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程曦靜心聆聽,笑著拜身答道:

「兒雖不敏,敢不祗承。」

而後起身向正賓張氏鄭重拜禮,最後面西一拜感天地之恩。

三拜完畢后,程曦緩緩站起身,一抬眼卻與觀禮賓客中的王騫四目相對。

王騫靜靜看著她,眼中露出複雜之色。真人小姐姐在線服務,幫你找書陪你聊天,請微/信/搜/索熱度網文或rdww444等你來撩~







ps:書友們,我是九月酒,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複製)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好像是心痛,好像是傷感,又似乎有幾分同病相憐。

笑語晏晏人群中,王騫沉靜的模樣猶為突兀。

程曦目光微閃躲開他的眼神,帶著大方得體的笑容與眾長輩告辭。

她回到自己院中,錦心與念心上前為她將禮服脫去,並換上輕便的通袖小襖。程曦任由她們擺弄著,目光無意中掃過鏡中自己,她不由一愣。

及笄后她便不再梳稚氣的雙丫髻與垂髫髻了。

鏡中的自己一頭黑髮盤成結鬟斜斜垂掛,餘下的青絲垂散披於身後,瑩白潤玉簪於髻上,溫雅柔和。

這模樣與記憶中的自己重疊起來。

「小姐?」錦心見程曦盯著鏡子出神,不由輕喚。

程曦一愣,從鏡中看到滿臉擔憂的錦心與念心。

她回過頭看著她們燦爛一笑,指了指簪子,問道:

「好看嗎?」

錦心立時紅了眼,忙扭過頭去。

念心更是撲撲的掉下淚來,帶著鼻音翁聲道:

「好看!很好看……」

程曦聞言不由微微失神,目光失去焦點不知看著何處。

片刻后她笑了笑,伸手將念心臉上的眼淚擦掉,什麼也沒說轉身去了暖閣。

羅漢床的小几上放著空白紙箋,程曦脫了鞋爬上羅漢床盤腿坐好,錦心忙上前為她磨墨。

程曦提筆給容潛寫信。

她將自己今日及笄禮之況詳盡訴說,告訴她自己如何梳頭、如何加笄、如何跪拜,還將自己今日的打扮也寫了番。

末了告訴他,簪子很好看,今日她也很好看。

程曦放下筆,拿起來細細讀了一遍后將信折起來封住,而後收入床頭的暗格中,與容潛從前寫給她的信放在一處鎖起來。

她抱膝坐在床頭出神。

霽月撩了帘子進來,道:

「小姐,落小姐來了。」

程曦一愣,忙下床穿上鞋,就見李落由流雲引著走進來。

她忙迎上去,笑拉著李落往暖閣去,問道:

「落姐姐,前頭散了嗎?」

李落笑著點頭:

「羅夫人與張夫人幾位稍坐了一陣便回府去了。方才我隨幾位長輩一同去隔壁府里拜見老夫人,在樟鶴園坐了一會。」

程曦拉著李落坐下:

「祖母定然很喜歡你,她老人家這麼多年總想將我養成你這樣,整日同我叨叨要斯文些,綉個花喝個茶,莫要總往外頭去野。」

李落莞爾一笑。

葉氏確實很喜歡她,覺著又斯文又懂事,還是讀書人家的女兒,拉著她的手連道好孩子,還立時讓人取了一套頭面來作見禮。

惹得孟氏一陣打趣,說程時自小到大沒受過什麼誇讚與疼寵,只怕日後都要補在媳婦兒頭上了。

她心中暖暖,眼中笑意流過。

「長輩們都極親善。」

程曦靜靜看著她。

如今的李落與初見時那個傲然清冷的女子已判若兩人,她依舊清雅優然,整個人卻柔和了許多,眼中再不是獨自背負的堅忍與自抑,取而代之是舒化明媚的晴朗。

她知道不論何事都有四哥在身邊。

可是容潛呢……他們身邊都有最親的人,可容潛卻總是一個人。

我的絕色美女姐姐 程曦想到這心猛地一縮,指尖微微發顫。

她蜷縮起手指,笑道:

「……她們竟放了你出來?」

李落目光掃過程曦握成拳的手,點頭道:

「夫人讓我來找你說話。」她頓了頓,「小九,你瘦了許多。」

程曦伸手摸著臉,笑道:

「是嗎?許是前陣子太累,立戶宴與府宅修葺之事擠在一起,大嫂又要靜養不能操勞……你都不知道我整日要處理好多好多的事。」

她絮絮叨叨同李落說起府里事務。

李落安靜聽著,目光在程曦面上停了許久。

念心端了茶水與點心來,李落目光轉過,忽然看著念心笑道:

「今日是你家小姐的大日子,怎麼你反倒這般安靜不說話?」

念心一怔,極快地看了程曦一眼,訥訥道:

