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第三重幽冥天宮,第四重長春天宮,同時閃爍光華,一股濁氣與一股清氣,分別注入了第九重天宮所在的混沌氣流裂隙之中!

清氣上升,濁氣下沉,很快,一片混沌之中的天地分開了。(未完待續。。) 緊接著,許陽頭頂的第一重戊土天宮閃耀光芒,一道金色的渾厚力量,注入第九重天宮之內,化作堅實的大地,一望無際。

第七重天宮,瀚海天宮波濤洶湧,藍光注入第九重天宮之內,幻化出片片海洋,包裹著黃土大地。

接下來,便是第八重天宮,巽風天宮,以及第二重天宮,離火天宮,各有一道玄光注入第九重天宮內,演化熊熊烈火、呼嘯狂風。

水極生冰,火極生雷。很快,八重天宮各有彩色玄光注入第九天宮,一片嶄新的世界雛形,終於誕生了。

「天……分陰陽,定地水火風……這簡直就是創世的景象,沒想到少宗主在晉陞玄皇境界的時候,便能出現這種異像!絕代天驕,名不虛傳……」

不少人讚歎著,而更多的人,卻是深深沉浸在那開天闢地、締造新世界的壯觀景象之中,甚至有所領悟。

八道不同顏色的氣流,在第九重天宮內有條不紊地演化著世間萬物,其中蘊含一道道符文的變化,令人嘆為觀止。

「我感覺,我似乎有了突破的契機……」一名弟子一臉壓抑不住的狂喜,他當即坐下,渾身氣息沉浮不定,顯然是到了突破的關口。

「我也有這種感覺……」越來越多的弟子,紛紛坐下,他們感悟這開天闢地的創世景象,竟然集體突破了。

到了後來,甚至有的玄皇長老。都從中吸收了足夠的符文變化之道,有所領悟之後,盤膝坐下好生體悟起來。

許陽這只是微型創世,他最終構想出來的雛形世界,應該只有方圓百丈罷了,不要說和天玄世界相比,就是和一處小小的秘境相比,也是遠遠不及。

但是,正因為許陽僅僅是構建微型世界,其中的符文變幻之道並非過於艱深。這才能讓那些玄王弟子、玄皇長老們看得清楚明白。容易吸收領悟。如果是真正的開天闢地,這些人絕對看不得,會直接被其中海量的符文變化知識撐爆,神智昏亂變成白痴都有可能。

就連四大鬼皇。也從中汲取了不少感悟。一個個鬼眸之中若有所悟。

整整持續了三天三夜。許陽頭頂的第九重天宮,終於成型了。在第九重天宮之內,有著碧藍如洗的天宮。湛藍廣袤的海洋,還有著連綿起伏的大地,以及蔥鬱的樹林、漂浮的冰山、不息的火種……完完全全,就是一個微型的世界!

只不過,這個世界之中,沒有任何生靈存在。不要說人類這種萬物之靈,就連最普通的蚊蟲,都不存在。

但是,能做到這一步,已經是極為驚人了。這成功地證明了,許陽設想的九重天宮修鍊之道,完全可行!他等於是在原本的基礎上,再度開闢了一條修鍊的可行道路,意義深遠。

許陽的氣息,也迎來了一次飛躍性的暴漲,方圓千丈的玄氣,都發瘋似地向許陽身軀之中湧來,化作精純的玄力,充實入第九重天宮,將這個僅有表象的世界,變成實體。

等到塵埃落定,許陽緩緩睜開了眼睛,看了看自己的雙手。

「我……終於到了這一個境界。無雙皇者,凡俗之中的極致……」

許陽心中微動,頓時在他的對面虛空之中,一個略顯虛幻的許陽顯現出來,四周的玄氣不停地涌動,將眼前這個虛幻許陽變得更加凝實。

「哈哈!」許陽放聲大笑,隨手將虛幻許陽散去。這可不是什麼不入流的傀儡之術,而是玄皇法身,踏入法象境界的標誌!

許陽有著玄天上帝所傳的鑄魂之術,能夠給法身注入分魂!這意味著別人根本看不出他的法身與真身的區別。而且,有著分魂的法身,甚至可以修鍊!這才是真正逆天的地方。

總之,踏入玄皇境界之後,許陽的實力迎來了一次暴漲。現在的許陽,即便不使用疊加秘術,在玄皇法身錘鍊好之後,也能挑戰玄皇巔峰的強者!而一旦開啟疊加秘術,就連無敵玄皇,也不是許陽的對手!

