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秦雲嘆一口氣,語重心長道:「這一次大難不死,今後就不要想太多了。」

「朕知道你對那個女子念念不忘,但人時已盡,人世還長,大丈夫豈能永遠的活在過去?」

「在大哥心裏,你是英雄,不應該如此!」

秦賜深吸一口氣,抬頭看天。

「不瞞皇兄,臣弟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

秦雲挑眉:「什麼夢?」

他緩緩道:「臣弟夢見了紅殷,她還是那個急性子,在夢裏甚至要拿刀砍我。」

「說我竟敢拋下真兒一個人在世上,獨自逃跑。」

說到這裏,他露出一個追憶的笑容,又帶着絲絲苦澀。

秦雲沒有說話,安靜的做一個傾聽者。

他又感嘆道:「臣弟醒來后,一直在自我反省。」

「最後毛骨悚然!」

「當時幸好皇兄堅持要救我,否則真兒怎麼辦?」

他的眸子露出一抹后怕,想要求死,是他當時魔怔了,被各種愁緒,鬱結壓垮。

沉默良久。

他雙眼煥發了一些色彩,看向秦雲。

鏗鏘有力道:「皇兄,臣弟決定了,好好撫養真兒,長大成人。」

「若是可以,若是皇兄不嫌棄,餘生臣弟將為之前所有事恕罪,直到收復西涼,誅殺王敏!」

秦雲笑呵呵道:「好,好!」

「你這樣說,朕就很高興!」

「放心,真兒就在皇宮,每天你眾多皇嫂都照看着。」

「但你現在的首要任務是養傷,其他的先放在一邊,放心,豈有大哥嫌棄親弟弟的。」

「這一次幽州大戰,掃平門閥,你功不可沒!」

秦賜面露慚愧,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

秦雲一眼看出他的想法:「你是想問你的部下吧?」

他猛的點頭。

秦雲笑道:「放心,他們沒事,朕已經特赦了你跟你所有的部下。」

「明天,朕就讓燕雲十二將倖存的幾人來見你,還有追隨於你的師爺等人。」

順勛王大喜,牽動傷口,疼的呲牙咧嘴。

「多謝皇兄,多謝皇兄!」

秦雲很高興,十一弟沒有了愛人,但至少還有一些生死袍澤,可以挂念。

「只是……」他忽然蹙眉。

秦賜一愣:「只是什麼?」

燈火搖曳,氣氛微微下降。

秦雲苦笑:「只是你在谷軋河放走王敏等事,被百官知道了。」

「很多大臣不滿。」

「所以,朕不得不妥協,保全你們的命和自由,但……」

聽到這裏,秦賜恍然大悟,臉上並無異樣。

艱難直起背部,道:「皇兄,這是應該的,該怎麼罰怎麼罰吧,只要留有一命,便是最大的恩賜了。」

秦雲深吸一口氣。

看向他:「朕商議之後,決定讓你帶着幽州的原班高層,去邊陲之地,牧州。」

「將那裏作為你新的封地。」

秦賜一愣:「這,這不是賞賜嗎?」

秦雲哭笑不得:「算是吧,但那裏貧苦。」

「一是堵住天下悠悠之口,二是朕有事要交代你。」

聞言,秦賜嗅到不一樣的味道,神色一正。

「皇兄你說!」

秦雲目光深邃,初露雄韜偉略帝王之相。

「牧州在北方,高原反應惡劣,幾乎莽荒,接壤吐蕃,特別是迎面相對女真!」

「朕希望你在那豎起一桿大旗,替朕訓練除一支可以適應高原氣候的虎狼之師!」

秦賜神情逐漸凝重。

「皇兄,莫非吐蕃跟女真開始犯境了?」

秦雲搖頭:「那倒沒有,只是君子向來不立於危牆之下,未雨綢繆總歸是好的。」

「西涼有朕看着,吐蕃有鎮北王,女真,就要交給你了。」

秦賜眸子浮現一抹敬佩。

「皇兄所謀,不是臣弟的眼光可以揣測的!」

「但您放心,臣弟一定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不會讓皇兄在大臣面前丟人的。」

秦雲咧嘴一笑。

「那就好。」

「明天叫上你六哥,咱們一起敘敘舊。」

「……」

不久后,秦雲離開,心情好了一些。

回察明衛柔的宮裏,甚至都忍不住梅開二度,然後抱着白皙大長腿入眠。

往後接連三天。

秦雲就閑了下來,整天跟順勛王,寧王一起聊天,敘舊。

偶爾也會把玄雲子叫上,跟這個紅塵道士一起聊點「插花弄玉」的事。

這道士倒是什麼都懂!

比秦雲還懂!

第四天。

寇天雄,以及司徒凜回來了。

他們從隴右,關中,太原等地,運輸回來了大量的兵器,錢財,比國庫還要恐怖。

而且糧食也分批次存入了各地的糧庫。

其數量之巨大,引起了滿朝文武的轟動!

郭子云看了賬本,雙眼瞪直,險些一屁股坐在地上,高呼:「大夏之盛,指日可待啊!!」

而且這還只是第一批,八大門閥的底蘊,後續還有。

但山高路遠,需要慢慢運輸。

秦雲大有一種鳥槍換大炮,翻身做主人的感覺,腰包里厚實,對西涼開戰的心那是噌噌噌的直冒!

錢財糧食兵器,三樣入庫。

他做的第一件事,大肆養軍!

「趙恆,郭子云,你們兵部和戶部立刻給朕運轉起來。」

「徵兵,撥款!」

「從軍者,一切優待,餉銀提高百分之五十!」

「神機營擴充到八萬,青龍衛擴充到五萬,潼關邙山等地各擴充兩萬!」

「……」

「噢對了,立刻傳朕之令,從三大書院,英雄閣,選拔更多的人才上來歷練!」

「彌補幽州空缺的同時!」

「隨時準備好進駐西涼,執政,安民生!」

話音一落,全場轟動,一片嘩然!

一雙雙眼睛驟然發光。

陛下這意思,是兵鋒所指,隨時要拿下西涼嗎?

軍機大臣們,摩拳擦掌,雙眼有着熊熊烈火燃燒,早看西涼不爽很久了!

「陛下聖明!」

「我等遵旨!」所有人大吼,群情激昂。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眾人一臉的吃驚。

陳天龍現在不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嗎?

而且,立德集團背後不是有上官家族撐腰嗎?

怎麼陳天龍一個電話,就能解決耳東集團的麻煩,就能廢掉立德集團?

這個失蹤了八年的陳家繼承人……竟擁有遠超他們想像的能量!

陳天龍的目光從眾人身上掠過。

此刻,沒人再敢說陳天龍的不是。

現在,他們不僅承了陳天龍天大的人情,甚至深切地明白了一個道理,陳天龍是他們所有人都招惹不起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