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章無縣並不清楚,此刻有一個人做了跟他一摸一樣的動作,這個人自然就是朱千凝。

「這傢伙,真的會惹事啊……來吃頓飯,就能跟莫家家主鬥起來……」朱千凝癟癟嘴,不過情人眼裡出西施,即便如此朱千凝還是挺得意的。

這世上有幾個先天生靈,敢跟照神境強者叫板?

至少迄今為止,朱千凝只見過羅征一人……

而且羅徵才只是先天一重而已。

若是日後他繼續修鍊,晉陞至先天大圓滿,恐怕那時候照神境強者都不是羅征的對手了。

雖然羅征這麼做,在朱千凝心中的確很帥,但她還是為羅征擔憂起來。

這莫休言的實力可不弱,比之許休肯定要厲害。

為了保險起見,她還是擰開了手中的千里紐。

焚天帝都雖然大,但是照神境強者想要趕過來,也不過是瞬息之間的事。

這時候,莫休言已經對羅徵發動了攻擊。

莫休言的功法十分特殊,一般的武者將真元化物,都只是一件物品。

有人喜歡使劍,那麼他的真元化物很有可能是劍,當然,更多的劍士,選擇將真元化為劍芒,增添劍的威力。

就像許休,將真元化龍,那麼他一般情況下打出去的都是一條五爪金龍。

可是莫休言卻幻化出許許多多不同的兵器。

大到流星錘,大斧,小到暗器,飛鏢,形狀各異,大小不一。

當各種各樣的兵器一出現后,就在空中劃出一道道軌跡,這些軌跡把羅征的前後左右的退路完全封,向羅征一股腦門的涌過去。 「當!」

面對一把盤旋而來的藍色流星錘,羅征一拳將之砸成粉碎。

「咻咻咻……」

剛剛解決掉那把流星錘,接下來又是幾根利箭朝著羅征當面射來,羅征就像一隻蝴蝶,在那些利箭之中穿梭。

「呼呼!」

避開利箭,緊接著就有一把巨劍,朝著羅征當頭砍下,羅征在避開的同時,一掌拍打在巨劍的劍身上,利用星辰的湮滅之力,將那巨劍折為兩截,化作點點真元,慢慢消散。

「這些兵器,太多了……」

照神境強者,比起先天生靈還是強大太多。

按理說,像莫休言這樣,因為真元化物的種類太多,太駁雜,威力往往就會下降。

以羅征的防禦力和速度,他覺得自己未嘗沒有一戰之力。

可是羅征卻判斷錯誤了。

照神境畢竟比他強了一個層級,莫休言真元幻化出來的兵器,便如同江水一般,滔滔不絕。

而且每一件兵器都不相同,羅征更是難以尋找其中規律。

此時他也只能夠疲於奔命。

「哼,不知量力的小輩,今日就讓你明白,什麼叫做狂妄的代價!」此刻莫休言心中也憋著氣,這羅征真的沒有把他這個莫家家主放在眼中,那就讓他明白,先天生靈與照神境強者的差距。

莫休言說完之後,身體之中迸發出來的藍色光芒更加強烈,半空之中,真元幻化出來的兵器數量瞬間多了一倍有餘,那些兵器一出現,就以不同的方向朝著羅征衝過去。

此時的羅征,也是全力以赴。

碰到能夠打碎的兵器,他就正面對抗,倘若速度太快的兵器,他就利用自己的速度優勢閃避。

莫休言的確是動了真怒,才會對羅征出手。

其實以照神境的實力,去強壓一個小輩,這種事情已經夠丟臉了。

他跟許休不同。

許休是軍人,在白帝城並沒有其他的顧忌,在軍人的概念之中沒有以大欺小的概念!

但是莫休言就不同了,莫家是帝都中的士族,他又是莫家的家主,倘若真的全力以赴對付一位先天一重的小輩,無論如何也說不過去。

可是這小子的實力,的確遠不像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

他不斷地將召喚出各種兵器,對這小子進行壓制,但是對這小子的威脅並不大,偶爾有一兩件兵器能夠傷到他,但卻沒有造成真正的傷害……

這讓莫休言很猶豫,是否要用重手段?

