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第二,AK47和加特林菩薩的槍管,所用鋼鐵,以目前鐵匠協會的水準,很難打造。

第三,子彈分為彈頭、彈殼、火藥三部分,其中火藥又分引火(底火)和推進火,需要極為精細的引火裝置,很難製作。

第四,南無加特林菩薩的轉管發射,需要高強度、高韌性的齒輪組和撞針,很難製作。

第五,AK47和加特林菩薩中所用彈簧裝置,屬鋼材的一種,比例不明,很難製作。

第六,這三樣武器的設計,使其幾乎不具備操作門檻,但是在規模化量產之後,如何保持統一標準,是個大問題。

歷史的進程告訴人們,工業產品都不是孤立的,而是伴隨著整個工業體系的進步和成長,工業產品得以不斷優化提高。

在斗羅大陸這樣的一個世界,尚無嚴格意義上的工業標準和流水線作業出現,槍械的結構雖然簡單,但是要把它們製作出來,則是難上加難。

樓高帶著自己的幾個徒弟討論了半天之後,發現事情陷入僵局。

伊始的狂熱之後,糟老頭子樓高進入賢者模式,坐在椅子上開始思考人生。

「沒有人比我更懂鍛造!」

「吉爾伽美什既然拿出來這東西,說明肯定有人能做出來。」

「別人可以,沒理由老夫不行!」

「可是……」

面對一大堆的技術難題,樓高難以釋懷,枯坐了一整天,直到大徒弟思龍通知他去城主府赴宴。

樓高在思考人生的時候,素雲天也找到胡列娜,一起商量今後的發展問題。

這天的一大早,素雲天就敲響了胡列娜的房門,邀請她一起吃早飯。

胡列娜洗漱完畢,化了淡妝出來,習慣性地抱住素雲天的胳膊,問道:「怎麼了,吉爾,你要陪姐姐逛街嗎?」

「有正事要談,我們先吃飯。」

今天的早餐是胡辣湯和煎餅果子,此時春寒料峭,一碗胡辣湯下肚,椒香麻爽,吃得人額頭冒汗,五臟肺腑都是融融暖意。

之後,兩人來到主教辦公室,素雲天讓林夢追守在門外。

「師姐,城主府今晚設宴,同時邀請了我們和鐵匠協會……」

素雲天將黛安娜的來訪和自己拜訪鐵匠協會的經歷大略地描述一遍,介紹一下基本情況。

「鐵匠協會來我們這裡登記之後,或許會被城主府視為是一種挑釁。」

「今晚黛安娜必然不會善罷甘休,我們如何應對?」

胡列娜這幾天雖然貪玩,但是也不是把事情全部拋到腦後,此時得到最新的情報之後,很快就有了主意。

「吉爾,你坦白告訴姐姐,真的想收服鐵匠協會嗎?」

素雲天點了點頭:「真的。」

「可是,鐵匠協會對我們武魂殿,真的沒什麼用啊。你若是想要通過收服他們,給自己這一年掛職鍛煉添上一筆政績的話,恐怕不能如願。如果你只是想壓過城主府一頭,也大可不必啊。」

胡列娜輕易地看到了收服鐵匠協會可能導致的風險——與城主府為敵。但是與之相對,收服鐵匠協會,對武魂殿來說幾乎沒有好處。

「師姐,我們的目光要放長遠。」素雲天開始忽悠,「鐵匠協會對高階魂師的修鍊,並不重要,但我們武魂殿最大的倚仗,除了以供奉殿和長老殿為首的封號斗羅,更重要的,乃是全大陸廣泛分佈的低階魂師啊。」

胡列娜頓時眼前一亮,心想鐵匠協會對高階魂師作用不大,但是低階魂師的話……

教皇比比東,素有一統大陸的志向。

別看現在武魂殿和兩大帝國還保持著表面上的和睦,過幾年戰爭爆發,一定會打得腦漿遍地。

以供奉殿為首,武魂殿的確擁有全大陸最優秀,同時也是數量最多的高階魂師,但是戰爭畢竟不是幾個人、幾十個人的小規模戰鬥。

軍隊,仍然是很重要的。

吉爾此時收服鐵匠協會,難道是為日後的戰爭做準備嗎?

