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紡寶小祖宗:「屋頂。」

江織不動聲色地朝上面看了一眼。

紡寶男朋友:「看得到我嗎?」

周徐紡趴在屋頂,找了個斜視的角度,因為穿一身黑,趴在那裡一動不動,很像塊炭。

紡寶小祖宗:「看得到。」

這時,喬南楚過來了。

江織發了個親親的表情包:「又跟你家老爺子吵架了?」他老遠就聽見喬家老爺子氣都順不上來的罵人聲。

喬南楚煩躁得很:「嗯。」

別墅後面有個納涼的小亭子,江織在石板凳上墊了塊帕子,才坐下:「我聽說了,你最近把圈子裡單身未婚的名媛得罪了個遍。」

「少幸災樂禍。」喬南楚跟著坐下,抬了抬下巴,「你的麻煩也來了。」

「江織!」

駱青和慌不擇路,跑過來:「江織你幫幫我。」她語氣很急,在東張西望,「許泊之他就是個心理變態,他會折磨死我的。」

江織抬眸看了她一眼:「駱小姐,你是不是找錯人了?」

「孩子,」她摸著肚子,伸手去拽江織的手,「看在孩子的面上,你幫我一次。」

江織拿開手,眼裡的厭惡毫不掩飾:「你的孩子跟我有什麼關係?」

駱青和表情突然陰鷙:「他也是你的孩子!是你的!」

她裝了半個月,才讓許泊之放鬆了看管,駱家垮了,她已經走投無路,只有江織能幫她。

「我不是跟你說過嗎?」他是事不關己的語氣,「我不孕不育。」

駱青和愣住了。

他抬了抬下巴:「喏,你孩子的爸來了。」

她回頭,看見了許泊之。 另一邊,波風水門和黃猿的戰鬥早已結束,整個島嶼,整個海域可以說一片狼藉,不少處出現了一層層的海水倒灌。

一塊礁石之上,波風水門的身影雙眼緩緩的睜開。

「呼!」

一口濁氣吐出,思緒也隨即回歸,大半天的修整,讓他的查克拉和體力已經基本全部恢復,氣息也逐漸平穩了下來。

只不過,略微破碎的衣衫,以及那點點的痕迹,足以看到在此之前那一場戰鬥的局面之恐怖。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在兩人的戰鬥當中,幾乎方圓上千米都被波及到,那恐怖能力釋放之中,讓周圍本來存在的不少島礁都出現了破碎,哪怕是那被引爆的島嶼火光也竟然被壓制了幾分。

「大將!」

輕輕的聲音開口,波風水門此時的腦海之中還是回想著之前的那一場戰鬥,而那一場戰鬥也是他最為巔峰的一次戰鬥。

面對著這個世界海軍最強戰鬥力之一,他可以說是拿著出來了最強戰鬥力,幾乎毫無保留的釋放力量,而對方的強大也的確讓他感覺不可思議。

哪怕不考慮時空忍術,對方的速度也是他迄今遇上的最快存在,相比於ab組合的速度還要快很多,甚至如果不是他來之前已經掌握了陰屬性的九尾,恐怕那一場戰鬥之中他很可能會落敗。

畢竟飛雷神的速度的確迅速,時空忍術的詭異更是讓人防不勝防,可對方的速度,攻擊,乃至於感知力也是出乎了他的預料,讓他甚至吃了不少虧。

右手的特質苦無逐漸握緊,波風水門似乎在在這一刻都出現了一份興奮之色,對於他來說,已經很少遇上過讓他有著一種亢奮的戰鬥了。

再度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那一份亢奮之色逐漸的平復下來,而波風水門的目光也再度看向了自己那呈現的列表。

