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秦銘……”葉婉兒此時眼淚已經滴到了海中,深邃的眼睛望着我說道。

“婉兒你不是說喜歡我嘛~你看我們現在不就在一起了嘛,老天許是覺得我對你太過分,所以打算讓咱們去做一對兒苦命的死鴛鴦了~”我笑道。

“不,你沒有對不起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雖然我們最後都會沉入海底,但是有你在我身邊我還是很知足的。”葉婉兒在冰冷的海水中抱着我痛哭。

唉,其實人將死的時候最難過的就是等待的過程,怪不得古代的大將被俘之後都會撂下一句:只求給我個痛快!

我們兩個的現狀就是如此,想死還不行,因爲還有力氣,但是想求生吧,游回去還沒有希望,最後還要折騰到沒有力氣沉入海中。

“唉,我現在口乾舌燥,還不如直接一口水嗆死算了,這樣也能做個飽死鬼~”我自嘲道。

我話音剛落,葉婉兒的嘴脣就親了上來,我實在是驚呆了,在這種場面之下,這妮子竟然還主動吻我?

事發很突然,當我反應過來的時候,葉婉兒已經結束了,這妮子破涕爲笑的望着我:“怎麼樣?現在還渴嘛?”

我望着面前笑魘如花的葉婉兒,心中也着實有點悸動。

我覺得此生已經無憾了,已經得到了兩位美女的青睞,而且都是華夏衆宅男的女神,這樣的人生又有什麼不滿意的了呢?

但是現在懦弱的我只是爲了不能苟活而唉聲嘆氣,我雖然是享受盡了我以爲的生活,得到了我想要的女神,但是我根本沒想過洛詩婧和葉婉兒的感受。

或許現在洛詩婧和田夢靈正坐在沙灘上焦急的等待着我,我都能想象出來,她們抹着眼淚哭哭啼啼的,但是她們牽掛的人現在早就已經泡在海水中打算放棄了。

我還真他媽的不是人。

葉婉兒呆呆的望着我,她以爲這麼偷親我我又生氣了,她的眼淚又掉了下來。

或許她沒有注意到,我的眼神漸漸由開始的絕望,變成了堅毅。

我這輩子最看不起的就是懦夫,也曾說過誓死不做懦夫。

也就是剛剛,我這輩子第一次看不起自己。

我們現在至少還活着,還喘着氣,還能浮在水面,甚至還他媽有心情接吻,又有什麼理由不繼續活下去?

即使機會很渺茫……

“我命由我不由天!”我突然想到了鬥破中蕭炎的那句話,於是對着天空大聲的喊了出來。

葉婉兒被我嚇了一跳,不過在聽完我說的話之後,她也漸漸露出了笑意。

“對不起,婉兒,我不能這麼自私,爲了你我也不能放棄生存。”我將身上的衣服脫掉,露出了古銅色的肌肉,葉婉兒看的滿臉通紅,手卻沒有鬆開我。

我笑了一笑,轉身開始游泳。

好在葉婉兒在我的拖拽下,體力恢復了不少,她自己也遊了很遠的距離。

值得一提的是,葉婉兒的這妮子每遊一會兒就會湊上來吻我一下,美其名曰怕我口乾舌燥,沒辦法撐下去。

我明顯看到了她嘴角露出的狡黠。

我們大約遊了二十多分鐘,隔着海上的霧氣在老遠處我看見一個黑色的東西隨着海浪飄動,我頓時被嚇到了。

這尼瑪不會是鯊魚什麼的吧,如果真的是我們就要拉稀了……

葉婉兒警惕的躲在我身後,我握緊了她的手,由於在海水中跑了太久,葉婉兒的手都有些浮腫了,我的腳丫子由於不停的 踩水現在變的也很麻木。

我也真是無語了,這命運的考驗還真是一重接着一重,我這剛剛燃起了求生的火苗,瞬間被命運一泡尿給澆滅了。

我兩在水中冷的直哆嗦,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塊黑色的東西,我用海水洗了洗眼睛,那種疼痛感讓我頓時來了精神,我仔細的看了看,這好像不是鯊魚。

那塊黑色的東西並沒有自己遊動,而是隨着海浪的起伏不停的攢動,並且上面也沒有發現鯊魚的背鰭,這倒是讓我興趣頗增。

反正命不久矣,過去看看又何妨?餵魚和沉底也沒什麼區別嘛~

“走,反正難逃一死,如果鯊魚,咱們就騎在它身上飛回去!”我開了個小玩笑。

“真有你的!反正無所謂了,餵魚也好,淹死也罷,只要和你在一起又有什麼呢?”葉婉兒輕笑道。

說罷我兩便強忍着疲憊,奔着那黑色的東西遊了過去…… 距離那個黑色的東西還有十米遠的時候,我兩便停了下來。

看來我們還真是虛驚一場,看來不用喂鯊魚了,而且……

我們也不用沉底淹死了!

