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納蘭天英等人臉色突變,紛紛遠離這些穢土,若是其是從斷魂嶺深處帶出來的,那最好還是不要沾染。

李宇卻是意猶未盡的走到那團穢土面前,他將其撿起查看,惹得納蘭天英急忙大喝:「李宇,你要幹嘛!」

「這蘊含著詛咒魔氣的穢土根本就是災禍的來源!」

這回李宇是有所準備,更是運轉了地獄無相經,這部經文最為至剛至陽,有著萬邪不侵的特性。

所以他拿起穢土時並未受到太多影響,那股暴戾的氣息被他一舉擊潰。

他抓起一把穢土走向叫囂著的少年天才:「我們對這些穢土不該避而遠之。」

「弄清楚其特性之後,對我們的斷魂嶺之行很有幫助,你要不要試試?」

一身白衣的納蘭天英哪敢讓這些穢土沾染上,他連忙倒退:「你給我拿開,你要找死就趕快走遠點,可不要禍害我們。」

心中一陣暗笑,李宇研究了一下穢土之後,他滿意的將其收起。

這些穢土中蘊含有詛咒魔力,正是布置九曲黃泉陣的最好材質,若是配上其他幾種穢土,足以布下讓仙人下黃泉的大陣!

蘊含著詛咒魔力的穢土可被稱為是詛咒穢土,蘊含屍氣的便是屍氣穢土,還有血污穢土等等。

除此之外,詛咒穢土還可用於培育特殊的植物,在煉丹術之中,可不止助人修鍊的丹藥,還有可使武者跌落凡塵的各種毒藥!

太玄武神對外道的研究冠絕天下,詛咒穢土在他手中可發揮出種種奇妙用途。

見李宇將詛咒穢土收起,納蘭天英的臉色仍然很不好看:「李宇,我勸你還是將詛咒穢土扔掉,不然可能給你甚至你的親朋好友都帶去災厄!」

巨星重生:捕獲花心大BOSS 李宇毫不猶豫的拒絕:「這個就不勞你費心了,我自會把握好尺度。」

兩人差點因此吵起來,秦素雅只好在中間緩解一二:「我們此次來主要是尋找絕世紅顏花的蹤跡。」

「剛才尋香蜂像是發現了什麼,我們往飛鷹谷深處去吧。」

跟著尋香蜂,這隊人馬在飛鷹谷內一路探尋,半路上又遭遇了三隻異化幼鷹,放佛所有的黑風飛鷹都被異化了一般。

又搜尋獲得幾團詛咒穢土之後,李宇若有所思。

「這些妖禽居然帶出來了如此多的詛咒穢土……」

正在李宇思索著各種可能性時,秦素雅陡然驚叫一聲:「你們看,又有紅顏花的花瓣!」

她指著岩壁上的一處裂縫,上面有一朵赤紅色的花瓣被卡在裂縫中,其隨風輕輕飄動,隨時都可能從裂縫上脫離出來。

嘎嘎!

秦素雅的叫聲驚動了一隻妖禽,渾身漆黑的異化飛鷹從巢**撲出。

它絲毫不懼成群結隊的人類武者,眼眸中滿是赤紅色的光芒,同樣被詛咒魔氣所侵染,化為了魔物。

異化飛鷹撲下來,被空暮煙、尹卿月和納蘭天英一齊擋住。

成年飛鷹魔化后,其戰力堪比氣感七八層的武者,十分難對付。

李宇正欲出手,師銳陣低笑一聲:「你還是躲在後面吧,沒了大陣,你可不是這種異化妖獸的對手,免得給我們添麻煩。」

師銳陣貌似是在為李宇好,可話語之中卻暗含貶低,李宇不在意的停在一旁,樂得讓他去打生打死。

追星矢!

