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突然,這些綜合艦向地球發出廣播:

「你們好,這裡就是地球嗎?我們是來玩的。」

又誰來啦?人們對於這「天音」見怪不怪了,頂多望一下天空。

沒人知道已經衝出大氣層的神運號上,林放和東墨彤弓的表情有多豐富。

不是拆遷隊,暫時沒人需要跳進太空卡位,虛驚一場。

「是遊客!」東墨彤弓驚喜道,在之前拍蒼蠅的那些天想它發生卻一直沒發生的事情發生了,一大群自駕游遊客來地球玩!她立即用通信器接上這些飛船,「這裡就是,我是球長參謀,歡迎你們!」

林放比較淡定,往後背用痒痒撓撓撓撓撓,「那你負責啦,我回去收拾行李。」

通信器傳出一片遊客的歡笑聲,有把像是領隊的聲音笑道:「我們是阿奧吉遊人,從漫遊網上看到貴星球的信息,覺得這裡可能很好玩,我們尤其喜歡你們的工匠建築。不知道貴星球願不願意接待我們呢?」

嚇?東墨彤弓一驚,林放轉身的腳步停下。

阿奧吉遊人?

為免是自己記錯,東墨彤弓屏住通信,叫道:「無涯,把資料放出來。」

「好咧。」

一些全息資料頓時顯現在旁邊半空,兩人看去。

阿奧吉遊人,著名的旅遊種族,活躍在整個銀河系已知世界。

很久以前,他們還叫阿奧人,跟許多文明也沒什麼分別,直到阿奧星在一場內戰中隕落。存活下來的阿奧人不多,他們在懊惱痛苦中升華了思想,不再留戀種種紛爭,投向了和平與旅遊,成為阿奧吉遊人。

也許是有旅遊天賦,他們經營的一些旅遊節目、旅遊書、旅遊公眾號等都很賺錢,因而公認的出手闊綽。

但不是所有星球都會歡迎阿奧吉遊人,因為這群人要求很嚴格,還不是些常規的要求,是像「不準有人吵架」這種。而且他們遊玩起來動作很大,與普通遊客不同。

所以對於地球這種目標是成為香格里拉的星球,阿奧吉遊人的來訪是把雙刃劍。

如果最後他們打出差評,那完了;但如果有了他們的好評認證,那真的就出名了。

一句話,雖然這是一群大肥羊,但要招呼好這一群大肥羊,非常難!

「唔。」東墨彤弓接通一些飛船的全息通信請求,出來的影像果然全是阿奧吉遊人,一個個笑容憨厚。

「怎麼樣,我們要接待他們嗎?」無涯歡聲問。

「當然!」她想都不用想,這肥的,「問題是怎麼接待,怎麼讓他們玩得開心。」她看看林放,「要是這次我們可以薅到1億以上,那張船票我就不管了。」

林放凝神冥想的樣子,「1億?這次不薅到2億,你當我輸。」

「那你有什麼想法?」她期待問。

另一邊,貝貝向那些阿奧吉游飛船說:「歡迎大家,但很抱歉我們太空港沒有這麼多船位,你們可以把飛船停在靜止軌道上,換乘飛艇下來。」

阿奧吉遊人是非常禮貌的,他們紛紛應道:

「好的,沒問題。」

「真不好意思,我們沒通知你們就來。」

「希望我們不會麻煩到你們。」

林放已經有主意了,當下決然道:「日本福島七天溫泉豪華游!」

「日本福島?」東墨彤弓疑惑,「那裡有什麼了不起嗎?」 眾人還有許多分歧,一時達不成統一的意見。

談了半個小時左右,便散夥了,約定明日再繼續談。

若祭壇在地面上,那就不用顧忌那麼多。

只因是在冰湖湖底下面,要搭乘電梯下去。

一旦被人把唯一的出入口給毀掉了,羅陽等人只能在湖底吃空氣了。

更甚的是,萬一冰湖湖底穿了,羅陽等人只有變成魚才能活下來。

是以,危險太大,誰都不敢隨便進去。

現今羅陽知道那些忍者是血煞門請來做保鏢的,忍者也想得到血煞子,自然不會輕易把出入口弄壞。

剩下的只有骷髏堡會搞大破壞了。

最麻煩的是,骷髏堡有多少人潛藏在度假村或天江市,無人知曉。

而且骷髏堡的人太過兇殘,動輒會把活人弄成骷髏骨,實在太駭人了。

散了會,剛出到院子門口,谷雪便悄悄伸手來扯羅陽的衣角。

不消多說,也知道谷家三姐妹是要把羅陽帶回酒店的房間,然後把他佔有了。

有其他美人在旁邊,羅陽不便跟谷雪說話。

「花姐,靜姐,祝姐,班長,你們先去找安姐和桂花姐她們,我去買點東西,很快回來的。」羅陽找了個借口。

「呵呵,又忍不住了?」花襲伊笑道。

她對羅陽的第一印象便是覺得這個乾弟很能幹,一晚上讓幾位美人飄飄欲仙都不成問題。

羅陽聽了,只覺老臉一熱,訕笑道:「花姐,不知你說什麼。」

呵呵一笑,花襲伊說道:「呵呵,你想要做什麼,我看不出來?老婆太多也很麻煩。」

被她這麼挑明來講,羅陽覺得更不好意思。

不過也有好處,這樣一來,花襲伊對谷家三姐妹的懷疑會減輕些。

不然又以為羅陽要跟谷家三姐妹去秘密商量什麼事,則棘手了。

來到了度假村,祝子姍卻很慌。

這裡是血煞門的地盤,祝子姍又是門主的千金。

按理來說,祝子姍有回到家的感覺才對。

可是她知道血煞門的人都想控制她,讓她幫忙找血煞子。

現今她又知道花襲伊是九陽殿的人,若沒有羅陽在身邊,她單獨跟在花襲伊旁邊,老是感覺不安全。

「牛仔,我跟你一起去吧。」祝子姍說道。

「不用。我自己去就行了。你們先去玩吧。」羅陽說道。

可是祝子姍鐵了心要跟羅陽去。

「牛仔,我也想買點東西。」祝子姍說道。

其實羅陽是要去找秦飄,先哄好她。

秦飄已在酒店開好了房間,正在喜滋滋的等羅陽來施捨甘霖給她。

見祝子姍執意要去,羅陽也不便強硬要求她不跟來。

有祝子姍在旁,羅陽又不便跟谷家三姐妹談事情。

若不答應祝子姍,那又會引起花襲伊和張靜的懷疑。

想了想,羅陽笑道:「好,來吧。4個我也能應付的。開個玩笑。呵呵。」

這麼說,也是為了麻痹花襲伊和張靜。

洪佳欣聽了,冷笑一聲。

「呵呵!你晚上要滿足那麼多老婆,最好你能撐住,否則這幾天還是別玩過頭了,要是你腿軟了,怎麼辦事?」花襲伊笑道。

「花姐,說笑的。我哪裡會……嘿嘿,不說,你們去吧。我很快去找你們的。」羅陽窘笑道。

在一堆美人中,最急切要向羅陽獻身的當數秦飄和谷家三姐妹了。

講句心裡話,谷家三姐妹婀娜水嫩的黃花閨女身子,只要是正常的男人見了,都會流口水的。

就算結過婚的少婦秦飄,因還沒生過小孩,嬌軀保養得也極為豐腴嫵媚,每一寸肌膚都散發出成熟美人的味道。

不然,當時在宏運大隊周圍的村痞也不會老是想打秦飄的主意了。

祝子姍雖跟在羅陽身邊,但洪佳欣和其他美人卻會和花襲伊在一起,花襲伊不怕羅陽走了。

於是花襲伊和洪佳欣等美人去找安玉瑩和唐桂花等美人,羅陽則帶著谷家三姐妹和祝子姍去買東西。

祝子姍有話要跟羅陽說,便悄悄的伸手拉了一下羅陽的手,向他暗示。

正在思索怎樣才能單獨跟谷家三姐妹說話時,羅陽靈機一動,說道:「我今晚的時間……嘿嘿,你們都會有份的。」

被羅陽這麼一說,谷家三姐妹和祝子姍俏臉都浮上了羞暈。

在度假村裡,街道上到處是攝像頭。