「不知道,我現在的實力,比起天族的那位轉生世尊,孰強孰弱?」許陽心中默默思索,卻沒有答案,「或許,只有真正打過一場,才能揭曉。」

等到許陽的氣息徹底穩定下來,周圍頓時有不少人圍了上前。

「恭喜少宗主,踏入玄皇境界!」那些玄皇長老,帶領弟子們齊聲高呼。他們的恭賀,完全是真心實意,因為許陽在突破之中帶來的異像,也讓這些人受益匪淺。

「雖然知道主人踏入玄皇境界是早晚的事情,不過這麼轟轟烈烈的場面,的確讓俺老赤大吃一驚啊,」赤黎鬼皇嘿嘿說道,「主人,在您突破的時候,你的這些同門,對俺們幾個可不怎麼客氣,差點就衝上來除魔衛道了……」

許陽呵呵一笑,隨即向眾人解釋了四大鬼皇的來歷,並嚴正聲明,這四鬼完全受許陽的掌控,絕不會對帝宗任何一名弟子不利。

四大鬼皇的存在,著實讓眾人有些吃驚。不過以許陽現今的威望,在向眾人說明之後,對於這四頭堪比無敵玄皇的陰鬼,眾人也只能選擇接受。不少長老甚至抱著這個想法,在即將迎來的大劫之中,有四頭無敵玄皇級的陰鬼打頭陣,帝宗的高層戰力損失,應該會減低許多。

而就在這時,一個飄渺的傳音,落入許陽的耳中。

許陽面色一變,向眾人說道:「各位長老,諸位同門,宗主召喚我前往潛修洞府!我需要快些趕去,怠慢諸位勿怪!」

「哈哈,少宗主去吧去吧,大事為重!」眾人都非常理解。

「梁丘長老、左丘長老,煩請收拾一下湖心島宮殿,讓前來觀禮的諸位長老以及同門坐一坐,我去去便回!」許陽飛上高空,隨即頭也不回地喊道。

梁丘露和左丘霜對視了一眼,兩人眉毛頓時一豎:「好啊,這許陽,把我們當成什麼人了?」(未完待續。。)

ps:不知不覺,第四卷【浩瀚中洲】要結束了。下面便會開始第五卷:【萬族爭雄】。請期待許陽在異族入侵之中的精彩故事吧。 帝宗宗主峰,潛修洞府之內。

「拜見宗主。」

「不必多禮。許陽,這次傳訊讓你過來,是有一件大事。」帝宗之主緩緩說道。

一年不見,帝宗之主的氣息更加飄渺,無從捉摸。明明他站在許陽的面前,但許陽卻無法以靈覺感知。許陽覺得,只要一閉上眼睛,帝宗之主就仿若消失了一樣。

「不知宗主有什麼大事。」許陽問道。

「你還記得,在兩年之前,正氣盟與天策盟的大戰么?」帝宗之主悠悠說道,「大戰的最終結果,正氣盟的三位聖人,以及雙方共計五位世尊,全部被玄天上帝事先遺留的手段——群星殿所鎮封。」

「弟子記得,當初還親眼目睹了這一幕。」許陽說道。

「那三位聖人,以及五位世尊……回來了。」帝宗之主說道。

「回來了?」許陽大吃一驚,「這……這豈不是說……」

「不錯,如果推測一下玄天上帝的意思,不難發現,他設置群星殿,是不希望在異族入侵之前,人族過多地消耗元氣。那麼現在他放歸三聖五尊,原因就很明顯了。」帝宗之主說道。

「是的……恐怕,異族的入侵,已經迫在眉睫……」許陽嘆道。

「而且,在三位聖人、五位世尊歸來之後,還帶來了一則驚人的消息……」帝宗之主緩緩說道,「這個消息若是傳揚出去……不止是整個中洲。就連天玄世界,都會掀起軒然大波!」

許陽奇道:「是什麼消息?」

「據三聖五尊說,玄天上帝並沒有死!」帝宗之主沉聲說道。

「什麼?!」

饒是許陽設想了很多種可能。但他卻從未想過這一點!玄天上帝明明已經坐化了十萬年,怎麼可能還沒有死?能夠活十萬年的生靈不是沒有,但都是壽元悠長的獸類,人類從來都沒聽說誰能活過萬年以上的。

而玄天上帝死去的鐵證……其實就是許陽自己!要知道,許陽就是玄天上帝轉世!假如玄天上帝未死,那麼許陽的存在,又作何解釋?