莫休言這般猶豫之間,羅征卻已經想出了破解的辦法。

幻化出來的兵器雖然多,但是缺點也顯而易見。

這些兵器因為數量太多,所以單隻兵器的威力遠遠不如許休的五爪金龍。

只是數量太龐大,羅徵才會難以應付。

面對飛旋而來的兵器,羅征的拳頭忽然開始振動起來。

以極小的幅度振動拳頭,等於在短時間內對拳頭所碰撞的物體,造成多次傷害。

羅征使用這一招的效果立竿見影。

凡是沖向羅征的兵器,只要碰到他的拳頭,就會被他的拳頭給振成粉碎。

「嘭!嘭!嘭!」

羅征每一拳揮出,就粉碎一件兵器。

莫休言召喚出來的兵器雖然多,羅征出拳的速度也不慢,局勢竟然就此僵持起來。

看著羅征在自己的兵器大陣之中穿梭自如,不斷地粉碎自己真元所化的兵器,莫休言的目光越來越冷。

「這小子莫不是以為,他真有跟自己對抗的本錢?」一抹冷笑浮現在莫休言臉上,他一招手之下,兵器都懸浮在半空之中,一動不動,不再朝著羅征攻擊,隨後他又將手輕輕擺動。

那些兵器如同聽話的寵物一般,回到了莫休言的周圍。

羅征平靜的看著莫休言,他清楚莫休言久攻不下,必有變招。

照神境強者,絕對不止這麼一點手段!

隨即莫休言忽然揮動手臂,劃出一個圓形。

當他的手臂揮動之際,那一把把兵器也跟著他的手旋轉起來。

各式各樣的兵器,聽從莫休言的指揮,旋轉的速度越來越快,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同時那些兵器開始不斷地爆碎,化作一道道湛藍色的真元在莫休言手中匯聚,那一點點的真元,逐漸凝聚成一把湛藍色的劍柄,隨著真元不斷地匯聚,劍身也從那劍柄之上緩緩的長了出來……

「真元化劍?僅僅只是如此?」羅徵用狐疑的目光看著莫休言的一舉一動,倘若只是簡單的真元化劍,那麼這莫休言的實力就太差了。

「不對,不是簡單地真元化劍!」陡然之間,羅征的眼皮一跳,一股極為危險的感覺從羅征的心中升起,羅征的本能反應非常迅捷,若是他感覺到了危險,那就是真的危險了!

「的確不是簡單的真元化劍!那些兵器在潰散的同時,不僅僅只有真元,還有一點點乳白色的東西,那是……天衍精華!」看到那個漩渦之中,一點點天衍精華,羅征的眉頭陡然一跳。

天衍精華,乃是煉器師在煉器之時,窺破一絲天衍之道,獲取一丁點天地規則,並且將那些天地規則鍛造進兵器之中。

越是品階高的兵器,其中包含的天衍之道也就越多。

目前為止,在焚天王朝之中不少煉器師都掌握了自己的門道,可以窺破天衍之道,煉製出玄器,靈器……

但是能夠將兵器分解,從其中提煉出天衍精華的人,便只有羅征自己。

而且羅征也是依靠腦海之中的黑火,將兵器熔煉后,才能夠獲得天衍精華。

為何這莫休言能夠隨意製造出天衍精華?

那些兵器並非實物,而是他的真元凝聚而成,可是莫休言在把那些真元所化的兵器解體之後,就能夠輕鬆的獲得天衍精華?

不,這絕對不可能。

若是莫休言真能夠做到這種神乎其技的事情,他莫家絕對不會衰敗成這樣子!

看樣子那些天衍精華應該也並非真正的天衍精華,實際上也是他的真元幻化而成,與羅征手中的天衍精華不是一個層面的東西。

即使如此,羅征看到莫休言的手法也感嘆不已,能夠成為照神境的人,自然都有其不凡之處。

在那個漩渦之中,不斷地有兵器出現,那些兵器又不斷地破碎,破碎的同時又釋放出真元和天衍精華朝著他手中的長劍凝聚。

豪門邪少:老婆你就從了吧 便是在這個凝聚的過程之中,那把藍色的真元長劍的品階也不斷地提升!

玄器下品,玄器中品,玄器上品……

靈器下品,靈器中品,靈器上品……

「嗡……」

陡然之間,莫休言手中的長劍散發出一道耀眼的藍色,在場所有的人看到那一抹藍色光芒,都條件反射的閉上眼睛。

羅徵用手遮擋了一下亮光,等到他再望過去的時候,莫休言手中的長劍已凝結完成。

那把淡藍色的長劍表面,不斷有一圈圈光華流轉,只是看一眼那長劍,都讓羅征感覺到心悸。

「仙器!」

這莫休言的手段的確強大!

雖然莫休言的觀想之物十分駁雜,刀,劍,錘……

而且召喚出來的兵器威力並不大,多而不精,可是每一件兵器之中都蘊含一絲天衍精華。

隨即他將那些兵器全部打碎,吸取其中的真元,竟然能夠在手中培出一把仙器!

