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紀羽駭然,這種怪物,他從未見過!

他沒發現,自己全身都開始發光了,等他感覺到的時候,他發現自己的血液似乎開始沸騰了起來。

「怎麼回事?」紀羽一怔,沒有反應過來,再看著那頭黑色怪物的時候,他的血液就開始進一步沸騰,似乎是見到了天敵,想要立刻上去戰鬥一番似的。

但那只是鏡像,他無法插手。

那白衣男子看上去還是那樣的寧靜,只是冷笑了一聲。

下一霎,他整個人也開始變大,化成了一個金色的巨人,又一次跟黑衣男子戰鬥了起來。

無比恐怖的力量又一次蔓延而開。

白衣男子一拳轟去,一座高山轟然倒塌,那是屬於王者的力量。

黑衣男子攻擊,一陣陣黑氣瀰漫,方圓幾十里的花草被腐蝕了乾淨。

這一戰,天空昏暗了下去,周圍草木無生。

此時,又出現了幾個黑衣人,白衣男子的幾個手下都出手了,跟後來出現的幾人戰到了一起。

紀羽有著說不出的感覺,由始至終他都是旁觀者,但他卻非常希望白衣男子這一方勝利,這是他內心深處的呼喚。

而最後,也的確如此。

白衣男子幻化出一輪明日,直接將那黑衣男子化成了灰燼,靈魂不復存在,與此同時,那後來的幾個黑衣男子同樣死去,靈魂消散。

紀羽鬆了口氣,當他以為戰鬥就要結束的時候,意外卻忽然發生了……

一隻黑色大手探下,朝著白衣男子他們的方向抓去。

那恐怖的力量讓所有人的色變了,卻見那白衣男子絲毫不亂,化作一道太陽,朝著黑手衝去。

「不!」

此刻的紀羽感覺內心無比的不安,下意識的大吼了一聲。

他感覺非常的心痛,似乎要失去了什麼一樣,他瘋狂大喊,想要挽留什麼……

但下一霎,場面又換了……

還是那白衣男子,但此刻白衣男子看上去已經沒有任何的生機了,已經死去。

不由間,紀羽淚流滿面,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傷心,他只是感覺到血液之間的一絲共鳴。

一個小世界出現了,最後,那白衣男子的屍體被送入了小世界,他那五個死士緊緊跟隨……

畫面到了這裡之後,一切都消失不見了。

紀羽感覺腦袋一片混沌,他醒來之後,已經是淚流滿面。

「血?這是血?」這時,紀羽感覺心痛,並且,他發現自己的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出現了血液。

「這是……我的血?」

但他並沒有感覺自己哪裡受傷了……

「不……這是我們的血!」這時,一個聲音忽然傳入了他的腦海,讓他的內心不由狠狠一顫。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這是我們的血!」

沉靜的內心當中,忽然傳來了這麼一句話,紀羽一驚,他聽到聲音,卻看不到人。

我們的血……

他喃喃自語,並沒有任何的反駁,不知為什麼,他沒有什麼好反駁的,因為那一霎,他的內心竟然有了強烈的共鳴。

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不明白,只覺得自己全身竟然都有些興奮。

那個畫面破裂,消失,最後他眼睛恢復那麼一絲的清濁,他看著眼前的石棺,倍感親切。

沉默了許久,他才有些渾噩的晃了晃自己的腦袋……

「怎麼了,為什麼我總是感覺怪怪的?」紀羽自問。

這一刻,所有的一切像是從來沒有發生似的。

幾個青銅像下面,林磊他們依舊是那樣的認真的領悟,他們身上的氣息有了波動,應該是領悟得到了收穫。

他又看了看那石棺,之前的畫面一閃而逝,讓他為之一怔。

怎麼回事?自己收穫的又是些什麼東西?

