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空中的虛影漸漸的消散,縮小,變作鐵木辛哥的模樣。

鐵木辛哥雙手握住一柄五尺長的黑色戰刀,戰刀邊緣燃燒着紅色的火焰,鐵木辛哥的嘴角上翹,嘲諷的說:“董存義,十年不見你的功力退步許多!”

“轟!”黑色戰刀綻放出奪目的光芒,猶如地獄修羅不屈的戰鬥意志。

數十里長的刀芒破空,空中七條黑龍當空狂舞,在刀芒邊緣跳躍。

“黑龍幻殺!”鐵木辛哥一出手就是必殺技。

董存義心中掠過一絲不安,他長槍向天,朝着奔涌而來的刀芒猛地刺出。

天空“喀喇”暴響,絕世槍芒四周有金色的光影流動,這些光影組成了玄妙的符文,令長槍力量倍增。

空間巨震,金色的槍芒大作,一條條咆哮而來的黑龍紛紛破滅。

董存義長槍橫掃,弧形槍芒匯聚成浩蕩天河,滾滾而去。

刀芒消散,紊亂的氣流凝聚成大片的雲團漂浮在天空中,一種似真似幻的氣息在空中飄蕩。

鐵木辛哥的大笑聲再度響起,這一次奚落的語氣少了幾分:“董存義,你的神龍槍法倒還可以,不過本王千金之軀,豈能與你這般纏鬥,要是劉豫前來我倒可以陪他一戰!”

空中風雲怒卷,紫光從天而落,鐵木辛哥已經回到了中軍大帳。

董存義身影閃動,回到城頭。

護城法陣八門金鎖陣已經開啓,浩蕩的青氣奔涌,與頭頂的青冥彷彿融爲一體。

城樓下,突厥步兵方陣已破,他們頭頂的巨大圓盾竟然漂浮起來,將所有的弩箭和玄冰彈反射回去。

“各將按照指定位置率兵防禦,沒有我的命令,不許擅離崗位!”

董存義叫來玄機道長,他眉宇間顯露出憂色:“道長,敵人的圓盾相當詭異,必須想辦法破掉!”

玄機道長早就意識到了這點,他率領弟子做法,護城法陣中青光如同怒龍沖天而起。

十二道青色神光,在空中凝聚成一柄光劍。

玄機道長唸誦着咒語:“天地無極,歸元法劍!斬!”

咒語晦澀玄妙,最後一個“斬”字就像雷霆在舌尖炸響,董存義甚至看見有一絲淡淡的血光從玄機道長的舌尖飛了出去。

這是運用自身的精元在施法,莫非這圓盾如此厲害?

就在董存義猜疑的時候,青色法劍帶着毀天滅地的意志斬落。

塵土飛揚,青光大作,八道光影門戶靈氣奔涌,天地間的靈氣都聚集在這柄歸元法劍上。

圓盾轟然巨響,萬道銀色光芒怒射,如同盪漾開來的銀色漣漪。

“噗噗!”下方的突厥百人斬士兵齊齊咬破中指,天靈蓋頂衝出一道黑光,裹挾這一團團生命精元所化的血霧衝入了圓盾中央。

圓盾變得更加凝練,光芒璀璨,表面有血色的紋路在蔓延。

歸元法劍並未湊效,玄機道長面色凝重的說:“武侯大人,敵人的這面圓盾非常詭異。”

董存義也有同感,圓盾就像一個瘋狂膨脹的怪獸,散發出愈加強大的氣息。

“道長,可有破法?”

玄機答道:“我全力催動法陣,或許能將此物破掉,只是護城法陣很有可能防禦削弱,給敵人可乘之機!”

“道長放心,我自當指派將士,全力爲你護法!”

兩人說話間,圓盾急速的變形扭曲,表面的血色紋路縱橫交錯,形成密密麻麻上上千的符文。這些符文按照獨特的規則排列起來,形成奇特的薩滿符文。

決不能再放任下去,一定要阻止可怕的圓盾成長!

玄機道長全力做法,他長劍刺入法壇中央,一汪靈泉噴涌而出,形成三丈高的壯觀噴泉。

靈泉是法陣靈脈所在,玄機道長刺破靈泉,隨即腳踏天龍禹步,長劍如飛刺出。

靈泉附着在長劍之上,伴隨着玄機道長手臂的舞動,一個個青色的道家上清符咒成形。

如同蝴蝶蹁躚,青色符咒沒入法陣之中。

空中星辰光芒閃耀,浩蕩的青色氣雲猛烈撞擊,一團物事急速成長。

“魔神之血,照耀貧瘠的大地,用我的生命,作爲祭祀– – -”

突厥中軍大帳,大地轟然坍塌,數千名士兵目瞪口呆。

泥浪翻卷,狂風大作,一座黑色的法壇從地底衝出。

法壇飛到空中,變作六角形,下方有水桶粗細的鐵柱與大地相連。

十幾名頭戴骷髏帽,手拿金色法杖的巫師在法壇四周現身。

這奇特的一幕令玄機道長心頭震顫,他知道西突厥最可怕的大巫莫奈兒即將現身。

這面圓盾和法壇肯定有某種關係,必須在西突厥巫師發動前將它摧毀。

一道道青色如同巨龍沖天而起,匯入空中的青色雲團之中,雷霆閃耀,星光怒放,一柄巨大的法錘在高空出現。

法錘如同巨山橫亙在頭頂,四周密佈着青色的三清古篆符文,這是天目山術士所能驅動的最高符篆。

在法錘上方,七顆星辰環繞,如同北斗七星拱衛,七星法錘因此得名。

玄機道長雙目神光綻放,他高舉長劍,攪動周天風雷:“七星破空,錘破萬法,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轟隆”巨震,天地晃動,七星法錘朝着圓盾猛然砸落。