那明顯就是一塊木板,而且還是一個門板,看樣子應該是那個船上的!

而之前那一半船早就被海浪捲進了海中,想必是因爲漩渦的原因,也被扯的七零八碎了,這塊門板也就被衝了下來。

“婉兒,是那幽靈船上的門板!我們有救了!”我驚喜的喊出了聲,也不顧有沒有力氣了,趕緊拽緊了婉兒向門板游去。

等到了它附近,我又潛下水檢查了一番,發現沒有破裂什麼的,才安心的將葉婉兒推上了木板。

“秦銘,你也快上來呀!”葉婉兒衝我伸出了雙手。

我們兩個現在的姿勢倒是像極了泰坦尼克號中傑克和肉絲最後離別的場景,一個在木板上,一個在水中。

但和他們不同的是,我們還有生存的希望!

“我暫時先不上去了,因爲門板有些糟爛了。上去之後可能就會潰散,我現在把着這木板休息一下還是很舒服的!”我笑着說道。

不能鋌而走險,如果門板真的碎掉了,我們又要陷入絕境了。

葉婉兒沒有說話,只是把腿放在牀板上,撲通一下也進了海水中。

“我不能讓你一個人受委屈,我看着心裏不舒服,我要陪着你一起!”葉婉兒眼睛笑成了一條彎彎的月牙。

“不行!趕緊上去,女孩子身體本來就不好,聽話!”我推了推葉婉兒。

“不嘛~”葉婉兒撒嬌似的蹭着我。

“再不上去,小心我QJ了你啊!”我威脅她。

“來呀來呀,這種場景我還是沒想到的,竟然在海上把自己給了最心愛的男人,來吧!”葉婉兒說着就開始脫衣服。

“別別別!”我見這小妮子動真格的,頓時臉都紅了。

有了這塊船板,我心中安穩了不少,我們至少不會沉底了,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趕緊上岸,估計現在已經下午了,如果天黑之前上不了岸,這也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休息了一會兒之後我們兩人就開始扶着牀板向着岸邊游去,現在霧氣散的差不多了,雨也停了,遊了一個多小時,我們總算是看到了岸邊。

“婉兒,多虧了你,不然按照我的想法繼續游下去,咱們就幹到太平洋中心了~”

“那倒是不至於,因爲到不了咱們就沉下去了!哈哈哈哈哈~”葉婉兒很是開心,不知道是因爲我們又獲得了重生,還是因爲我默許了我們之間的關係。

我們拼盡最後一絲力氣,終於到達了岸邊,上了小島之後,我兩像是剛跑完了馬拉松一樣在,直接癱倒在了沙灘上。

“秦銘,我發現老天還真是愛開玩笑,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都能活着回來。”葉婉兒趟在沙灘上,側過頭來望着我說道。

“也只能說咱麼命不該絕,上天憐惜我們……”我苦笑道。

“秦銘,我得向你坦白一件事情。”

“怎麼了呢?”

“其實那天在山洞頂,你和洛詩婧……”葉婉兒沒說完便打住了。

我頓時臉紅脖子粗,我和洛詩婧竟然直接給葉婉兒來了一個現場直播,這個小妮子難道安靜的從頭看到尾?

“我……不知道你看到了,額,怎麼說……”這種感覺就像小時候過年我偷炸肉段吃一樣,我媽抓住我訓斥我時,我就像現在這樣拘謹。

“當時你知道嗎,我的心中像是被重錘狠狠地砸了一下,愣在原地不能接受,我不明白我自己究竟差在哪裏,我不就是沒她紅嗎?但是我的身材和臉蛋跟她也不分上下啊!”葉婉兒此時很是委屈。

“我沒有覺得你不好,真的,婉兒,你也是很優秀的姑娘。”我發自肺腑的說道。

“但是爲什麼之前的兩次你都對我愛答不理,其實那種感覺對女生來說就是拒絕!”