如今整個列表也進一步的發生了變化。

編號:0001

等級:lv11

積分:421(可用1951)/1100

許可權:無

等級進一步的提升了一級,同時積分可用額度也直接增加了一千二,變成了一千九百多,這自然就是他這一次任務所獲得的積分。

一千二百點比之想象之中要少了不少,不過波風水門倒是沒有什麼意外,之前的戰鬥其實兩者都還有著餘力,自然沒有達到最高層次,不然這一份積分應該還會高一點。

「一千九,積分還是少了一點!」

低低的聲音開口,神情之中帶著一份輕語,波風水門腦海之中不由自主的就是想起來那兌換列表之上那一串串的零,神情不由苦笑。

說真的,整個兌換列表之上,他的確看中不少東西,哪怕排除回家,他也是想兌換點東西的,只不過哪怕是目前的他,積分其實還是少了一點,接近兩千的積分的確不少了,可對於他來說,這兩千點積分其實還並不夠。

搖搖頭,將自己的念頭收回,他的身形也隨即起身,只不過就在這一刻,耳旁系統的提示音卻在這一刻再度而起。

「叮,主線任務更新!」

「更新完畢!」

任務內容:第二個ENDPOINT被摧毀之後,澤法已經抵達第三座ENDPOINT島嶼之上,正準備摧毀,蒙奇路飛正在進行對戰,阻止其他海軍大將參與,並為澤法送葬。

任務等級:八星

任務獎勵:兩千積分

「猶如任務特殊性,為本章最終任務,屬於強制任務,任務獎勵翻倍,任務失敗,扣除本篇章所獲得的一切積分!」

系統的提示音回蕩在耳膜之中,波風水門的神情也為之不由一凝,本來當這一個任務完成之後,他是準備離開了,在這一場戰鬥之後,他感覺自己的實力能夠進一步的提升,可如今的任務讓他不得不先放棄這一個想法。

「接受!」

微微的凝神后鬆開,波風水門的聲音沒有絲毫遲疑的直接應聲,既然是強制任務,那麼就沒有什麼好說的,忍者也習慣了任務,在這樣一個奇異世界也更加如此了。

「叮,任務已經接受!!」

三國騎砍 他的聲音落下,隨即腦海之中的任務內容瞬間完成了更新,同時意識當中一道比較清晰的路線直接顯現了出來。

經過了好幾次的他,自然明白這就是任務地圖。

「刷!」

身影微微的一動,下一刻,他的身形直接就是消失在了原地,倒灌的海水逐漸平息了下來,整個周圍再一次的恢復了空空蕩蕩,只不過周圍的場景,恐怕需要漫長的時間才能夠逐漸恢復過來。

最後的ENDPOINT之上,此時雙方的人馬已經就緒,哪怕是路飛一行人也再一次的抵達在了這一作島嶼之上,至於海軍那一方,人數相比於劇情當中更是多了不少。

一艘艘的軍艦封鎖了所有海域,一名名的中將更是卡住了所有關鍵位置,黃猿的身形出現在最中央,只不過原本的捲髮此時卻有些燒焦,臉上也出現了點點的傷痕。

和波風水門的戰鬥,早已落下帷幕,說到底黃猿最終還是吃了不少虧,從未熟悉過的戰鬥方式,從未了解過的力量體系,哪怕見聞色霸氣能夠最快捕捉到飛雷神出現的軌跡,可有時候不是能夠捕捉到就足夠了的,特別當九尾模式之下的波風水門反應力和速度進一步提升之後,結果就更加如此。

不過也僅僅知識吃了一點點虧而已,實際上倒是沒有受到什麼創傷,元素化的惡魔果實,哪怕是尾獸玉也沒法造成絕對傷害,可狼狽是真的狼狽了,此時幾名中將看過來的目光都不由帶上了一份絲絲的詭異。