胡列娜本就是極聰慧的妹子,很快就明白了,或者說自以為明白了素雲天收服鐵匠協會的用意。

「戰爭必然爆發,但是目前而言,我們武魂殿和兩大帝國,還不是死敵。這也就意味著,城主府不可能主動以武力進攻武魂主殿。」

「今晚,我們可以好好利用這一點!」

小狐狸明亮的雙眸熠熠生輝,自信滿滿。

當天傍晚,華燈初上,位於城北的城主府已經熙熙攘攘,熱鬧非凡。

鐵匠協會的幾名高階魂師,在會長樓高的帶領下,第一波來到城主府。

然後,是被陸仁賈等人簇擁著,聯袂而至的素雲天和胡列娜。

三方眾人甫一落座,不等黛安娜找理由刁難武魂殿,作為庚辛城武魂殿主教的素雲天就端著酒杯站起來了。

「和平與發展是時代的主題,武魂殿始終支持、踐行多邊主義,以開放、合作、共贏精神同社會各界,共謀發展!」彭傅市第一人民醫院住院部,一間特批的單人病房內,沐遙和李琳兩個人,悠哉的吃着晚飯。

距離陸小白出車禍那天,已經過去了大半個月。

身體早就已經恢復正常指標的陸小白,被黃主任,從重症監護室「請」了出來。

倒不是醫院沒有人情味,實在是陸小白的身體機能,恢復的太好了。短短不到一個星期的時間,就要比正常的成年人,好上許多。

按理說,以陸小白現在的身體狀況,早就應該醒過來了才對。

就連彭傅市最好的神經科專家,也只能給出……

《時間停止后》第九十五章三兩事 寒冷的冬天,天空飄灑著雪花,一陣陣寒意襲來,讓人瑟瑟發抖。

深山老林中,牛亮拳影飄飄,舞弄著雪花,身影晃動。

雪花在牛亮拳腳中翻飛,為大雪增添了活力。

牛亮舞弄累了,躺在雪地上,一隻手拿着爺爺送的《七十二路小擒拿》,仔細認真的看着,領悟著,冷對牛亮來說不存在了。

牛亮心想,自己就快要踏入社會了,得想辦法把爺爺的拳譜練會,練熟,然後就把拳譜放家裏,不然帶在身邊一不小心弄丟了,就找不回來了。

「哈哈!臭小子,你練會了沒有」聲音傳出,一條身影從樹林中走來,牛亮一聽笑聲就知道是爺爺來了,所以頭也不抬的道「當然啦!爺爺!我都練了三四天了,能不熟嗎?可是爺爺!我發現這個《七十二路小擒拿》要兩個人練才好啊!」。

牛亮說完回過頭,目光注視着爺爺,打量著爺爺道「爺爺!你的身體恢復得怎樣了?可以和我對練一下嗎?」。

爺爺一聽哈哈笑道「臭小子,你把注意打到我頭上來了啊!我告訴你,我身體沒有恢復好,但是陪你練一下還是行的!」。

牛亮一聽,立即起身道「真的嗎?爺爺!那太好了,有你指點我,我就會很快學會的」。

爺爺聽了目光注視着牛亮道「臭小子!你急個什麼啊!練武太快了行嗎?我可告訴你,這《七十二路小擒拿》不是你們容易學會的,必須是要實戰才可以有所進步」。

「啊!實戰,爺爺!你不是不允許我用武功的嗎?怎麼現在又要我實戰啊!」牛亮懷疑爺爺之前所說的話問道。

爺爺一聽哈哈笑道「是啊!我說過這樣的話,不允許你用武功,但那是指《回夢心經》裏的武功啊!」。

牛亮一聽心裏突然道「爺爺的意思是說這《七十二路小擒拿》還是可用的了!」。

爺爺聽了嘿嘿笑道「那也不是!這要看你的悟性了,我告訴你,你只要學會了這《七十二路小擒拿》,你把別人撂倒別人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當然那是把這《七十二路小擒拿》學得很精很精的情況下才能做到哦!」。

牛亮一聽不解道「爺爺!怎麼你以前說話很爽快,自你拿出這本破書後,說起話來有點不同了呢?」。

爺爺一聽哈哈笑道「那當然啦!我一想到當年學這《七十二路小擒拿》后就興奮開心嘛!之前我認為想要出頭只有靠讀書,不想你學,是因為我自閉了!現在想通了,條條大路通京城嘛!」。

牛亮聽了哈哈笑道「爺爺!你這樣想就對了嘛!之前我還擔心你是因為我不讀書心情不好呢?現在我發現以前的爺爺又回來了,這才是爺爺的本色嘛!」。

爺爺聽了目光注視着牛亮道「你說的是,我恢復了,我也想通了,現在我也把我自己真正的本事傳給你了,我當然高興了,臭小子!」。

牛亮聽了哈哈笑道「爺爺!你說外面的世界怎樣啊!是不是很精彩」。

爺爺聽了沉思一會道「精彩,很精彩,但是人心叵測會讓你防不勝防,一不小心你就會後悔,所以爺爺才要你不要使用武功,萬一你一失手把人打死了,現在這個社會是要償命的,知道嗎?」。