我本來想說是你不給我機會解釋的,但是這種話怎麼能講的出口呢?畢竟女孩子已經很拉的下臉來跟我講了,我還要求這個要求那個的,真的是。

要啥自行車啊?

“其實我只是對自己沒有信心~”

“哦?我喜歡你跟你對自己有沒有信心有什麼關係嗎?”葉婉兒倒是很好奇。

“這是當然。因爲當時我們剛流落荒島,我真的不能確定能不能回去,我也只是覺得你和洛詩婧之所以對我傾心,也只是因爲在荒島上這段時間對你們的悉心照顧。可真要是回到了都市,鑑於我們之間身份的差距,是沒有辦法在一起的,再者我是一個小保安,即使真的回去了,我也沒有信心能夠照顧你或者洛詩婧。還有一點我之前對娛樂圈很有芥蒂,因爲不乾淨~”

我躺在沙灘上把我之前想對她說的話一股腦全講了出來,這種感覺還真是前所未有的舒坦。

“可是爲什麼你和洛詩婧……”葉婉兒很是失落,她心裏似乎還是覺得我更喜歡洛詩婧。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太貪心了,當時我和小洛也只是意外,我真的沒想到我們會發生那樣的關係,當時的腦袋就是想,唉!既然已經這樣了,那我就要負責任,不能做一個人人得而誅之的渣男吧!”

我倒是很頭疼,我是個血氣方剛的大男人哎!就那種情況下,任誰都扛不住吧!

葉婉兒沒有生氣,反倒是噗嗤一下笑出了聲。

“你講了這麼多,倒是讓我對你越來越着迷了~”

“啊?這是爲啥?”

“正常男人遇到我們這樣的美女,恨不得抓破頭皮也要弄到牀上,哪裏會想到負責這一說頭。”葉婉兒撐起了身子,眼睛嫵媚的盯着我。

“切,你以爲我不想嗎!但是我秦銘又不是下半身考慮事情的人,再說了,女人多了多麻煩……哎!你別揪我耳朵啊!”

我這邊還沒講完,直接就被葉婉兒揪住了耳朵。

“女人哪裏麻煩了?你事兒還不少!哼,看來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鋼鐵直男!”葉婉兒譏諷道。

“喲喲喲,現在知道我不是什麼好東西了?那我就不當好東西了,讓你見識一下什麼纔是真正的色狼!”

正說着,我一個翻身騎在了葉婉兒身上,就開始假裝蹂躪她。 葉婉兒剛纔還嬉皮笑臉的,此時卻變得格外嚴肅,一把扣住了我的後脖子,直接又吻了我。

我爲什麼說又?

因爲這個妮子在水中游泳的時候就藉機說防止我口乾舌燥,一直吻我,現在又開始挑逗我。

我只是開玩笑而已,這妮子竟然順水推舟,打算要逆推倒我?

漸漸的,我開始掌握主動權,但是我實在沒有勇氣去進行下一步。

“秦銘……”葉婉兒意亂神迷的望着我,期待着下一步的進展,但是我卻站了起來,整理了一下衣服。

“婉兒,先這樣吧……我不能對不起小洛,畢竟我們都……”我很是爲難,一面是洛詩婧,一面是葉婉兒,我很難作抉擇。

葉婉兒猶豫了一會兒,便輕鬆的站了起來:“沒關係,我等你的結果!我相信你心中會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覆的!”

我感激的衝葉婉兒一笑,然後將門板拽到岸邊,拉着葉婉兒的手向小島上走去。

這片區域是我之前從來沒有來過的地方,周圍的景色倒是很像我們剛上島嶼的時一樣,有很多的棕櫚樹和椰子樹。

因爲沒有太陽,我們也不敢貿然的判斷方位,此刻已經退潮,沙灘上倒是有不少的貝殼和螃蟹,我和葉婉兒很餓,但是無奈什麼東西都沒有,只能望着橫行霸道的大螃蟹乾瞪眼。

好在我們在椰子樹下面找到了三個掉下來已經成熟的椰子,雖然表面已經變黑了,但是裏面應該沒有壞,我在原地像和椰子打架一樣,搞了將近一個小時纔將這個椰子打開。

“趕緊吃一些吧!也別怕拉肚子了,實在沒有別的吃的了!”我苦笑道。

葉婉兒臉色很是難看,接過了椰子簡單的吃了幾口就還給了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