他喃喃道。

「轟隆隆!」

而就在此刻,一陣轟鳴之聲忽然傳來,地面晃動了一番,使得紀羽為之一驚。

「有人來了!」他很快便反應過來了。

有幾道人類的氣息闖了進來,都在戰師級別。

他面色凝重,向前走了幾步,站在了林磊他們的面前,他們此刻正在領悟,絕對不能被這幾人打擾了。

「哈哈哈!終於讓老子擺脫那怪物了!」

一陣陣的狂笑之聲傳來,讓紀羽認真了幾分。

閃婚夫妻寵娃日常 來人是一命青年,之前在門外的時候他有見過他們,只是不知這人叫什麼名字。

他的修為跟之前的那個青岩一般,都是在戰師二階,力量渾厚。

而在他的身後,又有幾人闖了進來,幾人是他的同路,又有幾人似乎跟他並不相識。

但此時他們的目光卻紛紛投在了紀羽的身上,嚴格來說應該是看向了那青銅石像下坐著的幾個人的身上。

「咦?竟然有人比我們先到?而且還奪得了造化?」 絕版萌妻太搶手 那男子輕咦了一聲。

但他沒有隨便前來打擾,因為他發現了那句石棺,散發出那種威嚴的氣息,讓他們無比的驚訝。

急品小師妹 由始至終,紀羽似乎都被他們給忽略了。

「快看,這石棺有好大的力量啊,如果將裡面的寶物拿出來帶回去,那我們就立大功了!」有人喊道。

後來者約有十餘人,他們竟然都開始朝著石棺走去,只有少數的兩三人還在注意著紀羽。

紀羽面不改色,他小心翼翼的看著此幕,同時也已經做好了戰鬥的準備,因為他知道,沒人能得到石棺之中的東西,最後……呵呵。

「怎麼回事?我搬不動它!」

「哼!廢話!你還真當這是普通的棺材?石棺能再這裡,定然是與眾不同的,要將其拿走,自然少不了滴血!」這時,一個青年搶先喊道。

事實上,大多數人都沒有輕舉妄動,將這機會先讓給這些沖在最強面的人,自然不是因為他們不想得到這些傳承,只是因為他們知道,就算這些人拿到了寶物,也不可能帶得走,最後依舊是會在他們的手上,這,便是自信!

看著那名男子大大咧咧的伸出了一條手臂,一刀割下,一條細細的血痕開始慢慢的裂開,一絲絲的血液開始朝著那石棺之中滴下。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緊緊的盯著石棺,希望石棺產生變化。

「哈哈!快看!變了!變了!」

忽然,一個興奮的聲音忽然喊道。

所有人瞳孔微微一縮,真的……變了!

石棺發出妖異的紅色光芒,讓人感覺有些不真實。

「啊!啊!這……這是在做什麼!住手! 快穿:宿主每天都在被攻略 住手啊!我的血!我的血!」

這時,那名滴血的青年人臉色蒼白地大叫著,他的血液竟然絲毫沒有停留的朝著石棺之中滴下,速度之快駭人聽聞。

幾杯茶的功夫,他一條手臂竟然便已經枯萎了下去。

沒有人願意在這個時候出手幫他,只是在一邊冷冷的看著。

他不斷慘叫,血液如流水一般流出,最後,一個上一秒還是鮮活的人,卻已經變成了一句乾屍,他眼睛瞪大,滿臉的不甘。

看到這一幕,眾人無一不是大吃一驚。

包括紀羽……他記得自己的手也碰到過石棺,也見到了血!

但那時血並沒有像現在一樣不斷的流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怎麼回事?怎麼我覺得自己的血液開始沸騰起來了?」

忽然,石棺旁的幾個青年人臉色一變,他們發現自己身體的血液也有些不聽使喚,沸騰著要朝外湧出。

聽到這話,他們所有人都是大驚,急忙後退了數步,遠遠的離開了石棺。

「啊!不能這樣!不能……啊!」

「轟!」

依舊有幾人來不及反應,他們瘋狂慘叫,但卻沒有人幫他們,最後,他們全身竟然都爆炸了開來,那些血液一滴都沒有浪費的沖入了石棺當中。

這場面,使得所有人都是倒吸一口涼氣……

這,這到底是一口怎樣的妖棺!