師家天才倒是有不凡的才華,只見他彎弓搭箭,連續三箭便將異化飛鷹射傷,那正是師家引以為傲的流星飛矢之術! 師家是大楚國內兩大弓箭世家之一,其祖傳的流星飛矢和黃家的百步神箭齊名。

大楚國精銳部隊中的神箭手幾乎都是由他們兩家培養出來,師家之中的諸多天才更是以箭術在大楚國內供職,均有著顯赫的地位。

神箭手是戰場上非常可怕的存在,有強弓傍身的神箭手,若是抓住機會的話幾乎可以強勢射殺境界比自己還要高的敵手。

其殺傷力冠絕諸多兵種,師家也因在戰場上戰功赫赫,得到大楚國的眾多獎勵,其家族勢力越來越龐大。

曾經霸絕楚歌城的尹家甚至也被其擠下馬來,師家已有超越尹家之勢。

師銳陣也曾在戰場上收割外族強者的生命,他的箭術驚人至極,殺傷力極為可怕。

三星貫月!

灰衣箭手彎弓搭箭,三箭齊射,居然將受傷的異化飛鷹徹底洞穿,那穿心而過的傷勢直接帶走了異化飛鷹最後一點生命力。

當異化飛鷹龐大的身軀栽倒在地時,師銳陣淡淡的看了李宇一眼,他摸了摸巨弓,絲毫不將李宇放在眼裡。

只要李宇離開飛鷹據點,他有把握在三箭內便取下李宇的性命。

這便是一位絕世箭手的自信。

面對師銳陣的淡淡敵意,李宇就當沒看到,他抓起那朵卡在石縫中的紅顏花瓣:「花朵還很新鮮,在這附近有成活的紅顏花!」

嗡嗡!

尋香蜂又動了,幾人連忙跟上,在越過一處山壁之後,他們在一處黑風飛鷹的巢穴旁看到了一朵迎風舞動的紅顏花。

那是一朵六瓣嬌花,其猶如鮮血滴灌而成,有著一種凄美、絕艷之感,猶如受盡世間雜事折磨的紅顏。

紅顏薄命,紅顏花是一種非常嬌貴的花朵,可其居然從石縫之中長出,其在生長的過程之中卻是充滿了坎坷。

嘎嘎!

又是一隻異化飛鷹撲出,見到紅顏花之後,眾人都較為激動,紛紛全力出手,很快就將這隻異化妖禽轟殺。

「這朵紅顏花剛剛開放沒多久,我們往深處看看,能否找到其他紅顏花。」

空暮煙摘下紅顏花后,美人與嬌花相稱,顯得極為美艷。

大部分女子都無法抗拒如此美艷的紅顏花的誘惑,不過空暮煙還是強忍下心頭的悸動,將紅顏花收在準備好的行囊內。

尋香蜂採集到新鮮紅顏花的香味,其反應更為強烈,帶著眾人沖入飛鷹谷更深處。

在此處,本該有大量黑風飛鷹出現,可李宇在飛鷹據點內一役將其盡數剿滅,幾人簡直是沒費多少工夫便找到了成規模的紅顏花。

只見在飛鷹谷最深處的山壁上,有數百朵紅顏花在嬌艷怒放,數量增多后,紅顏花盛放時的景色更美。

納蘭天英等人甚至產生了一絲幻覺,似乎有一位絕色美女正站在花叢中朝他們微笑招手。

那美女眉眼如畫、楚楚動人,似乎與自己的夢中情人長得一模一樣,等他們走動兩步,才發現那只是輕輕舞動的紅顏花。

「常言道人比花嬌,可這紅顏花簡直比大多數的美人還要美,若不是我們這有幾位絕世美人,我們或許真的會被紅顏花迷住。」李宇淡淡調笑道。

空暮煙嬌笑一聲:「李兄目光清澈,我怎麼感覺你既未被紅顏花所迷,也不會迷上我們這些嬌艷佳人呢。」

「或許李兄心中只有那無上武道吧。」

她說完,便走到一株紅顏花前,她下意識的輕輕拔起紅顏花,想將其帶回去移栽。

可她剛剛拔起紅顏花,李宇就猛然撲上來,他拉起高挑美人的左手,右手替她抓住紅顏花。

空暮煙幾乎被李宇整個抱在懷中,左手更是被李宇死死握住,以一個很嬌羞的姿勢倒在李宇身上。

她俏臉一紅,不禁想到了李宇看到她滿園春色的一幕,就更為羞澀了。

可當她抬頭看到李宇抓住的紅顏花時,她卻變了臉色:「詛咒穢土!」

剛剛她拔出的紅顏花正是帶出了一捧詛咒穢土,幸好李宇將她拉開,不然她便會被穢土沾身,到時候後果就不堪設想了。

李宇面色凝重,他清楚的看到這成片的紅顏花正是從一大片詛咒穢土中生長而出!

