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站在他旁邊的大兒子唐澤問:「父親,堂妹怎麼說?」

唐大爺和他說了一下,同時說了一下唐荔的意思。

唐澤皺眉:「堂妹怎麼可能會管理產業?她拿過去還不得很快就敗完了!是不是有人慫恿了她?」 葉飛和趙四來到地獄內,地獄還是一如既往的鬼哭狼嚎,無數個靈魂都在地獄朝着懸浮石行走着,一個個手腳拴著鐵鏈,不少鬼差拿着鞭子抽打着那些靈魂。

當鬼差看到葉飛又來了,也就見怪不怪了,根本沒有理會葉飛,哪怕有一天葉飛真的死了,他們也不會抓葉飛的。

「使者好。」

「使者好。」

……

一個個鬼差經過趙四的時候,都對着趙四說着使者好,趙四一一點頭回應,他抱着孩子,朝着懸浮石上走去,葉飛跟在後邊。

「不,不!我不要,我不要!」

趙四手中的孩子,忽然開始哭啼,不斷的說着不要,葉善剛剛醒來,看到自己竟然被帶到地獄之中,便是開始恐懼的喊著。

「睡吧!」

趙四在葉善的額頭上摸了一下,葉善的精神力便是被抽走,嬰兒的精神力是十分弱小的,立馬便是睡去了。

葉飛皺着眉頭,葉善真的有問題,這孟婆湯是非喝不可。

很快,趙四和葉飛來到了奈何橋,待着那些靈魂都喝完孟婆湯,葉飛和趙四便是走上前去。

「孟婆,還記得大魔王嗎?在地獄受苦很多年了。」

趙四問著孟婆。

「嗯,記得,那個三隻眼的怪物,已經轉世了,不知道去了哪裏,我用陰卷查查。」

孟婆對着趙四說着,就要拿出陰卷。

「不用了,這個孩子就是,現在變成我的侄子了。」

趙四對着孟婆說着,孟婆微微經驗,有些不可相信的看着葉善。

「怎麼會呢?這麼巧合?難道是使者操縱的?」

孟婆十分驚訝,怎麼也沒想到大魔王轉世成了趙四的孩子,她覺得這也太巧合了。

「他還沒有完全忘記記憶,魔性還在,給他下猛葯,讓他喝一碗孟婆湯。」

趙四說着。

「好。」

孟婆直接轉身,端著一碗湯走了過來,緩緩的給葉善喂下去,趙四也是用術法讓孟婆湯柔滑的順進葉善的肚子裏。

孟婆摸著葉善的腦袋,輕柔無比。

「怎麼樣?」

「等等看,待會抽出靈魂看看就知道了。」

孟婆對着趙四說着,趙四點點頭。

葉飛見二人合計,也沒有說話,趙四是葉善的侄子,不會不認真的。

「抽出來吧。」

過了一會,孟婆對着趙四說着,趙四點點頭,便是雙手婉轉着黑白相交的陰陽氣,猛然的朝着葉善的身體之中而去,葉善的靈魂一下子被抓了出來。

「呃呃啊啊!」

那一團黑色的靈魂,被趙四抓在手中,孟婆和趙四看到那靈魂以後,便是睜大眼睛。

「怎麼可能?黑色的靈魂?」

孟婆吞了一口口水,眼中帶着驚駭之色。

「竟然是黑色的!還是魔王,魔王的靈魂並沒有別洗滌,好強大。」

趙四內心都在顫抖著,他只知道這是大魔王,卻不知道有多強大,如今把靈魂抽出來,趙四此時才知道,這個大魔王的實力,是他的百倍,怪不得連轉世都無法洗滌他。

趙四把靈魂推進了葉善的身體內,葉善哇哇大哭着,呀呀囈語。

葉飛心疼,便是抱過來,臉上帶着笑容,葉善看到葉飛后,便是哭的更急了,葉飛不斷的哄著,左右搖晃。

「哦,葉善不哭,不哭,爸爸在這裏。」

趙四和孟婆對視一眼,他們都知道黑色的靈魂意味着什麼。

「用地獄鎖魂針吧。」

趙四對着孟婆說着。

「只有這個辦法了,封住他的修為,不讓他復甦,壓制,這樣這個孩子才能安穩的過一生。」

「可是,封印到第幾重合適呢?」

趙四看向葉飛,葉飛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也不知道黑色的靈魂意味着什麼。

「封印在比普通人強橫一點就行了,我的九轉金身決第三重的樣子。」

葉飛對着趙四說着。

「好,就封印在這裏,地獄鎖魂針一旦鎖住肉體,那他就再也無法突破這個層次了。」