圓盾劇烈震顫,周圍血浪滔天,血光之中升騰起一尊魔神虛影。

魔神高約百丈,頭長有兩隻龍形角,兩隻血紅色的三角眼兇光畢露,當中一隻豎眼半睜着,散發着遠古洪荒般蒼老的氣息。

面對轟然砸落的七星法錘,魔神張開血盆大口怒吼,數十丈長的蓋世魔刀轟然斬落。

七星法錘轟然巨震,天空中響起了道家神祕的內家真言,每一個字都重若千鈞。

“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

九字真言是道家天神遺留人間的武道意志,陽剛之大充塞天地的道家真氣凝聚成雲團奔涌,雲霧之中,六丁六甲真神虛影乍現。

刀劍斧鉞戈矛,六種武器從不同的方位刺向咆哮的魔神。

魔神晃動着身軀,蓋世魔刀狂舞,絕世刀芒攪動漫天風雲,要將這混沌破開。

六種武器終於刺入魔神的軀體,原本魔氣凝聚的魔神軀體竟然流淌着鮮紅的血液,就像人類的血液一般。

魔神只是虛影,他怎麼會有血液呢?

玄機道長疑惑不解,心頭沒來由的迸發出恐懼。

董存義也感受到了,這尊魔神虛影有些古怪,但他也說不上古怪在什麼地方。

“神機營,出動!”

雄關背後,金色的光芒閃耀,百名金甲將士在關隘處聚集。

這些將士穿着金絲和龍鱗織成的玄鋼金絲甲,每名戰士的頭頂都有一股濃烈的血腥氣涌動。

千人斬!只有斬殺過千人以上的悍將才會有如此濃烈的戰陣殺氣!

衆將倒吸一口冷氣:連神機營都出動了,看來這是場惡戰! “來、戰!”魔神怒吼一聲,狂刀怒卷,與六丁六甲廝殺起來。

空中七星法錘不斷的轟擊,大地巨震,一條條恐怖的裂縫朝着遠處蔓延,一直到了雄關地表百丈處。

雁門關天下雄關,北漢皇朝重鎮,兵家必爭之地。

歷代的守備不斷地加固城防,高城以下百丈都用精鐵澆鑄,和雄關牢固的連接在一處,可謂是固若金湯。

即便如此,魔神劇鬥之下產生的強悍衝擊力還是令人瞠目結舌!

守關將領不敢怠慢,各自率領士兵嚴守崗位,嚴防敵人的衝擊。

天邊,響起了恐怖的聲音。

“咚、咚- – -”沉重的腳步聲如同戰神的腳步敲擊着大地,煙塵滾滾而來,和空中瀰漫的無形殺氣混在一起,是令人沉重無比的窒息。

一羣羣戰象從遠處奔騰而來,戰象背上安放着霹靂火炮,兩名炮手嘴角浮現着冷酷的笑。另有幾名投槍手和長槍手端坐在大象背上。

遠用火炮轟擊,近用投槍和長槍穿刺,這是突厥最精銳的象兵。

“所有的弓弩手瞄準待命,各軍嚴守崗位!”董存義發佈了這道命令,擡頭望向天空。

怎麼會這樣?七星法錘的光芒日漸黯淡,而魔神的氣息愈發的強大。

六丁六甲神製造的傷口已經癒合,魔神越戰越勇,蓋世魔刀大有橫掃六合八荒之勢。

“玄機道長,敵人的象兵已經衝鋒,務必將魔神擊潰!”董存義焦急的說。

玄機已經竭盡全力,他的額頭有細汗滲出。

這尊魔神太過古怪,所有的傷害都自行癒合,自己還從未遇到過這種情況。

玄機道長接連打出數道耗費真氣的三清明水符,法陣中央出現一隻眼睛。

眼睛是碧藍色的,就像頭頂的藍天那般寧靜高遠。

通過法陣中的天眼,玄機總算捕捉到了一絲異樣。

“大人,這頭魔神的豎眼有古怪!”

“哦?說下去!”董存義道。

“豎眼內的氣息和魔神本身的氣息不一樣,這裏面必有蹊蹺,我這就用雷霆光劍劈開!”說話間,玄機接連打出數道法訣,大陣風雲滾滾,天雷震盪。

“喀喇!”天空出現恐怖的雷電雲團,猛烈的收縮。

天昏地暗,蒼穹失色。

清朗的法陣暗夜如磐,可怕的氣息一觸即發。

魔神仰天怒吼,魔刀刀身上的魔紋涌動,血紅色的光芒刺目,熾熱的氣息噴薄而出。

一頭血紅色的鳳凰從魔刀中飛出,鳳凰衝到哪裏,哪裏就是火海滔天,六丁六甲神的虛影被撞擊的飛散。

魔神擊潰道家護法神,並未罷休,百丈魔軀挺立,魔刀迸發出千丈神光,對着頭頂的法錘轟然斬落。

“噗!”玄機仰天栽倒,噴出大口鮮血。董存義手掌搭在他的肩頭,雄渾無比的罡氣注入玄機體內,玄機心神稍安。

“武侯,魔神的氣息已經減弱,我準備用九星鎮魂滅殺此獠!”玄機站了起來,他剛纔只是心神受創,吐出淤血反倒清醒不少。

玄機全力發動八門金鎖陣,腳下的大地波浪翻卷,金光閃耀,魔神雙足被一幅奇特的鐐銬銬住。

鐐銬黃金煉製,上有三清道紋,散發出磅礴無匹的氣息。

魔神仰天怒嘯,面目猙獰,鐐銬登時彎曲變形,卻仍然牢牢的禁錮住魔王的雙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