在詛咒穢土的最中心,便生長著三朵絕世紅顏花,輕輕搖曳,便如同三位絕世紅顏在婀娜多姿的擺動,充滿了誘惑力

絕世紅顏花據說是蒼穹女帝的鮮血滴落在地后長成,其中蘊含著蒼穹女帝的血氣和意志,猶如一位傲然而立的絕世紅顏!

蒼穹女帝是何等的驚艷,從古至今,天武大陸都未出現過如此驚才絕艷的女子。

她走上了天武大陸的最巔峰,若不是與幾大魔界統領鏖戰,她或許可能如通天武神一般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

在她隕落之後,卻留下了絕世紅顏花,如同她的意志永存。

甚至有人說絕世紅顏花便是蒼穹女帝留下的傳承,若是能夠服用足夠多的絕世紅顏花,便可像蒼穹女帝一般崛起,成為新的女子武帝!

絕世紅顏花充滿了種種傳說,可李宇沒想到這種花朵居然是從至邪至污的詛咒穢土之中生長出來的!

「當年蒼穹女帝是與無數魔界生物大戰而隕落,即使是坐化之後,她的意志仍然鎮壓著諸多魔物。」

「象徵著她的絕世紅顏花從詛咒穢土之中生長而出,但卻絲毫都無法影響到花朵的美麗和無暇!」

從魔土之中卻生長出了最璀璨奪目的花朵,如此景象,讓人既震驚又感慨。

納蘭天英等人站在距離紅顏花十多米的距離,有空暮煙的前車之鑒,他們不敢隨意靠近紅顏花,免得沾上詛咒穢土。

他們紛紛將視線集中在李宇身上,之前他可是像玩一樣拿起了詛咒穢土,沒有受到其影響。

李宇聳了聳肩,他將清乾淨穢土的紅顏花遞給空暮煙:「美人,這朵嬌花贈予你!」

他故意調戲美人一般將紅顏花戴在她頭髮上,在她耳旁輕笑一聲:「這才是真正的人比花嬌。」 紅顏花所釀造的紅顏百花酒可以讓佳人更美,是無數美貌女子熱捧的物品。

每朵紅顏花在市面上都可賣出高價,到現在為止,也只有少數幾個實力移栽了紅顏花。

帝少追緝令,天才萌寶億萬妻 見李宇和空暮煙親密的樣子,秦素雅眼中微微閃過一絲黯然,李牧歌則大聲笑道:「臭小子,有了美人就忘記姐姐。」

「還不快給我和幾位美人都摘下紅顏花來!」

李宇哈哈一笑:「遵命,我的小姐姐。」

白衣少年直接走到山壁旁,輕輕一扯,便將另一朵紅顏花從詛咒穢土上摘取下來。

他的動作震落了大量的詛咒穢土,帶著詛咒魔力的穢土落在他身上,卻被一股金色光芒所阻,紛紛滑落在地面上。

李宇將紅顏花給李牧歌,他自己則收起了滾落的詛咒穢土,相比紅顏花,他更在意詛咒穢土。

納蘭天英等人空有一身戰力,卻只能在一旁看著,他們心中鬱悶不已,如此一來,此次行動的收穫又是李宇一人獨佔鰲頭。

給幾位女子一人一朵紅顏花后,李宇加快進度,他不斷收取連根拔下的紅顏花,也收集了大量的詛咒穢土。

不知不覺之間,李宇矗立在詛咒穢土之中,無邊魔氣將他籠罩,陡然之間,有一股尖嘯聲響起,在穢土之中有一條黑光閃過,其直奔李宇的咽喉要害!

「給我滾開!」 龍魔血帝 李宇揮拳直擊,將一條黑色怪蛇擊飛出去,他自己也被震得退出數米遠,那黑色怪蛇具有的力量十分驚人。

「這是什麼怪蛇……」李宇有些忌憚的看著絲毫無損趴在詛咒穢土中的怪蛇。

名門寵婚:老婆太迷人 其體型十分小巧,與銀光蛇十分相似,不過它的頭頂長著一塊噁心的肉瘤,通體都有著粘液。

黑色怪蛇示威一般對著李宇吐信,它剛才挨了李宇附帶著罡勁的一拳,卻是毫無感覺,身軀堪比玄鐵打造!

