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秦雲將酒水一飲而盡,冰冰涼涼,卻無法熄滅他心中的熱火。

幾女掩面,紛紛喝下。

頓時,不勝酒力,臉蛋添上了一抹動人紅暈。

遠遠看去,她們更加奼紫嫣紅,更加水靈!

「陛下,臣妾請來了帝都最有名的琵琶大師,為陛下助興。」鄭如玉站出來主動說道。

秦雲挑眉:「琵琶么,朕喜歡。」

「如玉你有心了,讓人進來吧。」

鄭如玉點點頭,隨即未央宮清場,那琵琶大師開始奏樂。

琵琶音驚動九天,美人一笑傾人城!

氣氛迅速被調動起來,整個金碧輝煌的未央宮陷入了一種熱鬧的氛圍。

不得不說,這琵琶彈的是真好。

彷彿可以洗滌人的靈魂,時而高亢,時而低沉,讓人難以忘卻。

竇姬算是見識最廣,什麼沒見過,但此刻也都被琵琶音吸引而去,目不轉睛,其他人亦是如此。

不過秦雲只聽了一會,便無心沉浸其中了。

他又不是傻子,這麼多美嬌妻在場,不比那琵琶音香么?

音律再好,在眾女的爭相鬥艷之下,只能淪為陪襯。

「陛下,這麼多人呢,別鬧。」蕭淑妃嗔怪,臉蛋有動人紅暈,不知道是害羞還是酒意。

秦雲一臉賊笑,還是解了她的繡花鞋,在旁人看不到的角度,攬入手中,細細感受。

冰冰涼涼,精緻小巧,可謂是恰到好處,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難怪古人有雲,三寸金蓮,乃男人至高樂趣。

「陛下……」蕭淑妃再次嗔怪。

秦雲霸道挑眉;「湘兒,不行?」

蕭淑妃浮現一抹無奈的笑意,溫柔道:「好好好,陛下,湘兒都依著您。」

秦雲露出笑容,湊近幾分又道:「對了湘兒,一會你替朕安排一下。」

「安排什麼?」蕭淑妃美眸撲閃,有些疑惑。

順手用宮裙長裙蓋住了秦雲的手,否則裸露在外,她有些難為情。

秦雲倒沒反對,笑道:「一會家宴結束,你去安排一下夜裡的事。」

蕭淑妃看他笑容,頓時反應過來,捂住紅唇驚慌道:「陛,陛下,您該不會是想把妹妹們都留下來吧?」

「聰明!」秦雲笑出聲。

聞言,蕭淑妃頓時哭笑不得。

「陛下,這不合適吧……」

「有什麼不合適的,朕近幾日累著了,湘兒這點事都不同意嗎?」

秦雲故作失望,拿捏死了蕭淑妃的性格,道:「唉,算了,你不同意就算了。」

蕭淑妃黛眉微蹙,立刻拉著秦雲的手。

眼中溫柔無限,幾乎討好:「好好好,陛下,臣妾依著你就是了。」

「您國事操勞,想要放鬆放鬆倒也可以,但您得答應臣妾,三更之前必須睡下,可不能……一夜都不睡!」

秦雲滿口答應:「成,一言為定。」

「還是湘兒賢惠懂事。」

蕭淑妃精緻側臉靠在他的肩膀,翻了一個白眼,風情無限的嬌嗔道:「陛下,臣妾其他時候不賢惠嗎?」

「您每次提些難為情的要求,臣妾嘴上說不行,實際上那次沒讓您稱心如意?」

秦雲點點頭;「那倒也是,湘兒朕都記著呢。」

蕭淑妃心滿意足,等的就是這句話。

吐氣如蘭道:「陛下,您去陪陪其他妹妹吧,臣妾不能老是占著您。」

看她大眼撲閃,十分認真的樣子,秦雲內心一暖,蕭淑妃是個得體的大婦!