牛亮一聽道「爺爺!你想多了吧!你怎麼不開竅呢?你看看張龍,趙虎,王朝,馬漢不是去少林寺了嗎?如果他爸爸媽媽都像你這麼想,又怎麼會讓他們去少林寺呢?」。

爺爺聽了牛亮的話嘿嘿笑道「臭小子!挺會找理由的嘛!你這樣認為那是他們沒有經歷過我經歷的事才這樣的,哎!要不是……要不是我當年失手打死自己的長官……要不是……要不是我失手打死了張小狗的爸爸!我……」。

牛亮一聽驚訝道「啊!小狗他爸爸是你打死的,這……!」。

爺爺一聽,一下坐到雪地上道「是!這都是我的罪孽啊!不過這件事你小狗哥哥不知道,你以後也不能提起來,這件事只有張婆婆和我知道,第三個知道的就是張小狗的爸爸了!現在第四個知道的就是你,所以你要為我保密,不要讓你小狗哥哥知道,知道嗎?」。

牛亮一聽這事真嚴重,這麼嚴重的事當然不能說了。

爺爺見牛亮沒有說話,「哎!」嘆了一口氣道「要不是當年我失手兩次,我會不交你武功嗎?想當年你小狗哥哥的爸爸知道了我的秘密,想辦法要去城裏告我的狀,我在喝醉酒的情況下就誤殺了你小狗哥哥的爸爸!哎!別提了都是我的錯!所以我才警告你不能使用武功,要不然會後悔的明白嗎?」。

牛亮一聽,一下陷入沉思中,爺爺說的話有錯也有對!不能全怪爺爺,也不能不怪爺爺,更不能怪自己回武功啊!要怪就怪自己沒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緒,想來爺爺是失敗在脾氣上了,難怪他要我,要在自己生命受到威脅時才讓自己使用武功,就是因為在他身上發生了爺爺一輩子往不了的兩件事啊!

爺爺說完陷入痛快中,沉默了下來。

牛亮一聽哈哈笑道「爺爺!你怎麼啦!剛才不是說你恢復了,現在又回去了,這不對啊!你想想!雖然你犯了兩次錯誤,但那都不是你的錯啊!而且……而且你現在還有我這麼好的孫子,你後悔了嗎?不會吧!我這麼好,你居然後悔了」。

牛亮說完,轉身走開!

爺爺見牛亮走了,說走就走,立即起身道「小亮!你去那,你給我站住,誰說我後悔呢?我沒有,你回來!」。

牛亮一聽回過頭哈哈笑道「這才對嘛!這才像我爺爺!來……我們干一仗!」

牛亮說完,一拳打向爺爺,爺爺見了,腳步一滑,閃開了牛亮猛烈的一拳。

牛亮見自己這麼迅速的一拳,爺爺居然腳步一滑就閃開了,爺爺這麼厲害啊!爺爺這個老傢伙,隱藏得太深了!

。 第二天一早天還沒亮,凌柯就猛地睜開了眼睛,在車裏睡了一夜,渾身都疼。他打開車門,下車活動了一圈,天邊已經有了些微的亮光,再過半個小時天就要亮了。

這一晚倒也平靜,一個人影推開車門下了車,四處看了一眼,便向凌柯走來。

「凌大哥,我有些話想跟你說。」

凌柯有些意外地看着來人,脫口說道:「悠悠?」

「嗯~」悠悠一改先前的沉默寡言,尋了處坡地坐下,沉思了幾秒鐘,說道,「凌大哥,其實你不必自責,病毒爆發並不是你的錯,相反,你救了我和我姐姐,我們應該感謝你。」

凌柯震驚地看着她,想不到一直不怎麼說話的悠悠竟然什麼都知道。

「你怎麼……」凌柯想問她是怎麼知道的,卻突然停住了。

「姐姐剛知道的時候的確有些無法接受,不過想明白了也就好了。」

「原來她都知道了,我還在糾結要怎麼跟她說呢。」凌柯自嘲地笑道,心裏卻像是放下了塊大石一般的輕鬆。

「凌大哥,其實姐姐她在我面前說過很多次你的事,我……」悠悠突然扭捏起來,手裏揪着地上的草,說話也遲疑了起來。

凌柯撓了撓頭,說道:「一定說過我不少壞話吧。」

「才不會!」悠悠震驚地抬起頭來,說道,「姐姐說你對她很好,只是後來知道了你有女朋友,她心裏很痛苦。」

「那個呀,說起來我也挺幼稚的,當時我們吵架,我是為了氣她才……我怎麼可能有女朋友。」凌柯嘆了口氣,想想以前還真是幼稚。

「我就知道……」悠悠不露聲色地微笑着。

天邊已經露出了微光,熙承打着哈欠從車上下來,下車的時候腳下一個趔趄,差點一頭栽在草地上。

悠悠看到了忍不住笑了起來,熙承一臉沒睡醒地走過來,揉了揉眼睛說道:「我以後再也不想睡汽車了,話說這大早上的你倆在幹嘛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