趙四告誡著葉飛,葉飛點點頭。

「他長大,我讓他學文,不學武。」

葉飛說着,待會一定要好好問問,黑色靈魂到底代表什麼。

「走,去見閻王,地獄鎖魂針只有他有。」

趙四拉着葉飛便是朝着地獄第一層而去。

……

宋紅顏到了滿月酒的場地,她選擇的是一個古香古色的酒樓,充滿古代的意味,給自己女兒辦的滿月酒,也是用的女兒紅,酒樓的院子內,坐落着很多南涼城的勢力。

「宋小姐來了。」

「真是越來越好看了呀。」

「宋小姐今天給千金辦滿月酒,不知道千金的父親會不會來?」

幾個大佬站起來,對着宋紅顏說着,一個個的都十分有禮貌。

「會來的,今天,就讓你們見見我的丈夫。」

宋紅顏對着眾人說着。

「好,我倒要看看,宋小姐的丈夫,到底是人,竟然隱藏的這麼深。」

「我也見見,一睹宋小姐郎君的風采。」

幾個老大都是說着。

「哈哈哈,好,今日,吃好喝好。」

「上菜!上酒。」

宋紅顏揮舞着手臂,好幾個人都是到後院,好酒好菜上了一桌子,無數人的席面雞鴨魚肉應有盡有,光是烤乳豬,每個人桌子上就兩隻。

「好,宋小姐果然闊氣。」

「今日,不醉不歸。」

一個中年男子帶動着氣氛,無數人都是舉著酒杯開始喝着。

宋紅顏臉上帶着笑容,她朝着台上走去,身上帶着江湖社會氣息,一方大佬的姿態。

她!宋紅顏,來到南涼城的時候,就幹了一個大勢力,瞬間揚名立萬,第一天就殺雞儆猴,要在南涼城立足,接下來的幾個月,但凡對宋紅顏不服的,都讓宋紅顏給收拾了。

直到後來宋紅顏遇到了李文耀,就一直僵持着,李文耀可是南涼城盤踞已久的人才,宋紅顏和李文耀的爭鬥,早就傳遍了南涼城,很多人都是暗自討論這件事,不知道未來李文耀和宋紅顏,到底會殺成什麼樣子。

宋紅顏坐在最上面,一個女子走來,在宋紅顏的耳邊低語着。

「女兒紅酒,都被砸了,足足一百罈子酒,全部在路上沒了,兄弟們也受了很多傷。」

那個女人對着宋紅顏說着,宋紅顏單手摸著太師椅的把手,那把太師椅的把手上少了一塊漆,很顯然,是經常被宋紅顏摸,宋紅顏在思考着問題,眼中帶着殺機。

「所有人埋伏好了嗎?」

宋紅顏問著那女子。

「埋伏好了,只要一聲令下,我們的人就衝進來,兄弟們都很興奮,先要把李文耀打成狗。」

那女子對着宋紅顏說着。

「去,現在火速購買茅台,三百箱,這次,要秘密購買,我女兒的滿月酒,酒水不能差。」

宋紅顏對着那女子說着,女子點頭,便是一個人走了出去。

此時天鳳走了過來,也有情況要彙報。

「姐,很多勢力沒有過來,還和李文耀勾結了,我們邀請的人,少了一半,都很害怕李文耀。」

天鳳對着宋紅顏說着。

朱雀也走了過來,手中拿着扇子,那扇子之內帶着幾根暗器,顯然已經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李文耀來了,估計幾分鐘后就到了。」

朱雀緊張的說着,宋紅顏點點頭,臉上帶着一絲殺機,現在她也不想着葉飛能回來的事情了,本來想着讓葉飛鎮壓住,可是現在,自己不能告訴他這裏發生的事情,不然亂了葉飛的心神就不好了。

宋紅顏打了個電話。

「喂,讓你買的茅台,定好了嗎?」

「已經付款,正在搬車,還有一百五十箱茅台就全部裝好貨了,公路上的車輛,全部被我們給封住了,待會裝好車,我們就以一百四十邁的速度開車送來。」

電話內的女子說着。

「好,三分鐘后,搬不完的就不要了,直接扔了,然後火速趕來。」

「好的小姐。」

宋紅顏啪的一下掛掉電話,然後便是朝着前方走着。

「滿月酒開席!」

宋紅顏大聲的說着,臉上帶着一絲冷酷,奶娘把葉絲彤抱來,葉絲彤睜著大眼睛,看着四周,這麼多人,也沒有一絲害怕,反而還露出了笑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