「好。」

他也沒多說什麼,吻了一口蕭淑妃,便走下去陪鄭如玉幾人聽曲。

蕭淑妃也沒閑著,吩咐下人去準備晚上的事宜,而後蓮步移動,一個一個的去通知,晚上都在養心殿睡下。

眾女聞言,皆是羞澀,怎還大被同眠了?陛下真是……

未央宮歌舞昇平,一片的和睦美好。

裴瑤等人在中途還上去,主動給秦雲獻舞,跳的不算頂級,但視覺上卻是絕美,一顰一笑,讓人魂牽夢繞。

眾女相處的也很好,沒有勾心鬥角,這是秦雲想要看到的局面。

與這裡形成強烈對比的是「李府」。

李慕的閨房之中,哭泣聲不斷。

她詩書氣的精緻臉蛋掛滿了淚痕,胭脂也花了,趴在床前有種凄美感。

回來兩天,她始終沒有想通秦云為什麼要說那樣的話。

唯一的解釋,就是秦雲只不過逢場作戲,拿她當一時的歡愉罷了。

她咬唇幾乎出血,美眸中露出一種絕望。

身子也給秦雲了,可他到頭來卻不要自己,那種恨意,無法言語。

「仗義每多屠狗輩,負心總是讀書人!」

「是我李慕看錯你了,是我自己下賤,聽了你的甜言蜜語,才將自己託付於你!」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本來我是不同意的,但是我看到你居然支持他,那我也就跟着支持。」

「其實我以前一直都跟我媽的觀點一樣。」

「我弟喜歡這些東西又不愛上學,我都不知道該怎麼來教育他。」

「不過現在你在這裏就你幫一幫我吧。」

葉青璃在這個時候,嘟了嘟嘴。

林洛看到這一幕感覺到自己的心情都好了不少。

隨後林洛便開口說。

「放心吧,我確實懂一點賽車。」

葉青璃疑惑的開口問。

「你確定你在賽車這方面明白很多嗎?」

「如果你不明白的話,很有可能會被他拆穿,我弟雖然不學無術,但是他在賽事這方面好像了解的還挺多的。」

在說這句話的時候,這葉青璃點了點頭,對自己的話表示認可。

聽到了這句話之後,林洛開口說。

「怎麼了?難道你還不相信我嗎?我說會那就是肯定會的,你就放心吧,話不多說,我們先去買票吧。」

這可是城市賽,他們一路從酒吧來到了一家賽車場。

這是整個江州市唯一而且是最大的一個賽車場。

在這個裏面有着完全配套的措施。

可以容納輛跑車一同賽車。

當兩人到達現場的時候,不由得被面前的這一幕給驚訝到。

「沒有想到看賽車的人居然這麼多,我以前的時候,還以為這賽車是一個很冷門的運動的。」

葉青璃在這個時候,開口說道,眼神當中無比的驚訝。

但是當他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林洛開口說。

「更頭疼的是那裏。」

而在這個時候,眾人將目光看向了那一邊。

在買票窗口已經排上了一條很長的隊。

很明顯這是一種不支持網絡售票,並且只能夠在現場買票的一次。

要是平常的時候,林洛和葉青璃絕對不會來看的,因為他們兩個人對這東西都不是很感興趣。

但是現在為了葉峰也是不得不看,所以兩個人便走了過去,準備排隊。

而在這個時候,葉青璃直接開口說。

「以前的時候,我都沒怎麼關注過這邊,沒有想到這邊看比賽的人居然這麼多,而且這個氣氛好像還挺激烈的,這倒是讓我沒有想到。」

林洛對着他開口說道。

「賽車也算是一門運動吧,所以也非常的刺激,很多人比較喜歡,出現這樣的情況也很正常。」

「不過有這麼多人觀看,並不代表說有這麼多人就喜歡開賽車,他們只是喜歡這種廣場而已,好了,我們先買票吧。」

聽到了這句話之後,葉青璃點了點頭,表示沒有問題。

於是兩個人便慢慢的買票。

然而就在快要到林洛的時候,前方突然出現了一個彪形大漢。

他一句話都沒有說,直接就穿過人群,站在了林洛的前面。

但是下一個就是林洛。

這讓林洛感覺到有些生氣。

要知道如果對方有什麼急事跟他說一聲的話,那麼他都可以理解。

但是對方就這麼站了出來,這倒是讓他無法理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