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突然,北方黃金平原上沙塵滾滾而來,萬馬奔騰之聲似天雷海嘯!人喊馬嘶、震耳欲聾!聲勢浩大!

眾人只覺地動山搖,不禁紛紛攥緊武器,額上冷汗直冒,心臟極速跳動

羅傑望著這浩浩蕩蕩的騎兵聯隊,微微一笑「允浩,你馬上就要知道為什麼稱我為軍團長了」

李允浩心驚肉跳,心說「我們現在只有幾十人,敵軍怕是有上萬騎兵!這羅傑怎麼還是一臉春風?難不成他知道救妻無望,一心求死嗎?」

上萬騎兵狂奔而來,氣勢磅礴!人人望而生畏,允浩更是渾身冷汗,抽出寶刀,牙關緊咬,轉頭看看羅傑,媽啊,他怎麼還是無動於衷,一臉坦然!

說時遲那時快,先頭部隊眨眼間已到允浩身前,數百先頭騎兵一勒韁繩,全部下馬

允浩長刀一揮,喊殺一聲,迅速沖向敵人

沒想到,這幾百人卻並不理會他,只是紛紛沖羅傑半跪行禮,幾百人同時高呼「屬下參見羅傑將軍!」

「免禮!」羅傑下令

騎兵們紛紛起身,拱手拜謝「謝過軍團長!」

允浩尷尬收刀,沖著騎兵乾笑幾聲,臊眉耷眼的回到羅傑身邊,帶著哭腔說「哥,你差點嚇死我,這是怎麼回事?」

羅傑用手一指騎兵胸前徽章,允浩仔細一看「皇冠徽章?雙冠王國?」

羅傑點點頭,允浩感嘆一聲「媽啊,原來你是聯軍軍團長!!!」

羅傑笑笑「虛名而已,都是族長的面子」

正說著,一個馬隊奔到羅傑面前,一個身材高大的黑人-大手一揮,露出一口白牙「羅傑,你還好嗎?」說著一躍下馬,張開雙臂緊緊抱住羅傑

羅傑給他一拳「加林特!你怎麼還沒死!」

強壯黑人哈哈大笑「你都沒死,我為什麼不能活著?要死,也是死在你後頭!」

二人攜手攬腕,聊起近況

允浩呆立原地「這黑人看起來軍階不低,很可能就是這萬名騎兵的指揮官,看年紀也快四十了,怎麼和羅傑好的像情人重逢一般,讓人心中不快!」

羅傑拔出短刀,開始在沙地上畫作戰沙盤「你們來的挺快啊,何時出發的?」

加林特擦擦滿頭汗水「昨晚發現戰艦后,我們星夜趕來,就怕哈利洛軍隊把你菊花捅爆了!」

羅傑點點頭「你這個比喻雖然惡俗,但也是實際情況!這次敵軍的確是從海上直奔遊俠部落後方,看樣子是想避開你們雙冠王國發動迂迴奇襲!」

說著,羅傑瞪哨兵們一眼,眾人心知肚明,臉色有愧「人家雙冠王國昨晚就發現了敵情,我們今天中午才去示警,哎,丟人啊」礙著眾人面子,羅傑並未責怪

其實也難怪哨兵們會疏忽大意,諾亞大陸已經和平了許久、許久,人人都過慣了安逸太平的好日子,誰會想到敵人會發動奇襲?

羅傑很快就畫出了大致沙盤,示意李允浩「你來看」刀鋒一指「這就是科林斯之丘,我們遊俠祖祖輩輩隱居在這裡,敵人戰艦從這裡來」刀鋒划個半圓「看樣子,明日正午敵軍就會在沙灘登陸了」

聞聽此言,加林特也連忙湊過來,羅傑沉思一會「最好的狙擊地點在這裡」刀鋒指向珠淚沙灘前一片珊瑚礁群島「今天讓他們在那裡擱淺,先困死他們,然後逐個擊破!」

李允浩心中萬分感動「大哥,我們才認識不到半月,你居然把作戰計劃全盤告訴我這個外來人,如此信賴,我,我、我真不知道怎麼表達了」

羅傑拍拍他肩膀「你是我父親故人之子,我信你!」轉頭向加林特一連串問到「先頭部隊一共多少人?總兵力多少?何時到齊?」

加林特看著沙盤「先頭騎兵一萬二,大部隊三萬,明日正午全員到齊」

「嗯」羅傑核算著兵力,開始琢磨具體戰術

半響,羅傑快速向哨兵下令「你去請五位老祖,儘快趕來!」

「你去聯繫戴維斯,讓他儘快帶三百弓弩手前來」

「你去部落示警,全員進入紅色戰備!所有戰士兩個小時內必須趕到珠淚沙灘,延誤者斬!」

「你去召集其餘非戰鬥人員,兩個小時內把所有火藥火油全部搬來!」

布置完,羅傑拱手「各位辛苦,一切儘快!」

「是!」只見沙灘上一道道各色光芒爆開,接到任務的哨兵紛紛消失不見!