終於一名少將實在有些忍不住,帶著小心的開口,

「黃猿大將,您?」

看著此時的黃猿想說些什麼,不過又有些不敢,畢竟海軍等級森嚴,他一個少將面對大將的確沒有什麼底氣。

「沒事,遇上點麻煩而已,老師那邊可不能夠拖了!」

似乎明白少將的意思,黃猿沒有多少在意,雙手插兜直接走下了海船,只不過原本的模稜兩可話語已經發生了微微的轉變。 她回頭,看見了許泊之。

他笑著走過來:「我就走開了一會兒,你怎麼就自己跑出來了。」他把手搭在她肩上,神色溫柔,「當心動了胎氣。」

她難以置信。

「你、你們,」

她推開許泊之的手,踉踉蹌蹌地後退,腿一軟,跌坐在了地上,她抬頭看江織,手心的冷汗直冒:「你和這個變態合起伙來算計我?」

江織桃花眼裡沒有起半點波瀾:「你自作孽,怪得了誰。」

不!

她用力搖頭,歇斯底里地沖他喊:「是你的,這個孩子是你的!」

只能是他的。

這個世上,只有江織有資格做她孩子的父親,她那麼喜歡他……

「是我給你的精子。」

駱青和回頭,看見了許泊之眼裡的興奮,還有躍躍欲試的暴虐。

她往後退,渾身都在發抖,掌心被指甲掐破,麻木了,恍恍惚惚了半天,抬起頭,通紅著眼睛地大喊:「江織!」

是他,親手把她推到了地獄里。

「你是不是覺得你贏了?」

「呵。」

她突然笑了一聲,毛骨悚然的笑,笑完猛地推開許泊之,腹部朝著石板凳的邊角狠狠撞下去。

「駱青和!」

許泊之伸出手,卻沒拽住她。

她倒在地上,抱著肚子,腿上有血滲出來,臉色慘白卻還在笑:「想讓我給你生孩子,做夢。」她咬著牙,推開抱著她的那隻手,「就你……你也配。」

血流了一地,紅得刺眼。

駱青和躺在地上,雙目充血:「江織,你等著。」

她頭上,紅寶石的發卡閃閃發光。

「就你,」女人的聲音,輕輕柔柔,「也配。」

誰在說話?

周徐紡驟然回頭,只見背影一閃而過,她從樓頂站起來,毫不猶豫地跳下去。

女人穿了月白色的旗袍,背影窈窕。

「扶汐小姐。」

女人回頭。

她的旗袍上還有傭人莽莽撞撞弄出來的湯漬。

許家的傭人上前,恭恭敬敬地說:「衣服已經準備好了。」

「謝謝。」

世家教養出來的閨秀,溫柔婉約。

傭人對這個江三小姐的印象極好,笑道:「不客氣。」又道,「我這就領您過去。」

「好。」

噠、噠、噠、噠……

是高跟鞋的聲音。

周徐紡剛剛趴在樓頂也聽到了這個聲音,哦,她明白了,一開始追在駱青和身後的人,不是許泊之,是江扶汐。

十分鐘前。

許泊之匆匆忙忙地從房間里跑出來。

江扶汐在門口撞見了他:「表叔,」她走過去,「出什麼事了?」

「有沒有見到你表嫂?」

她頷首,音色溫婉:「在後面的亭子里。」

周徐紡從窗戶里跳出去了,把耳麥戴上:「霜降。」

電腦接收聲音,轉換文字。

霜降:「我在。」

「我想查一個人。」

霜降打字,再由軟體自動轉成聲音:「誰?」

周徐紡說:「江扶汐。」

這個江扶汐,給人很怪的感覺。

霜降看著電腦屏幕上的字,很快回復了:「有消息了我再通知你。」

「嗯。」

「稍等,我這邊來客人了。」

「好。」周徐紡上樓頂,趴好。

溫白楊把連接到房間里的門鈴光效指示燈關了,起身去開了門,看見人之後她稍微愣了一下,慌張地後退了兩步,然後用力關上門。

諸天破壞神 咚!

門被抵住了,一隻戴了手套的手從門外伸了進去。

房間里,屏幕上有字彈出來:

「霜降。」

Leave a Comment