這把仙器與真正的仙器還是有一定的差異,因為真正的仙器任何時候都可以使用,都能夠拿來禦敵,還能夠轉交給他人使用。

而莫休言的這把仙器,只能夠他自己使用,若是他停止抽出真元供給,仙器也會慢慢的消失。

這把武器,可以稱之為「偽仙器」,因為它的威力與真正的仙器一般無二!

從理論上來講,只要給予莫休言足夠的實力以及足夠多的真元,他甚至能夠臨時培養出一把傳說中的聖器!

當然,這只是理論上可行。

兵器法寶每上升一個品階,所需要的天衍精華都成倍的增長。

莫休言手中的真元長劍是一把下品仙器而已,恐怕他連中品仙器也培養不出來,畢竟人力有時盡,莫休言每召喚出一把兵器,僅僅只能產生一點點天衍精華,他體內的真元不足以支撐他培養出聖器。

別說聖器了,恐怕就連中品仙器都不可能!

https://tw.95zongcai.com/zc/48848/ 即便只是仙器,威力就已經十分驚人。

「小子,這都是你自找的,逼我使出這個手段,今日的事情就難以善了了,我的『歸墟劍』每一次出世,就必須飲血,今日就拿你的血來喂我的劍!」

莫休言將長劍一抖,隨即舉過頭頂,朝著羅征直劈過來。

那把歸墟劍一劈之下,劍尖便在空中凝聚出一道半月形的劍氣。

「呼……」

那道劍氣一出現,便是夾扎著駭人的威勢,朝著羅征斬殺過來。

「危險!」朱千凝此刻的神色終於緊張起來,看到那一道劍氣,朱千凝心中也是焦急萬分,為何她使用了千里紐,到現在都沒有一個族人趕過來?

仙器的威力,遠非靈器可以比擬,這一道劍氣斬雖然看起來普普通通,但就這般斬殺過去,若是羅征避不開,恐怕能夠將羅征切成兩截。

此時朱千凝的手已經按在了一個小小的玉盒之上,她在猶豫要不要出手幫助羅征擋下這一擊。

章無縣的眉頭也深深的皺了起來,這個莫休言太不要臉了,眾目睽睽之下,以他先天生靈的實力,竟然還要使出如此狠辣的招數去對付羅征。

這就等於一個成年大人,拼盡全力去對抗一個孩子!

羅征躲的過去嗎? 蕭寒一上來,高台上的巫族眾強者,目光便第一時間落到了蕭寒身上,眼中精芒閃動,欲將蕭寒看穿,此刻,他們對於蕭寒的命數,很好奇。

權少求娶:天黑說晚安 因為,剛才,魔音,竟然也擁有著帝后之後,另外,他們同樣知道,美杜莎也有著帝后之命。

而且,二女又剛好都與蕭寒有著男女關係。

如此之事,是巧合嗎?

這小子,到底是什麼命數?

廣場上的眾人也是在好奇地盯著蕭寒,這小子不僅捕獲神女芳心,而且還腳踏兩隻船,他們自然極為好奇蕭寒的命運。

尤其是中域上的君尋、洛幽幽等人,他們對蕭寒了解的要多一點,蕭寒乃是劍聖傳人,曾在中域掀起軒然大波,因此對於蕭寒的命運,他們很好奇,一代劍聖傳人,他的命運會是如何?

此刻,魔音、美杜莎二女美眸也是在緊緊盯著蕭寒,雖說命運之數信則有不信則無,但是不知為何,此刻,她們卻是有些在乎,她們擁有帝后命數,所以,她們只希望她們的男人是蕭寒。

那巫族的天驕人物黑滄,也是泛著冷意的目光也是盯著蕭寒,他倒是要看看這傢伙的命數如何。

在所有人好奇目光的注視下,蕭寒走到了命運神輪之下。

「前輩,麻煩了。」蕭寒對著那位巫族強者說道。

「好。」那位巫族強者也是回過神來,隨即雙手結印,而後催動命運神輪,他也閉起雙目在感受著神輪中傳達的預測信息。

嗡!

與之前進行命運預測的幾人別無二致,那神輪催動后,開始迅速轉起來,絢麗的金色光華在神輪之上流轉,光華猶如雨幕般傾灑而下,將蕭寒全身籠罩著。

起初,命運預測很順利,但半晌后,所有人目光便是一緊,自然察覺到了什麼。

嗤嗤!

只見,那月牙狀的命運神輪旋轉的速度居然越來越快了,神輪齒瘋狂摩擦著,絢麗的火花四射,激起一陣刺耳的聲音,令人的耳膜都傳來陣陣痛感。

與此同時,那神輪之上的金色光澤愈發璀璨了,光華奪目,那絢麗的金光四射,刺痛人眼,令人根本不敢直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