仔細辨認之後,李宇表情一變:「這好像是一種存在於魔界的魔物黑魔蛇!」

在魔界入侵天武大陸時,有無數魔物和魔族肆虐,給天武大陸帶來了極大的創傷。

後來魔界大軍被擊退後,諸多先賢收集了魔界生物相關的信息,編撰了相關的典籍,詳細記錄了各種魔界生物的情報。

李宇就在類似的典籍上看到過這種黑魔蛇的記錄,這是一種二階魔物,其體型極小,很容易被忽略,卻是一種殺傷力極大的人類殺手!

黑魔蛇長期吞食魔界內的各種毒物,其體內積蓄的毒素足以輕鬆毒死氣感境武者,簡直就是見血封喉!

由於黑魔蛇非常善於偽裝,曾有無數武者死在黑魔蛇的毒素下。

其更是蛇軀堅韌無比,連三品靈武都難以傷到這類怪蛇,使之成為了人類武者的噩夢。

空暮煙也認出了這種怪蛇:「居然是黑魔蛇!這可是正宗的魔物,與那異化妖禽根本不一樣!」

「這裡怎麼會出現黑魔蛇這種魔物!」

魔物是誕生於魔界的生物,其千奇百怪,有著各種各樣的奇異能力,而異化妖獸與之根本不同。

異化妖獸的本質還是天武大陸上本土的妖獸異化而成,像詛咒穢土就可使其他妖獸異化。

而黑魔蛇只能誕生於魔界,或是與魔界環境類似的區域,黑魔蛇的出現實在是出乎了他們的預料。

李宇淡淡說道:「就算是黑魔蛇又怎樣,敢阻止我取絕世紅顏花,就給我去死。」

他猛撲而上,黑魔蛇化為一道黑光撲來,李宇身上金光綻放,一根金色巨指點在黑魔蛇身上,將其狠狠的碾壓在山壁上。

石壁一陣顫抖,黑魔蛇被這力量凝聚的一指重創,它怪嘯一聲,腦袋上的肉瘤飆射出一道黑色液體!

「黑蛇毒液!快躲開!」空暮煙不禁臉色大變,這種毒液是黑魔蛇全身毒素的凝結物,氣感九層的武者沾上也要隕落!

李宇也知道厲害,他身影一閃而逝,三個李宇同時出現在三個方位,黑色液體穿過虛影。

轟隆!

一聲巨響,李宇的手臂被隕星拳套包裹,他將黑魔蛇當場打爆!

李宇心有餘悸的看著黑色液體濺落的地方,連岩石都被其腐蝕穿透,這毒液落在人體上,非得銷蝕所有肌肉和骨骼不可。

轟殺了黑魔蛇,詛咒穢土中沒有其他危險。

「有了這朵絕世紅顏花,那我們就可去提取那百萬兩白銀的懸賞!」

正在李宇摘下第一朵絕世紅顏花時,卻有一群武者湧入進來,將李宇等人圍住。

「給小爺將絕世紅顏花放下,那是我的東西!」衝進來的武者來勢洶洶,為首的一名少年更是大刺刺的看著李宇說道。

這傢伙年歲恐怕比李宇還要小上不少,年紀不超過十四歲,可他已是氣感三層的高手,手持摺扇,穿著天蠶絲打造的素白衣袍,光是這一身裝扮就價值千金。

他身後更是跟著十幾位氣感境的護衛,他們每人都氣息凝練,氣血旺盛,最弱之人也有著氣感五層的修為。

這個修為的武者,即使在楚風武院之中,也是學員中的強者,或是擔任武院內的重要職務,現在卻甘心充當護衛。

其中更有兩名中年男子貼身站在少年身後,他們兩人淡淡的掃了李宇一眼,便給他帶來極大的壓力。

這兩人絕對是強者,在同級武者之中也是戰力驚人之輩!

「那人給的情報果然沒錯,在飛鷹谷深處有著絕世紅顏花的存在!」

或許是看到有數位絕色美人在場,這名還有點乳臭未乾的小子稍微放緩了語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