「加林特!」羅傑部署安排「你們就地安營紮寨,沿著海岸線修建防禦工事,不到萬不得已,你們不需要出手」

加林特笑笑「唇亡之寒,這個道理我們還是懂的。一旦你們遊俠部落被攻破,敵軍下一個作戰目標就是雙冠王國!我們不是看熱鬧來的」

羅傑感激的伸出手臂,二人互相緊握小臂,羅傑點點頭「那就分出大部分人手在珊瑚礁附近修築防禦工事,部落所有非戰鬥人員供你差遣!嗯,最好再打造一批投石車,這個」轉頭看看允浩

允浩點點頭「沒問題,連夜趕工,儘可能多做」

「好,我這就命令部落所有工匠集結,全部歸你調遣!」

允浩答應一聲,又說道「大哥,我剛想起來,你還沒布置作戰口令呢」

加林特也點頭「對,這次防線很長,又是雙方合作,駐防期間一定會有敵人探子或小股偵察兵混進來,一定要有識別口令!」

羅傑心中歡喜「行啊,允浩,還是你心細,你想一個吧!」

「嗯,咱們是在海上作戰,而且是兩派勢力大戰同一敵人!一定要有一個霸氣的口令,而且要打擊敵人士氣,儘可能貶低他們!」

「對!」眾人同時叫好,羅傑也點頭

允浩想想「有了,我大聲喊出來!」接著大聲吟誦「口令是『紅鯉魚與綠鯉魚與驢』!」

加林特一跤摔倒,騎兵們倒下一大片,眾人口中都是大罵「哎呦我擦」「沒一點防備啊」「這小子太狠了!」「算你小子有種!」

羅傑眼淚婆娑、直捶胸口「咳咳,準備不足,嗆著肺管子了,浩哥,咱能換一個嗎?」

允浩撓撓頭「有點繞口哈,嗯,再想想,有了!『紅鳳凰黃鳳凰和粉紅鳳凰』」話音未落,羅傑口吐白沫、倒地不起……

當夜守軍防禦工事上,不斷重複著這麼一幕

「口令!」

「紅鯉魚與尼女泥與泥!」

「md,他們是間諜!砍了他們!」

「先別動手啊,等等啊,我再說一遍、就一遍:紅鯉魚與綠鯉魚與驢」

「嗯,對了!」

「md,這回該你們了,回令!」

「紅哄皇黃哄皇哄哄哄皇!」

「砍了他們!」

「刀下留人啊,我再說一遍:哄混皇皇鳳凰混魂哄皇……md!哥幾個,你們還是砍了我吧!這tm那個神經病編的口令!這是要逼死人啊!我tm快被活活逼瘋了!!!」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 定下一個相對靠譜的作戰口令,部署完現階段所有戰備工作,羅傑和加林特在沙盤上不斷點點畫畫,二人不斷商議,畫一個圈,又抹去,再打一個叉

羅傑眉頭緊鎖,捏捏雙拳關節,啪啪作響。加林特摸著下巴,沉思不語

羅傑突然開口「擊潰戰不現實!我們兵力不足,又沒有多少船隻!你們雙冠王國調戰船過來需要多久?」

加林特摸著下巴「最少一周,你的意思呢?」

羅傑閉目沉思半響,再睜眼看看沙盤,臉上漸漸露出微笑,突然握刀狠狠插入珊瑚礁群島一處狹長海道,壓低聲音「敵人想奇襲,我們就將計就計,今夜動手!」

加林特眼前一亮,隨即又搖搖頭「羅傑,你這個戰術需要極大的勇氣,幾千名士兵將跳入刀山火海!可以說是九死一生!」

「怎麼,怕了?」羅傑指指身後越來越多的遊俠,氣壯山河「我們遊俠族人從小就在刀尖上長大,越是兇險,越是熱血沸騰!」說罷,面朝洶湧澎湃的大海,頭頂蒼天、腳踏大地、放聲怒吼「武者!戰死沙場,馬革裹屍,幸也!!」

這番話壯懷激烈!這豪邁之情讓加林特重回那血氣方剛的青春歲月,不經對羅傑肅然起敬,一拱手「屬下聽令,這就去布置人手!」

加林特領命而去,他並沒有看到,羅傑臉上那兩行滾燙的淚珠……

胖子不知何時來到羅傑身旁,與他並肩而立,小聲說道「大嫂的事……」

羅傑無力的擺擺手,痛苦無比「此刻不要提,事分輕重緩急,大敵當前,我們要專心禦敵!覆巢之下無完卵,等打退敵人,我們再從長計議!」

胖子一拳狠狠打在羅傑胸口,瞬間淚流滿面「我倆從小一起長大,我還不知道你心裡怎麼想的!剛才我也聽到了戰術,你tm這是要自殺啊!」

羅傑潸然淚下,嘆口氣「若仙所中之毒,是混進神葯中一同煉製而成。此時,毒素已流入七經八脈,遍布全身,**解毒之法已被撕去,根本無法可醫!她死了,我也不願獨活!小胖,你是我最好的兄弟,我托你一件事:今天,我必戰死沙場!若仙死後,把我倆屍骨一起安葬吧……」