看著許陽震驚錯愕的表情。帝宗之主也是深有感觸地點了點頭:「這個消息乍一聽說,我也很驚訝……不過,若是玄天上帝未死。對中洲現今即將遭逢的亂局,也是一件大好事。有玄天上帝震懾,那些捲土重來的異族應該會收斂許多了。」

「可是……」許陽有些費力地說道,「這個消息確鑿么?」

「嗯。基本上應該是正確的。」帝宗之主說道,「畢竟傳達這一消息的,是正氣盟的三位聖人老祖!聖人洞察萬物,見多識廣,想要瞞過他們冒充玄天上帝,幾乎就不可能。不過為了以防萬一,還是要眼見為實才能確認。」

「這……親眼見到,玄天上帝本人么?」許陽問道。

「不錯。歸來的三聖五尊,除了帶來玄天上帝沒有死的消息之外。還帶來了上帝的一則口諭,命天玄世界所有大宗門、大勢力的首腦,前往群星殿,商議抵禦異族的事宜。」帝宗之主回答道。

「看來……此人對自己的冒充手段非常有自信啊。」許陽皺眉說道。

「嗯?許陽,此人有很大的可能,就是玄天上帝本人沒錯啊,」帝宗之主說道,「你為何一口咬定他是冒充的?」

許陽微微一怔,隨即掩飾道:「這倒沒有,我只是覺得,一個人類想要活過十萬年,恐怕不可能。」

「凡事無絕對嘛,」帝宗之主倒是很樂觀,「某些異獸能活過十萬年甚至更久的歲月,人類為何不可?或許玄天上帝已經達到了一個令我們所有人都無法想象的層次,擁有十萬年以上的壽命,也未可知嘛。」

許陽唯有點頭說道:「希望宗主說的是真的……否則,萬一此人是冒充玄天上帝,那麼事情就複雜了,有可能隱藏著一個天大的陰謀在其中。」

「嗯,這話說的不錯。」帝宗之主不知不覺之中,被許陽在心裡種下了一顆懷疑的種子,現在雖然他仍然對群星殿中的那位「玄天上帝」基本相信,但一旦對方露出一絲破綻,就會在帝宗之主心中快速放大,等到冒充者暴露之後,不至於讓帝宗之主一點防備都沒有。

「許陽,這次叫你來,我是想帶你一起,前往群星殿,」帝宗之主說道,「能夠一睹千古一帝的風采,可是難得的榮耀啊。」

許陽點頭,毫不猶豫地同意了。他也想要看看,那個冒充玄天上帝的人,到底是何方神聖。如果他要假借玄天上帝的名頭,做坑害人族的事情,自己肯定要審時度勢,找合適的機會將其揭穿。

「宗主,群星殿是玄天上帝遺留的宮闕,我們應該怎麼進去呢?」許陽疑惑道,「在兩年前,群星殿現身之後,有不少正氣盟的高手,飛到了九天之上,想要尋找並解救他們的聖人老祖,但都沒有見到群星殿的影子。這座宮闕,應該是隱藏在重重陣法之中。」

「你說的不錯,所以每一個大宗門或者古族,都收到了這樣一件信物!」帝宗之主取出了一枚鏤刻著龍蛇花紋的玉牌說道,「只要憑著這枚玉牌,就可以打開通往群星殿的階梯。」

許陽接過玉牌,翻來覆去地看,卻沒有發現玉牌之中蘊含什麼強大的能量。

「呵呵,不用看了,」帝宗之主笑道,「這件玉牌可是出自玄天上帝之手,達到了返璞歸真的地步。憑你現在的見識,很難辨別出它的特殊之處來。」

「好吧。」許陽將龍蛇玉牌,還給了帝宗之主。

「許陽,你先去準備一下,隨後便隨我前往玄天上帝所在的群星殿吧,」帝宗之主有些感慨地說道,「或許,在晉階聖人方面,我還可以向玄天上帝請求一些引導。」

說到這一點,許陽連忙問道:「宗主,你現在感覺,距離突破還有多久?」

帝宗之主苦笑說道:「沒有人指引,我只能憑空摸索,看不到前路啊。」(未完待續。。) 對於帝宗之主的情況,許陽也無能為力。隨後,許陽返回湖心島,向仍在等待他的諸位帝宗長老、弟子們說明情況,請他們先行回去。