羅陽故意要做戲給無為子等人看,便先摟住祝子姍的嬌軀,將她拉過來,輕輕啄了啄她的紅唇。

隨後又分別啄了谷家三姐妹的紅唇。

4位美人均嬌羞一笑,她們早就做好心理準備了,若羅陽向她們要,她們會給的。

特別是谷家三姐妹,莫說羅陽主動,現今她們都急於要向他獻身了。

路過的遊客見羅陽和4位美人在親密的互動,不禁大為羨慕。

谷家三姐妹和祝子姍就更害羞了,均抿著紅唇,嘴角噙著羞羞的笑意。

演戲完畢,羅陽笑道:「祝姐,我先跟你來吧。」

聞言,祝子姍俏臉更紅了,瞠大了眸子,眼神既羞又好奇。

她第一反應便是羅陽要跟她上床,但又不能確定,便用眼神去問他。

彼時4人正好路過一片柳樹林。

「你們等一下,我跟祝姐做點事哈。」羅陽輕聲道。

「噯!要做就回酒店房間,在這裡做什麼?」谷雪冷笑道。

只因她們早就已預定了羅陽今晚的時間。

換言之,羅陽若分一點時間給其他美人,谷家三姐妹自然有意見。

她們還道羅陽想和祝子姍溜進柳樹林里快活一回。

祝子姍也頗尷尬的,撅起了紅唇。

其實羅陽是要單獨跟祝子姍聊聊,看她跟他來有什麼話要說。

畢竟當著谷家三姐妹的面,祝子姍不便說一些親密的話語。

「別急,大家有份的。我們很快出來的哈。」

羅陽不管谷雪說什麼,拖著祝子姍進了昏暗的柳樹林。

走出距離谷家三姐妹有二三十米遠了,羅陽便將祝子姍擁進懷裡,咬著她的耳朵問:「祝姐,你是不是有話要跟我說?」

祝子姍輕輕的「嗯」了一聲,隨即便也咬著羅陽的耳朵,輕聲道:「牛仔,事情好像越來越複雜了,不如我們先回家。」

只要是正常人,都能感受到當前的形勢非常的棘手。

祝子姍還不知道忍者已潛進了度假村,也想得到血煞子。

不是羅陽不想走,而是走不了。

現今他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了。

就算羅陽願意走,花襲伊也會截住他的。

花襲伊請眾美人來天江市旅遊,就是要用美人們來做籌碼的。

隱隱之中,花襲伊感覺羅陽是個有頭腦的少年,不容易對付。

乾脆把眾美人請來,那就可牢牢的控制住羅陽。 「地球人,請注意,請注意。本次的異星遊客船隊是阿奧游吉人,他們非常善良,但力氣很大,玩起來容易傷人。本次他們的旅遊範圍將集中在日本,如果你意外看到他們請禮貌對待,並第一時間通知我們,完畢。」

來自神運號的通知迅速傳遍全球,日本民眾又驚訝又振奮,厲害了!

「這再次證明日本是個旅遊的好地方。」富士電視台的專家矢追純二先生自豪地分析,「游大城市可以去東京,要看地球的工業可以去大阪,千葉有世界最大的漁場之一,札幌有各種美食,神戶、名古屋……還可以去富士山看櫻花,去美軍基地看看軍事。他們一定能玩得盡興的呢。」

民眾翹首以盼著,阿奧游吉人的行程將會如何呢?會住在哪裡呢?

團寵嬌妻超難娶 一小時不到后,答案就出來了。

100艘阿奧吉遊船停在日本上空的同步軌道,上萬艘小飛艇飛下來,如同密集的鳥群鋪天蓋地,神運號則飛在前方領路,還給電視直播提供著影像信號。觀眾們的三觀又被刷新了。

美國有多少架F-22來著?二百架?

本來準備就此事表態的日本首相還想說點廢話,一看到這一幕,連忙把廢話咽了回去。

人類看著這群異星飛艇飛向大地,到達的地方是……福島。準確的說,福島核泄漏事故禁區。

2011年,受地震影響,福島核電站損毀嚴重,救援之餘,不得不劃出20公里隔離區,成了廢棄之地。這在當年是震驚全球的大事,一些鹽商抓住了商機,掀起了又一波的搶鹽風潮。

問題是……神運號帶這幫遊客去那裡做什麼,那裡核輻射著啊。

這適合嗎?

「這個。」矢追純二先生沉著氣息,「為什麼是福島?林球長他們說,阿奧游吉人是非常善良的種族!他們可能是去幫忙凈化核輻射的,幫我們修好這座不幸的城市。」

哦!很多民眾為之歡呼,太好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