「你在說什麼喪氣話!!咳咳」身後一聲嚴厲的責罵,羅傑轉頭望去,正是族長,老人家今天急火攻心,此時大聲喝止,牽動脾肺,又咳血了

羅傑連忙衝過去,為老人按摩脊背,李允浩正攙扶老人,臉上也是黯然「大哥,你這是何苦啊,我再想想辦法,一定會有希望的!」

「羅傑,好兒子,咳咳」族長緩口氣,喘息幾聲「我有辦法救你妻子!」

羅傑一笑而過「多謝族長掛懷,羅傑心領了」

族長擺擺手「我何時騙過人,這不是善意的謊言,確實是有辦法!」

「當真?」羅傑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族長,您當真有辦法?」

族長點點頭「此次敵軍聲勢浩大,看樣子是要一舉吞沒遊俠部落,全力奪取神秘**!一旦他們登陸,為了得到**,遊俠一族萬餘人將飽受嚴刑拷打、將被殘忍虐殺!」

眾人都知道騎士團窮凶極惡,自然聯想到那些令人髮指的場景:身首異處、血肉橫飛、五馬分屍、剝皮抽筋、千刀萬剮……

羅傑凝眉瞪目「族長,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在,一定保護族人安全,不叫敵人踏入部落一步!」

族長欣慰的點點頭「羅傑,這是對你的一次試煉!驅除來犯之敵,得勝歸來,我為你舉行任命儀式!一旦你成為族長,你就有資格知道這天地間最大的秘密!屆時,會有人來為你妻子救治解毒!」

我的老婆修仙歸來 羅傑皺眉「這世間還有如此高明之人?」

族長神秘一笑「那人,不在人間」

聞聽此言,羅傑如釋重負,長出一口氣「胖子,你安排族長高台觀戰,今天我們要以少勝多,叫這些強盜賊子全部葬生大海!」

上蒼彷佛也眷顧諾亞大陸,不願看到生靈塗炭

正午一過,天空漸漸被烏雲籠罩,緊接著風雨雷電交織,原本平靜的海面突然變的狂暴,波濤洶湧的巨浪把哈利洛戰艦掀到半空之中,再隨著巨浪狠狠拍打在海面上,十幾艘【伊慈那帆船】桅杆折斷,順著船舷落入海中

又有幾艘帆船開始漏水,所有人高聲示警,紛紛跑去抽水

一時間,警告聲、吆喝聲、叫罵聲響成一團,海面上人聲鼎沸,哈利洛海軍驚恐萬狀

就連將軍戰艦【黑珍珠號】也未能倖免:三條帆腳索在空中狂舞,整條船東搖西晃,像邋遢醉漢一般,可這畢竟是將軍戰艦,船員們都接受過暴風雨的洗禮:

水手們早把纜繩的打法爛熟於心,此刻在風雨飄搖中大顯身手!掌舵的也在遠征前把諾亞地形風向摸得一清二楚,牢牢把著船舵,保證戰艦在滔天巨浪中不至於迷失方向

海上風暴潮十分駭人,更駭人的是黑珍珠號船頭上那巨大的骷髏頭,這骷髏大張其口,彷佛要一口吞掉整個遊俠部落,骷髏那兩個黑洞洞的眼窩死死盯著前方珠淚沙灘,毛骨悚然!

船頭指揮官正仗劍大喊「繼續前進!!!」

船艙底層,划槳的幾十個苦力絲毫不得休息,在風雨中咬牙堅持,使出最大的力量划動大槳。海浪透過船艙撲面砸過來,苦力們渾身濺滿咸腥的海水,儘管臉被海水蟄的生疼,可沒人能用手擦拭,他們的雙手都被鐐銬牢牢固定在船槳之上,鐐銬上,鮮血淋漓……

一個年青苦力動作稍慢,身邊監工一鞭子狠狠打在他臉上,瞬間就是一道觸目驚心的血痕!監工仍不罷休,甩著浸過辣椒水的鞭子繼續抽打其餘苦力,又是一鞭抽下,突然憑空出現一隻大手,牢牢捂住他口鼻,一把鋒利的長刀,瞬間刺穿他額頭,刀鋒滴血……

身後藍光還未消散,羅傑已從死屍上扒下黑色皮夾,手剛遞出,身邊黑光一閃,李允浩接過皮夾迅速穿上,兩步跑向艙門,向外大喊「tmd,又死了一個苦力!」

門鎖一陣響動,艙門打開,身穿黑色鎧甲的低階士兵探頭進來「md,又要抬死屍,你們兩個過來,把屍體扔到海里」

三個士兵走進船艙,絲毫沒有注意到門后隱蔽著「一頭猛獸」,只聽兩聲大刀斬肉之聲,三個士兵已經死透,羅傑一刀削斷一人喉管,另一刀,直接砍下兩顆頭顱!甩甩刀上污血,羅傑換上黑色鎧甲,走向一群高階軍官。他們,正在商議作戰計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