在說明的時候,許陽並未透露關於玄天上帝以及群星殿的消息,只是告訴他們,自己接受了宗主的一次特殊任務,要秘密執行。帝宗同門聽了這話,就沒有了繼續打探的意思,讓許陽得以脫身。

很快,帝宗之主帶著許陽,飄然走出了潛修洞府,在沒有驚擾任何人的前提下,離開了帝宗秘境。

兩人一同上升,腳下的接天峰越來越矮小,最後終於掩蓋在了重重的雲氣之間。

「好了,就在這裡使用玄天上帝的信物吧。」帝宗之主取出了那枚龍蛇玉牌,一道玄力注入,頓時玉牌大放光芒,彷彿黑夜之中,點亮了一盞明燈。

在明亮的光線之中,玉牌上的一龍一蛇彷彿是活過來一般,從玉牌之上走下。它們拖著長長的尾翼,在天穹之中劃出了一個個不規則的弧線。龍蛇軌跡經久不散,很快就形成了一個玄奧深邃的符文,在夜空之中熠熠生輝。

彷彿是開啟了虛空之中的門戶,重重的雲氣散開,一道長長的發光階梯,在空中緩緩成型。

「走吧。」帝宗之主呵呵一笑,率先踏上了那明亮的發光長梯。

許陽收起心中的驚訝,一步跨上階梯。 重生之嫡女為凰 頓時他感覺,彷彿來到了一個完全不同的空間之中,每踏出一級階梯,周圍的景物都在飛速轉換。

階梯共有九級,許陽和帝宗之主緩緩踏步,在經歷了九次景物轉換之後。兩人終於來到了階梯的頂部。

「我們一共經歷了九次空間穿梭,現在應該位於中洲中部的高空之中。」帝宗之主向許陽傳音解釋道。

許陽點了點頭,看來真正的群星殿,應該就在此處虛空之中。

「現在該怎麼辦?」許陽低聲問道,「根本沒有看到群星殿的蹤跡。」

「繼續等吧。」帝宗之主的答案很簡單。

一龍一蛇再度出現,蜿蜒遊走之間。在空中留下的軌跡,橫平豎直,很快形成了一座立體的宮闕圖案。而在一龍一蛇交匯的時候,整座立體宮闕圖案,光芒大放。

許陽微微眯起了眼睛,等到重新睜開的時候,他不由吸了口氣。

原本的立體圖案消失不見,一座古樸威嚴的宮殿,懸浮著出現在了兩人面前。這座宮殿。依稀和許陽記憶中的群星殿,一模一樣!

「玄天上帝的手段當真令人嘆為觀止。」帝宗之主感嘆了一句,隨即舉步向宮殿門戶走去。

踏入宮殿門戶之後,眼前驟然開闊。沒有想象中的亭台樓閣或者大廳房屋,面前是一片仙氣盎然的空間。下方祥雲瑞氣緩緩蒸騰,上空不時有仙禽飛過。

在蒸騰的瑞氣之中,可以看到一隻只蒲團,規規整整地放置在兩人面前。

蒲團之上。已經有隱隱約約的人影在座。

「呵呵,原來帝宗之主也來了?」一個和藹的聲音傳來。「快請上座。」

許陽抬頭看去,來人是個青袍老人,氣息平凡,恍若一個普通人。但許陽知道,能出現在這裡的,絕非普通老者。之所以看不出他的實力,只能怪自己眼拙。

「太學院的孔源真人?」帝宗之主微微一笑,「太客氣了,叫我本名荀籍即可。」

那孔源真人搖頭說道:「你若不是帝宗之主,我還可以厚著臉皮叫你一聲荀籍真人。但在上帝面前。我可不敢逾越。你是十大宗門首腦,我豈可冒犯啊。這位,就是帝宗的後起之秀,許陽吧?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不得不讚歎帝宗後繼有人啊!」

「原來宗主的本名叫做荀籍。這名字,估計宗主也有很長時間不用了吧?他做帝宗之主近千年,別人稱呼他,都是稱作『帝宗之主』而不名。」許陽暗暗想到。

「孔源真人,我問你一件事,」帝宗之主說道,「這次詔令,真的是上帝所發?」

「那還有假?」孔源真人笑道,「不瞞你說,我已經被好多人問過這個問題了。上帝仍然健在,這是千真萬確的事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