製造出來的,一邊的嵩子緊緊抱著攝像機,對他來說,攝像機就是他的生命,感覺像被人捏碎了似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