石棺吸收了許多人的血液,現在已經沒有任何人敢再靠近了,他們恐懼了,包括那名看上去頗為自傲的青年,他也有了一些懼意。

「太恐怖了,那裡真的會有什麼寶物嗎?」

有人余驚未消,有些恐懼的道。

沒有人告訴他答案,因為他們也不知道。

「此地古怪,我們還是趕緊離去吧!」也有人說道。

但他們許多人都不甘,外邊有怪物在追,好不容易進來了,卻一點收穫都沒有就出去,那怎麼行!

「他們呢!他們在做什麼?為什麼不出去!」

此刻,許多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地面上盤坐的林磊他們,那幾個青銅像在發光,實在是太顯眼了。

「幾個戰士級別的傢伙都能得到的收穫,我就不信我得不到了。」許多人都哼了一聲。

紀羽心中一沉,站在了這林磊他們的面前,那幾個青銅像本身分得就開,他一時間也不可能全都保護起來,無奈之下,意念之力大綻,將周圍的一切都包裹了起來。

而此時,他的舉動也終於被幾個人察覺,他們都是戰師一二階的強者,一開始只是因為紀羽是戰士小修士,並沒有在意,但現在,紀羽卻敢擋住他們的造化?

「小子,你活膩了?我現在給你一個機會,自己滾,或者,我讓你滾!」

那名第一個進來的青年開口了,他全身泛著絲絲戰氣,戰師強者凝聚起來的天地能量開始朝著紀羽壓下,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看了一眼那要挾著自己的人,就要什麼都沒有說,只是同樣的揮了揮手。

「要得到造化可以,只不過要等我幾個朋友參悟結束之後。」

他絕對不可能讓這幾人打擾林磊他們,否則前功盡棄甚至還會影響修為根基。

「你這是在跟我說話?」

那男子似乎有些意外,很久沒有人敢這樣跟他說話了啊!沒想到這個看上去這麼小的少年,竟然還敢這樣對你自己說話。

「你也可以假裝聽不到,我不會介意的。」紀羽輕笑一聲。

那男子臉色一沉,這傢伙竟然還在調侃自己?

他有些怒了,笑道:「好!很好!已經很久沒有人敢對我雨塵說這樣的話了,你,很好!」

男子的話已落下,許多人都吃了一驚。

「雨塵?此人是雨塵?」

「不會吧!連雨塵都來了?」

「額……好像是啊!可是他不是已經去東方域求師了嗎?為什麼又回來了?」

許多人都吃驚無比。

雨塵,這個名字他們都非常的熟悉,因為此人實在是太逆天了。

他曾經放出豪言,西北域沒有一個人配做他的老師,他去了東方域求師。

而他的實力也確實強大,同階之中難尋敵手,曾經以一隻手臂舉起了五十萬斤的巨鼎,力量驚人,此後他便放出話來,只要有人可以在抑制在跟他一樣修為的情況下將巨鼎舉起,才配做他的老師。

然而最後舉起的並沒有一人,因此他才選擇去東方域……

這是沒想到此人竟然又回來了!這又是為何?難道東方域也沒有人能做他的老師?

沒有人敢在這個時候打擾他,只是暗中為那少年可惜了,竟然碰到了雨塵,那還會有命嗎?雨塵顯然是已經動了真怒啊!

據說此人傲氣得很,只要有人頂撞他,最後都會被他所殺,沒人敢為其出頭。

紀羽只聽到了此人名為雨塵,並不知道此人到底是什麼來頭,但看到這麼多人都這副模樣,他心中大概也有些底了。

他也不擔心,只是靜靜的站著,只要這雨塵不出手,他就不動。

「竟然還敢站在我面前,真不知該說你愚昧,還是說你沒腦子!」就在此時,雨塵動了。

他伸出了大手,朝著紀羽的方向拍下,一手拍下時,空中瞬間幻化出了許多隻手,又分別朝著林磊,林仙兒他們的方向轟去。

「哼!」紀羽冷哼一聲,天元九變使用而出,幾個紀羽分別朝著幾人的方向衝去,祭出一拳,將那掌打散。

雨塵驚疑了一聲,但卻沒有太過驚訝,剛剛他只是隨意出手而已,只是有些意外這個戰士竟然可以擋下自己的一招。

「不錯,只要你願意成為我的奴僕,我可以放你一馬!」

最後他頗為欣賞的說了一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