「奴婢太高興,早上吃太多積食了……」

說著擠了個比哭還難看的笑。

李落笑了笑,沒有說話。

程曦揮手讓念心退下,同李落說起婚禮準備的事宜。

極品異能學生 到了午時隔壁侯府派人來傳飯,道是老夫人葉氏那裡擺了飯,讓她們倆過去。

程曦與李落便一同過府去了樟鶴園。

自立戶宴后程曦便去了莊子上住,今日葉氏乍然見到又瘦了一圈的程曦,心疼的臉色都變了。

她摟著程曦連連道:

「不管了! 太子妃她是我的葯 那些破事讓別人管去,沒得女兒在家中還要操這份心的!」說著對王氏道,「讓狄媽媽去給你幫忙,不許再讓小九受累了!」

語氣中很是有些責怪。

王氏哭笑不得,甄氏與孟氏見狀也忙笑著打圓場。

俗話說老小老小,葉氏這些年隨著歲數漸長,脾氣愈發像孩子,任憑誰說也不肯鬆口,全然沒想到王氏已經分出去了,論理那一房的事她不該再過問才是。

最後還是王氏答應讓狄媽媽去幫忙,程曦連連保證會將肉養回來,葉氏才鬆口讓人擺飯。

張氏全程在一旁看著,心下隱隱泛起擔憂。

程曦的身子這般弱,僅是管家掌事便憔悴這許多,日後可怎麼辦?

須知歷來若當家主母不管事,家中必亂。成婚後這府里中饋事務是必然要程曦打理的,總不能自己跟著他們小倆口幫著管罷?

可若到時程曦累倒了,瞧程家上下這態度,只怕還要怪騫哥兒沒好好待她。

張氏又不確定起來,一頓飯吃得食不知味。

飯後眾人又坐了坐便各自回了。李落隨王氏與張氏回憑瀾居又說了會話,便起身告辭。

程曦送她出府,卻在府外遇上自外回來的程時。

程時剛下馬,抬頭見到李落不由眼睛一亮,道:

「要回去?」說著又翻身上馬,「走罷,我送你。」

李落眼中暖意閃過,轉頭同程曦叮囑道:

「你好好休息,隨時可來找我。」

程曦笑著點頭。

她看著李落上程家馬車后,程時便驅馬到車旁並駕而行。馬車緩緩朝寶瓶衚衕口去,程時側頭與李落說著話,馬窗帘子打起,隱約可見李落微笑傾聽的側顏。

真好。

程曦靜靜看著馬車消失在衚衕口,默然轉身入府。

她回到院里,錦心一見她便迎上來道:

「小姐,方才騫少爺讓人來傳話,說有話要與您說……他在隔壁廖園等您。」

程曦一怔,微微垂下眼。

她靜默片刻後轉身去了廖園。真人小姐姐在線服務,幫你找書陪你聊天,請微/信/搜/索熱度網文或rdww444等你來撩~







ps:書友們,我是九月酒,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複製)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廖園的老槐樹已經開始落葉,光禿禿的枝丫看上去有些蕭索。

王騫立站在樹下看著遠處不知何方。

程曦不由放緩腳步細細打量他。

面容白皙,眉目舒朗,望去有種遺世獨立的清醒——她才發現原來王騫的眼睛不笑時是這麼清冷。

不論前世還是今生,她好像從來不曾用心留意過王騫。

從前覺得他是個書獃子,不會說話,性情木訥,還誤會他看不起女子。如今只覺得王騫才思敏捷,胸有溝壑,然也從未曾想過別的。

說起來,王騫當真可算是天之驕子。出身名門世族,自幼才情遍傳士林,頂著家族最優秀子弟的名頭活了十幾年,偏偏最後選了一條極難的路去走。

這樣的人不論看起來多麼溫雅和潤,心中卻必是極有主見,且執著、堅忍的。

程曦朝他走近,繡鞋踏在落葉上發出沙沙聲響,王騫聞聲回過神來。

他見到程曦不由一笑,鳳眸立時飛揚起來,光彩流轉。

「小九。」

程曦看著他微笑:

「騫表哥,你找我?」

王騫點頭,目光落在程曦臉上,默了默才道:

「能告訴我,發生了何事嗎?」

程曦心下一顫,笑容不變:

「……什麼?」

王騫定定看著她不語,程曦面上的笑容便漸漸收起來。

當斷不斷,反受其亂。

她狠了狠心,抬眼直視王騫平靜道:

「騫表哥,也許你以為很了解我,但君子相交言不及私……你我並沒有那麼親近。」

此話說的極重,若是八歲的王騫聽見大概會傷心難過的躲起來。

但如今的王騫聽了卻只是一笑。

他轉過頭看著遠處天空舒捲白雲,溫和道:

「我知道。你小時候就是這個樣子,分明一點也不老實,偏在別人面前裝出一副乖巧懂事的模樣。分明有許多小脾氣,偏大多時都能忍著,作出一副溫婉得體的樣子。」

程曦啞然。

她看著王騫無言,卻見他看著遠處繼續道:

「第一次來侯府時我便發現了這個秘密,你對所有人都表現地極為乖巧,背地裡卻在時表哥處張牙舞爪。後來你對著我也會露出這種小情緒……那時我很高興。」 壁咚男神:迷妹染指成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